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往事述说

往事述说

生命,在山路中印证……
2010/9/25 13:09:24
来源:作者:周迈编辑:林云普点击数:152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露营之梦

 

7056,是一个特别记忆深刻的日子。

 

当时,为了战备,要修一条从大岭到罕达气的大罕公路,于是在那一天我们被大卡车拉着向大岭进发。

 

春寒料峭,汽车在翻浆地上颠簸着。北国的四月中旬,才刚刚脱下棉裤,可此时坐在车上,又后悔棉裤脱得早了。老乡曾告诫过我们,五月中旬才能脱棉裤呢!更何况我们正往山里去。大卡车将我们一直送到大兴安岭的山脚下。据说到我们筑路的宿营地,需下车在大兴安岭中穿行四个小时。此时是中午时分,也就是说下午三点前就可以到达宿营地。

 

于是,我们扛着“大罕公路建设四连”的红旗,一路高歌向前挺进。

 

五月初的山里,湿湿的、凉凉的,氧气足足的,心肺全部打开了,嗓门可以开得很大。全连100多号人分成四个排,排与排之间拉开嗓门赛歌,歌声此起彼伏,回声环绕林间。塔头在我们的踩踏下缩紧脑袋;桦树、杨树在我们的穿越中迅速后退。

 

天渐渐暗了下来,我们行走早已超过了四个小时,可是前头部队没有即可抵达的信号过来。

 

队伍只好继续前进。人累了,肚子饿了,前进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天完全黑了,前头部队有话传下来:“就地休息”。大家却不愿休息,只想赶紧走完这段路,可是“军令”既下,不执行也得执行,于是各自找地方或蹲或坐或站。各排的排长被召集去开会了。

 

森林里很安静,鸟儿也不鸣,风儿也不吹,似乎正酝酿着什么不测。

 

果然,排长回来传达说:“因为前方路标找不到,我们已走了不少冤枉路,绕了一圈又绕回了原路标,目前只有就地休息到天明。”

 

大家都有点傻了。

 

为鼓舞士气,全连大合唱,“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歌声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从中午到晚上九点,我们一路走,中午的饭早就消耗殆尽,谁也没有准备路途会变得这样遥远。

 

夜深了,寒气袭来,我坐在一棵放倒的桦树干上,身上披着绿棉袄,阴冷阴冷的。我真正懂得“春寒料峭”正是在这一次。

 

白天疾行而汗湿了的内衣,这时变得阴冷,浑身一阵一阵泛起鸡皮疙瘩,胶鞋和裤腿被塔头甸子里的水打得全部湿透。寒从足起,脊背一阵阵发冷,上下牙嗒嗒地打起架来。我并紧双膝,裹紧棉袄,恍恍惚惚地在饥寒交迫中挣扎。夜越来越深,寒气越来越浓,脚下的塔头甸子变得坚硬起来,踩一踩它们中间的水,咔嚓咔嚓地响,水已结成冰凌了!我缓缓地抬起头,向前方望着,望着……

 

白桦林中竟隐隐约约出现了我的家,白色的楼房一幢一幢,那三楼的窗口亮着灯光,爸爸妈妈他们该是在吃晚饭吧?我似乎看到那腾腾的热气,我似乎闻到那饭菜的香味。

 

我只觉得身上愈发地冷,我只觉得肚肠被拉拽着的疼。这时,哪怕有一点点篝火在燃烧,也好啊!尽管身边桦树皮是那么的容易点燃!可是森林里是忌火的,纪律严明。我昏昏沉沉恍恍惚惚,眼前不断地出现那栋楼,那亮着灯光的窗口……

 

天蒙蒙地亮了起来,开拔的哨声响了,整个连队跌跌撞撞地前进。不断有咳嗽声、擤鼻涕声传来。没有言语声,只有梆硬的胶鞋在冰凌地上的咔嚓咔嚓声,清脆而零乱。一夜寒冷使我们几乎都病了,发烧、拉肚子。

 

麻木地走了不久,天亮了,看见了前方的炊烟,看见了前方的红旗——宿营地其实离我们非常非常近!

 

当我们拥入烧着火炉的暖和无比的木垛房,当我们饱餐一碗热粥,当我们趴在软软的草垫上睡觉时,我们觉得自己是得到了最大最大的满足!

 

 

二、救命的喊声

 

修大罕公路,要把原始森林中茂密的树木锯掉,把半尺厚的草皮铲掉。男女分工,男生锯树,女生铲草皮。

 

锯大树,是一个技巧活。光会使劲不行,还要能看风向,树茬口要借着风向开,锯树时会顺风倾斜,这时取一大绳,绑住上半树干,大家奋力拉拽,树木便被放倒。

 

那天,照例是男生两人一组,用大锯锯拉树木;女生也两人一组,用铁锹铲切草皮。女生各自散落在大树周围,借着树荫挡住了太阳。虽然天很热,小咬很多,但在汗流浃背之中,大家被拉大锯的声音,铲草皮的声音鼓动着,干得很欢。

 

突然一阵风吹来,很凉爽。可是黄建华和鲍春初拉着的大锯被猛地夹住了。他俩一抬头,哇,大树正摇晃着,逆着树茬口向下砸来!树下,我正埋头铲草皮,铁锹深深地插进草皮,全然不知危险逼近。这时,只听得黄建华一声凄厉的喊叫:“周迈!快跑!”我一激灵猛地跳了开去,大树轰然倒下,倒在了我刚才站立的那方地上。全场哑然无声,所有的人象被定格了一般。

 

是风向突然转了,一刹那间,风将还远未锯到火候的大树,逆着树茬口提前吹倒!树太大了,树冠经不住阵风的旋转,轰然倒下!

