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岁月如歌 >> 详细
岁月如歌

党的初心暖童心

2021年08月18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周道纯编辑:楼曙光点击数:8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的家乡——江西省黎川县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第二次国内革命斗争时期的红色苏区。我的童年、少年是在当年资福战役和洵口大战的地方度过的。(资福战役和洵口大战见《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资福战役是开国大将肖劲光(老家老一辈人称他为肖胡子)带领红五军团与白狗子(国民党军队)血战的地方。洵口大战则是彭德怀元帅与国民党陈诚进行的大战。当时的黎川是苏区全红县,所以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为劳苦人民浴血战斗的事迹在家乡世代传唱。我从小就对共产党红军为人民浴血奋战的精神耳濡目染。至今我还能记起许多当年的红色故事和山歌呢。

  如:

  一、天上许多银星星,
    地上来了红五星;
    星星只会眨眼睛,
    红星光芒照穷人。

  二、红军哥唻像阳雀(山里人的吉祥鸟)
    东华山下把脚落;
    建立苏区红一片,
    穷人仂(妹子)有暖窝。

  三、红军好比天上月,
    穷人就是满天星。
    打倒土豪拨乌云,
    星星拱月一道明。

  我还记得我的出生地资福村东华山一带流传动人而悲壮的《红军鸟》的神话故事:

  山里闹红的时候,打倒了土豪地主,分田分地,世代受苦受难的贫苦农民扬眉吐气。他们感恩共产党、感恩红军、革命劲头高涨。农户们全家齐动员,老少都上阵,组建了赤卫军、妇委会、赤少队、为红军筹粮筹钱。赤卫军、妇委会为头的是叫田哥和凤妹的一对恋人。

  后来白狗子大反攻,红军转移了。躲到南昌抚州的地主恶霸也回来了,大肆向贫苦农民反攻倒算。红军虽然撤走了,但穷人都坚信红军和共产党一定会回来的!田哥随红军走了,留下来的凤妹依然到处向群众宣传:“红军一定会把白军打垮,一定会回来的!”这事被地主们知道了,气得哇哇叫,一次凤妹被黄姓地主抓到了,威逼她:只要你改口说:白军把红军打垮了,我就放了你。但凤妹坚决不改口,仍坚定的喊道:红军就是会把白军打垮的!气急败坏的地主就把她绑在大树下,脚下堆满干柴,“你不改口就烧死你!”凤妹仍旧大喊“红军一定把白军打垮的”残忍的地主就下令点燃干柴。凤妹不停地喊道:“红军把白军打垮了!”……突然山风来了、天降大雨。地主狗腿子吓得躲雨去了。不一会风停了,可绑在树上的凤妹也不见了。此刻,只见树梢头一只小鸟反复叫着“红军把白军打—垮—垮!”乡亲们讲这只鸟是凤妹变的!它是“红军鸟”!

  显然这只是民间神话传说,却说明为劳苦大众谋幸福的共产党、红军早就走进了人民群众的心里,扎根在人民的心头。也验证了苏区人民拥护共产党、拥护红军的真情。而现实的当年苏区人民中也确有其事。我的大堂姐夫的父亲,就是当年参加红军走的。而堂姐夫的母亲至死都相信红军会打回来的。堂姐夫的父亲喊名叫“杨猪牯”,大名叫“杨勇”。五十年代时,堂姐夫的母亲还多次托人打听并向上询问开国上将杨勇是不是她的“田哥”呢!

