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往事述说

往事述说

别了,大罕公路
2010/8/8 1:52:02
来源:作者:傅今文编辑:林云普点击数:78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明天就要离开我们在兴安岭脊背上开的这条战备公路了,今天下午早早地收了工,大家忙着整理自己的行装。吃了最后一顿晚餐,有的坐在大树底下交谈、玩耍,有的倚在木屋门口吹着口琴,有的在木屋里烤着火。时间一点点过去,深夜了,大家都不想睡觉,因为行李已打好叫拖拉机运,所以都不想把行李再打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大家都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和衣躺在炕上,静等天明下山。

终于要走了,除了留下几个人看管营房及物资,全体人员都要离开这里下山。突然,我们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望着这熟悉的山岭及我们亲手建造的木屋、搭起的帐篷,心底里一种感情油然而升,脚步放慢了,思维加快了。终于,有人掩面而泣……
紧张的修筑公路的任务马上开始了:测量、拉线、挖草皮、挖防水沟。刚组建的爆破组在埋雷管炸药,轰隆隆地炸响。在我们眼里,这是何等伟大的战斗啊!我们这些娇嫩的幼苗,在干着成人才能干的事,我们正在实践革命的理想!
我们每天接任务修路,几个月后,一条初见雏形的公路展现在我们眼前。我们每修完一段路就得转移到新的地块去干活,在那段时间,我们无法与外界联系,唯一的联系方法就是等东方红拖拉机上来。每当我们突然听到丛林中传来“突突”的声音,就知道是拖拉机来了,大家欢呼着,把军帽扔向天空,扔下铁锹、镐头,奔着声音的方向去,常常跑出几公里远去迎接。看到驾驶员兴奋的脸庞,拖拉机后拖着的爬犁装满着物资,我们跟着飞驰的拖拉机一起跑回营地。呵,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
在生活方面,男孩子的头发长长了,像个山里的野人(我们常这样戏称)。没有理发工具,时间一长,这倒成了问题,总要解决呀!我就从女孩那里借来缝针线用的剪子、木梳子,到食堂里借把磨快的菜刀,拽着长头发削,然后用剪刀修,居然剃得有模有样。剃了几个后,我一下出了名,以后就这样为大家服务了。
在山里想洗个热水澡是很困难的,我们就到驻地旁的生命之水—小溪里去洗澡。啊,那真是痛快极了,用冰冷的溪水揉搓着小小的身体,在城里何曾有过?后来经常去洗,苦惯了,也就习惯了。在小溪旁总有美丽的蝴蝶在翩翩飞舞,它们常停留在我们的头上,肩背上;山野里布满野花,五彩缤纷,散发着迷人的清香;坡上林子里布谷鸟悦耳的叫声,“布谷,布谷”,回响在山谷里;山谷里刮着清冷的新鲜的空气。这一切多美好啊。
我们排有个小卖部,里面卖一些白酒、饼干、红烧肉罐头、鸡肉罐头及一些信纸、信封、邮票,生意不怎么好。为什么呢?我们的战士吃大锅饭是一样的饭菜,很少有人为了改善伙食去买罐头来吃,搞特殊是很难为情的,虽然是用自己的钱。
快五个月时,我们的工程也接近尾声。看着那条金黄色的崭新的大道被我们从森林中披荆斩棘开辟出来,我们在心里欢呼万岁。
回家的时候,心情总是愉快的,可是我们怎么也愉快不起来!
穿过从营房到工地间经常踏过的小径,我们走在了心爱的大罕公路。我们用来走路的鞋已经满是破洞,脚丫子露在外面,我们将用它走一天走到山下的八里桥。好在我们不用再经过塔头甸子和无路的树林,我们将顺着这条我们亲手造好的金色大道直达我们的目的地。
可我们谁也难以忘记那上山的艰难一刻……
我们是穿着簇新的军大衣、棉帽子、棉胶鞋,坐着“嘎斯”①车到达小兴安岭山脚下的。16岁的花季,什么都不懂,从生产队出来,到达大罕战备公路指挥部驻地八里桥时,天色已晚,大家挤在一个炕上,有说有笑,全然不知道前面的路程有多艰巨,将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只是对一切都感到新奇。
第二天一早,连长把大家叫醒,大家在屋外洗漱后等待出发的命令。因是5月初,天气有点寒冷。屋外广场上集中着来自县里的各路人马,数数约有百来个人,有点乱。带队干部简单讲了些注意事项后,大队人马出发了,浩浩荡荡,队伍拉得老长。大家穿着一样的军绿色,就像部队行进在山道上,颇为壮观。为首一面红旗指引着我们,大家心里都很激动,一股豪气从心中升起,啊!我们将去迎接新的使命。
刚开始往山里走,觉得路还平坦,走在沾满露水的青草地上觉得还不错,大家嘻嘻哈哈,讲着笑话,偶尔有几个人走出队伍到坡边摘几只野果和一些叫不上名的好看的花。随后就开始翻山越岭,穿行在茂密的森林里。那里没有路,全靠走在前面的人看着指南针往前走。我们的目标是35公里处的作业地营房。走着走着,身边不时有小动物的叫声,头顶有几只鸟“扑喇喇”地飞过。走的时间久了,大家都感觉到有点累,拿出水壶喝水,吃着随身带来的烧饼,后来连话都懒得讲了,整个前行的队伍连一点声音都没了。
走了几个小时了,还要走多远啊!大家突然都有快点到营地的渴望,想早点到那里洗个澡,吃上一顿热饭菜,然后到屋子里休息。
前行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遇到了塔头地,一个个塔头像树墩子立在碧绿的水里,我们必须踏着塔头往前走。这一片地望不到头,好像一直延伸到山那边。尽管大家小心翼翼地走着,但还是有个人不小心一脚踩进水里,直到裤腿根。我们赶紧把他拉上来,他身上全湿透了,浑身哆嗦。随后接二连三不断有人踏空滑入水中,那水寒冷刺骨,真受不了。后来连拉人家都拉不动了,以后掉下去的人都自己硬撑着爬起来,不再大惊小呼。
我们都在行走中学会了坚强,大家在泥水中滚爬,在坚忍中前行,没有人因磨难而掉泪,没有人因困苦而有怨言。不知不觉中走了一天,掉队的战友也被找回来了。快黄昏时,前面有人欢呼“我们到营地了!”大家都很兴奋也不知哪来的气力,一股脑蜂拥向前,来到一片旁边有溪水的草地上,许多人就势躺在潮湿的草地上,再也不想起来。
在吵吵嚷嚷中,人群簇拥在一起,互相打听,营房在哪里?怎么不见炊烟?最后大家终于失望了,因为带队干部对大家说:“同志们,一切要靠我们自己创造。”
大家也没多想,趁着黄昏前的一点光亮,分头去砍树木。炊事班的老头架起了锅,从小溪里舀来水,烧起火,熬了一大锅粥。他取出备好的烧饼,说这就是晚饭了。那一晚的饭,大家吃得很香。很快大帐篷就支起来了,这就是我们的家。那一晚,大家睡得很香甜。而我们的带队干部和连长彻夜未眠,在煤油灯的陪伴下,他们在帐篷外巡视,呵护着我们这群16岁的花朵。
再见了,大罕公路!此刻下山的我们每个人的军装、军裤都破了,由于缺少针线,没有缝补,布片随便在破烂处搭拉着,棉衣也露出了污黑的棉花,还有受了臂伤的战士吊着绷带。大家面色凝重,深沉,排着整齐的队伍往山下走去,显得格外悲壮。
排头没有上山时的红旗招展,队伍中也没有来时的歌声。就是这支一无所有的队伍,他们曾用他们的肉身和灵魂,在山野里搏击,创造了筑路史上的奇迹,但在他们的脸上却显得很平淡。队伍缓缓向前走着,偶尔有人说些动情的话,就会催人泪下。
刘来根和我走在最后,他回过头去大喊了一声“五连四排再见了,再见了!再见了大罕公路!”在山野的回声中,他将披在身上的军大衣扯下,轻轻的放在了公路的黄土上,他说:“留作纪念吧!”一下子我们大家都热泪盈眶,路边的白桦树也睁着大眼睛,好像也流出了眼泪。
有人走出队伍到路边摘几朵金黄色的野花,插在自己破军装的上衣口袋上。阳光透过密林的缝隙,照耀在胸口一颤一颤的野花上,就像闪亮的勋章。呵!我们多像一支经过苦战,终于从火线上凯旋而归的队伍!
                                      
