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话说黑龙江

话说黑龙江

黑龙江诗画——第十一集 从《瑷珲条约》到庚子俄难
2008/4/19 0:00:00
来源:浦江情作者:古道游侠编辑:林云普点击数:179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尼布楚条约》签订后,东北边疆太平无事。条约签订第二年(1690年),清廷就把刚从旧瑷珲搬到新瑷珲才5年的黑龙江将军衙门又移驻墨尔根(嫩江)。瑷珲副都统(又称黑龙江副都统)衙门则迁到了右岸的瑷珲新城,其辖境范围包括今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黑河、伊春市东北部、鹤岗市和黑龙江左岸与外兴安岭之间的广大地区。1699年,黑龙江将军衙门又南迁至齐齐哈尔(卜奎)。1748年(乾隆十三年),为加强瑷珲新老两城的联系、方便两岸之间的人员往来,官府设渡船两只,由水师管理。从此,便有流民不断进入,屯垦戍边,在老瑷珲周边逐渐形成比较密集的村屯。

短短14年,黑龙江将军衙门就三次搬迁,足足向南迁移了1000多里。这既反映了当时黑龙江边地的祥和太平,也反映了清政府对东北边防的高枕无忧。就是这种心态,播下了苦果的种子。两百年后,林传甲写下了《题黑龙江》“北望黑龙江水混,江东六十四旗屯。那堪庚子干戈后,犹赖咸丰旧约存。破碎山河余四壁,流离道路掩重门。边垂至计非勤远,何事南迁摩尔根?”胡传在《过宁古塔忽然有感》写到“苦夷索虏东输珍,风雨津梁道里均。议款东垂成大错,当年迁省又何人?”都对黑龙江将军衙门的不断南迁提出了质疑和批评。

进入19世纪,清朝国力衰落,沙俄势力再次渗透黑龙江流域,一批又一批的“旅行家”、“探险家”进入黑龙江左岸“考察”、“探险”,并擅自在黑龙江入海口建立哨所和居民点。鸦片战争后天朝国门被西方列强用武力撞开,沙俄的入侵也更明目张胆变本加厉。1854年,俄罗斯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首次率兵船在结雅河口集结,以增援堪察加为借口,强行通过瑷珲江面,一直东驶出海。1855年,穆拉维约夫又以同样借口,率舰队在黑龙江上航行。1856年穆拉维约夫在海兰泡建结雅哨所。同年10月,英国发动侵略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1857年,七、八百俄军在海兰泡登陆。同年,法国加入侵华的第二次鸦片战争。1858521日,穆拉维约夫参加俄国英诺森大主教在海兰泡为圣母报喜堂举行的奠基典礼。并将海兰泡命名为布拉戈维申斯克,意为“报喜城”。第二天,穆拉维约夫在两艘炮艇的护送下,从海兰泡驶抵瑷珲,与奕山会晤,谈判中俄划界问题。这时,英、法联军已经攻占大沽口,兵临天津城下,南方的太平天国起义也如火如荼,东北边防空虚。谈判进行到第五天,奕山就屈服了。28日,在未尽的炮火硝烟中,奕山与穆拉维约夫签订《中俄瑷珲条约》,黑龙江左岸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并入俄罗斯版图。乌苏里江右岸由中俄两国“共管”。由于中国代表的力争,精奇里江口南岸中国村屯的居民,仍有永久居住权,并由中国政府管辖,这就是所谓的“江东六十四屯”。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进入白热化,英法联军占领北京,咸丰皇帝逃往热河。联军丧心病狂地火烧了圆明园,无数的文物珍宝被洗劫。在这危难时刻,我们的“友好邻邦”非常适时的当起了和事佬,英法两国同意撤军。作为回报,清政府与沙俄签署了《中俄北京条约》,才“共管”了两年的乌苏里江右岸4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正式并入俄国版图。

关于《中俄瑷珲条约》和《中俄北京条约》,革命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是这样评价的:

由于进行了第一次鸦片战争,使俄国得以签订一个允许俄国沿黑龙江航行并在两国接壤地区自由经商的条约;又由于进行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帮助俄国获得了鞑靼海峡和贝加尔湖之间最富庶的地域,俄国过去是极想把这个地域弄到手的,从沙皇阿列克塞·米哈依洛维奇到尼古拉,一直都企图占有这个地域。

                                          ——卡尔·马克思

当英国终于决定打到北京,当法国希望为自己捞到一点东西而追随英国的时候,俄国,——尽管它正好在这个时候从中国夺取了一块大小等于法德两国面积的领土和一条同多瑙河一样长的河流,——竟能挺身出来充当衰弱的中国的秉公无私的保护人,而在缔结和约时俨然以调停者自居;如果我们将当时所缔结的各项条约比较一下,就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件一目了然的事实:这次战争不是对英国和法国有利,而是对俄国有利。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签订《中俄瑷珲条约》和《中俄北京条约》后,沙俄便把江东六十四屯视为眼中钉,不断地骚扰蚕食。

1900年,起源于齐鲁大地的义和团风潮,席卷华北、京师,并波及黑龙江。沙俄以保卫中东铁路为由占领江东六十四屯,驱赶海兰泡和六十四屯的中国居民,淹死妇孺无数,并长驱直入黑龙江内地。瑷珲军民在黑河、卡伦山、瑷珲和大岭进行了殊死抵抗,其最惨烈的战斗就是发生在大岭的狙击战。810,进军嫩江的俄军,在途经大岭时,遭清军三面伏击,义和团和鄂伦春猎手也前来助阵。翼长凤翔亲临阵前指挥,壮烈殉国。双方伤亡惨重,俄军败退30里。列宁在190012月的《火星报》上撰文道:“欧洲各国政府(最先恐怕是俄国政府)已经开始瓜分中国了。不过它们在开始时不是公开瓜分的,而是象贼那样偷偷摸摸进行的。它们盗窃中国,就象盗窃死人的财物一样,一旦这个假死人试图反抗,它们就象野兽一样猛扑到他身上。它们杀人放火,把村庄烧光,把老百姓驱入黑龙江中活活淹死,枪杀和刺死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和他们的妻子儿女。

这就是“庚子俄难”。自那以后,未经任何法律程序,中国丧失了对江东六十四屯的行政管辖权。以后中国方面虽有爱国士绅不断提出要解决该问题,但终因国力不济而不了了之。

关于这两段历史,爱辉镇的历史纪念馆和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的历史博物馆有着不同的述说版本。历史是否就真的画上了句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