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贵州知青 >> 详细
贵州知青

蝴蝶唱片

2014年11月09日
来源:作者:顾里编辑:何月琴点击数:60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要论唱歌,王新文算是五音不全,但他却是音乐发烧友。

    王新文有一笔令同龄伙伴羡慕不已的收藏:二十几张唱片。时常,伙伴们都会聚集在王新文家,用爷爷留下的一部老牙的手摇唱机听唱片。每次受邀的伙伴不一样。但阿斌是每次必到的。

    按阿斌自己的话说,王新文的收藏他是立了大功的。筑城延安路与威清门之间有一条僻狭的小巷叫交易巷。筑城市民将交易巷称作“黑市”。

    一天,阿斌兴冲冲地告诉王新文他发现了一样好东西。一张黑色的78转/分钟的胶木唱片。卖方是一个戴眼镜的黑瘦少年,唱片被报纸裹了好几层,少年把报纸撕了一个小洞,露出唱片内圆上的红底黄字: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作曲:何占豪;钢琴伴奏:陈钢;小提琴独奏:俞丽拿。二年前,王新文在收音机里听过一次这首曲子后就发誓一定要拥有一张唱片。

    少年一开价,阿斌叫了起来:要二十斤粮票?抢人呀?少年的要价真的是天文数字,要知道当时一个居民的月粮食定量只有25斤。王新文提出用衣服换,用其它唱片换,少年根本不松口,就要20斤粮票。后来双方约定,只要少年的唱片没有出手,每个星期天大家在交易市场见面,王新文看一眼唱片,三个月后王新文保证用20斤粮票与少年交换。

    第二天起,王新文将妈妈每天给他买早餐的二两粮票省了下来。原来是阿斌蹭王新文的早餐,现在阿斌会将自己带的包谷粑分一半给王新文。三个月后,王新文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唱片。

    此后,在王新文家听唱片,《梁祝》必定是压轴节目。好景不长,形势紧张起来。听说何占豪、陈钢、俞丽拿三人被打成“黑帮”后,王新文在唱片的内圆两面用两张红纸将文字遮盖。纸上绘制了两只翩翩欲飞的蝴蝶。阿斌来王新文家,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听蝴蝶唱片。

    再后来,开始破“四旧”,人们变得诚惶诚恐。阿斌可不管这些,照样要王新文放唱片。王新文的父母将唱片藏了起来并警告:你再听,哪天挨遭抄家就好了!王新文见过抄家,同学多多家就被抄了五次,超恐怖。

    阿斌不满王新文:你胆子太小,把唱片借给我,我敢放。王新文说,又不是你的东西,遭没收了,你当然不心疼。阿斌心中愤愤不平,你的东西?难道没有我的贡献?

    一天,阿斌说,我找到一个好地方,绝对安全。阿斌说的好地方是观风山脚的一个山洞。在阿斌的一再鼓动下,再说王新文自己也心痒难熬,晚饭后,偷出了唱机和唱片。

    确是一个好地方,当乐曲开始流淌时,仿佛置身于音乐厅中,山洞产生的共鸣作用使乐曲更加出神入化。王新文能准确地听出《梁祝》的每一个乐章,同窗共读、十八相送、马家抢亲等。尤其是化蝶一段,王新文往往会跟着手舞足蹈。美中不足的是,唱片有点瑕疵,乐曲在化蝶一段会有几秒钟的咔嚓咔嚓的不和谐杂音。在听第三遍到英台投坟时,随着炸雷响起,一道闪电晃得王新文眼都睁不开。三个背着枪,戴红袖箍,晃着手电的工人纠察队员恶煞般地站在面前。

    唱机被没收了,蝴蝶唱片也被没收了。看在阿斌大哥也是“工纠”面上,只关了他们一夜就被放了出来。王新文恨透了阿斌,阿斌也似乎无颜再见王新文,从此二人形同陌路。

    几个月后,王新文下乡当了知青,听说阿斌也下了乡。

    在农村,知青们都知道王新文的心病,就是经常梦见他的蝴蝶唱片。

    一天,一个老同学专程来看王新文他们。老同学说,在邻县有个神医能治王新文的病。天麻麻亮出发,走了四十几公里路,天黑尽后,在一个竹林边,两人抽烟休息。有月光投射到竹林里,摇动的竹影中,透出隐隐的灯光。突然,林中传出了熟悉的乐曲,像清泉在流淌,像风儿在呜咽,像秋虫在低吟,像蝴蝶在振翼----当听到妙曼的乐曲中传来几声不和谐的咔嚓咔嚓声时,王新文跳了起来:我的蝴蝶唱片!奔进林中的小屋,一个身影将王新文一把抱住:兄弟,想你。

    昏暗的油灯下,缓缓转动的唱片上,两只蝴蝶翩翩欲飞。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