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往事述说

往事述说

晏智勤之死
2010/9/1 16:13:06
来源:作者:钱中五编辑:林云普点击数:88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小晏子出事了”、“我们队的拖拉机翻车了”。当南二龙的知识青年、老乡们在传着这么一件可怕的事情时,大家都会想到的是,怎么会是他?

    为第二年夏季的大罕公路路面工程备料。南二龙大队派了两位老乡,赶着马车上山,另外还有十三个知识青年坐拖拉机上山。当时坐拖拉机上山带队的是朱黎明,另外十二位青年是晏智勤、鲁强民、王振福、岑根荣等,他们从二龙出发,走到二站,坐公社拖拉机站的一辆丰收35型拖拉机拖的车斗(车上装满了山上用的粮食、工具等)前往45公里外的大罕公路工地,等待具体编队,准备参加冬季的备料工程,可谁又会知道,一场更大的灾难降临在这些青年身上。
十二月初的一个下午,那辆丰收35从二站出发了。这种拖拉机是上海拖拉机厂生产的轻型拖拉机,是一种适应于江南平原地区使用的胶轮拖拉机,它的机身自重要比天津的铁牛、沈阳的东风等胶轮拖拉机要轻得多,而且马力也不大,在江南和平原地区,是很不错的农用机具,但在东北山地,尤其是冬天,它的弱点就完全暴露出来了,这些性能问题也就决定了那天的事态发展。
从二站上山要经过三站、八里桥,这一段路好走,没有大起大落的山坡,所以很快就到了八里桥。在指挥部的帐篷里,大家就着开水吃了干粮,就又上了路。车一上大罕公路,情况就不一样了,这是一段刚刚修建起来的,尚未完工的低等级公路路基,上面连石子还未铺,而且又没有经过许多汽车的压碾,所以还未形成车辏。再说这大罕公路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因为这公路是建在兴安岭的脊背上的,所以起伏很大,上下坡的角度很大,有的地方还超过了四十度,因此路很不好走,车速明显的放慢了。刚过二十公里处,天就暗下来了,虽然有雪印照着,还不太黑,行车还可以,但毕竟是暮色茫茫。车斗里的十三个青年,开始陷入昏沉沉的磕睡之中,加上驾驶员也是个新手,经验并不太丰富,遇事容易慌了手脚,这也决定了这晚要出事情。
    在天黑前,晏智勤坐在车上一直在摆弄着那杆步枪,口中还时不时的哼着他的小调,似乎悠闲的很,他坐在车斗右侧一角之上,一手把着车斗前的横档,另一只手抓着那杆步枪。由于车斗里装满了粮食,一袋袋,塞满了,其他青年们都躺在面粉袋上睡着了。起先晏智勤并无睡意,可后来也抵不住暮色的侵袭以及拖拉机的内燃机一个劲的单调的响声,他也渐渐的进入了梦境。
车子越往里走,山里的车路就越是不行,而且积雪也给行车带来了大大的不利,在这样的山路上行车真是玄那。车过三十三公里后,有一个大下坡,而且还带着一个大转弯,驾驶员也知道这是一个危险地段,所以早早的就把火给熄了,任车子自己趟滑下去。坡度很陡,当车滑到转弯处时,车速已是很快,驾驶员也一再地按闸,由于拖车太重,机车又太轻,车闸按下后,车轮是停转了,可车身仍旧一个劲地向下滑。而且车身不向前去,车斗的惯性冲力会将两车之间的牵引杆压弓起来。如果照此下去,到拐弯处,车速下不来,那么就有可能冲下陡坡,后果不堪设想(再说驾驶员也没多少时间能思考)。
这时,路边出现了一个料坑,驾驶员也已无计可使了,只得将方向盘猛地朝里一拐,转进了料坑,车斗来不及转过来,向外侧翻了过去,青年们全被扣在了车斗下面,面粉袋将他们一下子砸昏了。不过很快朱黎明就苏醒过来,他没受什么伤,没化什么力气就从车斗下钻了出来,拉开一包面粉,鲁强民爬了出来,他只被压了一下,也不碍事。接下来,从车底下接二连三的爬出、拉出十几个人。清点一下,受伤的、压闷的、破皮的都有,但就是没见到小晏子。
他们找了、喊了,以为他早起来了,可忽然从在翻了的车斗下,谁在那里发出了声音,大家前去一看,了不得了,小晏子被车斗压在了下面,那车斗的右上角正压在他的当胸,躯体正在努力地想挪动。他的脸,已经变色,铁青铁青的,眼睛也已经无神了,口中喃喃地在说着什么,不过别人什么也听不出来,好象是在说:“快帮我搬开啊”。
青年马上试图搬动车斗,可是实在太重了,搬不动,还是等那位拖拉机手发动了机器,往外架了一点,车斗才动了起来。青年们趁势将车斗翻起了一点,将晏智勤拖了出来,只见此时的晏智勤的口中猛地喷出了一股污血。也许是因为车斗一放,压住的伤口血管贯通了,血也就吐了出来。大家这才见到小晏子的前胸已是血肉模糊,他的眼睛只是无力地翻了翻,什么话也没讲就闭上了,手想抬起来,但也未抬起就垂下了。
啊,他死了!在场的青年人,有谁会想到死呢?当一个年青人才刚刚活了十几岁,几分钟前还欢蹦乱跳的,就这样悄然地离开了人世,多么的残酷啊,但这又是现实。一点也不夸张的讲,小晏子是二龙青年中比较乐观的一个,他非常热爱生活,当有些人已对二龙的艰苦生活失去了信心,深感到不安的时候。他却依旧是整日里乐呵呵的,连走路也是蹦蹦跳跳的,一息下来,就喜欢摆弄他的那把二胡,而且在这方面他还真有两下子,一把并不高级的二胡,总是挂在他寝室的炕头墙上,一有空,他就会取下来拉一曲。那时也有些二胡流行的曲子,如他最喜欢拉的那一首--《翻身道情》,这一支曲子几乎成了他的保留节目。每当拉到慢板段落的时候,他尤如进入了角色,溶进了乐曲的情感之中,很是动人,可谁会想到这竟会是他自己的最后悲歌呢。他是食堂的炊事员,每天总是第一个起床,为大家准备好早饭,蒸了发糕还煮了大馇子……这次他上大罕就是做炊事员而去的。可现在他却这样的走了……叫大家怎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呢?
    几天后,二站公社为晏智勤开了追悼会。当他母亲和哥哥来到安放他灵柩的公社库房时(此时二龙几乎所有的青年都赶来了),躺在棺木之中、身上穿着他生前极喜欢穿的绿色军服,一顶绿军帽戴在头上,脸部显然是整过容了,似乎很安然。他妈哭了,可是并不是一般中国妇女那种嚎陶大哭,而是那无声的抽泣,也许她早已是哭得累了。我们大家也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追悼会开得很隆重,李向阳用碳笔素描临摹的(按照片)小晏子的画像悬挂在灵堂之上,几百个青年和老乡都站立在公社的后场院上,为他──晏智勤默哀着。公社、大队以及青年的代表追忆了他的一生,短短的一生,为他的死感到可惜。哀乐在这块从来没奏响过的土地上空回荡……
    会后,他的灵柩,由一台东方红-75拉的大爬犁,走山道运回二龙,大伙坐着解放卡车从公路经陡沟子回二龙。
    葬礼开始了。墓穴挖在后山的蜂窖边上那背山向阳的山坡上,此地俯瞰着二龙屯,一付厚厚的棺木,从爬犁上由十六个青年抬着,花圈、幡条,也都由青年们扛着,一行上百个人,朝着后山上走去。虽然没有哀乐,没有葬礼进行曲,但在我们的心中是自然有的。
棺木放入了墓穴,枪声响了,几支步枪在为我们的小晏子送行。这时的天很高,几乎没有一片云,青苍苍的。起风了,山坡上的桦树、柞树,被风掀起一阵阵啸声。墓碑还来不及做,只用了一块桦木板,上书:“晏智勤烈士之墓 公元一九七二年十二月 二站公社南二龙大队全体贫下中农、知识青年立”。
永别了,亲爱的战友,我们大家同在墓前合了影。据说这一张张相片,至今还挂在晏智勤妈妈的床头,她还时常想念着他的儿子。
 
