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紫云,知青心中的情结

2021年08月18日
来源:作者:范干平编辑:何月琴点击数:22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范干平(左) 与紫云县委宣传部部长合影于紫云教育发祥地—梅花书院

     52年前,我们离开上海,到贵州省紫云自治县插队落户,52年后,我们通过各种途径回到上海,去时青葱少年,归来满头华发。虽然已经离开第二故乡,但是大家心里始终牵挂着紫云,紫云情结成了凝聚老知青群体的核心。今天相聚于沪上黔香阁,大家的要求很简单:吃贵州菜、喝贵州酒、品贵州茶、说贵州话、叙贵州情,一切都是因为不老的贵州情结、不老的紫云情结。”这是2021年5月2日中午,35位原紫云上海老知青聚会时主持人的开场白,它表达了老知青的心声,不需要预热,聚会瞬间进入高潮。

    1969年3月31日,368名青年学生离开上海,其中男生238人、女生130人,带着复杂甚至难以名状的心情乘上绿皮火车前往贵州省安顺地区紫云自治县,他们在县内三个区(当年界于县与乡之间的县政府派出机构,全称为“XX区公所”)的12个公社(现称“乡”)、25个生产大队(现称“村”)、94个生产队(现称“村民小组”)插队落户,这些生产队沿着安(顺)望(谟)公路,从北到南分布,既有与公路毗邻,更多则是处于远离交通线的偏僻山寨,不少为苗族、布依族聚居的村落,缺水、缺粮的村寨不在少数。在这个深度贫困的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的村民组里,知青成为农民,经受了从语言、生活、劳动等诸多方面极其艰苦的磨砺,在全新的环境、全新的生活里,他们脱胎换骨,逐步成熟,实现了人生大转折,在紫云农村完成了自己的“人生大学“。同时,这些来自大城市的青年学生给偏僻山村带来了文化和城市的气息,不同于山区的思想理念、生活方式,让僻壤第一次了解了山外的世界,洞窥了大城市人生活的一角。
 
    两年后,知青们先后离开农村,走上工作岗位,知青中的大多数进入了县里财贸系统和教师队伍。
 
    财贸系统工作地点相对好一些,即便是基层,也是在区公所所在地,有公路、生活设施还算齐全。凭着大城市人的精明和对失而复得的居民户口、工作机会的珍惜,通过努力,几年后,大多数知青成了财贸系统的骨干并相继走上领导岗位,成为经理、主任。
 
    紫云的学校绝大多数散布在乡及乡以下,不少乡不通公路、没有商店、小卖部,而在教育系统的知青大多数在边远小学任教,不少人其生活、工作环境甚至不如当知青时。白天因有学生为伴,尚不寂寞,一到晚上,一盏青灯作伴,耳边唯有风声虫鸣。但是他们的辛勤劳动,为紫云偏僻山区培养了大批文化人、社会主义建设的后备人才,这些学生中不少人后来成为县里各级领导。知青为紫云社会和经济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作为知青,人生中最好、最灿烂的岁月在紫云山村度过,当地的一切都已经深深刻在了大家的心中,时光逝去,当年的纠结、不快早已不复存在,对于紫云,如今留下的尽是浓浓乡情、美好记忆。
 
 
    上世纪70年初,紫云农村盛行集广播、收音、扩音为一体的“三用机”,它的出现,既使信息得以快速下达,丰富了乡村的文化生活,又方便了生产队安排生产。但是客观上“三用机”过于娇嫩;主观上则因为使用人文化水准不高,缺乏基本的技能,因此没有多久,大多数“三用机”就处于瘫痪状态。但是有一个地方“三用机”却一直在村寨里响亮着。苗族聚居的半坡生产队,上海知青陈学书凭着从上海带来的简易工具和娴熟的技术,神奇般的让村寨里“三用机”起死回生,这一信息很快就在方圆几十里传为佳话,以致于门庭若市。 很多年后,他成了贵州省政府驻上海办事处经济协调处处长,在推荐、宣传贵州、招商引资等方面做了大量有益工作,其中最有影响的当数他陪同贵州省从江县村医李春燕拜访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院士一事了,吴院士与李春燕可谓国内医学界的两极,此事引起媒体广泛报道,成为佳话。尽管如此,但是陈学书始终没有忘记半坡生产队里的酸辣椒炒包谷饭、忘不了当年用火烙铁焊“三用机”元件的往事。
 
    《浦东教育》编辑室主任、教授陈家昌曾经是紫云自治县松山区新民公社知青。1971年,他加入民兵营,前往平坝县参加建设三线工厂,次年抽调进入省属企业,恢复高考后考入贵州大学中文系学习。以后留校任教,再以后调到宁波大学,最后回到上海。积水成河、集腋成裘,他成为浦东新区乃至更大范围内教育界知名学者。学养深厚的他始终挂牵着贵州紫云,关注着紫云的变化,为了提高格凸河风景区的知名度,提出了不少好主意,颇有闪光点,甚至还与我进行关于格凸河名称的激烈讨论。近年来他一次次返回贵州支教,但是心里最想的还是能够回紫云,与当地的教师们作关于师德方面的学术报告、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沙岚是原紫云自治县白云公社那王生产队知青,1971年成为一名中学教师,在水塘中学任教。几年后考入安顺师专,后来长期在安顺工作,担任过安顺师专副校长、党委副书记、高级政工师,在安顺教育口工作到退休才回到上海。他既是安顺教育界的一名老战士,同时也是一位造诣颇深的书法家。退休回到上海后,他和原紫云知青、在知青群中颇具凝聚力且古道热肠的奚安邦、冯培敏夫妇以及沈利众等老知青筹集、组织老知青联谊活动,几年之中,团聚起了大批紫云老知青,通过一系列活动,使得紫云和紫云知青在全国知青网里知名度大增。更可贵的是,这些活动燃起了知青浓浓的紫云情,重返紫云,为贵州、为安顺、为紫云的经济发展摇旗呐喊,且一发不可收。
 
