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知青文集 >> 详细
知青文集

五花大绑

2010年08月27日
来源:作者:顽石编辑:点击数:91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五花大绑”这个词儿,大家平时在书上一定常常可以看到。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却未必有谁能看到真正的五花大绑,而能捆绑出漂亮五花大绑的人则更是少之又少,真有点凤毛麟角的味道。我曾有幸差一点被别人捆了个五花大绑,也曾有幸看见别人在我面前被捆成五花大绑,欲知详情,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原来插队落户的那个大队里有一个姓熊的人曾经在公安系统工作过,有这样一手绝活,能捆绑出既结实又漂亮的五花大绑来。当时这活儿能经常派上用场,所以不少人对此羡慕不已。我插队的这个村里有一位老乡,凭着和大老熊攀上的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交情,又请大老熊吃了几顿饭,终于在大老熊那里学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那一手绝活。从此,这个被本村一位老太太收养了有十来年可仍常常遭人白眼的乞丐,身价确实是一下提高了不少。如果要在这一片里抓人捆人,就再也不用大老远地跑六七里路以外去请那个大老熊了,小老熊立刻就可以耀武扬威地出征搞定。有一次,大队一把手何主任因误以为是我断了他的财路而率领民兵来“讨伐”我时,小老熊就兴冲冲地手持绳索紧随其后。在主任的喝令声中,小老熊也许是觉得和我同居一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心中有所顾忌而至迟疑畏缩,使我得以抽身而去逃脱了一场皮肉之苦,所以我心里面还是对他存有一份好感的。

  一年后初冬的一天,我被同村的另外三位“知青”(我用上引号是因为其中有两位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知青,而是顶着知青名义下来的社青)小何、小丘、小谭相邀去打扑克牌,玩的是争上游。大家说定,最后一名手上还剩几张牌,第一名就用筷子蘸上墨汁在他脸上点上几点。四个人吆三吼五地玩得忘乎所以,渐渐地每个人脸上的黑麻子也越来越多。这时本村的治保主任老马进来了,笑嘻嘻地站在旁边看着我们打牌,大家还互相开一些没有轻重的玩笑,气氛显得很祥和。我们四个人都没有料到在外面竟笼罩着浓浓的杀气。突然,一声响亮,大门被一脚踢开,冲进来一群荷枪实弹杀气腾腾的武装基干民兵,小老熊带着他的法宝也夹在其中。我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可毕竟心中还是有一些“没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的底气,静观事态如何演变。民兵营长厉声叫道:“何崔浪!出来!”何崔浪是一个“上过梁山,吃过泡饭”身上刺有文身的社会青年,老吃老做的人,也许知道自己做了不少“好事”,不慌不忙的走过去束手就擒。我想,故事到此应该结束了。不想营长又朗声叫道:“丘家宝,出来!”丘家宝就是那个一年前因醋坛子打翻而在大队一把手面前搬弄是非,差点没把我给害死的南昌大龄知青,此刻也在和我一起打牌。他冲出去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嚷道:“有没有搞错?!我叫丘家宝喂?”“抓得就是你丘家宝,给我捆起来。”这时,我心中又升起了一团疑云。第三位知青叫谭义人,他也许知道自己会有事,赶紧用湿毛巾将自己脸上的黑麻子擦擦干净。果然,当小丘被捆绑停当后,营长叫到了谭义人的名字,我真正给搞糊涂了,不知道今天上演的是一出什么戏,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了。小谭将他的钥匙扔给我说:“你帮我照看一下东西。”“我帮你照看东西?我的东西还不知道该让谁来照看呢?。”我想第四个就应该轮到我了。当小谭也被漂漂亮亮地绑了一个五花大绑后,我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自己做得好看一点,免得别人笑话。于是我不等他们叫到我的名字,大踏步走到他们面前说:“动手吧,还等什么?”谁知营长一声唿哨,就像刚刚的突然而来一样,这伙人又押着一个净脸,两个花脸一共三个五花大绑森然而去了,剩下我一个人呆若木鸡似的独立于路中央。到这时我才明白,治保主任不是来和我们逗乐子的,而是先来探探风声的,可我心里仍感到很迷惑,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后来我才明白,前几天这三个家伙跑去偷邻村知青的狗吃,谁知那个村里的知青比他们还要厉害,把小丘打得都在地上爬。可这毕竟是一次打架斗殴事件,所以大队把他们抓去处理。据小谭回来后说,在押解他们去大队部的途中还有一点好笑的小插曲。小谭这小子脑子比较活,在押解出村口不远,他就嚷嚷着说尿急了,民兵们只得将他的绳索解开让他尿尿。因小老熊把人捆绑好后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去,所以尿完尿没人能绑得起来了,只好让他就这样荡着双手走。旁边那两个正兀自被绑得难受呢,见有如此好事,也嚷嚷着要小便。可民兵们已有了前车之鉴,岂肯再给他们松绑尿尿。吵得厉害了,他们就对小谭说:“谭义人,你去帮他俩把鸡鸡拉出来尿尿。”小谭心中正暗自得意呢,这点小事何足挂齿,欣欣然上前弯腰帮他们解开钮子拉出鸡鸡,然后嘟起嘴巴站在旁边吹嘘嘘,给他们催尿,把小丘小何俩的肚子都给气炸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每当我想起小谭给我绘形绘色地讲这段可笑的小插曲时,我还会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注:考虑到这毕竟不是一件什么光彩事儿,三位当事知青文中用得都是假名。)

(作者原是上海的江西峡江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