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旧影寻踪

旧影寻踪

知青"回乡"节目拍摄纪实
2015/10/11 16:56:22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李庆梅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47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2015年9月15日下午,在参加完新版《知青回眸引龙河》座谈会后,阮显忠会长把参加会议曾下乡到黑龙江农场和兵团的朋友们留下,通报了一个信息:黑龙江省电视台要找曾在铁力、建三江、七星农场、宝泉岭农场从北京、上海、杭州、天津四个城市下乡的知青,拍一部"知青返乡"的片子,在"十一"国庆节当天播出。请在座的各位提供一些信息。大部分人不是在这几个地区下乡的,认为与自己无关,也有些人提出了个人意见,没有最后定论。阮会长转向曾在建三江七星农场下乡的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的副秘书长李庆梅说:这件事就由你负责来办吧。

  第二天,9月16日上午9点刚过,还没等李庆梅主动联系,手机就响了,是黑龙江电视台的吴老师,说是阮会长让他打电话过来的,并告知寻找知青的条件:要有故事、活泼、能表达、身体健康的。李庆梅首先推荐了七星农场曾经树立的标兵--原六师副政委、建三江管局工会主席、与当地知青结婚的上海知青孙英,和原六师师部宣传科干事,回城后是上海浦东新区政协副主席邵煜栋,但被电视台吴老师一口回绝,他说我们就要普通知青,不要领导和知名人士,并说你是返乡知青活动的负责人你必须来,便于帮忙联系、管理。同时希望知青夫妻一起来,并要求16日晚帮助完成人员确定事宜。李庆梅开始了紧张的联络落实工作。

  在阮会长的直接关心、支持下,在王雁老师的帮助下,李庆梅打了20多个长途电话,联系了杭州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负责人,天津相关人员和上海几位知青,在民主推荐,组织决定,个人自愿,电台审核,领导认可的基础上,于16日晚落实了由李庆梅夫妇(为了支持这次活动,他们的儿媳把2岁半的小孙子接过去,带着孩子一起上班一周)、张勤华夫妇、王礼民、王淑桂、徐保满、王刚、胡加鑫等9人组成的知青团队。

  为了联系方便和信息的及时沟通,李庆梅建立了"赴黑龙江拍摄节目知青"9人微信群,并请张勤华夫妇在网上下载"北大荒人"和"兵团战士胸有朝阳"的歌词,发给每位赴黑知青,做好准备。徐保满、王礼民两位老师有感而发,分别写了诗句,抒发自己的情感。

  9月21日下午,黑龙江电视台的6位记者和摄影师,分别飞到上海和杭州,采访了即将赴黑的知青,希望他们能有些回忆的老物件拿出来。知青们都把老照片拿出来回忆往事。王礼民老师根据黑龙江电视台吴老师16日的电话要求,从箱底翻出爱人陆薇萍的兵团绿棉袄,并于17日连访二位老知青,收集当年红卫农场(62团)从一无所有的荒原到初见规模的建设过程中的工作和建筑群照片,部分早年垦荒时照片和视频,制成光盘,封装后交给来访的高峰导演。李庆梅爱人徐金根把印有革委会印章的下乡通知书和在建三江公安局时的工作证也寻了出来。除了大家认为必要的东西外,李庆梅还带上了上海知青研究会主办的《知青》创刊号和今年1-3期的杂志,以及《生命回忆》这本描写把生命留在黑土地上知青故事的书,并向记者们介绍了出杂志和书的指导思想、内容以及自己的感受,多次哽咽。杭州的王刚在记者采访时还情不自禁地唱起了这几天一直在练习的"兵团战士胸有朝阳"之歌。知青们对第二故乡的眷恋,难以言表。

