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我们瑷珲

我们瑷珲

《中国人最易误解的文史常识》章节摘录
2010/11/14 13:02:56
来源:解放日报作者:编辑:林云普点击数:137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本书介绍了人们日常交往中最易误解的人文、历史常识,包括词语辨析、典故溯源、民俗揭秘、人物考古、礼仪点评等六个方面。这些常识蕴含着文化内涵,我们应当正确、得体地运用。现摘录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丰碑"自古不是碑

  碑本来指的是没有文字的坚石或桩,其主要作用有三:一是立于宫庙前以观日影、辨时刻。《仪礼·聘礼》曾说:"上当碑南陈",郑玄的注释就是:"宫必有碑,所以识日影,引阴阳也"。二是竖于宫庙大门内拴牲口。三是古代用以引棺木入墓穴。最早的碑上有圆孔,施轳辘以绳被其上,引以入棺也,亦即下棺的工具(和现在工地上上楼板所用的叼板机的工作原理很相似)。古时往往用大木来引棺入墓,这大木的特定称呼就是"丰碑"。秦代以前的碑都是木制的,汉代以后才改用石头。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用丰碑来牵引自己的棺材。《周礼》有云:"公室视丰碑,三家视桓楹。"所谓"公室视丰碑",就是公室成员死后,要用以大木立于墓圹的四周,上设辘轳,用以下棺于圹。该规格本来为天子之制,后来诸侯也僭用之。即使到了春秋战国时代,对于丰碑的使用范围仍然有着严格的限制。季康子的母亲去世之后,公输般劝说季康子用丰碑来下棺,结果就遭到了别人的一番挖苦(事见《周礼·檀弓》)。

  显然,所谓的丰碑在当时的语境之下,就是一种特殊的葬礼规格。先是只有天子才可使用,后来发展到公室成员,再往后发展到诸侯亦可用。后人沿袭了此种习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普通百姓也学着用起了"丰碑",他们在自己亲人的坟前立起了石头。只是他们忘了原来的碑是下葬的工具,忘记了碑最原始的功能。

  所以,后来有人开始在光秃秃的石头上开始刻字记录父辈的功绩,这就是今天我们见到的墓碑。从某种意义上说,武则天的无字碑倒是歪打正着,有点符合古礼的要求。除此之外,其他人就显得有些东施效颦了。

  "劳燕"最惯是"分飞"

  第一次见到"劳燕"这个词是多年之前,那时,高考在即的我们是如此惴惴不安而又忧郁感伤。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每一个少年心里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情绪。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有一天,教室的黑板上突兀出现的"劳燕纷飞"四个字,一下子就深深打动了我。该毕业了,我们这群"辛劳的燕子"将被高考惊起,纷纷飞去,落下一地羽毛。

  后来我飞到了一所大学的中文系,当读到"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的诗句时,我才知道了自己从前的误读。

  原来,"劳燕"代指伯劳和燕子两种鸟类,"劳"是伯劳的简称,和"辛劳"无关。"劳"和"燕"分别朝不同的方向飞去,因此,它们的姿势是"分飞"而不是"纷飞"。

  伯劳俗称胡不拉,是食虫鸟类,大多栖息在丘陵开阔的林地,为我国较为常见的鸟类。因为较常见,所以也就被写进了诗里。和伯劳一起走进诗里的还有燕子。譬如王实甫的《西厢记》中就有这样的句子:"他曲未通,我意已通,分明伯劳飞燕各西东。"

  当伯劳遇见了燕子,二者就相互完成了身份的指认,共同构成了全新的意思,在传统诗歌的天空下,伯劳匆匆东去,燕子急急西飞,瞬息的相遇无法改变飞行的姿态,因此,相遇总是太晚,离别总是太疾。东飞的伯劳和西飞的燕子,合在一起构成了感伤的分离,成为了不再聚首的象征。