  童年,更刻骨铭心的记忆是在快要上学的那年。我随当老师的父亲到洵口,住在洵口小学里。那时江西福建交界的大山深处还有一股叫黄森仔的残匪危害群众。一支头戴红五星的剿匪部队也驻扎在学校里(学校拦了一只角给部队)。因没设幼儿园,我与比我小半岁的黄老师叫安生的儿子天天在校园里“流浪”。解放军叔叔吸引了我们。他们开会、学习,我俩就在外面“旁听”,跟着他们在后面“操练”,常围着叔叔们听讲故事。那时人太小根本听不懂解放军讲的什么道理,但他们频频说到的“毛主席”“共产党”“保护群众”“爱护老百姓”“不拿群众东西”“遵守纪律”这些事却记得一点,特别是“共产党”“毛主席”牢牢记在了心里。

  解放军战士对我这俩个小老百姓特别好,每次包饺子(可能是每周日)总会盛上一碗给我吃(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吃饺子)。爸妈不好意思,只要知道解放军在包饺子,就把我关在房间里,可不用我担心,仍然能吃到饺子,因为解放军叔叔会把热腾腾的饺子送来我家。

  记忆中,一次我看到一个解放军叔叔(可能是班长)在小门廊侧用木板拦起来的地方“关禁闭”。听说是他吃了茶亭圩上柳香大姐姐妈妈做的饭。解放军首长说“部队是来保护人民群众的,不能接受群众的吃请,他犯纪律了”。后来我知道,柳香姐姐跟他谈恋爱,她妈妈也喜欢上这位叔叔,那天就强拉“准女婿”吃了这顿便饭。待我上初中后才知道这位解放军与柳香是真心相爱。他调到广西后,便把柳香也接过去了,上演了现实版的《柳堡的故事》。

  一碗饺子,一顿便饭,印证了共产党的军队爱民之深、为民之切。这样的童年记忆,终生受益!

  童年,最震撼的也是在那年夏天。连降二天大雨,山洪暴发飞鸢河涨大水。河水很快满过公路桥、满过河对面街面。危急关头,驻扎在学校的解放军跑步来了。为了保护河对面几十户群众和供销社财产。他们要冲过桥去,第一个解放军淌着齐膝深的水过去后,第二个、第三个战士又冲上了桥,此时一个特大的洪浪下来了,“咔嚓”一声巨响,下面四排木桥墩断了。二十多米的桥面被洪水冲了下去。已在桥上的二个战士紧抓桥栏杆,随水而下。岸边的群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惊恐!呼喊!……没过一会,又一个大浪盖了过去,桥面裂散,二位解放军战士被浊浪卷走了……我哭了……

  这幅头戴红五星解放军战士为了保护人民群众英勇牺牲的画面永远定格在我幼小的心上!

  桩桩红色印记,件件亲身经历。童年我就认定:共产党、毛主席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好人。那时幼小的心上就有一个愿望:一定要见到共产党、毛主席。

  那年秋季的一天,当有人指着通往县城方向告诉我:往这里就能走到毛主席共产党住的北京城。我邀上安生揣上红薯就上路了。开始我们走着、跳着。翻过一个大坡,红薯吃完了,肚子饿了,两条小腿慢慢迈不动了。天黑了,两边的树影变得黑森森的。我们俩就坐在马路边堆放的枕木上,沉沉地睡过去了……

  ……突然一阵声音把我们惊醒了,当睁开眼睛,发现我们是在一辆汽车上,四周都是举着摇炉(一种点松明的火把)的解放军叔叔、乡亲和我们的爸爸妈妈。原来,我俩在枕木上沉睡被这位好心的司机叔叔载了回来,正好遇见寻找我们的亲人……(此事我父亲还投稿江西日报对这位司机表示了感谢)

  初心如磐石:共产党从红军到解放军为人民打江山,为人民谋幸福的宗旨代代传承;光辉映童心:我那如歌的童年飘远了,但党的初心却永远植根在我的心上,成为我成长的原动力和人生座标。今生有幸!我还真的实现了童年梦想——去北京见到了人民领袖毛主席。最让我荣耀的是,经过我多年不懈的追求,我终于加入了光荣而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今年,我已七十多岁了,在党也四十五年了。自学校毕业后,我当过乡村教师,在基层行政单位工作过。童年的红色记忆始终激励着我一心向党,以党的初心为信念和追求一路前行。我也用自己的行动,忠诚着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和使命,告慰童年心中为党的初心英勇牺牲的先烈们。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