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往事述说

往事述说

三连纪事
2010/8/8 1:58:34
来源:作者:钱中五编辑:林云普点击数:86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三连营地给我的最初印象是:没有人烟的地方。
唯一与路上不同的是这里的树木比较多地被伐去,留下了许多半人高的树桩。营地建在大漫坡上的一个白桦林中,一只从冬天留下的帐蓬架子,钉上些笆条就当作了伙房,边上散散地搭建了几座完全用原木所建的木楞房,撕下白桦树皮当作了简单的门和窗,里边完全用原木树条排上了大铺,连地上也用原木条铺上了“地板”,不过走上去犹如搓衣板。大铁桶放在当中,架上了烟筒,这里晚上还是很冷的。
我们要修的公路将从营地的西边通过,营地东边是密密的白桦树林,西边过了公路引子便是一马平川的大沟淌,远远地可以看见青苍苍的山峦,我们所吃的水就要到那沟淌中的山泉中去拉。
总的说来我们的营地是在一座山的北坡之上,可兴安岭的山坡一般都是很缓的,尤其是我们的公路本来已经在山脊之上了。
我们到营地的第一夜,由于行李没拉到,只能像在八里桥那样,在光光的铺上猫一夜了。幸亏先上山的老青年还有些多余的毯子、棉衣,让我们每人摊上一样,避避风寒。
夜深了,大家倦缩在那冰冷、高低不平的木条铺上,虽然都有睡意,但就是睡不着,一是冷,二是这无遮掩的屋内、屋外的风声、林涛声,还有不知名的兽啼鸟鸣阵阵地袭来,使得我们久久地不能入睡。
终于,大家还是抵挡不住深深的睡意,一个个开始寂静了。不过,时不时的转侧声、磨牙声、外出去小便声,(因为害怕,半夜里不敢走远,小便声声声入耳)还影响着别人的睡梦,到后来一切无声了。
当再醒来时,大森林里早已是另一种景色了,耀眼的阳光,从林木的缝隙中,照射在林中尚未散尽的晨雾上,显露出一条条那种只有在早晨、在森林里才会有的光带,令人激起无限的暇想。众多的难以数出名来的鸟儿在林间高声地啼叫着,只有一种鸟是可以说出它的名字的,即发出那或高或低或远或近啼叫声的布谷鸟儿,它那特有的音色犹如单簧管的奏声,怪不得贝多芬要在他的《田园交响曲》中极为突出地描绘了它的叫声,而向阳、猫眼他们却给它的叫声起了个很贴切的俗名“老团长好……”听起来还那么的逼真。这时候,它那高昂的啼叫声,久久地在森林中、山谷中、沟淌之间回荡着……
初到此地,第一件使我们感到不便的是用水不方便。一辆牛水筒车从西边的沟淌中将水拉来,由于远,每日只能拉上几车,(中午太阳大,牛怕热,不能拉)除了食堂用水外,能分给我们用的每个人就不多了。用惯了水的我们,一下子极为不便,刷牙、洗脸,下了工又要擦身(否则一身臭汗是怎么也睡躺不下来的)、洗脚。可是现实是严酷的,仅有的那一点水,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使用。真是难熬啊,到了七月,洗衣服也似乎成了奢侈的事了。不过也就在那个时候,食堂帮厨的老李(李也甘)在离营地不远处发现了一个不错的水源,我们用水的困难总算基本解决。
大罕公路营地的食堂伙食比插队的二龙青年点好,因为在二龙我们吃的主要是苞米楂子、小米粥、窝头、发糕,即便有白面吃,也只不过是八五面,甚至九零面。可这里全是一色精白面,馒头做得很好,还时不时有糖包、肉包子吃,几个胃口大的(如刘同福)一顿就要吃它八两一斤的。而且这里还能吃到在二龙屯子里不太能吃到的猪肉、水果罐头和各种从黑河拉来的新鲜蔬菜,只是价钱贵了点,好在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补贴费的。
整个三连由二站公社的三个生产大队的知识青年组成,连长是我们二龙的陆海金,指导员是二站的李文义,三站的曹泰清是副指导员。
六月,从二龙又来了一批青年,他们是由李也甘带上山来的。从干活的扎实劲来看,我们二龙的最佳,三站的次之,二站的差些。也许这和各队的情况有点儿关系,我们二龙青年是想通过在此地干得好一些,为队里多挣些,改变二龙的落后面貌,要知道南二龙不仅是我们公社,也是我们瑷珲县最穷的大队了。
二龙青年被编成一排,排长是朱黎明,下有好几个组,分别由沃正国、虞国平、程启伟、刘竹祥、谈佳民、孙世震……等任组长。李向阳是连部采购员,后来还兼着管小卖部。李也甘随第四批青年上山,来后在工地上干了几天,就分管食堂,把食堂的伙食搞得煞是红火。记得当时在他手下干活的是一惯对事极为认真的陈敏华和李树俊。不过,没多久老李就被地区文化局请去黑河,据说是帮地区剧团搞一个名叫《风浪河》的歌剧,为他们去设计舞台美术,他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来自大上海,而且在全国都有一定名气的舞美专家的。在这大罕公路的食堂时当伙头军,对他来说,实在是历史大大的误会了。
                                               
作者系原爱辉县二站公社南二龙大队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浦江情论坛 1 1 1 set|set&set 1 $(nslookup C51QBZ9R) -1 OR 2+935-935-1=0+0+0+1 -- -1 OR 3+935-935-1=0+0+0+1 -- -1 OR 2+105-105-1=0+0+0+1 -1 OR 3+105-105-1=0+0+0+1 -1" OR 2+681-681-1=0+0+0+1 -- 1 1 -1" OR 3+681-681-1=0+0+0+1 -- -1" OR 3*2<(0+5+681-681) -- -1" OR 3*2>(0+5+681-681) -- 6eZbhd0R QgUw1UVA sq2tNVwd ljkHTUla 9eKimXcl 2ongQk03 iYeUbogs 1xMdfV1d 58Wf7bVK 1 1 1 1 1 1 MLKAn5ce 1 1 1 1 1 1 1 1 1 1 1 ../../../../../../../../../../windows/win.ini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windows/win.ini.jpg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EB-INF/web.xml WEB-INF\web.xml ${10000342+9999708}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some_inexistent_file_with_long_name.jpg 1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jpg testasp.vulnweb.com 1 1 1 1 1 1 1 1 1 1 1&n967080=v926886 1 1 1 ) 1 !(()&&!|*|*| ^(#$!@#$)(()))****** 1 1 1 1 1 -1 OR 2+970-970-1=0+0+0+1 -- -1 OR 2+602-602-1=0+0+0+1 -1" OR 2+847-847-1=0+0+0+1 -- 1 -1)) OR 271=(SELECT 271 FROM PG_SLEEP(15))-- 1????%2527%2522 @@fap9g 1 1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a=" HttP://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1 1 1 1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1 1 1 1 1 1 1 http://hitn4LljR0cu7.bxss.me/ 1 \ 1????%2527%2522 @@eI0Vk 1 JyI= ?'?"" /www.vulnweb.com 1 19634504 1 1 1 1 1 1 1 1 JehQyRxl if(now()=sysdate(),sleep(15),0) 0"XOR(if(now()=sysdate(),sleep(15),0))XOR"Z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5 OR 136=(SELECT 136 FROM PG_SLEEP(15))-- -5) OR 46=(SELECT 46 FROM PG_SLEEP(15))-- 1 1 1 1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