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往事述说

往事述说

大罕公路往事
2010/9/19 12:04:43
来源:作者:林兰新编辑:林云普点击数:178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那是1970年的5月。

 

我们下乡后的第一个春天。寒冷的冬天过去了,厚厚的冰雪逐渐融化开来,与其他大队一样我们大队也派出了一支队伍进驻小兴安岭,参加修筑小兴安岭至罕达气的公路。我和同队的几位上海知青有幸被选中参加筑路,当时,心里还真有一种自豪感。

 

一个难以忘却的夜晚

 

马车把我们送到山脚下的大岭,没有进山的路,大家循着先遣队留下的路标开始徒步进山。到目的地应该只有半天的行程,可是山路真是难走,一会儿平地,一会儿沼泽,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走了整整一下午,结果发现一直在山上打转,当走到一块沼泽地后,就再也没方向了。

 

天渐渐黑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黑夜的山里真静,没了鸟儿的鸣叫,也没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为了驱赶内心的恐惧,大家想以嘹亮的歌声来为自己壮胆鼓劲,可大家夜黑迷路底气不足,歌声越唱越轻……

 

山里的五月,白天太阳照着还挺暖和,可到了晚上却寒气逼人。走了一下午,午饭后再也没吃过东西,大家饥肠辘辘。四周没有一片干土,站在没脚髁的水中,饥饿寒冷无情地向我们袭来,我们几个女孩子手拉着手,站在原地不敢移动半步。

 

密林深处,时而传来狼的嚎叫,时而传来“黑瞎子”的低吼……莫名的恐惧,我们忍不住哭了,但又不敢哭出声,生怕引来野兽。我们几个紧紧地搂在一起,互相用身体温暖着,心里默默祈祷:天,快些亮起来吧!

 

那一夜特别长,对我们这些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来讲,这个夜晚终身难忘的。

 

一段难以忘却的生活

 

我们的住所建在一座小山坡上,那屋子就象童话故事里描述的一样。一幢小木屋,屋子的框架和房顶是用圆木搭的,四周的墙是用树枝、树干编的。一头是男宿舍,一头是女宿舍,男女宿舍之间的“隔墙”是一帘草席。

 

我们的睡床是用一段段圆木拼就的,乍看象湖中的波浪连绵起伏,睡在上面像睡在按摩椅上。我们的屋子没有门,只是门口朝着山坡下,据说是为了照顾女知青解手方便。

 

屋子里面对面的二排通铺,中间放着的是一个大铁桶改制的取暖炉。深山老林特别潮湿,56月份冰雪融化后地上到处是水,在山上最初的日子里,我们走路一不小心鞋就湿了,常常是脚浸在湿鞋里,到了晚上大铁炉成了我们取暖烘鞋的好伙伴。

 

如果说生产队的伙食比在家里差,那山上的伙食比在生产队里还要差。在那段日子里,平时还能吃上一顿米饭、馒头、白菜汤等,但遇到雨天时,山下的粮食、蔬菜运不上来,这可把伙房的厨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我们吃过夹生饭、僵馒头、干炒面,有时为节省开支,一天只吃二顿饭。荤菜几乎没有,蔬菜吃得最多的是包心菜、土豆。这两种菜的特点一是不易烂存放的时间长,二是一菜可二用。包心菜的叶子放汤,菜根用盐或酱油淹制后可当咸菜吃,包心菜里外都是宝,是我们的主菜。

 

在山上,水是十分珍贵的,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来。不要说生活用水,就是想喝干净的开水都是很难的事情。我们每人每天能分到二杯水,用于洗脸刷牙,至于洗澡、洗衣服那简直是一种奢望。

 

在工地上干活,实在没水喝时候,塔头甸里的水便成了我们唯一的饮用水源。塔头上的草根受水的侵蚀腐烂落到水里在水面形成一层红锈,还有小虫在水中不停地蠕动着,但为了解渴我们什么也顾不上,每每用手在水面上来回拨二下,双手捧起水来就喝。

 

在密林中筑路的艰难,是外人难以想象的。这艰苦的生活,是我知青生涯中一段难以忘却经历,它使我从稚嫩走向成熟,同时也铸造了我坚强的意志。

 

修筑大罕公路全部是手工操作。先要用大锯把参天大树伐倒,再在树根部打炮眼放炸药将树根炸掉。这类活又重、又累、又危险,都由男同志干。女同志则是铲草皮、搬石头、挖边沟等。山上的草皮特别厚,草根粗而深,有的草根树根互相盘着,没有点力气和手臂力量是很难铲起来的。我们编成二人一组,一人用铁锹铲,一人用手卷,卷到搬不动时铲段再从头铲起……

 

经受着日晒雨淋,女孩子们白嫩的脸渐渐变成了古铜色。柔嫩的手上血泡叠着血泡,慢慢变成了坚硬的老茧。弓腰弯背劳作一天,到收工时真累得腿都抬不起,但为了不让别人觉得上海女知青娇气,我们互相鼓励着,始终坚持在筑路第一线。

 

夏季,我们要忍受的小咬的袭击,别看小咬小可它比蚊子厉害多了,常常把人咬的肿头胀脸。男同志可以抽烟驱赶小咬,我们女孩子没办法,只好咬着牙,任凭小咬往头发、衣服里钻。

