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岁月如歌 >> 详细
岁月如歌

蹉跎岁月 | 上海知青妈妈,我想您了!

2022年03月04日
来源:新华路时光作者:黄初晨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31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是一名被上海知青遗弃的孩子,今年46岁了,都已经当上爷爷了,如今养父养母都先后去世了……我没有什么奢求,只是非常想见一面亲生父母!”

  记得是在不久前,我在公众号内发布了《里庄村:上海知青未了情》一文。一日,摄友瓜瓜忽然悄悄地告诉我一个秘密——我的亲生父母是上海知青,我是上海知青的“弃儿”。

  作为一名当年的知青、作为有多位上海知青朋友的我,闻讯后第一表情是十分的震惊,继而是牵线搭桥寻访亲人的热心肠!


 
 

  我曾一集不拉,饱含泪花地观看了上海电视台于1994年拍摄的20集电视连续剧《孽债》,我深知知青和弃儿的那种生离死别的苦楚与心酸。

▲20岁的瓜瓜

  瓜瓜是其网名,实名叫章水荣,现任崇仁县邮政银行城南储蓄所所长。瓜瓜说,不知怎的,小时候居然没留下一张照片。


▲瓜瓜(右)和我们在福建尤溪拍摄留影

  瓜瓜1.76米的身高,长有一付温文儒雅的仪表,细长的眼睛里透出几分忧郁神情。瓜瓜聪明好学,业余时间专注摄影艺术,其ps后期制作技术十分细腻、非常有自己的想法。

  我们尽管年龄相去甚远,但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我们走到了一起,成了忘年之交。

  如今,知青作家叶辛的《孽债》故事,还真发生在我的身边的这位小伙子身上。我不由得大吃一惊,经过瓜瓜的同意,我们进行了几次长谈。


▲崇仁县河上镇节孝牌坊和怀拥幼子的石狮

  1974年4月23日,瓜瓜出生于崇仁县人民医院。据接生医生胡九莲介绍,其亲生父、母都是上海下放知青。胡九莲还透露了一个信息——其生母当时下放在崇仁县河上镇,曾经跟随胡九莲学过接生。

  如此猜测,其生母有可能当过赤脚医生,或就读过卫生院校。


  瓜瓜说,猜测父母或是正在办理回上海的手续,当时的政策是不允许在插队点结婚或生育的,所以,生下来后,就决定送给当地人。

  接生医生胡九莲承担了这个任务。开始一两天内,没有找到认养的人家。只有一个崇仁石庄乡的夫妇想领养。但被胡九莲拒绝了,她说,上海的娃不能再送去农村吃苦了!

▲瓜瓜(后排中)在居住地——县城锅炉街14号,与养父母全家合影

  然后,瓜瓜的养父母出现了——养父刘家祥,40多岁,是崇仁邮政局的一名财会人员,养母章汉秀30余岁,是崇仁县巴山镇的一位食堂管理员。


▲崇仁宝水河一带的村庄风光

  瓜瓜在他们身边带到两岁,由于工作太忙,就被送到崇仁礼陂镇芙蓉坑村,那里是瓜瓜认养母亲的娘家,这里有瓜瓜年迈的外婆。


  原本是天真烂漫、无拘无束的童年,但厄运不知咋的就开始了。瓜瓜在刚学会走路时,忽然发现村里的小伙伴不理会他了,不跟他玩了,还大声对他叫嚷着:“私伢崽!”私伢崽是崇仁这边的土话,指没有父母的私生子。小孩子一般都会认为,这是最难听的一句骂人的俗语。


  瓜瓜也是脑门光火,与小伙伴怼骂甚至拳脚相加。几场遭遇战后,村里的小伙伴竟然放出家中的恶犬来咬瓜瓜,瓜瓜被咬的是遍体鳞伤。养母闻讯后,急忙带他去医院打狂犬疫苗,每根排骨都注射,那是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痛!”


  瓜瓜说:“我四岁时,还遭遇过一场生死噩梦。一天,我在崇仁河里抓小鱼,不料一个浪打过来,我就被河水冲走了,我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我妈(养母)说,幸亏有乡亲遇见,赶紧到河里打捞,找到人后,送到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

  不久,怕再出意外,瓜瓜被养母带回县城读幼儿园,从此一直生活在崇仁县城锅炉街14号。直到瓜瓜10岁时,养母才告诉他,其生母为上海下放知青的真像。

▲瓜瓜与妻子结婚的合影

  瓜瓜16岁初中毕业后,便没有继续学业,父母将他送进工厂——崇仁长城机械厂当工人。在那里,他认识了也在厂里做磨床工的妻子。20岁时,父母早早地帮他办了结婚酒宴。不久他们便诞下一对儿女。


  1999年,瓜瓜考入崇仁邮政部门工作,先是当邮递员,送了10年的报纸、信函。2010年,靠自己的努力,瓜瓜又成为一名邮政储蓄业务员。先后在孙坊镇、里陂镇、相山镇担任邮政银行储蓄营业所所长。2018年至今,瓜瓜进了县城,担任城南所所长。

▲左起女儿、瓜瓜、儿子和妻子的合影

  瓜瓜说,我和养父母关系很好,一直生活在一起,养父母年老体衰后,是我妻子和家人一直在照顾他们。锅炉街拆迁后,我们又住进了邮政局的宿舍,一家子过着宁静祥和的生活。

▲左为瓜瓜儿子刘章宏

  儿子刘章宏2011年高中毕业,2016年赣南师范大学毕业,获学士学位。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广东发展的很好,如今已成家立业,都为我生了孙子了。

▲瓜瓜女儿刘章萍

  女儿刘章萍毕业于抚州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现为崇仁县人民医院医护人员,2019年底,她也结婚成家了。


  瓜瓜说,说来很巧,我妻子胡桂兰也是胡九莲医生接生的,两人关系一直不错,都认胡医生为姑姑了。而生母也是常与胡九莲医生书信来往。

  记得在二十年前的一个春节,我们去胡医生家拜年,当时胡医生家还有客人,但坐在里屋。后来,胡医生告诉我,那个坐在里屋的人其实是你的生母。她专程从上海来崇仁给我拜年,也是为了见你一面。


  2016年,81岁的养母因患青光眼失明后离世;2018年,93岁的养父因心脏病突发而逝世。而到今天,我们的接生医生胡九莲也离世八、九年了。这条与生母联系的唯一线索也就断了。


  养父母曾有交待,他们百年之后,可以去相认亲生父母。再过几年,我就是知天命之岁了,想想我生母也是年近古稀的人了。

  岁月无情催人老,芳华刹那褪春晖。

  瓜瓜说,我非常期待能有与亲生父母重逢的一天!



作者简介: 黄初晨,江西抚州人,69届初中毕业于抚州市东方红中学,初中毕业后便上山下乡插队落户,1976年5月,在721矿湖港分矿当了5年井下支柱工,后在矿上学校代课当教师。2001年11月,调抚州日报工作直至退休。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