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黎川知青 >> 详细
黎川知青

那年“双抢”

2012年06月15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戴一德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44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双抢”即抢收抢种,第一季水稻收割入仓,犁田、插秧种下第二季水稻。为赶季节,时间紧、任务急是当时江西农村一件大事。

  上湾生产队85%的田地种双季稻,六九年双枪期间,每天早上天刚亮就传来生产队长呼喊声:“出工喽、出工喽……”。我们从床上爬起来,既不刷牙也不洗脸,光着脚丫,拖着浑身酸痛的躯体,困死懵懂地拿起农具跟着村民下田开始一天的劳作,这叫“出早工”。

  一般农民家女家婆不出早工的,在家烧饭,江西农民烧饭是先将米在水里煮一下,然后捞起来放到木桶里蒸,米汤人喝一点,其余喂猪。当你汗流浃背地收工回来,贫下中农施舍一碗凉米汤给你时,虽是猪口夺食,也只有一个字“爽”。

  我等知青也会安排一个在家烧饭,只是用烧得墨黑钢筋锅架在南丰炉烧“上海饭”,没有米汤,没有菜蔬。

  约七点半,早工收工,在仓库前的晒谷场上卸掉一担刚收割、脱粒的谷子,浑身轻松。兴高采烈,说说笑笑地在山溪旁撸去腿上的泥巴回屋“吃饭”。

  稍事休息,上午九点又听到“出工喽、出工喽……”的呼喊,依然开开心心出门劳作。我们知青是以割禾为主的劳动,山窝里的泛田、冷浆田(沼泽地,下有泉眼,会陷下去)深的地方大腿根部都在泥里,要踩在原先埋的树干上或踩在稻根上,慢慢前行割禾,稍不小心会有危险,

  第一次在泛田割禾,拖着禾桶脱粒,突然半个身子陷在泥里,我扶着禾桶挣扎着爬起来后站在边上发愣,一个光头农民(江西农民很多得癞痢病)跑过来对我大声呵斥:“行开、行开”(相当于叫我滚开的意思),我感到受了莫大的侮辱,当然只有忍气吞声……

  到午后一点左右又挑着一担谷子回来,这时累得不太愿意说话了。一个来月只烧饭没烧菜(自留地里菜长不好:原因一是不会种菜,二是生产队分的自留地在坡上,离水源远,三是三个和尚没水喝)。我们厨房里只有盐,没有油,更没有酱、醋。已经吃了很久的井水淘饭。在又累又渴又饿的状态下,井水淘饭只需几秒钟就能完成午餐。

  女知青小璐会端着饭碗站在农民家门口,小璐年龄小(下乡时只有16岁),长得蛮讨人欢喜,女主人会夹点菜给她,她拿回来给知青朋友分享,我吃到过和辣椒一起烤的小鱼,味道香真好吃。

  久而久之,村民嫌弃知青,没人给小璐夹菜了。一天小璐端着白饭站在隔壁灶前吃,趁女主人下灶添火时,挖了一筷猪油拌饭,我也分享了,肚子里很久未进油水了,好吃极了。

  当然,后果是遭来一顿臭骂和半个公社的人都知道这些知青饿极了。

  午饭后的一觉是最舒服的,山区农村房子高,空间大,厅里蛮凉快,我会在一条20厘米宽的长凳上睡着并做梦。

  下午三点又出工了,太阳当头照,晒得田里的水发烫。农民会带着装满水的竹筒,知青渴了到处找山泉。一次我实在口渴难忍,涉水河中央喝河水,余光发现一条蚂蝗游到我嘴边,吓得赶紧逃离。

  忙的时候晚上还要出工,农民打着松油火把,夜战到九点多。现在想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中,在罕见人烟的山窝里出现一、二拾个人叽叽喳喳,举着三、四个火把劳作的景象也是蛮壮观的。在黑夜走路,大家都光着脚,我害怕踩到蛇,确实是胆战心惊的。

  不出夜工的时候,生产队里开大会,传达公社下发的文件。劳作一天的人们,一坐下就开始打呼噜,根本不知道生产队会计在读什么,贫协主席站起来大声喊道:“莫松困哦、莫松困哦”。松困的农民和知青挣一下眼,又睡着了。贫协主席刚一坐下也呼、呼……。

  当宣布会议结束,没睡着的和睡着的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外跑,赶紧倒到床上睡觉。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