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往事述说

往事述说

追忆姚老师
2017-08-08 13:49:59
来源:应华亭作者:应华亭编辑:周路明点击数:18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作者 应华亭 原爱辉县西岗子公社富拉尔基大队上海知青



    在我人生记忆的无数 “篇章”中,富拉尔基大队那将近十年的插队经历,无疑是最挥之不去也割舍不了的一部“鸿篇巨著”,伴随我度过难忘青春岁月的,有许许多多至今依然念念不忘的富拉尔基老乡朋友们,姚富智老师便是其中的一位。

    姚老师,一个身体瘦弱、个子不高的中年人,在我们69年刚到富拉尔基时,混杂于老老少少衣衫褴褛的老乡的欢迎人群中,根本毫不起眼,但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极其普通的“小老头”,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西岗子公社却是声名遐迩的“教书匠”,无论是当时还在富拉尔基种地的年轻人,还是以后走出乡村,成为了拿国家工资的“公家人”,都几乎无一例外受过姚老师的启蒙教育,他可谓名副其实的“桃李满天下”,就连我们这些从上海、黑河下乡的知青们,也竟有十来个知青陆陆续续接受过他的“传帮带”,学会了拿起教鞭,走上三尺讲台……

    姚老师生不逢时,本来性格内向的他,又头戴富农出身的帽子,在那个大讲“出身论”、“阶级斗争论”的动乱年代,心头的压抑和内心的惶恐可想而知,好在他生活工作于富拉尔基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乡村环境,那里的大多数朴实的老乡不谙政治,关心的是自身的衣食温饱,并不在乎别人的出身如何,这给了他一个坚守传统、保持正直的空间,也为姚老师提供了一个他终生挚爱的传授知识的小小舞台。

    当我第一次看到姚老师站在破旧的土房教室里,面对那些睁着好奇的双眼聚精会神听课的孩子们在有板有眼地讲课时;当看到他一个人将两个年级的学生编排在一个教室,秩序井然地施行当时农村独有的复式教学时,我好一阵激动!我又听到了久违的朗朗读书声;我儿时那熟悉的受人尊敬的老师的身影又在我眼前重现!

    在那个知识贬值、读书学习几乎被打入“另类”的年代,姚老师始终没有放弃对于知识的崇尚和追求,即使是他早已驾轻就熟、胸有成竹的课堂教学,而他对于每一天走进教室、走上讲台的每一次上课,还都是那么认真地备课、写笔记、做教案,为每一个学生的作业详尽地批改,耐心地辅导……能成为姚老师的学生是幸运的,他给了这些懵懂无知的乡村孩子们知识的力量,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摆脱了当时的时代很难避免的荒废或沉沦,为他们日后命运的改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姚老师一贯行事低调、谨言慎行,在我的记忆中与他共事的这几年,他虽然不是名义上的负责人,但包括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把他看作当之无愧学校的“主心骨”。那时候的学校除了上级拨给公办教师的工资外,其它毫无分文,是姚老师出主意想办法,带领大家将学校后面一块空地开垦出来,种上窝瓜,精心耕作,秋后以廉价卖给村民,换取一点收入,给学生添置一些体育活动用品。他凡事亲力亲为、率先垂范。冰雪寒冬,他与学生一道,天天一大早,拉着小爬犁,捡粪积肥,响应村里的“学大寨”活动;那一年夏季开展全村连续多日的凌晨铲地活动,本不属于村里编制的他,也一样同村民们一起,扛起锄头,迎着晨曦,到地头参加轰轰烈烈的铲地活动……正是他的勤恳、质朴、宽厚待人,使他赢得村里无数人的尊重,也正是依靠他这种真心坦诚和辛苦劳动换来的“人脉”,那些年本也是捉襟见肘、贫困潦倒的生产大队,竟也肯拿出不少木料,为学校建起木栅栏的围墙,打造了一个砖砌的大门,这样,一个设施虽然简陋却也像模像样的农村学校,成为了富拉尔基的一大“亮点”!那些年,在姚老师和大家的苦心经营下,课堂教学井然有序,文体活动丰富多彩,一所边境乡村的普通学校办得有声有色,年年取得公社或爱辉县的各种嘉奖和荣誉,而他总是默默地躲在鲜花和掌声后面,内心享受从不外露的欣慰和快乐……

    世事变迁,自1979年知青大返城起,我们和姚老师便相隔两地,我夫人在80年代中期曾带着出生不久的女儿回富拉尔基探望过姚老师,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位可敬的师长了,这后来便传来他不幸去世的噩耗。一个一生致力于党的教育事业的“红烛”,在经历了世上各种坎坷、冤屈以后,也耗尽了他最后的光和热。所幸的是,姚老师的晚年终于迎来了改革开放新时代的和煦阳光,他享受到无拘无束、多姿多彩的社会氛围带来的轻松和舒心;令人宽慰的是,他的几个子女虽然没有子承父业,但也一个个出息成人;他辛勤培养的无数学子遍布各地,事业有成;他的许多当年一起共事的知青朋友们,也会把从他身上学到的坚守信念、勤奋、敬业的可贵品质铭记于心,继续发扬广大……

    我们永远怀念姚老师!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