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频道首页 >> 往事追忆

往事追忆

黑龙江上救连长——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2007-05-10 00:00:00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刘 琪编辑:落霞惊鸿点击数:386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969年4月宋先华从上海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师27团渔业连(同年8月该团划入6师编制),后担任“610勤渔号”(以下简称610号)渔轮船长。610号轮是团造船厂自造的一艘顶驳船,装载2台上海柴油机厂生产的6135型120马力的柴油发动机,既可以顶驳300吨的驳船,也可以独立作业。
  27团是原国营勤得利农场(1976年改制时嫌“勤得利”有资本主义小农经济色彩曾一度自称“五星农场”,现仍改回原名“勤得利农场”),位于现今的同江市境内,地处黑龙江中游下段右岸。黑龙江的这一带盛产鲟鱼、鳇鱼和大马哈鱼等。渔业连下属有额图、大亮子、王家店3个作业区,捕鱼水域上自街津口的哈鱼河,下至八岔大滩,全长约180公里。由于1970年省商业工作会议规定,“抚远县、同江县和生产建设兵团六师二十七团(勤得利农场)第二季度生产收购的鱼,由哈尔滨市冷藏船包干接运,按实际接运量,由省水产供销公司调给相等数量的海鱼补给合江地区,由合江地区自行安排,其余三个季度生产的鱼由地区包干”。27团渔业连每年还要远征乌苏里江,宋先华的这艘610号平时就顶装满冰的40吨的冷藏驳船,负责将收购转运捕捞的鱼供给哈尔滨冷藏船。
  渔业连也是个模范集体,1968年9月12日在乌苏里江我方水域捕鱼时遭到苏联边防军的炮艇、巡逻艇、消防艇等拦截挑衅。在其他渔民的支援下,陈庭华和张继仁搭档的小船不顾苏联边防军用高压水枪的攻击,奋勇向前,陈庭华用斧子砍下了苏艇高压水枪的喷头,这个惊心动魄的场面被恰巧来此地拍摄黑龙江渔业生产的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的记者抓拍下来,该段胶带资料被立即收入1969年4月19日在全国公映的揭露苏修叛徒集团在乌苏里江、黑龙江上进行反华挑衅的大型纪录影片《新沙皇的反华暴行》中。兵团首长看到陈庭华这个不畏强暴英勇奋争的镜头,一声令下,便把从山东来北大荒支边的复员军人陈庭华提升为渔业连副连长。陈庭华等的英勇事迹一直是宋先华等知青学习的榜样。不久,渔业连的许多知青又参加了保卫八岔岛的战斗。
  1974年5月3日,黑龙江已经开江,但江里还流淌着不少冰排。由于这个季节是逮渔群的好时机,渔业连在连长黄德和的带领下出动了一个班12人,6条挂网平底船(当地人称挂子船),划到下游10公里外的王家店大河口作业区捕鱼。宋先华的那条610号在岸上猫了一个冬天,这时也需要下江试航,调试一下机器。黄连长让宋先华把船开到大河口水面等他,回来的时候把他们的小船一起捎上,他们可以省点劲。
  上午10点多,带着七八个人的610号到达大河口水域时,黄连长他们已经开始下网作业了。宋先华的船便熄火靠在岸边等候。大河口这一带黑龙江江面比较宽,将近2000多米,主航道上游我方有一岛,主航道下游苏联一侧也有几个小岛,岛左侧内有个河汊子。宋先华看见黄连长和上海知青蒋海星两人搭档的那条船正在江中下网。因为不知道还要等多少时间,所以就和几个船员一起打起扑克牌来。
