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联谊动态

联谊动态

一个知青联谊会会长的心愿
——以特别方式纪念施新荣会长
2010/11/30 22:04:19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施新荣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37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编者按:施新荣是大庆知青联谊会会长,曾经在大庆市担任工会工作,退休后仍回聘于新闻单位,作为知青联谊会会长他始终切实关心和解决大庆知青中的问题,做了一件件事实,转载下面的内参,可见一位知青联谊会会长的拳拳之心,我们赞赏施新荣所做的一切,我们哀悼施新荣不幸早逝,我们会永远怀念施新荣先生。

  大庆油田回沪定居职工被“边缘化”

  大庆油田退休回沪定居约有3000人,主要靠退休退养金或买断费生活,医保方面基本得到方便的保障。眼下大部分人,还能满足安稳的日子。

  在大庆工作的卅十多年间,我们为油田高产稳产五千万吨原油,普撒出满腔情感的热血;贡献了生命中最宝贵的青春。我们这一批人,是大庆精神的继承者.传播者,情感上与大庆同命运.共呼吸,至今仍为是大庆人而倍感自豪。

  我们现散居大上海的四围,有的还蜗居在父母家里,大家也是难以照面,很多情况,就是偶尔通通电话,知晓一声。我们现在这个岁数,再想要融入新环境,难度可想而知。相当部分人员,一则照顾年迈的父母,二则帮助子女照看孩子,苦度光阴。

  大庆油田,2009年9月26日,隆重庆祝大庆油田发现.开发.建设五十周年。我们的年纪,也都在花甲上下攀爬。生理的不可逆性,身体的衰老,满足自得的日子,正在逐步离去。只能维持风烛残年的窘况。

  时代的进步,老年人的生存质量,越来越被重视。油田内部的退管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异地定居的我们,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生活的无声无息。随着时光的流逝,正在逐步被油田原单位遗忘。远离大庆,又无法纳入上海的退管范围,部分党员,无法参加组织活动,大家感觉愈来愈‘边缘化’。精神面貌,加速衰竭;生存质量,每况愈下。感叹‘经济高速发展,世情日渐淡漠’。

  近几年来,我们曾经多次给大庆油田党委和退管部门写信,反映我们的生存情况,始终没有得到正面个回复。这是我们合理的要求与述权,竟会受到如此的漠视和冷遇。我们曾经为是一名大庆油田的工人而自豪,离开工作岗位,就得不到党组织和企业领导的一丝温暖和一声问候。反差和失落,令人不寒而栗。

  据初步统计,定居上海的大庆油田退休员工,已有约250人病故,年龄多在60岁左右,并有300余人患有各种重大的慢性疾患,需常年药物随身携带。我们小范围也常有各式各样的聚会,几乎都能听到与会者流露的对大庆油田退管部门麻木不仁的愤懑。这种愤懑情绪日益增长,已成扩大趋势,有些人,无处发泄,甚至准备采用极端手段。

  有感于此,我们强烈要求油田领导,重视我们数千人这个群体的境况,采取措施,抓紧派遣退管等职能部门的负责同志到上海了解我们的现状,稳定定居人员的情绪,主导长三角地区退管工作。

  我们迫切需要定期开展党员组织生活,提供丰富多彩,有利于身心健康的娱体活动;组织定期体检,以期早发现.早治疗,提高生存质量;掌握困难家庭情况,给予可行的帮助和温暖的照顾;身故后,主持追悼会,表达组织的哀思,安抚身后的亲人和远朋近邻;等等。多方共同努力,人人都来创建一个和谐心态的社会。

  大庆油田上海知青联谊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大庆期间自发成立的知青民间组织。

  随着知青人员的逐渐转移,联谊会也相应的将活动重心转到上海。每年组织团拜会.茶话会.文体等活动。例:2006年,举办了500余人参加的新春联欢会;当年4月期间,由联谊会牵头,大庆市领导支持,大庆公安局户政科.大庆石油管理局稳定办的10位领导同志,被请到上海。联谊会积极协助,做好大量的通讯联络工作,仅用短短的20天时间,便为散居在苏.浙.沪的数千名大庆户籍的市民,就近采集了第二代大庆市身份证信息。这在全国,实属首创。

  采油六厂二矿退休职工吴志康病故时,其妻打电话到他原工作单位时,单位回复就是“知道了”,没有下文,没有同情慰问之情,其妻极度不满,也令他人十分寒心。联谊会的同志闻讯后上门慰问并组织参加了吴志康的追悼会。同样,还做了大量的其它的慰问和安抚工作,稳定了部分人员的情绪。