  9月22日一早,知青们就从上海、杭州等城市不同的方位赶往机场,最远的李庆梅夫妇和王礼民老师6点多就从家里出发,9点多一点都赶到了机场,王淑桂老师早已等在那里。记者们还没到,他们要知青们等等,好拍摄办理登机牌和上飞机的镜头。近10点他们才到,等办好相关手续,边走边拍摄,另一组人员排队已经来不及,就钻过几节栏杆冲进去。经过繁琐的安检,登机早已开始,上了飞机刚坐稳,11点30分正,飞机就滑行了,好险啊,再晚一点儿就会被"滞留"了。

  到了哈尔滨,9人分兵两路。李庆梅、王礼民等5人,下午13点15分下了飞机,被告知,面包车要直奔佳木斯。途经电视台时,在广场上等了约1个小时,把摄制组人员接齐,行程6个小时,于晚上22点到达佳木斯。路上大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又要回到第二故乡了,各自都有说不完的故事和回忆。尤其是王礼民老师,他是35年来第一次返回黑龙江,兴奋地一路讲着他在红卫农场的故事和现在的心情与感受。电台摄制组的人员提醒他:王先生可别把嗓子说哑了,到时专题采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知青们聊着,摄制人员在车里架好了机器,给前后知青带上"麦",走了一路录制了一路。

  同机的天津知青王淑桂则留在哈尔滨等待其余3人,王刚、胡加鑫5点多到了,徐保满因在成都讲一天课,乘晚上10点的飞机,又在郑州转机,到哈尔滨已经是半夜12点多,摄制组的同志把她接到宾馆时,已经是凌晨1点半了。

  9月23日一早,吃过早饭7点30分左右,李庆梅这一组从佳木斯向建三江七星农场出发,10点左右到了七星农场的街口,由建三江管局电台的苏书记开车带路,直接来到七星农场"中华大粮仓"的水稻科技试验田。大家看到黑土地上稻浪滚滚,确实是心潮澎湃,非常激动。回想在30多年前,这里只能种小麦、高粱、玉米,根本就没有种过稻子,认为天气冷、气温低,北方土壤不适合种水稻。那时,生病时能喝上大米粥就是很幸福很奢侈的了。而如今高科技种田,不仅能种稻子,而且还是高产,每亩均产1200斤,当年的小麦亩产才只有200斤。现在三江平原有80%以上都是稻米,北大荒变成了米粮仓,这里成了全国最大的粮食基地。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真是太不可思议,太让人惊异了!

  在稻田边,导演要知青们到稻田中去拍亲吻稻子的镜头。走在稻田的垄沟中,尽管地里还有些潮湿沾鞋,稻穗也有些扎人,大家还是按导演的要求自由发挥着。知青们置身在稻浪中,捧着稻穗,闻着稻香,嚼着稻粒,还真有些陶醉,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北大荒啊,我爱你……"这支真正表达北大荒人心声的歌曲,也幸亏事前有了准备,大家唱的如痴如醉,傅梅芳还舞起了她的红色披肩,那个美!导演非常满意。

  导演还要知青们有个舒心享受的镜头--倒在稻田里。刚开始大家都不大愿意,尤其看到了王礼民第一次倒下,压倒许多稻子,非常心疼。导演说没关系,明天这片稻子就要收割了,"收割时,稻子被压倒后,机器收起来会有困难的"有的知青说。导演说:"没关系"。为了减少损失,不给收割造成困难,又要满足导演的要求,知青们来到稻田边,在尽可能小的范围内,在王礼民老师带头示范下,纷纷倒在稻田里。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连续作战还是有些辛苦的。正像王礼民讲的:躺下乘机休息一下。航拍小飞机把这动人的一幕记录了下来。从播放的片子来看,效果还算不错。

  从稻田出来,李庆梅两只胳膊的小手臂处被稻穗扎的过敏了,满是红点点,痒痒的,有些痛,直到第二天,过敏的红点才逐渐退下去。

  稻田的镜头拍好后,已经是下午1点40分了,没有休息,又到了七星农场的农机展览馆,从外面拍到里面,从楼下拍到楼上。因为大家不是演员,不会演戏,许多镜头重拍了好几次,忙完了已经是晚上近7点半钟,而此时,知青们和摄制组的年轻人们都已经有12个小时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饭了。