  因此,"分飞"是"劳燕"最常见的姿态,天空没有留下劳燕的影子,但"劳"和"燕"曾经飞过,曾经朝着不同的方向飞过。

  "五毒"原来是良药

  "五毒俱全",这是一个所有中国人都会用的词。一个人如果称得上"五毒俱全",那么此人就堪称"死有余辜"。但是,"五毒"到底是什么,却一直存在很大争议,堪称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吃、喝、嫖、赌、抽",有人认为是"坑、蒙、拐、骗、偷",有人认为是"蛇、蝎、蜈蚣、壁虎、蟾蜍"。而真正意义上的"五毒"却和这些没有任何关系。

  真正意义上的"五毒"是指五种主治外伤的五种药性猛烈之药。《周礼·天官》说:"凡疗伤,以五毒攻之。"这里的"五毒"就是石胆、丹砂、雄黄、礐石、慈石。在这五种药材中,石胆主金创、诸邪毒气,丹砂主身体五脏百病,雄黄主鼠瘘,慈石主周痹风湿。一般认为,所谓的"五毒"并不是每种药材都有剧毒,譬如丹砂、慈石并无太大毒性,但是五种药材通过加工之后合成,其药性就极其酷烈。具体的做法是:将这五种药材放置在坩埚之中,连续加热三天三夜,之后产生的粉末,即是五毒的成药。此药共涂抹患处,据说有相当的疗效。

  很显然,"五毒"之名虽然张牙舞爪,面目狰狞,但却有救人性命的效能。说是"五毒",却可以毒攻毒,最后却成了五味良药。

  "七月流火"非天热

  2005年7月,在一次欢迎仪式上,某大学校长致辞道:"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此言一出,一时间在网络上引起网友们纷纷议论。

  的确,公历7月正是炎炎夏日、骄阳似火的日子。这句"七月流火"猛一看上去确实像是在形容盛夏炽热的气温,再比作迎客的热情,也可以说是顺理成章。

  然而,致辞的校长恐怕没有想到,他的这句话让很多人的脸热得发烫。因为,此"七月"并非盛夏的七月,"流火"也不是在说似火的骄阳。

  那么,"七月流火"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七月流火"语出《诗经·国风·豳风》:"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诗中,七月并非公历七月,而是指农历。如果换算为公历,那就是相当于八九月份。"火"是指大火星,大火星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火星。火星是太阳系中的一颗行星,而大火星则是恒星。它是天蝎座里最亮的一颗星,中国古代称之为心宿二。它是一颗著名的红巨星,放出火红色的光亮。"流"指的是西沉,就是向西边落下。我们的祖先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观察到,每年的夏末秋初,这颗红色的巨星就会落向夜空的西边,也就是把这种天象变化当作天气将逐渐转凉的征兆。所以,"七月流火"不是指七月份的天气热得像流火,而是指天气日渐转凉。

  "衣冠禽兽"原是褒义

  "衣冠禽兽"一语来源于明代官员的服饰。据史料记载,明朝规定,文官官服绣禽,武官官服绘兽。品级不同,所绣的禽和兽也不同,具体的规定是:文官一品绣仙鹤,二品绣锦鸡,三品绣孔雀,四品绣云雁,五品绣白鹇,六品绣鹭鸶,七品绣鸳鸯,八品绣黄鹂,九品绣鹌鹑。

  武官一品、二品绘狮子,三品绘虎,四品绘豹,五品绘熊,六品、七品绘彪,八品绘犀牛,九品绘海马。文武官员一品至四品穿红袍,五品至七品穿青袍,八品和九品穿绿袍。所以,当时"衣冠禽兽"一语是赞语,颇有令人羡慕的味道。

  到了明朝中晚期,宦官专权,政治腐败。文官武将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声名狼藉,老百姓视其为匪盗瘟神,于是,"衣冠禽兽"一语开始有了贬义,老百姓对为非作歹、道德败坏的文武官员称其为"衣冠禽兽"。

