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旧影寻踪

旧影寻踪

八月寻梦——40年重访黑土地之走近黑河
2009/8/31 0:00:00
来源:作者:林云普编辑:黄建华点击数:176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8月的上海由于莫拉克的拜访,显得格外凉爽,而8月的黑河由于老知青的到来,显得格外灼热。阳光一无遮挡地撒向黑河大地,映照在老知青们红色的衣衫上,明亮而又炽烈,让人一下子睁不开眼。记忆中,黑河的8月应该是天高云淡,清风徐徐,可2009的8月为何如此炙热?难道上苍也感受到了我们这些老知青对第二故乡的热情了吗?

 

阔别36年,黑河已经有了飞机场,又恰巧在半个多月前,春秋航空开通了上海直飞黑河的航班!我们不必火车、汽车、马车地倒腾,当年要用5天时间走完的路程,只需短短的3个多小时!呵,黑河,你原来并不那么遥远!

 

其实,黑河机场的历史比火车站要早得多。有资料记载,黑河是中国开展航空运输活动较早的地区之一。早在1933年就有通往哈尔滨、齐齐哈尔、漠河等地的定期航班。1958年有了民航机场——黑河机场,并开通了黑河至哈尔滨的定期航班。1969年,由于中苏关系的原因,黑河机场撤销,机场关闭。1984年10月国家重新组建了黑河机场。1985年11月新建的机场正式投入使用。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客货运输的需要,1987年又对黑河机场进行了二期改造,但由于导航设备落后,只能起降小型客机。2000年5月当地政府投资19853万元,机场再次进行扩建改造。2003年10月扩建工程全部完工,新扩建后的机场为4C级机场,跑道长2500米长,45米宽,可以起降B-737、MD82等中型飞机,满足从黑河直飞上海以北各城市的要求。

 

是夜,黑河知青现任黑河卫生局副局长的邹新民设宴招待。酒宴之丰盛,着实令我心中不安。

 

席间,一大碗带着白霜的都柿(学名:蓝莓)令人垂涎!啊,久违了,整整三十多年没见你的影子,未尝你的滋味!在乡下的时候,每年八月,村里的妇女们就会带上干粮,挎着柳条筐,结伴上山采都柿。人们说,上山采都柿的人在山上不能吃都柿。原来,酸甜的都柿会让人越吃越想吃,而吃多了都柿人会醉,醉在山上回不来,那是非常危险的,有可能喂了张三。所以,采都柿的人们再馋也得忍着。到了家里把那都柿拌上东北特有的绵白糖,那味道真是好极了!桌上的蒸土豆、蒸窝瓜、炒蕨菜,这都是上乘的绿色食品。尤其是蕨菜,每年黑河的蕨菜都大量出口日本。

 

“补丁酒”,这是黑河的地方名酒,由振边酒厂出产,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非常惭愧,在过去的40年中我对此竟然一无所知。当然,那也怪不得我哦,俺下乡在爱辉那昝还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孩子,只知道黄酒、五加皮、绿豆烧,那还是在家时帮父亲打酒知道的酒名。当然,后来到了阿城,接触酒的机会多了些,才慢慢知道什么十大名酒、地方名酒。但就是不知道补丁酒。这补丁酒吃口绵,不上头,真是好酒。

 

酒瓶上有文字寥寥数语:补丁酒系江东六十四屯之名酒,二百年工艺流传至今。

 

关于振边酒厂从网上查到资料说:

 

“黑河城西4公里处的黑龙江边有一道深深的峡谷,当地称“五道豁洛”。在这峡谷的深处,巍然矗立着一座古堡。古堡的四周是高大的围墙。在古堡的四个角,分别是四座两高两矮的炮楼,高的炮楼有6层。 这座古堡建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是一座酒厂,酒厂有个响亮的名字:振边酒厂。 振边酒厂是1921年由民族资本家徐鹏远投资兴建的。徐是黑河万福广烧锅经理、旅俄华侨。当时他投资80万大洋建振边酒厂,并聘请德国人设计,从德国进口设备建成,酒厂面积7849平方米。其规模和设备,在全国也是第一流,为数不多,拥有年产三千吨的酒精酿造设备。”

 