  民间组织,不能越庖企业的责任,更不能顶替党的领导。大庆油田及相关部门的领导,请重视和理解异地定居员工的诉求。我们联谊会,愿意在党的领导下,愿意协助企业相关部门做好稳维工作。为异地退管工作,了解情况,沟通信息;为定居长三角的原大庆油田员工做一点事情,开创退管工作新局面;为共同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努力。

  2010年7月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0/12/2 13:02:45 评论:送上一声叹息 朱自强 施新荣走的那天,相识的、不相识的知青去了很多,把整个云霄厅都占满了。当追悼仪式开始后,哭泣声不绝于耳。大庆市总工会领导、大庆上海知青联谊会代表以及大庆油田退管办委托代表先后讲话,他们对施新荣的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并高度赞扬他的博大胸怀,充分肯定他一生的工作业绩。当向施新荣遗体告别时,在悲伤的哀乐声中,哭喊声更是连成了一片。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告别了人世。听知情的知青说,11月24日晚,他还和几个知青朋友聚在一起喝酒呢。但谁也没有想到,在26日上班之时,他会突然发病,死于心肌梗塞,享年61岁。 英年早逝的施新荣算得上我们这一代经历过一生磨难的典型,他19岁就随着上山下乡的洪流来到了大兴安岭支边。后来他又上调到大庆油田工作。1998年他提前退休回到了上海,后来就在人民日报《大地》杂志工作。施新荣是个聪慧能干、吃苦耐劳的人,无论是在大兴安岭、大庆油田,还是在上海都市,他都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多次获得“先进个人”和“优秀通讯员”等荣誉称号。 对于施新荣的去世,我的心情,犹如刀割,一直难以舒缓。我和他相处时间比较长,从成立大庆上海知青联谊会以来,至今已有十几年的交情了。施新荣是一个平凡的人,平凡得没有多少轰轰烈烈的业绩,但是,他短暂的一生确实活得很有意义、很有价值。在我眼里,他是一个真正的“草根英雄”。他为人低调,平时省吃俭用,什么爱好都戒了,只是烟瘾特别大,每当写稿、开会或工作繁忙时,总要抽上几支烟,可能只有在烟雾缭绕时,会带走他的一些烦恼和焦虑。 施新荣作为大庆上海知青联谊会会长,为大庆知青做了很多的工作。每次准备联谊会的活动之前,他都会打电话,组织我们开会,事无巨细的精心安排。他一贯廉洁奉公,从不私自占用联谊会的会费,每当我们联谊会组委开会用餐时,不是我们AA制,就是他自掏腰包请客。施新荣也是一个感情丰富、充满爱心、充满古道热肠的人,每当听说知青或知青家属有病或有困难时,他总会亲自或安排他人妥善安置。采油六厂二矿退休职工吴志康病故时,其妻打电话到他原工作单位时,单位回复就是“知道了”,没有下文,没有同情慰问之情,其妻儿极度不满。老施知道此事后,就委托联谊会的其他同志上门慰问并组织参加了吴志康的追悼会,安抚了她们。在他的张罗和主持下,我们联谊会年年都要召开“新年团拜会”,很好地加深了知青间的感情联络。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2005年底,为了解决在沪知青补办第二代身份证的实际困难,他多次召开联谊会的会议,想方设法,动用各种关系,以求一路“绿灯”,“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年时间的不懈努力,最后终于在2006年4月间,把大庆市公安局的户籍警员及有关人员请来上海,为居住在长三角的数千知青和离退休人员顺利地换发了身份证,不仅使这么多人免除了大庆—上海来回折腾之苦,还省去了一大笔车旅费用,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从而有力地提升了大庆上海知青联谊会的知名度。自从2005年,老施担任联谊会会长以来,他就一直有几个“梦想”:一是要办个“知青经济实体”;二是在上海建立知青“退管会”;三是在上海成立知青及离退休人员的“党务办公室”。他的初衷就是想为定居长三角的知青做一点事情,就是想为共同构建和谐社会作出一点贡献。然而,天妒英才,天妒好人。 送走施新荣的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晚上做梦,见到了老施,还听到了他爽朗的笑声……老施啊,你早该注意自己的身体呀!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最缺的就是好身体,现在真正到了你这个时候,我只能送上一声叹息了。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