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我们瑷珲

我们瑷珲

城镇知识青年务农支农(文革前)
2010/10/28 15:05:16
来源:上海地方志作者:编辑:林云普点击数:2269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专业志 >> 上海青年志 >> 第五篇青年生产与科技实践 >> 第三章城镇知识青年务农支农 >>


 

第三章 城镇知识青年务农支农

1954年,上海城镇青年以全国回乡知识青年先进典型徐建春为榜样,开始下乡种田。1955年,共青团上海市委、上海市劳动局等动员大批市区社会知识青年赴安徽、江西、福建等地以及市郊农村、农场务农。同年1018日,98名上海知识青年到江西鄱阳湖畔的德安县九仙岭下安家落户,垦荒种田,并成立“共青社”。1961年,上海首批2500名知识青年支援新疆。至19658月,共有64898名上海知识青年赴疆,成为新疆建设兵团的成员。

据统计,至1963年止,团市委、市劳动局等部门共动员1340933人到市郊农村、农场劳动,加上一大批回乡的知识青年,使市郊出现了一代有文化的新农民。

上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支疆务农,受到了周恩来、陈毅、胡耀邦等中央领导的关怀和赞赏,胡耀邦说:“支疆上海知识青年,历史贡献与托木尔峰共存,新的业绩同塔里木河长流。”

第一节 务农

一、建设共青垦殖场

50年代初,上海面临很多困难:国民党台湾当局飞机的轰炸,奸商、敌特的破坏,特别是由于原料短缺而导致的开工不足,造成了大批人无法就业,到1954年,无法就业的青年达60多万人。为此,市长陈毅在文化广场的万人大会上作报告时大声疾呼:“祖国有很大困难,上海是祖国一个很大的包袱。这个包袱,我陈毅一个人背不起,希望广大党员、人民帮我背。”团中央也于19557月发出《关于组织青年参加边疆建设问题的一些意见》,提出:“动员一部分城市中未升学的初中、高小毕业生及其他失业青年参加垦荒工作”。

1955年,上海市青年志愿垦荒队赴江西垦荒]

[青年团上海市委赠给上海市青年志愿垦荒队的锦旗]

市长陈毅和团中央的号召得到上海青年的热烈响应。市民青联委员陈家楼等给陈毅写信,要求到边疆开荒,建设共青城,并刺破手背,滴血签名。陈毅收到陈家楼等人的信后,接见了他们,对他们的行动表示赞扬。1955910,上海市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开幕,1400多人参加会议。会上陈家楼和吴爱珍、石成林、吕锡龄、韩巧云5名青年,倡议组织一支上海市青年志愿垦荒队,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开垦荒地。陈家楼在大会上宣读他们向青年团上海市委和上海市民主青年联合会提出的申请书,并当场表示,决心向一切困难进军,要把荒山僻野变成丰饶肥沃的田地。912,团市委和市民青联分别举行常委会,一致作出决定,接受陈家楼等人的倡议,并号召全市青年学习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以进一步搞好生产、学习和工作的实际行动支持他们。917,江西省农业厅负责人对新华社记者发表讲话:“江西省各级人民政府和江西省革命老根据地人民热烈地欢迎上海青年志愿垦荒队的到来。”消息传开后,上海青年热血沸腾,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就有数千名青年报名,要求参加志愿垦荒队。他们中除了社会青年外,还有大学生、工人、护士、农民等。

上海市人民政府、团市委等对青年志愿垦荒队的组建给予高度重视,大力支持陈家楼等人的行动。一方面派出专人到江西进行选址和安排,另一方面对组成人员进行严格的挑选,配备了带队人员、医生、电工、水工和懂农业生产的人员,考虑到他们将在江西成家立业,甚至连男女比例都作了相应的安排。接着,还举办为期十多天的学习班,组织大家到江湾五角场农业社劳动锻炼,熟悉农业生产,为适应江西的生活,还学习吃辣椒。

195510月初,垦荒队在上海团校举行出征大会,上海市副市长金仲华把团市委制作的、绣着“向困难进军,把荒山变成良田”的锦旗,亲自授给垦荒队副队长陈家楼(垦荒队队长、市劳模、市人民代表,虹桥农业社女社长周文英因故没能到会)。

19551015,上海第一支青年志愿垦荒队一行98人出发奔赴江西。在上海火车站,队员们将锦旗挂在车窗口,高唱着《垦荒队员之歌》与上海的亲人告别。1018,在上海市副市长宋日昌的护送下,垦荒队员们到了位于南昌、九江之间的德安县九仙岭下八里乡安家落户。他们在那里垦荒种地,自食其力。不久,又有上海知青陆续到江西垦荒。据统计,1955年上海知青志愿去江西垦荒的总计有848人。

