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知青文集 >> 详细
知青文集

砍柴之歌

2011年09月30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顽石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08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砍柴莫砍(欧斗)葡萄藤嘛,好女不爱闲游浪荡的无用人啊(哥尼妹子亲亲)。 有志的男儿像常青树,常青树,常青树,无用的人儿他游荡闲一生啊 (哥尼妹子亲亲)……”一曲高亢动听的《赶马调》惊破了许多人的黄粱美梦,我也像一匹无助的儿马般被驱赶到了一个荒僻的小山村。面对完全陌生的生活环境,起初真有点傻了眼。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过去连想都不曾想过的一个“柴”字,此刻像个巨灵神般晃动着躯体走到了眼前。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吧?好歹当时还以为自己也算个有志男儿呢。于是无奈地拿起一把砍刀一根长绳出门砍柴去。当时正值初冬,见山村周围的大树上攀爬着不少落了叶的藤蔓,问村民告之说是野葡萄藤。“砍柴莫砍葡萄藤”这首歌我小时候就会唱,所以还不至愚蠢到去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可接下来我还是做了件蠢事。望着村前寨后无数连绵起伏的苍松翠竹,我琢磨着该砍点干柴回来才好烧哇,果然看到村旁荒野遍立着许多约一人高的枯枝条,“哼吱哼吱咔嚓咔嚓”地砍倒不少,再用那根捆棉被的长绳像绑犯人一样将那些枝条捆好后扛回了家,做饭时却遭了罪,烧掉许多纸头熏出不少泪水枝条就是燃不起来。后来才知道,那次砍回来的是一些刚落叶的活荆条枝,当然不好烧啰。吃一堑长一智,咱以后就只捡枯枝砍干柴烧了。

  “太阳出来吔出来啰!跟着太阳一路来哟!左手拿个是黄金棍,右手拿个是砍柴刀。太阳在前面打露水,我在后面搬干柴。太阳出来吔出来啰!跟着太阳一路来哟……”不懂砍柴咱就虚心向老乡学呗。就像这首山歌里唱的那样,砍柴还真有点小道道呢。首先时间上就有讲究,不能一清早就往山里钻,而要等太阳收干了露水才能进山砍柴。带上把磨快的砍柴刀,再拿根小杉树削成的禾杠,就可进山砍柴了。绳子倒是用不着带,就地取材砍根小山竹一剖两就可用来捆柴了。如果说将小山竹均匀地剖成两片需要那么点技巧的话,那么,将杂乱的树枝整齐地捆绑起来也同样需要技巧。起初我捆绑的柴捆上大下小松松垮垮,穿在禾杠上头重脚轻左摇右晃,担起来挂挂碍碍很是吃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与观察,自己总算逐渐摸索出了一点道道,捆绑出来的柴捆也有点像模像样了。也许有人会问,如果在砍柴的地方找不到小山竹那怎么办呢?也有办法,可用山上常见的一种名叫“棘柴”的韧性灌木枝条代替竹片来捆柴。再到后来,禾杠有时也不带了。在山上砍一根粗细长短适中的小树两头削尖当柴杠,一样能麻溜地将柴捆担回家。不幸之幸是我们下放之地虽地处僻远,却是个林木葱茏的丘陵山区。只要你舍得稍微多走点路,半天不到就可挑一担干柴枯枝回家。不像有些地方,出去砍柴单是走路就要走上老半天,有时用上一整天还砍不回一担好柴呢。

  “春季剁来个柴啰,打峦啰,(不解何意歌声如此)上山坡哟,山上野花开得艳。为给老板把柴剁啰,受那个气,造那个孽啰……今日把山歌唱起来哟!口唱山歌去剁柴啰!口唱山歌哟去剁柴啰!”这首不知名的旋律幽怨的砍柴歌是在农场的手摇留声机里听来的,因较契合当时自己的心境,故印象深刻入耳驻留。遣到农村后一切都得靠自己,必须尽快掌握在农村生存的基本技能,处于生存之道首位的当然是砍柴做饭。所幸我不但学会较快,而且还真有点喜欢砍柴,因在无人的山野正可无拘无束地唱唱歌吼吼嗓,以化解自己心中的郁闷之情。特别是情绪低落时,免不了就要唱唱这首歌来宣泄宣泄。说到砍柴还想提件封存于胸已久的愧疚事,村里有一对无后的老夫妻,人称老鸦公公老鸦婆婆,因年纪大了无力扛冬季烧火塘的大柴,我有时收工后就顺便扛些大柴送去。谁知几次下来他竟不好意思了,硬拽着我留下吃饭。老鸦婆婆因患白内障眼睛半瞎,做的饭菜自然就让人揪着一把心啰。有次她摸摸索索端上来一小碗霉豆腐,凑近了一看,里面竟滚动着许多可怕的蛆虫,吓得我从此再也不敢留下吃饭了。两位在天的可怜老人,请原谅一个不懂事的知青因恐惧而导致的退缩吧!