 

山上还有一种小爬虫叫草爬子,这草爬子更凶,爬到人身上后将嘴刺入人的肉里,当人感到身上有疼痛感时,才发现草爬子已稳稳的趴在你身上吸着血,这时要用针费好大的劲才能把它挑出来,而被草爬子咬过的地方会留下一块块黑疤。

 

一段迷迷糊糊的下山路

 

上山不久,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得了皮肤病,开始我没有和任何人讲起,照样同大家一起出工干活。可病情发展得很快,很快就从一两个斑块蔓延到双腿。山上的医生给我进行了治疗但不见效果,我还是没在乎,仍坚持出工。一二个月过去了,由于缺乏及时有效的治疗,病灶从下肢发展到上肢,又蔓延到全身。皮肤病是让人很难受的一种病,白天奔波忙碌忘了难受,挺过去了,但到了晚上人一静下来,浑身奇痒难耐,有时使我整夜无法入睡。

 

也可能是山上的气候、水土关系,病情越发越厉害。大大小小的紫红色的斑块布满了全身,钻心的刺痒,浑身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肤。由于受到医疗卫生条件的限制,挠破的皮肤被感染,我终于被疾病袭倒了。身上淌着血水和脓水,血水脓水又与衣服沾在了一起,要想把衣服脱下来,就好象扒去一层皮,疼得钻心。由于高烧持续不退,知青们只得把昏迷中的我送下了山。

 

那时我们的思想还很封建,男女同学之间都不讲话,可危难之际同队的李荣一声不响的牵来一匹老马,拴了一挂花轱轳车,大家用棉被把烧得迷迷糊糊的我包起来,抬上了车。我不知道李荣是如何赶着马车,走了整整一夜山路,把我送到山下的。

 

昏昏沉沉中,我已经无法感觉山路的颠簸,夜的黑暗,也听不到密林中野兽的嚎叫。我只感到那天怎么这样舒服,不用出工,而且躺在会摆动的床上,盖着极松软的被褥,噢,我终于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了。

 

在山上走夜路,容易碰到野兽,为驱赶野兽,李荣带了一只脸盆,边赶马车边不时地敲打着。隔一段时间就停下车来,看看昏睡中的我是否还活着。当然,这一路上的情景都是后来别人告诉我的。

 

回到生产队,我很快就被送回了上海,经过半年的治疗,我终于康复了。再后来我又回到了生产队,我的筑路经历就这样无奈地结束了。病痛给我留下的遗憾是没能和战友们一起坚持到大罕公路的胜利完工。

 

参加建设大罕公路的那段日子离去已三十多年了,不管那段生活有多少艰难困苦、酸甜苦辣,但那段生活的情景常常在脑海中出现,那段路程是我这一辈子走过的一段难以忘却的经历。

 

 

 

作者系:原爱辉公社西三家子大队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浦江情论坛 1 1 1 set|set&set 1 $(nslookup C51QBZ9R) -1 OR 2+935-935-1=0+0+0+1 -- -1 OR 3+935-935-1=0+0+0+1 -- -1 OR 2+105-105-1=0+0+0+1 -1 OR 3+105-105-1=0+0+0+1 -1" OR 2+681-681-1=0+0+0+1 -- 1 1 -1" OR 3+681-681-1=0+0+0+1 -- -1" OR 3*2<(0+5+681-681) -- -1" OR 3*2>(0+5+681-681) -- 6eZbhd0R QgUw1UVA sq2tNVwd ljkHTUla 9eKimXcl 2ongQk03 iYeUbogs 1xMdfV1d 58Wf7bVK 1 1 1 1 1 1 MLKAn5ce 1 1 1 1 1 1 1 1 1 1 1 ../../../../../../../../../../windows/win.ini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windows/win.ini.jpg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EB-INF/web.xml WEB-INF\web.xml ${10000342+9999708}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some_inexistent_file_with_long_name.jpg 1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jpg testasp.vulnweb.com 1 1 1 1 1 1 1 1 1 1 1&n967080=v926886 1 1 1 ) 1 !(()&&!|*|*| ^(#$!@#$)(()))****** 1 1 1 1 1 -1 OR 2+970-970-1=0+0+0+1 -- -1 OR 2+602-602-1=0+0+0+1 -1" OR 2+847-847-1=0+0+0+1 -- 1 -1)) OR 271=(SELECT 271 FROM PG_SLEEP(15))-- 1????%2527%2522 @@fap9g 1 1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a=" HttP://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1 1 1 1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1 1 1 1 1 1 1 http://hitn4LljR0cu7.bxss.me/ 1 \ 1????%2527%2522 @@eI0Vk 1 JyI= ?'?"" /www.vulnweb.com 1 19634504 1 1 1 1 1 1 1 1 JehQyRxl if(now()=sysdate(),sleep(15),0) 0"XOR(if(now()=sysdate(),sleep(15),0))XOR"Z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5 OR 136=(SELECT 136 FROM PG_SLEEP(15))-- -5) OR 46=(SELECT 46 FROM PG_SLEEP(15))-- 1 1 1 1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