19551129,团中央书记胡耀邦到江西德安县九仙岭专程看望上海垦荒队员,和大家进行座谈,为他们即将组成的合作社命名并题字为“共青社”。胡耀邦还应邀在上海垦荒队员的日记本上题字留念:“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争做社会主义建设的积极分子”、“做祖国的好儿女”、“战胜困难、多想办法,把共青社办好”。19563月,副市长金仲华率访问团与江西省副省长欧阳武率领的视察团一起看望了分布在江西省6个县的上海志愿垦荒队员,并向他们赠送菜种、图书、缝纫机、油印机等物资。

经过一年的奋斗,上海青年志愿垦荒队共开垦1700亩荒地,加上当地农民送的8000多亩熟田,生产粮食180万斤和其他农副产品。一些青年加入了共产党和青年团组织,当地政府给了垦荒队员很高的荣誉:周文英出席了江西省党的代表大会,曹瑾出席了江西省妇女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有的垦荒队员还当上了省人民代表。

1957年秋,上海青年志愿垦荒队“共青社”搬迁到江西省德安县和星子县交界的鄱阳湖畔,与第二、第三批上海青年志愿垦荒队员组成的“中国青年社”、“上海青年社”、“八一社”等合并,以后历经种种困难挫折、天灾人祸,几次搬迁,几次改名,大部分队员因工作调动、上学或回上海等原因而离开,但坚持留下的上海青年志愿垦荒队员以“坚韧不拔、艰苦创业、崇尚科学、开拓奋进”的精神,和当地人民、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等一起,从“共青社”、“共青垦殖场”发展为后来的“共青城”,在荒滩芜洲上建起了充满青春活力的具有10万人口的城市。

19796月,以上海青年志愿垦荒队骨干为基础的“共青垦殖场”,已经拥有来自18个省市、100多个县的近2000名职工,办起了羽绒厂、板鸭厂、香槟酒厂等7个工厂,开垦了2700多亩耕地、1500多亩山林、500多亩鱼塘。全场有70多辆汽车和拖拉机,50多个规格的羽绒制品远销日本、美国、加拿大等9个国家,19701979年,全场向国家交售530万斤商品粮和大量的皮棉、油脂、生猪、鲜鱼。全场固定资产等于国家投资的26倍,涌现了陈国祥、周承立等一大批先进垦荒队员。

1984530616,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先后两次写信,推荐《中国青年报》和《昆仑》杂志发表的《风雨共青路》和《共青畅想曲》。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于19841212再次到共青城,听取上海志愿垦荒队员、共青垦殖场党委书记于维忠关于“共青城”发展的汇报,在当年题下“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日记本上,写上“有志者事竟成”的题词,为共青城新一代题词:“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还要求把留在共青城的17名老上海垦荒队员找来合影留念,并再次为共青人题写“共青城”三个大字。198510月,为纪念上海青年志愿垦荒队赴江西30周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专门写了贺信:“三十年前你们中间的老一代人响应党的号召,高举向困难进军的旗帜,发扬坚韧不拔、艰苦创业的垦荒精神,勇敢地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三十年来,你们在鄱阳湖畔的荒滩野岭上安家落户,生根开花,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创造了生机勃勃、繁荣富裕的共青城,这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国青年的一个富有教育意义的创举”。“一切有理想、有抱负、有出息的中国当代青年,都应该从你们的奋斗历程中悟出一个不朽的真理:中国青年的光明前途要靠自己用双手去开辟,中国人民的光明前途要靠自己用双手去开辟”。

19851015胡耀邦给共青垦殖场建设者的亲笔信]

