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贵州知青 >> 详细
贵州知青

阿德终于要结婚了

2013年09月28日
来源:作者:许昭辉编辑:何月琴点击数:101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不久前,我得到上海贵州知青转来的消息,说是我的好朋友阿德要结婚了,我即刻打他上海的手机进行沟通,他告诉我,今年11月10日在上海新亚饭店摆酒结婚,新娘是阿德妹妹同学的姐姐,阿德说请我一定要去喝喜酒,我当即答应。

  阿德的婚事在我们贵州的知青圈里是一件“迟来的”大事,是大家盼望多年的喜事,得到了大家的美好的祝愿,我更要在心底里祝福这对白头相遇的夫妻,共同度过美好幸福的晚年!

  我和阿德都是68届初中毕业生,在同一个中学,不同班级。在学校时,我也属于较调皮的学生,曾在一次偶尔拥挤的环境下,我和他发生了冲突,还好双方没有动手而了结,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1969年3月19日,我和阿德都选择赴贵州农村插队落户当知青,我们同一部火车到达贵州黔南州平塘县,他和我分配在一个县不同公社但都是边远山区,但互相比较靠近,由于经常接触,大家都觉得适合做朋友,这朋友一做就将近半个世纪。

  他刚到农村时,全身水土不服,双脚生了很多疮,一时无法医治好,持续了很长时间。他饭量很小,大约是我的一半吧,他好静、喜欢看书、下棋、打牌,那时,他一点家务都不会做,大小指甲留得长长的,一看就是资产阶级公子哥儿之类人物。我和阿德当时在交通不便的大山里经常串连,每周一次的赶场,大家见面都很开心,再买点菜和酒回生产队,大家动手煮来吃,也算是苦中寻乐的一种方法。

  后来,我在当地农村学校教书,又结婚生子,他还是经常走一个小时山路来我家里做客,住上几天,聊天玩耍。有一次,我们学校有位老师请假,需要请一个代课老师,我就把阿德推荐上去了,因为他爱好看书,他的文学水平要比我好,比当地少数民族老师更要好很多,加上他平时来我处时,常和学校老师打招呼,大家也都认识他,他带着一副眼镜,十足的知识分子样子和架子,故学校就同意他在我们学校代课,虽然是短期的,他也尝试了在贫困学校当老师的生活滋味。

  他不善劳动,在农村看来就属于不勤劳,也就没有人推荐他去什么工矿、企业。直到1976年,他的做了一辈子水手的爸爸退休了,他这才顶替去了重庆长航局当船员,就这样我依依不舍的送走了他。他走后,很多的上海知青都各找出路离开了那点油灯、吃河水的穷山沟,只有我硬被坚持在那里继续生活下去。

  随后的二十年的岁月,我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南征北战”,1981年底,我到了澳门,埋头打工,从此我们人各一方,没有再联系了。1986年,我又移居澳洲悉尼,直到1995年正式拿到身份时,那真是百感交集,从离开贵州农村到澳门到澳洲,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回过中国。

  1995年10月,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了阔别15年的上海后,我除了与父母姐妹、兄弟团聚外,第一想见的就是老友阿德。听家里人说,他已经提前退休回了上海。

  第二天一早,我就朝着城皇庙的老路去阿德家,走在他家门口,一切都是依旧。一见面,我们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想想二十多年没见了,大家都还活着,四肢也好好的,活着就是幸福。当时他正在切菜做饭,他的动作仍然是慢慢的,我一把拖着他出去,到城皇庙老饭店进餐,当然都是点最好的菜给他吃。激动过后,我们俩慢慢谈论这二十年是怎样过来的,那个时候真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一下子就天黑了。

  接着,我又带他去南京路老永安公司里的联华超市,选了个大彩电送给他,我们俩开开心心地搬回了家,他也终于把9英寸黑白电视机换了。他住的房间是楼梯下面的灶壁间,大约有三平方,一张单人床和一只旧的五斗柜,其它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我问他是否有对象结婚,他苦笑着说,现在这个年代,谁肯和我这样一个没有上海户口,没有好的工作、没有经济基础的人结婚呢?我想都不敢想,就这样过日子吧。是啊!当时他因为年龄没有到六十岁,又是在外地工作,户口也不能迁回上海,没有上海户口的老知青,可想而知有谁会看上他。

  2003年的秋天,我去北京开会,回到上海,著名的越剧大师金采凤老师邀请我到城皇庙“绿波廊”贵宾房共进午饭,我和金采凤老师在澳洲悉尼相识,成了好朋友。饭毕,我和金老师在城皇庙的各个景点拍照,结束后我就在附近照像馆冲印,因数量较多,需要等一个小时才可取。我就向金老师说,我想去见一个知青同学,他家就在附近,但他家的住房条件是比较差的,你介不介意?她说不介意,于是我们就一同步行去阿德家,不到十分钟就到了,进入旧弄堂,拐弯抹角,光线较暗,地上潮湿,必须小心慢走,当时金老师已经是七十多岁,我有些担心,但她身体非常好,走路敏捷,一路前行来到阿德家。由于没有电话告知,阿德正和几个邻居在门口小桌上打麻将,他们抬头竟然都认出来在上海滩众所周知的越剧大师金采凤,大家亲切地和她打招呼,阿德很开心,我们在一起交谈了十几分钟,回来的路上,我也把阿德的状况告诉了金老师,她也表示很同情

  直到去年他的户口才终于回到了上海,回到了他家的老房子里,虽然这点老房子很小,但在这寸土寸金的城皇庙旁边,将来老房子拆迁他就合法有份了,这的确要感谢现在政府对回城知青的照顾政策

       阿德脾气好性格好,一辈子与世无争,交朋结友大方,工作认真负责,在长江航船上也做过几年船长,回到上海后,经一名校校长的担保和介绍,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已过花甲之年,但儒风依旧,现在他告别了单身,终于要结婚了,我再次祝福阿德,好人一生幸福!平安!

1969年我和阿德 茅克勤三人在赶场
 
2004年 35年后 我和阿德 茅克勤在上海东方明珠栽塔内合影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2)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3/11/28 20:58:19 评论:好人一生平安!愿阿德的晚年生活幸福平安!知青家属
  • 2013/10/18 12:38:05 评论:愿知青朋友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