  忽然值班船员报告,上游方向有两艘苏联机枪艇(这种类型的苏联边防巡逻艇前后各配备一挺14.5毫米高射机枪)往下驶来。宋先华停止了玩耍,拿起望远镜观察苏联巡逻艇动静。尽管当时中苏边境已经没有剑拔弩张临战前的那种紧张气氛,提高警惕还是必要的。此时黄连长和蒋海星他们的小船在主航道中国一侧,听见苏联巡逻艇的马达声,两人也停止了作业。苏联两艘机枪艇慢吞吞地在主航道上正常航行,在快接近黄连长的小船时,突然加速转向,越过主航道中心线入侵我方水域,一左一右夹击连长的小船。小船在两艘苏联机枪艇掀起的浪波里不停晃动无法控制。
  “不好,黄连长蒋海星他们有危险”。宋先华马上命令发动机器开船向江中驶去,想去搭救连长。机枪艇看见610号向他们冲去,便打出了一颗信号弹。下游方向苏联河汊子里突然驶出两艘苏联炮艇,摆出阻挡的架势。见来了增援炮艇,一艘机枪艇上的苏联边防军伺机便用一根头上带着铁锚的长竿,钩住连长的小船就往苏联方向驶去。很明显,是苏联边防军蓄意埋伏越界抓人,而且可能知道连长的身份。
  一对四,力量对比如此悬殊,但610号仍毫不犹豫地直线追赶那两艘机枪艇。这时苏联炮艇上的高音喇叭忽然响起了生硬的中国话:“610号,610号,你们已经进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水域,请你们马上退回去”。
  “他妈的,你们窜到中国水域抓了人,还不准老子越界救人,再说这国界不是还没有定吗,别理它”,宋先华一面命令大副继续往前开,一面命令其他人员做好战斗准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想起边境斗争十六字口诀,宋先华决心要针锋相对,把这至少是“有理、有利”的事做下去。大副这时好心地提醒宋先华,“没有办法了,我们已经越界了,算了,还是有点节制,退回去吧,不要犯错误”。宋先华顿时勃然大怒,说:“这是命令,来人,把这个胆小鬼关到舱里去。我们不能眼看自己人被老毛子抓去而不去救他们。现在是救人要紧,不要怕犯错误”。“是”,“对的”,“今天和老毛子拼了”,周围的知青和职工异口同声,马上拥了上来把大副锁进了小舱,生怕他干扰抢救行动。大副气得直踢舱门,“我不是胆小鬼,我不怕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谁也没有理会他的呼叫,大家一心一意注视着苏联炮艇的动向,只想着要把连长和蒋海星从苏修魔爪下救回来。
  见那两艘巡逻艇已经拉着中国的小船进入了自己一侧的河汊子,两艘苏联炮艇干脆横在河汊子口上,挡住了610号渔轮加速前进的方向。那个经常指挥炮艇威胁中国渔民、进行挑衅的苏军中校拿着手提扩音喇叭走到舷边不断地喊话:“610号,610号,你们已经入侵了苏联水域,请你们马上退出”。对方炮艇上的炮衣早已卸去,炮口对准了610号,两艘炮艇上几十个苏联军人站在一侧舷边拿着冲锋枪瞄准了中国船员,而且开始拉枪栓子弹上膛,摆出了随时都可以先下手开炮开枪的姿态。610号船上虽然也有自卫武器,但按规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武器是不能公开亮相的,渔业连在八岔岛事件中有过经验教训。所以大多数船员拿着斧子、长钩、鱼叉等工具站在两舷准备战斗。
  “冲,我们今天拼命也要把连长救回来;对准炮艇的中舷撞上去,看它敢不让道!看它敢开炮开枪!”,610号渔轮上的全体中国人员齐声助威打气,骂着粗话,大家脸色通红仿佛刚喝了半斤白酒。宋先华想起了文革前电影《甲午风云》中邓世昌率致远舰向日本吉野舰撞去的镜头,但宋先华更知道自己的渔轮虽然速度慢,但马力大而且结实,撞在苏联炮艇中央,我们绝对不会吃亏。宋先华命令驾驶员对准那艘苏军中校指挥的炮艇直冲过去,610号突突地怒吼着,冒着黑烟,开足了马力,一点也没有退却停船的意向。300米、200米,100米,60米,苏联炮艇上炮口不停转动的噪声也可以听见了,艇上举枪瞄准中国渔轮的苏联军人脸上露出紧张不安的神色。炮艇上的指挥官十分清楚被这条不要命的610号拦腰撞击的后果,或许他们自知理亏也没有得到过可以开炮攻击中国渔轮的授权命令,或许他们另有诡计。只听见那个中校声嘶力竭地哇啦哇啦喊了几声,于是两艘炮艇迅速分别向前后方向移动,避开了610号不顾一切的冲撞举动,让出通道,听任610号冲进了河汊子。
