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旧影寻踪

旧影寻踪

八月寻梦——40年重访黑土地之泪洒博物馆
2009/9/2 0:00:00
来源:作者:林云普编辑:黄建华点击数:149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8月11日,今天是本次回访的第一个重头戏,从厦门、浙江、上海、北京等地赶来的知青朋友约有1000人将聚集在爱辉镇,参加知青博物馆的开馆典礼。今天前往参加开馆仪式的不仅有爱辉老知青,有我们的网友,还碰见了不少参加过“2008知青学术研讨会”的专家学者。看来这知青博物馆的吸引力还真是不小。

 

清晨,我们早早起床,宾馆也早早地准备好了早餐。5:30分我们出发去王肃大街黑河图书馆附近的码头,我们要乘游轮去爱辉镇。乘船去爱辉是早已策划好的事,也得到了500多名回访老知青的一致赞同。对于我来说,在黑龙江上行走是更向往已久的事,且也是我生平第一次。但听说,为了保证老知青的安全,黑河方面开始还不太赞成我们坐船,经过努力,并加强了安全措施,游船才得以开航。

 

轮船码头上一时间红旗飘舞,人声鼎沸。出乎意外的是,在船舱口竟然遇见了“非洲人”达扬和下乡内蒙的天津知青“侉纽”,网上相遇不相见的朋友,在黑龙江上巧遇,自然是一顿握手寒暄、合影留念。几年不见,侉妞还是那么优雅、美丽。

 

朝阳映照下的黑龙江从容不迫地流淌着。船行江上,两岸风光尽收眼底。黑河—海兰泡,在和平气氛笼罩下,散发着独特的气质——优雅而宁静。现在,两岸的船只可以任意越过主航道中心线,在对方的一侧航行,浏览异国风光,这在三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从黑河到爱辉是顺水,只需两小时左右。游船一路南下拐过一个江湾,远远地长长的爱辉江堤出现在眼前,爱辉越来越近,老知青们涌向船头,向着岸边高喊:爱辉,我们回来啦!

 

中心台阶11名武警战士分立两旁,江岸上闻讯赶来的乡亲等待着知青的到来。游船终于靠岸了,老知青们手持“上海知青感谢爱辉父老乡亲”“祝贺知青博物馆开馆”的横幅走上堤岸,黑河公安交警支队开出了最好的大巴士,把我们载向会场。

 

历时三年的知青博物馆终于建成开馆,据说这是国内第一个以上山下乡知青为题材的博物馆。远远望去,鲜红色的馆体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立刻让人回想起那激情燃烧的年代。尽管,对于这个馆的建设投资我提出过异议,但在收集、整理知青老照片、知青生活收藏时,也还是参与了许多工作。在我看来,知青馆博物馆本身有无意义不要紧,如果博物馆的建立能够给当地的旅游业带来收益,也不枉大家忙乎一场。

 

开馆仪式的气氛是热烈,身着红衣的上海知青,身着绿衣的哈尔滨知青,在台下形成了鲜明的方阵。有关方面领导,知青代表主席台上端坐,在这里我看到了侯隽大姐,邢燕子、董加耕等。主席台的一侧有一个长长的签名横幅,老知青们纷纷在此写下自己的感言。博物馆入口处的捐款台前,捐款的人们络绎不绝,我也捐上100元,聊表心意吧。毕竟,这个红色的展馆建在爱辉这块土地上!

 

博物馆入口处,迎面一面硕大的“知识青年在黑龙江”提示板上贴满了黑白老照片,许多知青在此驻足,寻找自己或同伴、熟人的身影。

 

目前,这个博物馆的馆藏不能算十分丰富。和其他一些展馆不同,它更多地展示的是我们所熟悉的平凡人的知青生活。那些照片、实物讲述着我们的过去,那些雕塑和实景制作重现了知青们屯垦戍边的场景。宿舍、食堂、课堂,垦荒、筑路、盖房……这里讲述的每一个故事都是我们自己的故事,这里展示的每一件东西,都会触动我们敏感的神经。许多老知青在自己熟悉的雕塑场景或者照片前里留影。

 

漫步在这个展馆里,每个人的思绪都回到了40年前,那时候,我们那么年轻,我们努力过,彷徨过,欢乐过、痛苦过。展板前那彳亍前行的每一个脚步,都有一段青春的回忆,都有一段生活的沉重。一位不知来自哪里的男知青,从进馆开始就一直用一块毛巾捂着脸,不停地擦着眼泪。他如此伤感,一定是哪幅照片、哪座雕塑或者哪段词语拨动了他的心弦。当上学梦破灭的时候,他是怎样依依惜别温馨的家园,登上南下或者北上的列车?在他人生道路上有着怎样的故事,让他泪如雨下呢?