二、60年代初知识青年下乡

1955年,上海动员大批市区社会青年下乡上山,安置到新疆、安徽、江西、福建、湖北等地及本市郊县、农场等地,以解决市区知识青年就业问题,并为外地输送培养农业技术骨干。19571223,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为上海知识青年下乡上山题词:“庆祝上海的四千五百个青年学生下乡上山,参加农林业生产。希望你们能够在同农民共同劳动和集体生活中,建立起自己的劳动观点和群众观点,把自己逐渐锻炼成为既有政治觉悟又有文化知识的集体化农民,并且在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和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强国的进程中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1957年底至19581月,上海市大批中学毕业生响应党关于“上山下乡”的号召,前后两批共计3800人去上海郊区(1958年后划入浦东、宝山、嘉定、上海4个县)落户,其中团市委副书记蒋文焕带领43名团市委机关及直属单位的青年干部到西郊区梅陇乡插队。19584月,上海郊区下乡落户学生积极分子大会召开,出席代表有400多人。大会提出“做第一代有文化的新式农民,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而奋斗”的口号。这批到农村落户的有志青年,把所学到的文化科学知识用到劳动生产实践中,还参加扫盲、兴办农业学校等活动,涌现出浦锦文等模范人物。1961年底,南市区动员269名知识青年到浙江嘉善县去参加农业生产,其中168人建立起一个国营农场的分场。19624月,这个分场改为嘉善县陶庄公社的一个生产大队(新村大队)。在此“巩固”下来的青年占90%1961年,国家供应给他们商品粮8万斤。1962年他们在长不出庄稼,被称为“飞机场”、“箱子田”的荒草滩上,开荒种田,不仅不要国家供应,而且还上缴商品粮8万斤。他们所种粮食和油料作物的单位面积产量,都超过当地公社的平均水平,被评为浙江省农业先进集体。

市区知识青年组织起来下乡上山,主要采用6种形式:一是到国营农、林、牧、渔场去;二是下乡插队,分散落户;三是插社建队,集体生活,集体劳动;四是跟随全家回乡落户和到农村投亲靠友;五是半耕半读;六是建立农业劳动的锻炼基地,作为下乡上山的过渡形式。

1958年,参加湖北、安徽农业建设的知识青年向亲友们挥手告别]

1963年,团市委、市劳动局等部门先后动员组织27批,共92335名知识青年下乡上山(其中到市郊县1340933人,到外地1551402人)。分布状况为:在国营农场的45301人;插队建队的1206人;分散落户的8380人;随家回乡、下乡或去农村投亲靠友的1650人,半耕半读的9453人;参加劳动锻炼的26345人(其中的大部分人后来都在农村落户,一部分吸收参加工商企业)。下乡上山知识青年经过劳动锻炼后,80%的人逐步在农村立业成家。回上海的约占总数的20%左右。

 

19551963年上海知识青年下乡上山情况统计表

形式

合计

(人)

本市安置情况

外地安置

生产投资、生活安排、困难补助等费用

小计

(人)

年份

人数

(人)

地区

小计

(人)

年份

人数

(人)

地区

国营农、林、牧场落户

45301

7537

1962

4937

崇明

37764

1958

700

安徽

一、1963年动员去新疆建设兵团,每人800元,给兵团用于添置农具、造房子、做衣服及3年的生活费用。出发前困难补助,平均每100人补助64元,其中最高补助15元,最低34元。二、19621963年动员去崇明国营农场费用,每年每人平均669元。其中:一年生活补助每人平均105元;住房每人5平方米240元;一年工资(每月27元)324元(注:以上是以农场投资、青年的一年劳动收入来算)。出发前困难补助:每100人补助10人,每人平均10元;棉花、棉布补助,衣服补助布券7尺,棉花券1斤半;棉被补助布券11尺,棉花券3斤。三、1958年动员去湖北和安徽费用:湖北,每人车费和旅途伙食费2550元。生活费:第一年每月约12元(其中零用2元),第二年14元,第三年18元。安徽,每人车费和旅途伙食费15元;生活费:每月不超过10元,刚下去生活费有青年自带,有困难由农场垫付,1年后从劳动生活中逐步归还。

 

 

1962

600

长兴岛

 

1958

3718

江西

 

 

1963

2000

崇明

 

1958

745

福建

 

 

 

 

 

 

1958

7977

湖北

 

 

 

 

 

 

1960

563

安徽

 

 

 

 

 

 

1960

92

江西

 

 

 

 

 

 

1960

1271

福建

 

 

 

 

 

 

1961

2500

新疆

 

 

 

 

 

 

1962

458

新疆

 

 

 

 

 

 

1963

19710

新疆

小集体插社建队

1206

 

 

 

 

1716

1955

935

江西垦荒

1961年动员去嘉善每人平均118元。其中,生活补助(三个月计算)每人40元,添置小农具10元,困难补助19.70元,生产投资贷款45.20元。

 

 

 

 

 

 

1961

711

浙江嘉善

 

(续表)

形式

合计

(人)

本市安置情况

外地安置

生产投资、生活安排、困难补助等费用

小计

(人)

年份

人数

(人)

地区

小计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