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知青文集 >> 详细
知青文集

李代桃僵

2010年08月27日
来源:作者:顽石编辑:点击数:759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在农村插队时,每年好不容易忙完田里的农活,冬季又要开始例行的兴修水利工作,大多也就是修修水库而已。在两座山之间堆起一条土坝,建一条出水管,再挖一条溢洪道,这座水库就算完成了。因工作量大,一般是以大队为整体,以小队为伙食单位来完成这项工作的。尽管活儿又苦又累还有一定的危险性,而且在外也没个好住处,可因为能和其他小队的许多知青战友们会面,又不用自己烧饭还能保证吃饱,所以我还是比较喜欢去修水库的。

  有一次是在我们自己小队修水库,发生了一件比较好笑的事。我在挖土时想挖断一根像擀面杖大小的树根,挖了几下都没挖断。这本来是挖土中常见的事情,大家也不在意,七八个人仍围在我后面上土挑土。可有一个特别胆小的老乡却缩头缩脑躲到远远的地方去了,大家对他这种过于胆小的举动都感到有点好笑。这时我抡圆锄头“啪”地一声将树根挖断了。想不到那截树根像一只长着翅膀的小鸟,“呼”地一声掠过众人头顶然后鬼使神差般地砸在了那老伯的头上。砸得他抱头撅腚嗷嗷叫着团团转,逗得大家前俯后仰眼泪都笑出来了。好在他戴了顶棉帽子,否则就更有他受了。如果说这只是一件喜剧性的偶然事件的话,那后面发生的一件事就可以说是悲剧性的必然事件了。

  那是在坑头小队修水库,坝体已基本上要完工了,取土处的山体也被挖去很多形成了两丈多高的断面。为了提高挖土的工效,我们会在断面上的一定宽度上下左右挖出凹槽,然后在上面的凹槽中打入几根尖木桩,将那大块的山土发力橇落下来。为了安全,在上面要发力橇动的时候,下面取土担土的人都会躲开。有一位姓陆的男知青,人倒是个敦厚仗义的好人,可就是特别爱逞强。我们退后四五丈,他就只退两三丈以显示他的勇敢。当土块轰然倒在他的脚下时,他会傲然地回首望望大家。趟数多了,连傻瓜都能读懂他目光里的语言。可是到了最后,他终于为他的“勇敢”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一次土块倒落时,他被泥土给活埋了。我就站在他后面不远,发现他被埋我立即冲了上去,用双手拼命地刨泥土把他刨了出来。万幸的是他还没死,因为埋住他的泥土绝大多数是反弹土。直接打在他身上的虽然只有几小块,可却给他造成了终身的伤害。我把他背回来安置好以后才感到左手的疼痛,原来是刨土时掀掉了半块指甲。其实就他的脾气性格而言,发生人身伤害事故只是早晚的事,能保住性命已是属于幸运的了。而后面那起事故的受害者就没有他那样幸运了。

  车江水库是三个大队合并成一个大队后修成的一个比较大的水库。当时由于去的小队比较多,两边山上摆不下,所以把我们小队的取土点分在了坝内的一块荒地上。起初我们的进度还是走在前面的,可是随着坝体的升高我们的劣势也越来越明显。挑着一百多斤的泥土要爬上二十米高的堤坝得费多大劲?尽管我们拼了命的猛干可仍然赶不上趟。落后就得挨打,队长在受了多次批评后也真急了,决定使出撒手锏来挽回颓势。吃了晚饭后队长借来了两盏汽灯,领着我们开始了通宵达旦的挑灯夜战。因为晚上其他队都没来,所以我们拣了一个最近的取土点。经过一夜苦战,我们不但填平了窟窿,而且还超过了平面。当太阳懒洋洋地还尚未露脸,其他小队的人就陆续地上了工地。湖南移民队的人要我们立刻离开他们的领地,一个十四五岁的湘伢子蹦蹦跳跳地跑到我身边干了起来,我们怏怏然地撤回了自己的老地方。这时小队的伙夫正好将早饭送上了工地,早就饥肠辘辘的我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挖了一碗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一碗饭还未吃完,只听得上面工地一片惊呼声,接着是“轰”地一声闷响,响声过后更是喊声一片,喊声中还夹杂着凄厉的哭嚎声。大家都赶紧冲上去察看,我惊讶地看到,就在我们刚刚挖土的地方发生了山体坍塌。好在是白天,一人在发现有小块泥土索索散落下来的先兆时发了一声喊,大家都一哄而散。只有那个湘伢子还没来得及跑出坍塌范围被压了在下面,一条幼小的生命就这样夭折了。

  晚上我躺在铺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湘伢子虎头虎脑的稚气面容一直在我面前晃动,那凄厉的哭声也总在我耳中回旋。我觉得那个湘伢子实在是死得冤,因为怎么说也是我们被砸死的概率大。试想想,如果坍塌是发生在那漫长的夜晚或者凌晨,黑暗中谁能那么及时地发现那么细小的征兆。就算发现了,饥饿疲惫的我们也没有能力及时的跑出去。甚至可以这样说,只要他们早饭吃得晚一点,或是在上工地的路上走得慢一些,那么被砸死的就肯定是我们了。三十多年来,我几次做到那可怜的湘伢子扑在地上哭喊叫冤的梦,在这件事情上难道我们真得也有错?仔细想想相信大家心里会明白。

  那位不知名的湖南小弟弟,请你安息吧!愿你的灵魂早升天国!阿门!

(作者原是上海的江西峡江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