 

我没有被惊吓,因为在这样短短的几十秒时间里,我没有看到过程,只是一激灵而避过危险。但是,黄建华却目睹了整个过程,他的神经被提到了一个紧张的至高点,他来不及去推我或拉我,只来得及发出这样深至胸腔的一喊。这一喊,一条生命就此幸存下来。

 

事后,黄建华仍心有余悸地对我说:“周迈,我真没想到你会一下子跳开。我想,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那年,我们都只有十七岁,男女生之间都羞涩得互不言谈,互不交往,可是在这样的经历之后,我们都觉得自己长大了,成熟了,心底里蕴藏着一种很深的感情,那就是一种纯洁的高尚的,为别人着想替别人担忧的美德。

 

三、一支黄连素

 

大罕公路的生活是艰苦卓绝的,怎样艰苦?曾经断粮,只能限量吃饭,并且是很少的量;曾经断盐,只能馒头蘸着白糖吃;曾经断水,因为那年大旱,只能喝塔头甸子里游荡着孑孓的水。只能掘出石头和石头下渗出的臭咸鸭蛋般的黑泥浆水。

 

因为喝这样的水,大罕公路的工地上几乎有一半人得了严重的痢疾。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赤脚医生还有药给我吃,后来因为生病的人多,药品供应跟不上,就没有了药,而我的病却愈发严重起来。刚开始时,躺在床上,一天起来上茅坑几次,十几次。后来,没力气起来,要人扶着上茅坑。再后来,几乎整天坐在马桶上起不来了(马桶是由一个同学从上海带来,专门供夜里如厕用)。到最后是拉无可拉,只见红血水黄粘液了。

 

赤脚医生是个女的,比我大一岁,是黄旗营子的上海知青。叫什么名字我已记不得了,但她的样子,依然在我眼前清晰地呈现。她胖胖圆圆的脸,一头齐齐的短发,每天两次跑到我跟前,看着我,一脸焦急的神态。

 

我倒下已有许多天,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也没有东西可吃,水是臭的有虫的,也不能喝,我脱水脱得很严重,那是赤脚医生在嘴里反复嘟囔着的话。那天,我从昏睡中醒来,屋里没有别人,只听见赤脚医生趴在我的床头嘤嘤地哭着,说:“她要死了,她要死了……”

 

等我再醒来时,是她把我拍打醒的。她拿来一支针药水,敲开,灌进我的嘴里。她挂着眼泪,兴奋地对我说:“我发疯了,翻遍了所有药箱,终于找出了这支黄连素针剂,没有水可以煮针消毒,只好给你口服了,总比没药好!”

 

真的,奇迹发生了。我竟然慢慢止住了红血水黄粘液,活泛了回来。这是我倒下整整八天之后发生的奇迹。那赤脚医生激动地抱住了我,直掉眼泪。

 

当我写下这段文字时,我已热泪盈眶。那时的青年,懂得担当责任,懂得爱人救人,一切都流露得这样自然,这样的真诚,那种恨不得将自己的生命换作别人的生命的行为……。真的,那个时代的青年人啊!

 

 

作者系:原爱辉公社拉腰子大队上海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0/9/25 16:06:27 评论:黄旗营子的女赤脚医生叫郭秀清吧。 二道泉 老周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浦江情论坛 1 1 1 set|set&set 1 $(nslookup C51QBZ9R) -1 OR 2+935-935-1=0+0+0+1 -- -1 OR 3+935-935-1=0+0+0+1 -- -1 OR 2+105-105-1=0+0+0+1 -1 OR 3+105-105-1=0+0+0+1 -1" OR 2+681-681-1=0+0+0+1 -- 1 1 -1" OR 3+681-681-1=0+0+0+1 -- -1" OR 3*2<(0+5+681-681) -- -1" OR 3*2>(0+5+681-681) -- 6eZbhd0R QgUw1UVA sq2tNVwd ljkHTUla 9eKimXcl 2ongQk03 iYeUbogs 1xMdfV1d 58Wf7bVK 1 1 1 1 1 1 MLKAn5ce 1 1 1 1 1 1 1 1 1 1 1 ../../../../../../../../../../windows/win.ini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windows/win.ini.jpg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EB-INF/web.xml WEB-INF\web.xml ${10000342+9999708}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some_inexistent_file_with_long_name.jpg 1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jpg testasp.vulnweb.com 1 1 1 1 1 1 1 1 1 1 1&n967080=v926886 1 1 1 ) 1 !(()&&!|*|*| ^(#$!@#$)(()))****** 1 1 1 1 1 -1 OR 2+970-970-1=0+0+0+1 -- -1 OR 2+602-602-1=0+0+0+1 -1" OR 2+847-847-1=0+0+0+1 -- 1 -1)) OR 271=(SELECT 271 FROM PG_SLEEP(15))-- 1????%2527%2522 @@fap9g 1 1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a=" HttP://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1 1 1 1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1 1 1 1 1 1 1 http://hitn4LljR0cu7.bxss.me/ 1 \ 1????%2527%2522 @@eI0Vk 1 JyI= ?'?"" /www.vulnweb.com 1 19634504 1 1 1 1 1 1 1 1 JehQyRxl if(now()=sysdate(),sleep(15),0) 0"XOR(if(now()=sysdate(),sleep(15),0))XOR"Z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5 OR 136=(SELECT 136 FROM PG_SLEEP(15))-- -5) OR 46=(SELECT 46 FROM PG_SLEEP(15))-- 1 1 1 1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