  “砍柴过岭又过坡,岭上山鸡尾拖拖,岭上山鸡呀尾摆摆,展翅飞过虎狼窝。姐砍柴来妹相帮,问姐砍柴砍几长?长长短短呀一下砍,哪个带了尺来量……”这首电影《刘三姐》中的砍柴歌形象地描叙了砍柴时的情景。在山上砍柴时,确实常有漂亮的山鸡拖着长长的尾巴从人身边突兀地冲天而起,“咯咯咯咯”地叫唤着飞向远方,不经意间真会把人吓一跳。偶尔还会遇上只野兔、黄鼠狼或狗獾等小动物,或慌张或从容地从你脚边窜行而过。当然,在山上最须提防的恐怖杀手就是蛇了,眼镜蛇、竹叶青、蝮蛇在山地丛林都较常见。尽管这些长虫对我来说构不成威胁,可是女知青在山上遇见这些爬虫还是常被吓得呼爹喊娘失魂落魄慌不择路地狼狈逃窜。难怪老伴到现在谈起插队生活仍是心有余悸,说那时最怕的事就是上山砍柴了。她的方向感差,钻进山地丛林常辨不清东西南北。有心想在近处砍嘛又觅不到好柴;有心想走远点砍嘛又怕迷路;有心想邀男知青一道去砍嘛又怕引来闲言碎语惹人笑话。只能勉为其难地与同样不辨东西,不识槐榆的同性知青一道去砍柴,也闹出过一些错将油茶当柴砍的笑话。何况砍柴还须时时提防长虫、胡蜂、蜈蚣、臭蚁等毒虫的侵扰,真是难为她们了。可她那时还偏爱端着个架子不向我求援,呵呵呵呵!我现在常取笑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早下决心嫁给我不就可少受无数的苦累,少担许多的惊吓吗?真没远见!

  “太阳出来啰儿,喜洋洋欧啷啰,挑起担子啷啷扯光扯上山岗欧啰。手里拿把啰儿,开山斧欧啷啰,不怕虎豹啷啷扯光扯和豺狼欧啰。悬崖陡坡啰儿,不稀罕欧啷啰,唱起歌儿啷啷扯光扯忙砍柴欧啰……”这首欢快的四川民歌我也挺喜欢,在砍柴的时候也常哼唱。尽管自己砍柴用的是刀,唱了这歌我知道四川人砍柴喜欢用斧。提起这开山斧,我后来干森工时也使过,砍起树来真如紫电青霜般飞快,脸盆粗细的大树半支烟工夫就可放倒,那一个爽。可每天千辛万苦地干活,人却穷困得要发疯,说出来不怕人笑话,当时想给孩子断奶,买几包奶粉的钱都掏不出,急得人直想吐血!虽说自己人穷志不短,可穷急了眼的时候,脑中就常会滋生出一些怪念头来:当我扛着开山斧独自在深山老林里穿行时,常会企盼能撞上只老虎就好了。对一个曾在野外遭遇过虎的人来说,这种企盼显得尤为现实而强烈。是想寻口虎皮棺材睡睡吧?我呸!肩上的开山斧可不答应!东北森林里的大熊瞎子见过没?尖牙巨掌个大力猛,连威猛无比的东北虎见了它都要礼让三分。有一位愣头青在森林伐木时狭路相逢地遭遇到了一头大黑熊,无知无畏的愣头青果断地冲上前挥动手中的开山斧就是一通猛砍,竟然将这头威名赫赫的大黑熊给措掌不及地活活砍死了。这个真实故事看得我直呼痛快。开山斧能砍死大黑熊,那华南虎又岂在话下。若是我真能砍死一只大老虎的话,那可就发大财了,至少也能暂别穷困三五年吧?可直到森工使命结束,别说砍虎了,虎毛也没瞧着一根。就是在山野中经常照面的豺狗、野猪,也没一只愿跑到我跟前来自动受死的。

  “……茶山上的那个小阿妹,啊!耶耶耶耶俏模样,引来了的那个对面坡上,耶!砍柴的少年郎,砍柴柴的那个小阿哥,啊!耶耶耶耶嗓门亮,茶林里的那个飞出耶一对金凤凰。”赣妹子杨钰莹唱的这首“茶山情歌”轻松活泼甚是好听。想想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浪漫得有点过了头,你看,一个东山采茶的俏妹子,一个西山砍柴的少年郎,不知怎么一下来了电,马上拥在一起变成了一对比翼齐飞的金凤凰。这爱情真是来去得比那闪电还快呢!可想想咱们年轻那会,一切听从党安排不说,还灵魂深处闹革命,狠斗私字一闪念呢。若男女知青敢两人一起上山砍柴,那非得给唾沫星子淹死不可。就是后来谈朋友也都是中规中矩的,订婚前连手都不敢拉一个,更别说其它了。当然也有少数前卫胆大的,但那不是主流。老伴曾笑话我说与她谈朋友写信都是满纸革命辞藻,什么世界革命,什么脚踩烂泥田,放眼全世界。像中了邪般高谈阔论一派胡言。不过她也该想想,对于一个一无所有,一无所长,一无所望的黑狗崽子来说,除了空谈革命外,还能跟她谈什么其它的吗?一谈到现实准得崩。那时我只能靠一些迷幻剂般的豪言壮语来麻痹自己,一厢情愿地做些脱胎换骨改造世界的荒唐梦。还想拉着别人一起来做梦呢!真是滑稽之极。所幸时代前进的隆隆声惊醒了我的迷梦,赶紧放开脚步跟上去,终于迎来了过去做梦都想不到的幸福生活。最后还想说一句:改革成果来之不易,倍加珍惜吧。更祈望家国社会,千万不要好不容易从过去“禁欲、贫困、绝对平均”的陷阱中爬出,却又掉入无度的“滥情、奢华、贫富悬殊”的泥沼中。过犹不及啊!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