 
作者系 原爱辉公社爱辉一队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0/9/11 14:21:06 评论:我们四月七日刚到生产队,炕还没睡热,四月底就去修大罕公路,期间的苦和累,无法形容,难以想象,到了九月下旬,道路基本完工,准备下山回队,当时的心情和文章中所描述的一样,这段日子在今生中永远难忘。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浦江情论坛 1 1 1 set|set&set 1 $(nslookup C51QBZ9R) -1 OR 2+935-935-1=0+0+0+1 -- -1 OR 3+935-935-1=0+0+0+1 -- -1 OR 2+105-105-1=0+0+0+1 -1 OR 3+105-105-1=0+0+0+1 -1" OR 2+681-681-1=0+0+0+1 -- 1 1 -1" OR 3+681-681-1=0+0+0+1 -- -1" OR 3*2<(0+5+681-681) -- -1" OR 3*2>(0+5+681-681) -- 6eZbhd0R QgUw1UVA sq2tNVwd ljkHTUla 9eKimXcl 2ongQk03 iYeUbogs 1xMdfV1d 58Wf7bVK 1 1 1 1 1 1 MLKAn5ce 1 1 1 1 1 1 1 1 1 1 1 ../../../../../../../../../../windows/win.ini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windows/win.ini.jpg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EB-INF/web.xml WEB-INF\web.xml ${10000342+9999708}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some_inexistent_file_with_long_name.jpg 1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jpg testasp.vulnweb.com 1 1 1 1 1 1 1 1 1 1 1&n967080=v926886 1 1 1 ) 1 !(()&&!|*|*| ^(#$!@#$)(()))****** 1 1 1 1 1 -1 OR 2+970-970-1=0+0+0+1 -- -1 OR 2+602-602-1=0+0+0+1 -1" OR 2+847-847-1=0+0+0+1 -- 1 -1)) OR 271=(SELECT 271 FROM PG_SLEEP(15))-- 1????%2527%2522 @@fap9g 1 1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a=" HttP://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1 1 1 1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1 1 1 1 1 1 1 http://hitn4LljR0cu7.bxss.me/ 1 \ 1????%2527%2522 @@eI0Vk 1 JyI= ?'?"" /www.vulnweb.com 1 19634504 1 1 1 1 1 1 1 1 JehQyRxl if(now()=sysdate(),sleep(15),0) 0"XOR(if(now()=sysdate(),sleep(15),0))XOR"Z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5 OR 136=(SELECT 136 FROM PG_SLEEP(15))-- -5) OR 46=(SELECT 46 FROM PG_SLEEP(15))-- 1 1 1 1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