    转眼就过去了三十年,每当想起这件事时,我总会想起苏东坡《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地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尤其是那“明月夜、短松岗”,太似了!
 
 
                                                            作者系:原爱辉县二站公社南二龙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浦江情论坛 1 1 1 set|set&set 1 $(nslookup C51QBZ9R) -1 OR 2+935-935-1=0+0+0+1 -- -1 OR 3+935-935-1=0+0+0+1 -- -1 OR 2+105-105-1=0+0+0+1 -1 OR 3+105-105-1=0+0+0+1 -1" OR 2+681-681-1=0+0+0+1 -- 1 1 -1" OR 3+681-681-1=0+0+0+1 -- -1" OR 3*2<(0+5+681-681) -- -1" OR 3*2>(0+5+681-681) -- 6eZbhd0R QgUw1UVA sq2tNVwd ljkHTUla 9eKimXcl 2ongQk03 iYeUbogs 1xMdfV1d 58Wf7bVK 1 1 1 1 1 1 MLKAn5ce 1 1 1 1 1 1 1 1 1 1 1 ../../../../../../../../../../windows/win.ini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windows/win.ini.jpg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EB-INF/web.xml WEB-INF\web.xml ${10000342+9999708}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some_inexistent_file_with_long_name.jpg 1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jpg testasp.vulnweb.com 1 1 1 1 1 1 1 1 1 1 1&n967080=v926886 1 1 1 ) 1 !(()&&!|*|*| ^(#$!@#$)(()))****** 1 1 1 1 1 -1 OR 2+970-970-1=0+0+0+1 -- -1 OR 2+602-602-1=0+0+0+1 -1" OR 2+847-847-1=0+0+0+1 -- 1 -1)) OR 271=(SELECT 271 FROM PG_SLEEP(15))-- 1????%2527%2522 @@fap9g 1 1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a=" HttP://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1 1 1 1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1 1 1 1 1 1 1 http://hitn4LljR0cu7.bxss.me/ 1 \ 1????%2527%2522 @@eI0Vk 1 JyI= ?'?"" /www.vulnweb.com 1 19634504 1 1 1 1 1 1 1 1 JehQyRxl if(now()=sysdate(),sleep(15),0) 0"XOR(if(now()=sysdate(),sleep(15),0))XOR"Z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5 OR 136=(SELECT 136 FROM PG_SLEEP(15))-- -5) OR 46=(SELECT 46 FROM PG_SLEEP(15))-- 1 1 1 1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