  吃过晚饭,又对知青们做了逐个专访,谈一天的感受,这天的全部工作完成已经是10点钟多了。

   这一天的另一组知青徐保满、王淑桂、王刚、胡加鑫,随同摄制组驱车来到了现代化的大畜牧业--完达山奶牛养殖场,看到了全场150名职工承担着5500头牛的养殖任务,饲养奶牛的全过程都实现了现代化自动化管理,奶牛每天吃的饲料都是由专门的营养师负责,按照种牛、、小牛、奶牛的生长需要给以科学的营养配方。

  在偌大的牛群中有3200头是奶牛,奶牛不仅吃得好,睡得也好,它们有特制的"席梦思"。吃好睡好以后,它们就开始随着悠扬动听的音乐,走向自动挤奶机,完成着挤奶任务,然后再随着自动挤奶转盘鱼贯退出,真是训练有素啊!

  为了保证奶牛的健康和牛奶的质量,奶牛场的职工们给每头奶牛的耳朵上都挂有卡号,健康情况、出奶量都会通过套在牛腿上的磁环传递到监控中心,这种现代化的管理方式,正印证了农场通道墙上所写的"以牛为本,善待每一头奶牛,不断提升奶牛幸福指数,奶牛所需要的就是我们要做的。"真是让知青们赞叹不已。

  9月24日吃好早饭,面包车先把大家拉到七星农场--国家级农业科技园区,参观拍摄,然后导演说带大家去一个神秘的地方。从知青们接受这个拍摄任务开始,大家就一直是云里雾里,无论是电视台的联络人还是导演,都不告诉要拍摄的具体内容和场景,只是让大家自然、真实就好,不管怎么问也不告诉。因此,知青们无法自主安排自己的时间,也无法约见朋友和战友。

  车向前开着,从主车道转入了一条土路,徐金根和张勤华首先认出了路边的面粉厂和啤酒厂的旧址,再往前走,李庆梅也认出了连队大食堂,啊!原来是到了他们曾经生活、工作过的6师25团6连,七星农场的老三队。

  导演让大家下了车,沿着大路又拐上了前面的一条土路,知青们看到既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路、房子,路还是那些路,房子大部分都从原来的土坯房变成了砖瓦房……有些兴奋。当来到一排砖瓦房前时,徐金根突然"啊"的一声大叫,原来是发现了一群人,他们热情的迎上来,有熟悉的面孔,因多次回乡的知青们曾见过,也有些认不出的面孔。这里有他们连队曾经的指导员、也是徐金根、李庆梅恋爱婚姻的见证人--吕宪奎,有李庆梅的入党介绍人畜牧排长王树安和她在马号放马时的小伙伴小团夫妇及小春,有徐金根、张勤华在机务排时的师傅和战友们,大家激动不已,互相拥抱寒暄,张勤华热泪盈眶的给他的师傅林相春深深地鞠了一躬。这个安排,是知青们没有想到的,让他们感到格外的惊喜和温馨。

  接着又拍摄了确认、回顾旧照片中,李庆梅做排长时和全排人照相时的女排宿舍,徐金根做副指导员时的连队办公室及李庆梅放马时的马号、草甸子和她骑在马上的镜头。在往回走时,惊动了住在这里的人家,有人从家里出来,迎面走了过来。原来是在这里和本地知青结婚的天津知青王克良和上海知青徐万平两对夫妇,大家又是拥抱、寒暄、照相,好不亲热。

  在导演面部表情和眼光的不断催促下,知青们恋恋不舍地上了车,离开了六连。

  摄制组安排知青们和这些曾经在一起生活、工作过的朋友、战友们共进午餐,同时请来了徐金根在原师、团保卫科、股工作时的领导孔繁林、李玉厚及原管局工会主席、上海知青孙英。