    宗留扣、胡红英夫妇当年在猫营公社平寨生产队插队落户。70年代中期后抽调进入教育系统,分配到猴场区小湾小学教书。这是一所县里为数不多、坐落在生产大队里的公办小学。学校虽然与“安(顺)望(谟)公路”隔河相望,但远离集镇,小学附近只有几户农家。与其当知青时的生产队相比,相同的是都有一条河,不同的是此地条件远不如彼地。宗扣留夫妇在此教书育人,与乡亲们和睦相处,其女儿也在这里度过了童年时代。可贵的是,作为知青的第二代,时至今日,她仍然不能忘记孩时村寨里同伴的模样,虽然现在定居美国加州旧金山,却对父母工作过、自己度过童年的地方记忆犹新。2019年春天,宗扣留因身体问题,行动不便,其女儿用手推车推着他出席了紫云知青52周年活动。知青的紫云情结燃起了宗扣留夫妇对小湾小学的深深眷恋,他发誓即便不能行走,爬也要爬回紫云一趟。2020年,他感觉身体尚可,盛夏时分,他们夫妇克服各种困难,终于来到紫云,畅游了格凸河,在亚鲁王城留影,如愿以偿回到小湾小学看望乡亲们。
 
    52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概念,但老知青与紫云、贵州的联系始终没有中断,“情结”是连接的核心、动力,而且这一“情结”始终联系着贵州和上海,双向、互通,因此感情不散、绵绵不绝。山外,老知青们始终牵挂着紫云的山山水水,一次次聚会,说得最多的是紫云,心中最喜悦的是紫云的巨大变化。山里,紫云一如既往,对老知青们仍然那样关注、热情、善解人意,欢迎老知青回来看看的大门始终敞开着,尽管几十年过去而今物是人非,但是紫云面向老知青敞开的“门口”,永远展现的是一张张充满温馨的笑脸。
 
    1999年,是上海知青到紫云插队落户的第30个年头。紫云县召开座谈会,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与老知青欢聚一堂,回忆过去、展望未来,留在紫云的知青与领导融洽交流、畅述欲言,县委、政府的关怀让与会知青心潮澎湃、激动万分。几天后,在安顺市工作的数十位紫云上海老知青进行联谊活动。恰逢地委、行署主要领导在同一地点公务接待,得知消息,领导们停下脚步,专门来到知青聚会地点看望知青。记得那天傍晚,笔者在位于上海南京东路的公司里忙碌着,手机响了起来,安顺行署主要领导在现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正与紫云老知青在一起,同时也向我这个老知青问好。我深深明白,这是迄今为止规格最高的紫云老知青群体与领导面对面了,我也深深明白,这是对紫云老知青的认可和关心。组织上的关怀、肯定,让远在上海的我感动不已。以后贵州省政府、省政协先后两次在上海召开原贵州上海知青座谈会,笔者两次受邀参加会议并被点名发言。第二故乡亲人始终没有忘记当年的上海知青,真情实意,让人迥气荡肠、铭记在心。
 
    2019年夏天,30多位紫云老知青结伴重返紫云。得此信息,紫云县政府领导通过电话向笔者表示,县里已经做好准备,热烈欢迎老知青重返回第二故乡。老知青到达紫云后,县政府举行欢迎座谈会,副县长吴晓敏同志向老知青们介绍了脱贫攻坚战及紫云社会经济发展的情况,组织老知青参观了新县城、新的住宅小区,松山公园、县民族高级中学。2020年夏天,当宗留扣、胡红英夫妇回到紫云,县政府领导在紫云老知青微信群里看到信息,再一次打电话给笔者,说是正在设法联系其这对老知青夫妇,要接待和照顾他们。所有这一切都实实在在发生过,笔者至今回忆这些事,幸福感油然而生。事实是最有力的号召,在此感召下,近年来不断有老知青重返紫云、回当年插队落户的生产队看望乡里乡亲,更可喜的是在回乡的队伍里出现了知青下一代的身影。我们相信,紫云已经扎根在了老知青的心中,紫云情结、贵州情结后继有人。
 
    2021年3月31日,是原上海知青赴紫云插队落户52周年纪念日,60余名老知青欢聚在上海市郊古镇邵家楼,再叙贵州情、再续紫云结。傍晚时分,刚结束贵州绿茶上海推荐系列活动的贵州省人大党组书记、副主任,贵州省农村产业革命茶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组长慕德贵同志听说了这件事。作为安顺市老市长,他要到了活动组织者的联系方式并马上拨通电话。他对自己因为公务结束即将离开上海,不能到会看望老知青表示歉意,同时肯定了老知青对紫云社会和经济发展做出的贡献。他充满感情地说,第二故乡是永远不会忘记大家的。通过脱贫攻坚,紫云已经摘掉贫困县帽子,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欢迎大家经常回去看看。多年过去,时间不是问题,50多年里,知青牵挂紫云、安顺,而紫云、安顺同样牵挂知青,虽然相隔千山万水,紫云和老知青心心相印、山里山外一条心。

    2018年范干平与长三角旅游媒体记者团在格凸河上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