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今日生活

今日生活

年前相约崇明游
2017-05-15 11:13:48
来源:季之浩作者:季之浩编辑:周路明点击数:18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作者 季之浩 原瑷珲县上马厂公社新曙光大队上海知青


    从远古从雪山走来的长江水沿途冲刷,到出海口由于比降减小,流速变缓等原因,所挟大量泥沙逐渐沉积,沧海桑田神奇变幻,终于,在1300多年前,一个小小的沙洲露出了水面,此后不断地西塌东涨,形成了今天东西长76公里,南北宽13~18公里,总面积达1400平方公里的崇明岛。如果把长江比作一条龙,那么崇明岛就是龙嘴含着的一颗明珠。崇明岛是祖国的第三大岛,但是她不同于台湾和海南是地壳运动形成的,她是冲击而成,所以岛上没有山崖没有天然的森林,甚至连石头都是从岛外运来的,但是岛上物产丰富空气清新民风淳朴,作为生态岛被定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几个热心群友的推动下,于年底时段终于形成了游崇明岛的决议,接着在此基础上不断地细化环节,最后达成了共识:时间为1月最后那个双休日,住宿地是县城,往返乘船,吃二顿正餐(一顿东北菜一顿羊肉),游免费的西沙湿地国家地质公园,到农贸市场采购。时间、过程定好了,接下来就是难熬的企盼,天天有着新的内容加入和可能的情节发挥,以聊解等待之苦。进入倒计时了,讨论也日趋白热化。

    光辉的历程开始于31日的梦醒时分,出行功课是提前半个月就开始做的,而且被反复论证,其敬业不亚于要去进行一次高规格的论文答辩,其严谨可与一场名载史书的作战计划相媲美。按照计划是当天全体去宝杨码头集合乘上午9点钟的船,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同学们一反多年松散的习气,重捡了学生时代守纪律的好作风,居然一个不落的赶到了。

    船行很快,40分钟后已经和在崇明等待的阿王、建国夫妇、之浩握手了,入住性价比较高的旅馆,稍事休息就去步行街浏览。

    按照计划中午是简餐,事先探路提供给大家参考的信息是宁波人开的老板娘快餐店或当地人开的又一餐快餐店,但是大家对装潢典雅,窗明几净,食客稀少的小杨生煎店很感兴趣,决定就这里了。14个人进去,找到一个半封闭的雅座,大马张飞的坐下,吆五喝六大声喧哗,中国式的就餐风气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角落里一对偶偶私语的小情侣硬生生的被逼走了,抱歉!建国建议是一人6只生煎一碗汤,配额可以互相调剂,这个建议是准确的,但是去开票时把柜台里坐着的收银员小姐搞蒙了,可能第一次一笔头做这么大的生意,对我们需要的数量有点不适应,再三确认数量,再三核对金额,以此也把后面几个准备就餐的食客吓跑了。吃的陆续端上来了,大快朵颐,欢呼进食,心海义不容辞的拿出了照相机,将那些珍贵的就餐镜头纳入他的单反:有单独的有互助的有仰角的还有俯瞰的,不亦乐乎,他边拍边讲解,从取景到造型从角度到光线,其造诣之深讲解之明令大家自叹不如当引为楷模,为他的敬业精神所折服,以此几个女士慷慨礼让,让心海多吃了几只生煎。

    下午应该是去西沙湿地参观,张宁和原单位说好借用一辆16座的依维柯。大家吃完中饭的简餐看看时间还早,就一起去一个就近的菜市场先打打样以利明天早上到那个大的农贸市场正式买菜时有个参考。

    看完菜场上车了,大家带着对明天买菜的信心,带着对崇明第一景点的憧憬,一路奔驰在去西沙湿地的路上。想杀心海的心萌生在半路上:有人要看看刚才吃生煎时的珍贵镜头,先睹为快的脾气是不受年龄限制的,但是那只相机里怎么也调不出刚才所拍的照片,永远是当前的唯一的一张,是忘记放储存卡还是没有打开镜头盖抑或……没有抑或了,要不是那个汽车的窗玻璃是打不开的,心海的相机早就被扔出去了。

    当然,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刚才的照片虽然白拍了,西沙湿地还是到了,大家暂时忘却吃生煎照片没有留下的不快,照例停车、下客、进公园。张宁和北燕夫妇带了小孙子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看着小孩子可爱的表现我们都觉得自己老了,老了。只见木头栈桥弯弯曲曲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冬日的暖阳吝啬的照着,栈桥的两旁是搁倒的芦苇,时不时的看到有亭子、独木桥、迷宫等给游客增加兴趣的建筑,边走边聊。大家吸取教训,知道不能把留影的希望都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了,就各自拿出自己带的相机或者手机,想尽可能多的把那些美景带回去。水杉树很多,据说做材料不怎么样,倒是很挺拔,几个人围着一个较粗大的树摆出各种造型拍照,有环抱的,有翘腿的,还有躲半只脸的,晓燕在树后以灵活的姿态以多动的造型夺人眼球,最后还加了一个后背着地两腿朝上伸直且瞬间站起的组合动作,连贯动作一气呵成令人啧啧称赞叹为观止。