  其贬义之称,最早见于明末陈汝元所著《金莲记》一书。清代以后,"衣冠禽兽"一语遂用做贬义,泛指外表衣帽整齐,行为却如禽兽的人,比喻其道德败坏。

  "莘莘学子"多少人

  高考前一天,有家电视台做了一则各单位为考生提供良好的考试环境的报道。报道的标题是:"各地纷纷为莘莘学子们参加高考提供便利。"其中,一名记者在报道结束时说:"祝愿莘莘(xinxin)学子都取得好成绩。"看完之后,不由得为考生发愁:若是高考卷子上出现了这个词,看节目的学生该如何是好?

  首先从读错"莘莘"来说,这个字的确有两个发音,然而,"莘莘学子"中的"莘"字应当读"shen(阴平)",而不是记者口中发出的"xin"。

  其次是"莘莘学子"一词的使用错误问题。有很多词语,人们大体上经常看到或者使用,但是没有完全理解,所以在实际使用中常常用错。"莘莘学子"四个字连在一起,像个成语,其实不是成语,而是个自由组合的词组。"莘莘"是个叠字形容词,表示"众多",在古汉语中用途比较宽泛。"莘莘"出自《国语·晋语四》:"周诗曰:莘莘征夫,每怀靡及。"《现代汉语词典》、《汉语大词典》等辞书均释其为"众多"之意,这样,"莘莘学子"应是"众多的学子"。

  如同上面提到的那个错误标题一样,下面的例句也是因为不太理解"莘莘"之意而出了错,在"莘莘学子"前加了"一大批"、"许许多多",或者是在"莘莘学子"后面加上了个"们"字,造成了词意重复的错误。例如: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许许多多来自中国的莘莘学子共同为祖国祈祷;一大批莘莘学子走出校门,成为祖国的建设者;莘莘学子们站在主席台下,聆听校长的讲话。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错误用法需要注意,那就是在"莘莘学子"前加上"一位"、"每一个"。因为"学子"和"莘莘"连用,意思就是"众多的学生"了。再用这些限定,就犯了逻辑上的错误。例如:作为一名莘莘学子,我一定要好好学习。每一位莘莘学子都应当为中华崛起而读书。这些用法都是错误的。

  乱说"哇塞"伤风雅

  "哇塞,你今天打扮得真漂亮","哇塞,姚明又扣篮了","哇塞,今天可真热啊"……这些经常挂在年轻人嘴边的话,说者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听者还是感到很刺耳。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个词的来历,估计会感到羞愧的。

  "哇塞"原是闽南方言,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在台湾地区流行开了。最早传入大陆应该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首先流行于开放的沿海地区。其中,"哇"就是第一人称代词"我",而"塞"则是一个表示性行为的动词,是很不文雅的词。这样一个主谓词组,它的宾语省略了,但是意思还是很明确的。

  这样一句很难听的话本来是不应当流行开来的,但是现在却成为人们的口头禅。先是在台湾的影视传媒上出现,后来大陆的一些影视明星又刻意模仿,现在连省级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嘴里也经常说,甚至连幼儿园的小朋友也跟着学了起来。

  造成这个不文明的口语传播开来的原因在于,一些影视传媒机构的不负责任,一些影视明星的刻意模仿和一些年轻人的盲目跟风。他们根本不知道"哇塞"是什么意思,只是主观地认为"塞"是一个叹词,跟"哇呀"、"哦哟"、"呜呼"差不多,仅仅是表示惊叹而已。所以,不管男的女的,也不论老的少的,赶时髦般地抢着用,开口闭口就是一个"哇塞"。

  还有一些人,看到别人不说这个词,就嘲笑人家"土得掉渣儿"、"跟不上时代的潮流",实在是不应该。更让人觉得不好意思的是,一些女孩子在大街上打招呼也会大呼小叫地用"哇塞",真让人觉得难为情。