  由于苏联机枪艇进入河汊子时放慢了速度,黄连长趁机解脱了钩在自己小船上的苏联铁锚,试图突破封锁逃出虎口,但寡不敌众,周旋之中小船又被另一艘机枪艇伸出的铁锚钩住,黄连长在摇晃中拿着斧子几次想砍断长竿未果。宋先华指挥610号转了好几圈,左舷贴近了那艘机枪艇,试图撞击它。船上的七八个中国知青和职工纷纷用长钩、长竿、鱼叉捅机枪艇上那个拉小船的苏联边防军,为黄连长他们解钩,刚从舱里出来的大副也勇敢作战。苏联机枪艇也许知道中国渔轮内藏有枪支和手雷,不敢贸然开枪攻击,便让几个边防军也用长钩长竿来捅中国人。混战之中,苏联边防军有几根长竿被拿小斧子的中国船员一把抓住砍断,苏方攻击力大大减弱。几个回合下来,宋先华指挥大家把攻击目标集中到那个拉小船的苏联士兵身上,迫使那小子松了手,逃到艇的另一侧。鼻子被苏联铁锚钩出血来的蒋海星立即把船划到610号舷边,黄连长和蒋海星迅速跳上610号,小船也被牢牢系在610号船尾。大家欢呼雀跃,高喊“毛主席万岁”,“打倒苏修”。
  但事情还没有完。两艘苏联机枪艇不停地围着610号打转,企图干扰610号退出河汊子,但也不敢太靠近610号。此时我船已无心恋战,急于返航。但在河汊子口,那两艘炮艇又聚拢起来了进行拦截。炮艇比610号灵活,速度也比610号快,这次他们十分狡猾,不把侧面对准610号。四艘舰艇企图把610号逼向苏联内河,把船长宋先华也整得手忙脚乱。就在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仿佛是老天爷有眼,从上游突然飘下来一块大冰排,撞上了一艘苏联炮艇,把它逼到沙滩上动弹不得,所以它只能忙着解决自己的危机了,顾不上拦截610号了。宋先华指挥把船头一转,找到了空档,冲出重围。四艘苏联边防军的武装舰艇无奈地看着610号回到了中国岸边。
  当船回到靠近我方岸边水域时,宋先华才发现这场救人的斗争不知不觉中耗费了两个小时,忽然脸色煞白,紧张得冒出冷汗,只得让大副代替自己指挥。
  回到连队,大家都说要给610号渔轮上的知青职工记功。黄连长更是热泪盈眶、激动万分,向上级报告了渔轮的英勇事迹。团部也有此意,还摆了酒席慰问610号船员。谁知没几天上级来了电话,说是因为苏联抗议我渔轮入侵他们水域,惹起了外交麻烦,要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写检讨反省违纪行为。宋先华态度强硬,详细重述了事情经过,但拒不检讨,“我为中国人民的尊严救连长,没有什么错误”,最后不了了之。这次事件后,苏联边防军不知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了宋先华的身份,好几次在会船时,对方居然对着他用中国话喊“小上海,小上海”,伸伸大拇指表示佩服。有次宋先华的船发生故障临时停靠在乌苏里江上修理,对方甚至开了小艇过来询问是否缺油走不动了需要帮助,他们马上可以送油过来,表示友好。
  三十年过去了,宋先华一直为自己和610号渔轮的斗智斗勇的壮举感到自豪和骄傲。但是上海知青蒋海星同学后来因公殉职,永远留在了黑龙江。(根据宋先华口述整理)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2-04-30 14:00:40 评论:好样的当年的知青都会这样作的。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