    走出湿地公园不远处就是一个农贸市场,里面的橘子比较可以被接受,大家就乱买;现做的云片糕随便品尝,也很便宜,尝多了就不好意思了,多少买一点;一摊毫不起眼的金桔被茜茜慧眼独到的全部买下,据说非常甜,甚至连里面的核都是甜的,也以此萌发了明发耿耿于怀的纠缠情结。

    是晚假座“东北往事”饭店,饭店门口有花轿,几个女士坐进去秀了一把,以聊补晚出生了一个世纪的缺憾。饭店包厢里那小碎花的红布椅子垫,那旧报纸糊着的墙,那做旧的搪瓷茶缸,那墙上挂着的簸箕,当然还有溜肉段、拔丝土豆、小鸡炖蘑菇、大拌凉菜、三鲜饺子等等,无不勾起了大家对四十多年前的知青往事的回忆。

    饭后去咖啡店包了一间大包间,落座喝茶嗑瓜子抽烟吃零食,招招带的休闲食品特别丰盛,堆了满满一桌。天南海北毫无羁绊的神聊,回忆和“被”回忆是开心的事情,不用搜肠刮肚就能够聊出许多喷饭的笑料,明发介绍心海能够背着脚上受伤的女知青走三站路爬六层楼的故事令人咋舌;大家也了解了小肠疝气的知识和简易的医治办法;还知道了《红楼梦》作者原来是郭沫若的天方夜谭;真是寓教于乐。以前坊间传闻的当年朝鲜战场上彭大将军打了金一两个耳光原来确有其事(心海的朋友亲眼目睹),可见传闻终有被证实的那一天;另外,几个有名的国足和心海是邻居的事实也被再次核实……。时间是无情的,这也被表现在开心的聚会上,夜深了,第二天还要早起买菜,大家恋恋不舍的散了,多么想多听一会匪夷所思的传闻多受一些教益呀。

    照例,眼睛一闭一睁,一夜过去了,醒来后的友友们摩拳擦掌今天要去农贸市场大展宏图,十几个人前呼后拥的空腹走了2公里,到达了施翘河菜场,那是个农民从家里带出自种的蔬菜和土特产卖的集结地,环保、绿色、价廉、品种多,是值得转一圈的。先是吃大饼油条豆腐脑,面条包子小馄饨,吃饱喝足正式启动采购程序!大家对金瓜丝情有独钟,几乎每人都买了一斤至若干斤不等,回去后拌上油盐葱花等佐料就是一份爽口的冷菜了;草头咸菜(崇明叫草头腌箕)也找到了,但是当时买得保守,以至于后来回到上海家里端上餐桌后被赞不绝口的嘴瞬间吞食一空了;小青菜小菠菜白扁豆等等装进大包小包里,有提着的,有装进自带的行李车的,幸好张宁的专车已经等在菜场外面了。接下来又是一个重头戏,去买闻名遐迩的崇明糕,而且买糕和买糯米团子应该是配套的,不买不算到过崇明。买了年糕团子就是去拿预先订好的糯玉米了,每人少则2公斤多则10公斤,终于,不能再买了,拿不动了。

    中饭是去一周前预订的东三江口羊肉馆吃羊肉,那是崇明很有名气的吃羊肉的馆子,设在公路旁边。乘公交车四站,很近,那饭店没有美艳的女服务生,没有豪华的装饰,一切都是朴实无华近似木讷,但是生意却出奇的好,要不是预订可能拿不到包房的。红烧羊肉白煮羊肉羊杂碎,金瓜丝肉瓜丝白扁豆,友友们挤满一桌,大家频频举杯,为友谊为健康干杯!

    饭后回到县城南门,有急着回去上班的,也有要把菜早点拿回去的,所以一部分人先乘船回去,各种行李包肩挂手提,蔚为壮观。

    可以稍晚一会回去的就继续沿着江边景观大道拾遗补缺,崇明的标志性建筑留影,江堤边听涛声小憩,远眺海天一色的江水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把尘世的俗念全部抛开。经过江边公园,精致的楼台亭阁在冬日里显得孤单和冷清,小河里鲜见有划船的情侣戏水,只有几个穿着厚衣服的跳舞爱好者还在契而不舍的随着乐曲在露天舞场上旋转。

    别了,崇明,两天的计划完成了,以后还会再来的。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