  "呆若木鸡"是境界

  要是形容一个人有些呆头呆脑、痴傻发愣的样子,人们往往会用"呆若木鸡"这个贬义词。然而,"呆若木鸡"最初的含义和现在的用法没有丝毫关系,反倒是一个褒义词。

  "呆若木鸡"出自《庄子·达生篇》,原本是个寓言。故事讲的是:因为周宣王爱好斗鸡,一个叫纪渻子的人,就专门为周宣王训练斗鸡。过了十天,周宣王问纪渻子是否训练好了,纪渻子回答说还没有,这只鸡表面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其实没有什么底气。又过了十天,周宣王再次询问,纪渻子说还不行,因为它一看到别的鸡的影子,马上就紧张起来,说明还有好斗的心理。

  又过了10天,周宣王忍耐不住,再次去问,但还是不行,因为纪渻子认为这只鸡还有些目光炯炯,气势未消。这样又过10天,纪渻子终于说差不多了,它已经有些呆头呆脑、不动声色,看上去就像木头鸡一样,说明它已经进入完美的精神境界了。宣王就把这只鸡放进斗鸡场。别的鸡一看到这只"呆若木鸡"的斗鸡,掉头就逃。

  "呆若木鸡"不是真呆,只是看着呆,实际上却有很强的战斗力,貌似木头的斗鸡根本不必出击,就令其它的斗鸡望风而逃。可见,斗鸡的最高境界是"呆若木鸡"。

  庄子这则寓言很有趣,同时也表达了深刻的哲理,让人不由得想到古人所说的"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勇若怯"。在庄子看来,真正有大智慧的人表现出来的也许是愚钝,真正有高超的技巧的人看起来却有些笨拙,真正勇敢的人往往被别人误解为胆怯。但是,如果真正处于非常境况时,这些人往往能够表现出非同寻常的能力。庄子通过这则寓言,也许是在阐明"相反的两极在某种高度便相互接近转化"的道理,这正是道家思想所特有的辩证思维。

  "跳槽"本是青楼语

  你"跳槽"了吗?在眼下,这是一句很平常、很普通的话。其意思也很明白,那就是,你炒没炒老板的"鱿鱼"?你是不是还在原来的地方工作?但在明清时代,这句问话却含有狎邪之意,相当不雅。

  随便翻翻明清的小说或者笔记,"跳槽"一词不时可映入眼帘。徐珂的《清稗类钞》对"跳槽"给出了非常确定的解释:"原指妓女而言,谓其琵琶别抱也,譬以马之就饮食,移就别槽耳。后则以言狎客,谓其去此适彼。"意思说得很明白,最早这个词是说妓女的。一个妓女和一个嫖客缠绵了一段之后,又发现了更有钱的主,于是丢弃旧爱,另就新欢,如同马从一个槽换到了另外一个槽吃草,因此,这种另攀高枝的做法被形象地称为"跳槽"。后来这个词也被用到了嫖客身上。一个嫖客对一个妓女厌倦了,又另外找了一个,这种行为也可称为"跳槽"。是啊,同样一个词,妓女用得,为什么嫖客用不得?与此相佐证,明代冯梦龙编的民歌集《挂枝儿》里就有一首名叫《跳槽》的歌,歌中的青楼女子哀婉地唱道:"你风流,我俊雅,和你同年少,两情深,罚下愿,再不去跳槽。"妓女与嫖客互诉衷肠,最终达成的协议就是"再不去跳槽"。至此,"跳槽"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专指风月场中男女另寻新欢的行为。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跳槽"这个充满狎邪意味的词被大家拿来当成变换工作的代语。也许是因为人们已经忘了这个词本来的用法,只是根据这种形象而又通俗的比喻,把它当作了更换工作的大众通行语。尽管如此,我们知道这个词的来历也不是一件坏事。

  (《中国人最易误解的文史常识》郭灿金张召鹏著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