这瓶酒真正触动我的是“江东六十四屯”六个字,这六个字担负着何其沉重的历史!它记载着沙俄对我强占领土涂炭生灵的罪孽。下乡初期,生产队对我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请来了当年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的幸存者何大爷,给我们讲述那段腥风血雨的经历。当年,手无寸铁的江东六十四屯的百姓,被手持刀枪的沙俄军队驱赶到黑龙江边,强行赶入江中。不愿意离开者当场被砍死,顺从者则被狰狞残暴的沙俄军队把长辫系在一起,推入江中。由于一位懂水性的长者的救护,老何漂游到黑龙江西岸而幸存下来,而他的家人、乡亲却被滔滔的黑龙江水吞没。老何说,乡亲们的鲜血染红了黑龙江,几天几夜,尸首在江面上漂流,江边的空气弥漫着血腥久久不散!

 

下面是从网上查到的资料:

 

江东六十四屯位于黑龙江左岸,从瑷珲县黑河镇对岸的精奇哩往南,直到孙吴县霍尔莫勒津屯对岸,面积约6600平方公里,人口达3万多。其中多数是汉人,也有满族人和达斡尔人。历史上这一带曾有六十四个中国居民村屯,人们习惯地称它为六十四屯。按1858年《瑷珲条约》规定,黑龙江左岸中国人历代居住的六十四屯“照旧准其各所住屯中永远居住”,由清政府官员管理,沙俄“不得侵犯”。显然,即使根据不平等条约的规定,中国政府对江东六十四屯仍然享有主权。江东六十四屯当时归瑷珲副都统管辖。但实际上沙俄早就对这块中国人民所生活和开发的土地垂涎三尺了。

 

沙俄军队在制造海兰泡大血案的同时,1900年7月17日,又把屠刀杀向江东六十四屯。他们到处放火烧房,把搜捕到的数千中国居民,先关在警察总部,然后转移到结雅河边的木厂院子里。从17日到21日,他们把数千中国居民分四批徒步押到海兰泡北边的黑龙江畔。沿途掉队的居民,全部被砍死;到达江边的,就被赶到江中,大都溺死;没有下水的,在江边也全被枪杀。前后遇难的中国居民达2000余人。沙俄侵略军血洗江东六十四屯之后,阿穆尔地区军事长官悍然宣称:“根据《瑷珲条约》规定一直归中国当局管辖的前满洲外结雅地区(即江东六十四屯)及阿穆尔河(黑龙江)右岸为我军占领之满洲土地,已归俄国当局管辖。凡离开我方河岸的中国居民,不准重返外结雅地区。”中国人民长期辛勤开发的田地就这样被霸占,人们被迫离开了自己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

 

江上歌声阵阵,两岸灯火流萤。黑河的夜多么安宁,汤汤流淌的黑龙江多么安宁。如今的年轻人不会知晓40年前两岸的剑拔弩张,更不会知晓109年前发生在这江上的血腥!

 

不管怎样, 朋友,有机会去黑河,一定要在黑龙江上走一走,一定要尝尝补丁酒。这清澈的酒液中酿有我们祖先的勤劳智慧和善良,酿有我们国家凝重的历史。

 

宴毕,邹新民和张延辉邀我们乘坐黑龙江游船。不巧,等我们赶到江边,最后一班游船刚离开码头。我说不急反正后天回爱辉还有船坐。于是,我们沿着江堤散步。江边广场,人们在清凉的江风吹拂下,和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江畔的欧式建筑在泛光灯映射下,发出柔和的光芒。此时此刻,竟然有不知身处何地的感觉。

 

黑河的步行街。步行街,不知是哪个城市开的先河,现在几乎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有步行街,黑河也不例外,走在宽阔的步行街上,竟然感觉不知哪一点和南京路有几分相像。

 

黑河,如今你是那么亮丽!昔日的旧影不再,人行道上的木板地沟,街边民宅前的蓝色板障,黄色墙面的俄式老房子,红砖砌成的中式庭院已经离我们远去。在一处僻静的街角看到一座尚存的老房子,“大同药房”旧址,延辉介绍说:它是黑河有名的资本家陈秉邦的私产。如今这幢楼空着,从外表看上去已经年久失修。

 

日新月异的黑河,希望你在追求现代文明的同时,不要忘记你的历史。经典的老建筑,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是一个城市历史的见证,是一个城市盛衰的象征。黑河,请不要迷失自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于2009-08-24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