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旧影寻踪

旧影寻踪

那是一双美丽的眼睛
2012/9/18 16:47:01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李斯昌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989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那是一双美丽的眼睛。见到那双眼睛的时候,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

  作为一名汽车驾驶员,我那天的运输任务是运一卡车煤块给卫生队。车到卫生队后,我在走廊里东张西望地找人卸煤时,忽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声"江虹",只见我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个高挑的穿护士服的年青姑娘一边转回身一边说了句话,那姑娘说的什么话,我全然没有听清,因为在那姑娘转身的一瞬间,我傻在那里了。"江虹?她就是江虹!"我在心里默默的嘀咕了一声。近来,正是因为她,不仅给我带来了现实的苦恼,更是给我的未来罩上了一层浓浓的阴影。没想到我在心里怨恨着的江虹,居然有这么美丽的眼睛--虽然大大的口罩把她的脸部遮住了一大半,但两条弯弯如漆的黑眉毛下,一双水灵的眼睛黑白分明,那么的明亮和清澈。那时的江虹肯定不知道有人在注视她,她简短地说了句话,便转过身走进了一间病房。我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面对这个年轻美丽的姑娘,为了心中不泯的读书渴望和曾经的理想,我不仅不敢接受、不能接受这个"绣球",甚至还咬着牙暗暗地怨恨着这个扭动着腰肢离去的背影。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江虹,也是唯一的一次见面。

  见到江虹之前,在我下乡的那个地方,已经有不少知青通过各种途径离开了北大荒,每一次去车站送别知青战友,心里都不是滋味。一则是好友的离开本来就让人伤感,挥手一别从此天南海北,不知何时再能相聚;二则是忧虑自己该怎么办?想走(离开农场)又走不了,不走又不安心,而这个不安心还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在那个年头,"不安心"是一把利剑,足以毁掉一个知青的前途。

  正是在这个难熬的日子里,指导员找我谈话来了,说受连长的委托,要给我介绍个对象。平时一贯严肃的指导员一边微笑一边说道:你小子福气不错,对方叫江虹,是老红军也是咱老领导的女儿,从部队复员后现在卫生队当护士。咱连长都向老领导拍胸脯了,一定把这事办好。不等指导员把话说完,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这下可毁了。"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那就是今年不会推荐我去读书了,而读书才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为了争取读书的机会,我已经作了最大的努力,连续几年都是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被推荐上去了,可每次都没成功。今年可是最有希望的一次了,有老同志公开对连长说,就是轮也该轮到小李去读书了。可现在连领导既然要给我找对象,明摆着不让我去读书了。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我知道没有退路了--答应谈对象, 就意味着彻底放弃读书的念头,在北大荒成家立业;不答应谈对象,得罪领导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不管我找什么理由,做怎样的努力,"不安心"的帽子我是摘不掉了。后来的事实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因为我的"不安心",入党、提干、读书,所有的好事便从此与我这个团支部副书记彻底无缘了。

  1979年春节过后,在我离开北大荒的前一天,指导员找我话别。这一次他的表情是凝重的,他说,对不起!我们不该那样对你……我强忍着眼泪没有流出来,只是我的内心在流血。从16岁到25岁,我把全部的青春都献给了这片黑土地,吃苦受累我不怕,但是我太想读书了!1966年我小学毕业时,曾被保送进上海外语学院附中学习西班牙语,我一直渴望能重新寻找到因为"文革"而失去的读书机会,然而,下乡10年,这一埋藏在我心底的愿望始终未能如愿,这里面也许有多个原因,但"江虹"这一剑是对我读书希望的致命一击。

  回城以后,我一直有寻找江虹的念头,但找她的目的已经从责问转化为询问了。我只是想了解和证实一下,当年她是否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她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寻找一个曾有可能成为自己终生伴侣的女人,和她坦诚地交流彼此的想法,对此,我仍然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后,终于有人帮我打听到了江虹的信息:如今,她在北方的一个城市里过着平静的生活。当我在上海拿起话筒和千里之外的江虹通话时,我的心情有些激动。电话接通了,江虹的声音很甜美,不等我把经过全部说完,她便告诉我,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她接下来的一句话更让我吃惊。她说:你当初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的想法没有错,想读书想回城这是很正常的事啊,如果你来找我,我那时会帮助你的。但你在连队的遭遇,我确实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连长做媒不成之后,就再也不来我家了。天啊!她原来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性,是一个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愿意帮助我的好姑娘,而我多年来却一直错怪着她,真是太不应该了。

  我不无骄傲地告诉江虹,返城之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光,我这个只受过5年正规教育的69届初中生(我读的是五年制试点小学),通过自学,现已分别取得了初中、高中和大专的毕业文凭,并先后考取了律师、经济师和专利工程师的资格,多少弥补了一点下乡时渴望读书却没有书读的缺憾。听罢我的话,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江虹笑着说,你们上海男人就是有心机,当初没缘分,现在让我们成为好朋友吧。

  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过眼睛,我见到了一个美好的心灵,几十年过去了,我期待着再次见到那双美丽的眼睛。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2/10/26 20:00:55 评论:文章写的真实感人,只是错过一段......。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