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联谊动态

联谊动态

传承那份执著
——来自一位知青子女的《那份不了情》观后感
2019/9/4 12:35:49
来源:本站作者:秦擎编辑:林云普点击数:61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编者的话:
         秦擎是一位出生在黑河的知青二代。虽然在她不谙世事的时候随着父母大返城的脚步回到了上海。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耳濡目染,秦擎渐渐理解和懂得了父母以及父母那一辈人们的经历和情感。
    
下面是远在东瀛的秦擎在观看了母亲姜爱国参演的《那份不了情》视频后所写的观后感。


 

传承那份执著
——情景剧《那份不了情》观后感

 

秦擎

去北大荒的知青们都说,北大荒是自己的第二故乡。然而很多这些知青的子女们却往往对此不以为意。我以前也这么认为,和大部分的知青子女一样,觉得这是父母那代的事,实在太遥远,因此即便经常耳闻妈妈唠叨着当年人,当年事,但幼小的我一如既往的并没将此放在心上,只当是大人的事,听过了之。

直到11岁那年,我母亲终于将她的思念付诸于行动了,她和爸爸开始努力的寻找着当年一起插队的同学,从一个到另一个,一点点,一次次。那时我只知道爸爸经常出门,虽然不是去工作,有时回来就兴奋地和妈妈说着什么,然后又继续出门。那时唯一的休息日就在这种无尽的努力中被他们“挥霍”了。说“挥霍”是因为那时,那是我为数不多的和父母共乐之时,而父亲却总是忙着自己的什么事,无视了我。偶尔听到父母提起聚会什么的词,对我来说却是一脸茫然。终于,在1989年“五一劳动节”,迎来了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我父母的努力下,当年他们一起插队的同队战友,同学聚首了。虽然这次聚会,参与者人数不多,根本无法和后来的大聚会相比,更没法和如今如此大规模的知青聚会相提并论,但却是一种开始,一个起点。

在那天,对父母和这些知青同学来说是一次重逢之喜。而在我看来就仅仅是一次可以外出吃大餐,可以和其他知青子女的同龄人共同玩耍的好日子而已。也是在那天,我才知道,知青子女中唯有我出生在黑河,然后,我忽然明白了出生在黑河的真正意义。也就是说,这意味着爸爸妈妈这些知青们所谓的第二故乡——黑河,其实就是我的第一故乡——我的出生地。

虽然据妈妈所说,我在那片土地只待了四个月,非要把胎中也算入的话,也就不过是14个月而已,而且还在出生后全程喝母乳,并没直接的在那片土地上真正生活过,从某种意义上说,都可以忽略不计。然而不知怎么,自从明白过来后,我就对黑河有了一种挥之不去的亲近感,这种亲近感并不是对父母们的知青生活的某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只是开始将北大荒看成是久不能谋面的亲人,某处久居后远行后的思念。为了满足自己小小的心愿,我开始不断缠着妈妈说那过去的故事,以解思乡之情。但我又很害羞,害怕被妈妈知道我真实的想法,结果就变成了,每次都让妈妈从他们下乡一直讲到如今,反反复复,一回又一回的说着,让我听着神往。不知不觉间,我有了另一种感觉,仿佛时光回溯,我追随着妈妈的故事里的内容,回到了那个年代,成为了那个即将离家远行的年轻的“妈妈”。

我正在收拾着行李,急切的期待着远行,却惘然不知自己母亲的悲伤。火车轰鸣着,带着我远行,我开始憧憬未来,挥手告别父母和亲人,告别上海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忽然,康康外甥一声大嚎,将我不知不觉间带入了悲伤境地,我开始流泪。跟着故事走,一遍又一遍,我看到了辽阔的黑土地,看到了雪白的白桦树……