 

大罕公路的专版前,黄建华指着一张张照片向大家介绍当年艰苦的筑路经历。在一张筑路工地十姐妹的合影里,前排左三的那个女孩子叫金建平,她就是在山上感染了“出血热”,由于救治不及时而不幸去世,当时年仅18岁。黄建华说:大罕公路对我来说,是一场噩梦。如果说筑路经历对于我们男生是一种历练的话,而对于那些尚未成年,不懂得生理卫生的女孩子就太残酷了……”说到在荒山野岭里筑路的往事,黄建华哽咽了……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不想再追问他的大罕故事,从他紧咬牙关的脸庞上,分明可以看到,一个十六七岁少年当年所经历的那难以名状的艰辛。

 

展板有一小段文字这样写道:1000多名上海“知青”修筑了一条长110公里的战备公路——大罕公路。高强度的劳作造成的疲劳已临近生理上的极限,加上物质的匮乏,还要受到“出血热”、“痢疾”等疾病的威胁。县委书记在验收会上翘起大拇指说“上海‘知青’真是好样的!”

 

在展馆的第三部分“浴火凤凰”展区,有一个震撼人心的群雕——扑打山火。一群青春勃发的少男少女,挥舞着笤帚、树枝、麻袋、衣服,奋不顾身地扑向熊熊烈火!透过那那雕塑的古铜色,我分明看到了那在鲜红的烈焰中燃烧的军绿色衣衫,看到了那一张张被烈焰炙烤的鲜嫩的汗脸!看到了一具具蜷缩焦黑的尸体!

 

黑白照片,把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永远定格在那个时代。我那个刚从交大医学院毕业的从不爱掉眼泪的外甥女悦悦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这些孩子上山扑火?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们躲开烈焰?他们为什么会被烧死?他们为什么不保护好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这一连串为什么让我无语……

 

为什么?因为他们心中的英雄情结,因为他们心中的“国家财产”!因为他们无私!于是,他们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医学视生命高于一切,学医的悦悦默默地流着泪水:“他们,太年轻了!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

 

而我只是在想,我们这一代已经牺牲的太多,只希望我们的下一代,下一代的下一代,再也不要重复我们的路!

 

博物馆出口处,又是一面贴满照片的墙,这面墙上的照片是彩色的,一张张不再年轻的笑脸,透着一种释然。经过了40年的风风雨雨,回看青春往事,我们的心中留下更多的是感激,感激父母给了我们生命,感激生活给了我们历练,感谢黑土地养育了我们、惦记着我们!

 

从爱辉返回是乘坐大巴,为了保证老知青的安全,黑河方面派出了大量的警力,从爱辉到黑河公路上的每个岔道口都有一名交警守卫,防止意外事故危机老知青的生命。这一保护措施令我感动万分!

 

一路上,我一直在琢磨展馆的前言部分对知青的评语:

 

“随着时光的流逝,渐行渐远的上山下乡运动已经成为历史。但历史不能忘记知识青年对开发建设北大荒的贡献;不能忘记知识青年美好的追求在重重考验的撞击下放射出的耀眼的光辉;不能忘记数十万来自各大城市的知识青年的汇入,迅速改变了一个地区的闭塞环境,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思想观念、文化资源、人生价值、跨越式改变了这一地区的文化生活和人的素质。这是知识青年贡献中极为浓重的一笔,极大地加快了这一地区现代化的进程。”

 

我想,这个评价应该是很正面很客观的。黑河知青和当地知青也是这样对我说的:你们来了,让我们知道了乡村以外的世界。显然,他们的感觉和我们完全不同。看着他们的眼睛,我相信这不是客套。在交通、通讯不发达,电视不普及,Internet 没诞生的年代,也许我们是起到了传播某种信息的作用。给他们的呼吸带去了新鲜空气,给他们的思想带去了飞翔的翅膀。我想,如果我们整整一代人被“牺牲”的青春,给一个乡村乃至一个地区带去了文明,那么这种“牺牲”还算有点值当!尽管,这代价实在是大了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于2009-08-28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