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我记忆中的陆星儿
2004/10/3 0:00:00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霍 燕编辑:楼曙光点击数:85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记不得是75年几月份,好象是夏秋之时,我参加了黑龙江省文学青年写作培训班。地点是牡丹江市北山宾馆,报到的当天,我和陆星儿分到了一个房间。到会的多是来自各农场各兵团的知识青年,上海知青居多。印象最深的是陆星儿。

  她那时梳着两个小辫子,短短的,在肩头上荡来荡去,白净的皮肤,真象鲜桃儿一般,走路很轻盈,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带着南腔的北方话,很有意思,不乏亲切。印象最深的是她当时穿着的那件紫红色的闪光呢上衣,方正的两个口袋贴在衣襟两侧的下摆,是当时上海最流行面料和式样,让我们当地的女孩子羡慕不已。

  会议的内容很简单,主要是每个人都要修改自己带来的作品,要把一号人物写好。为此,我们除了吃饭就是改稿,有人怨气冲天,改稿的速度非常慢。星儿却不怎么着急,整天乐呵呵地和那些上海知青们说说笑笑。当时,我听不懂上海话,由于那件紫红色的闪光呢,我时不时地多朝她看过去几眼;几天后,她的《零号运动员》脱稿了,是写一个穿着红背心的小伙子。至于怎样的细节,我就不得而知了。会议期间没有安排交流作品的时间,只让我们把稿子统统交上去,说以后汇集成册,发给每个会员。

  和星儿分手的时候,已经和她很熟悉了,她喜欢的那首《请茶歌》,我也会得差不多,同屋半个月,她走进走出地唱,一本正经地唱:"......同志哥,请喝一杯茶哟,请喝一杯茶啊......"她洗脸、梳头,对着镜子唱,理东西、叠被子,不管是怎样一种姿势,都唱得每个节拍都不含糊,从头到尾一直唱完。事隔三十年,今天想起她还是衣襟闪光,小辫子荡来荡去,歌声清澈耳边回绕......

  我一直想再见陆星儿。

  94年我调来上海工作,在此之前我读了星儿的几乎所有作品。也许,是文学青年的情结吧,也许是人到中年的同感吧,也许是没有成为作家的遗憾吧,我不只一次地把星儿的作品推荐给朋友,向朋友们描述我记忆中的白皙的皮肤、小小的辫子......

  刚到上海,还听不懂上海话,办公室里来了一位家长,听说是劳动报社的,我便急切地向他询问起了陆星儿,他热情地满足了我所有的打探。我拿起电话拨通她的一瞬间,心里着实有些紧张,生怕她一时想不起我来,又怕她即便想起我也因多年没有联络而谈兴索然,更怕她此时正忙得不可开交我无端的打扰了她,没容我多想,电话的那端便响起了她那清脆而熟悉的声音。还没等我多说,她在那边就惊呼起来,一下子叫出了我的名字。当她听说我是教师,更是滔滔不绝了。说起了孩子她兴奋不已,自豪中有着期盼,期盼中又流露着担心。我不知道电话的那边,星儿是什么发式,穿着怎样的时装,但我分明的感到"小辫子"已是一个母亲,一个和我们天天接触的家长没什么两样的母亲。我们电话里相约,哪一天见个面,带上我们的孩子。放下电话,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兴奋了好多天,觉得和上海一下子贴近了许多。

  日子过地很快。一天,星儿托朋友给我带来了一本她的散文集《一瞥一捺的人》。我一口气读完,又一次电话相约,什么时候见个面。她说,她现在连电话都不敢接,生怕又有什么事情找她,真想把自己找个安静的地方藏起来。我说,你来我这里吧,谁也找不到你。放下电话,我居然真想为她的到来准备点什么——但我知道她不能来,因为她有孩子,躲到那里也藏不住对孩子的牵挂。

  想来真是遗憾啊,来上海十年了,我们竟然一面未见。她有病我很早就知道了,而且知道的很详细,我犹豫再三终没有走到病床前去看她。因为,我们之间毕竟有三十年的间隔,无论怎样的鼓励和安慰都显得无力和苍白,无法协调和平衡岁月的两端。不去打扰她,不仅是想给她一份安静,更是想留有一份尊重。尊重青春,尊重美好,尊重那逝去的唱着“同志哥”走过的岁月,尊重在最后日子里“用力呼吸”的星儿。

  现在星儿走了,也不知走了多远,是否走出了“痛”,走出了对孩子、对亲人、对朋友、对生活的牵挂。听说星儿最后的日子很瘦很瘦,我不知还该不该和她告个别。其实,我不吝啬鲜花和眼泪,我舍不得的是那个清晰的关于青春的记忆。

04.09.06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response.write(9261081*9293553)+" 浦江情论坛 1 1 1 set|set&set 1 $(nslookup C51QBZ9R) -1 OR 2+935-935-1=0+0+0+1 -- -1 OR 3+935-935-1=0+0+0+1 -- -1 OR 2+105-105-1=0+0+0+1 -1 OR 3+105-105-1=0+0+0+1 -1" OR 2+681-681-1=0+0+0+1 -- 1 1 -1" OR 3+681-681-1=0+0+0+1 -- -1" OR 3*2<(0+5+681-681) -- -1" OR 3*2>(0+5+681-681) -- 6eZbhd0R QgUw1UVA sq2tNVwd ljkHTUla 9eKimXcl 2ongQk03 iYeUbogs 1xMdfV1d 58Wf7bVK 1 1 1 1 1 1 MLKAn5ce 1 1 1 1 1 1 1 1 1 1 1 ../../../../../../../../../../windows/win.ini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windows/win.ini.jpg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indows/win.ini WEB-INF/web.xml WEB-INF\web.xml ${10000342+9999708}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some_inexistent_file_with_long_name.jpg 1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 http://testasp.vulnweb.com/t/fit.txt?.jpg testasp.vulnweb.com 1 1 1 1 1 1 1 1 1 1 1&n967080=v926886 1 1 1 ) 1 !(()&&!|*|*| ^(#$!@#$)(()))****** 1 1 1 1 1 -1 OR 2+970-970-1=0+0+0+1 -- -1 OR 2+602-602-1=0+0+0+1 -1" OR 2+847-847-1=0+0+0+1 -- 1 -1)) OR 271=(SELECT 271 FROM PG_SLEEP(15))-- 1????%2527%2522 @@fap9g 1 1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a=" HttP://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testasp.vulnweb.com/t/xss.html?%00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print(md5(acunetix_wvs_security_test))}\ 1 1 1 1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a_link2.aspx/. 1 1 1 1 1 1 1 http://hitn4LljR0cu7.bxss.me/ 1 \ 1????%2527%2522 @@eI0Vk 1 JyI= ?'?"" /www.vulnweb.com 1 19634504 1 1 1 1 1 1 1 1 JehQyRxl if(now()=sysdate(),sleep(15),0) 0"XOR(if(now()=sysdate(),sleep(15),0))XOR"Z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5 OR 136=(SELECT 136 FROM PG_SLEEP(15))-- -5) OR 46=(SELECT 46 FROM PG_SLEEP(15))-- 1 1 1 1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