回黑河再看看的梦在我11岁那年被圆了一次,那年暑假,我跟随父母二次踏上黑土地。第一次是出生时,我并没有那时的记忆。而这一次是我11岁时,我怀着憧憬和激动的心情,踏上这片土地,满心的以为可以看到多少梦寐以求的景象,又或者……,结果却遭到了当头一棒,我因水土不服而满身发着疹子,还伴有低烧,并且看啥吃的都想吐,胃口极差。这也就导致了短短的几天旅程,对我来说就是一场前所未有的重大灾难,而且是如此的漫长难耐,每天都缺乏初时的激动之情,本来活泼的我变得慵懒,不再对任何人事关心,仅仅唯有天天期待着快些回家。整个旅程都觉得自己是个大麻烦,仅仅是被父母硬拽着来往于他们的朋友间,故土间,不情愿也得面对,说不出的苦。最后终于结束了全程的回访,该回家了。一路随着往南行驶的火车带走了低烧和疹子,以及那整天不适的胃后,我再次活跃起来,恢复了初时的激动与快乐。虽然这次旅行并不如预期的顺利,但给了我一个非常深刻的黑土地的印象,那里的人们是如此的热忱,亲和。那里的食物是如此的——多,都拿盆装的。而且物产丰富,以前总以为上海是鱼米之乡,大都会,有吃不完的食物品种,去了黑河才知道,我是井底之蛙。拔丝土豆,酸菜粉条,地三鲜……,一道道说不完的菜色,让那时病中的我都谗言欲滴,回来后,更是朝思暮想。因此每天窜唆着妈妈做着各类东北菜,包括包饺子。

1989年这次的圆梦行之后,促使我主动去参加父母那代知青们的各式聚会和活动,然后在这种互动中我更是思绪涌动。这也促使我对妈妈那代人有了更多的了解,那所谓的知青故事,我知道的更多了。那并不完全是参与和互动的结果,更多的是“道听途说”的结果。很多当年的事,大家互相间的倾诉,对我来说都是一个个故事,经验之谈,让我从中了解了很多,当年的欢喜与悲苦,让人感慨良多。

时隔多年,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在母亲的带领下,参加了1999年的大批知青回黑河再看看活动,纪念爱辉上海知青插队30周年。这次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吃到了东北菜,最重要的是没水土不服,精神抖擞的参观了很多地方,跟十年前比,我对黑河有了更多的认知和感受。

回来后,在2001年,妈妈他们办起了一份名为《爱辉县知青联谊会通讯》的类似杂志的东西,里面有很多知青们自己撰稿的文章,在出到第四期时,妈妈请我来帮忙,做编辑。编辑中,我发现缺了一篇起头的诗,通过参考其他出版社的杂志编辑方式后,我自作主张的为那本杂志写了我的第一首处女作诗歌《流金岁月》,一篇用来庆祝知青30周年的小作品。却不知如何,让我妈妈看后觉得很感动,她说这首诗歌,写出了他们知青的心声。出于个人原因,我用了丹妮的笔名作为我的笔名。知青50周年,我用自己的感受和思念再次写下《我们的歌》,送给当年的父辈们。

然后,我最近看到了我母亲传递给我的,他们这些知青在黑河表演的情景剧《那份不了情》的录影。整个表演真是精彩纷呈,最重要的是,感人至极。记得春晚有个小品,说的是乘警大年夜要值班无法回家过年,我看哭了,很暖人。与此相比,知青们的演出,没有华丽的演员阵容,有的是知青们自己,他们努力的付出,演绎着每一个节目。他们如今早已不复当年勇,没有了青春,但却不缺乏活力。仔细看,他们个个满脸刻满了岁月的痕迹,但看看整个舞台,你看到的是活力,是热情的演绎,从舞蹈到剧情,满满地讲述着当年到如今的点点滴滴,让本不怎么了解历史,特别是知青那段历史的人,也开始感慨万千。更让我激动的是,我在里面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位曾经在身边抚摸过我的脑袋,朝我微笑的李承琳叔叔,也在其中,和大家一起努力的演绎着自己的角色。

如今携子共赏,更让我有无限感慨,在不断和他们解释着外婆当年的种种的同时,让我有种在看着当年缠着父母讲述当年事的小小的我站那的错觉,我努力地尽可能多地告诉儿子外公外婆们的当年事,希望这种感动能够传承下去,希望未来无论何时,人们仍能记起有那么一短时期,有那么一批人,他们响应祖国的号召,远离家乡,奔赴北疆,在那里付出自己的青春,付出自己的汗水,甚至有些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为祖国建设而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微薄的力量。多年后,他们又在祖国的政策下,回到生养自己的家乡,继续为建设祖国而努力,并传承着这份执著。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