  席间,在主客双方互表感谢、送去美好祝愿的同时,李庆梅把由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的《知青》杂志创刊号和2015年1-3期赠送给了孙英。孙英表示自己要先睹为快,然后把此杂志送到七星农场博物馆予以保存、展示。同时李庆梅把《生命记忆》这本书送给了战友、朋友宋振明(小团)夫妇,这本书中有他们昔日共同的战友、哈尔滨知青孙桂荣。

  吃好午饭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知青们告别七星农场,告别朋友、战友,又随同摄制组向铁力五华山方向进发

  晚上八点左右到了伊春高山饭店,在晚饭前又对知青们做了这一天感受的专访,吃好晚饭已经是晚上10点多。

  另外四人组,这天在参观了完达山奶牛养殖场后,又来到完达山乳业产品公司,在灌装车间他们看到了一小时灌装2万4千盒牛奶的流水线,敏捷纯熟的搬运打包装箱的智能机械手,让知青们激动:当年16、7岁的他们只看到过人用手挤牛奶,谁能想到仅仅几十年,就在他们曾经奉献过青春的土地上建立起如此现代化的大型企业。

  乳品公司拿出生产的各种酸奶让他们品尝,为了达到导演安排镜头的最佳效果,他们反复不停地品尝着,其中天津知青王淑桂尝的拉了肚子,幸亏带着胃肠消炎药,才算挺了过来。

  职工们看到知青的到来,非常高兴和激动,交谈中,刘娟副经理说起她的父母,曾是当年响应国家开发北大荒号召的转业官兵。当说到她的父母和父母战友们在这里生活工作的情景以及他们关心、爱护知青的故事,说到自己对知青们的深厚情感时忍不住哭了,她说:知青走了,我们可想了。听着听着,知青们也感动的泪流满面……他们情不自禁的为职工们朗诵了天津知青徐保满自己写的"我们回来了"的诗句,大家在非常融洽温馨的气氛中度过了美好的时光。

  9月25日,吃好早饭,乘车于上午10点左右到达铁力五华山景区,五人组和四人组在此汇合。知青们分为爬山、采蘑菇、钓鱼、做饭四个小组,其他三组是按计划达到了拍摄效果,而王礼民、徐金根和李庆梅这个钓鱼组在湖中兜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一条鱼也没有,导演又让上岸来,用网捞,还是没有,又坐到船上用网捞,只有几条小鱼和泥鳅,很不理想,所以在播放的片子中只看到他们坐在船上在湖里兜风的镜头。下午1点多在湖边的平台上搭起桌子,端上了已做好的饭菜,大家就着凉风,在气温只有十几度的天气里,吃着已经冰凉的菜,傅梅芳、徐金根尽管已经都加了两用衫,还是冷的双手打战,端起的酒碗不停的颤抖。反复拍了有半个多小时的镜头,把这些知青们冷的够呛。只有68岁的王礼民聪明,穿上了棉皮夹克,说"再陪着玩几个时辰也不怕"。大家无不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在车回哈尔滨的路上,傅梅芳拉肚子了,是受凉了。

  9月26日,在电视台的安排下,知青们陆续从哈尔滨飞向天津、杭州、上海等城市,最晚的于当晚9点多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几天下来,大家感觉就象上足了发条一样,经历了紧湊和漫长。紧湊的是每天的事情环环相扣,漫长的是每晚录制好再倒在床上时都已是深夜。确实是精神紧张,身体劳累,不过还是坚持下来了,这多亏有了当年的老底子,总算能跟上这快节奏的活动步伐。他们义务参加拍摄,没有怨言,电视台的记者抱歉的说:我们台里连个纪念章都没有,真不好意思。知青们的表现得到了电视台摄制组的一致好评,他们说:你们这么大年纪了,能和我们年轻人一样拼,真不容易,很敬佩你们。你们这种精神太值得我们学习了!这真是:年青人敬业老知青也不输呀!

  知青们圆满完成了这次特殊的任务,阮显忠会长给予了充分肯定"黑龙江卫视知青返乡片子不错,大家表现的都很好,很有收获"。大家的感受正像阮会长所讲的"累并幸福着,痛并快乐着"。   

   作者系黑龙江兵团25团北京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