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黎川知青 >> 详细
黎川知青

米. 酒. 拳

2012年11月17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陈伦修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13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立冬"过后又到农历的十月了。

  每每想起那些年在农村插队的日子,总不得不想起秋收后农闲做酒、喝酒的美好时光。虽然已经很多年不喝酒了,一想到那亲手酿制的米酒来,便情不自禁的摇摇欲醉来。

  江西农村的米酒是使用纯糯米酿制的。交完了公粮,村里人就开始把新收上的糯谷碾成糯米准备做米酒和米糖了。一大箩的糯米用村后的泉水浸泡上一整天,放入蒸笼里用旺火蒸熟(为了多出些酒,一般人们不会把米上的麸皮碾去)。少许冷却,便放入酒药。村里人还在酿酒的大木桶上盖上厚厚的棉被,这样可以使桶内的糯米和酒药持续保温,充分发酵。

  大约两三天时光,大木桶内的酒酿便做成了。还不曾掀开桶盖,一阵一阵的酒香扑鼻而来。其实,做成酒酿,真真的加工才刚刚开始。

  农村各家或几家都会配置些不常用的加工工具,榨床就是其中之一。一整块宽约八九十公分的杂木或松木做成的榨床,中间凿出一个圆形的槽,槽的一边开有槽口以便槽内的液体流出。床的一端配有杠杆的支点,另一端配有绞盘。人们把酒酿放入一个个用竹篾编成的篾斗,一层层的叠加在园槽的总实处,压上木枕,绞动绞盘,收紧杠杆,酒酿就顺着槽口流进了木桶。为了多酿酒,很少有人去吃刚榨出的琼浆,偶尔有小孩会喝上一小碗。榨出的酒酿被倒入酒缸里,用纸盖好封上泥,就等着过年或更久远的端午了。

  这就是在当地被称为"十月生"的米酒了。如果把酒存放到来年,用火柴可以把酒点着,一点不亚于江西的"四特酒"呢。不过,乡里人做酒还有不少规矩的,例如,村上有了丧事、女人来了例假……..都不能动手酿酒的。不然就会做酒缸缸好做醋了。

  为了体验乡里人做酒,我曾经用刚刚分得的一百斤糯谷酿酒,砍柴、砻谷、挑水、榨酒封缸的全过程一样都不错过。现在想起还是蛮有意思的。

  会做酒还得会喝酒。

  "美酒飘香歌声飞,朋友啊请你干一杯"。稻子也收了、油菜也种下了,田里的活干完了,该是喝酒的时候了。结婚了,喝酒;嫁女了,喝酒;死人了,喝酒;孩子满月了,喝酒;老人庆寿了,喝酒;杀猪了,还是喝酒。从"十月生"酿成的那天起,村子里到处都飘着诱人的酒香。这种"十月生",凡喝过的人都知道它的厉害。好喝、上口、甜甜的,喝几碗都觉得没什么反应,可慢慢的后劲上来,头疼难忍,五脏六肺如翻江倒海一般。知青们在村子里的"酒福"是最好的,不论前村后寨谁家有热闹喝酒,总会把知青们叫上。渐渐地我们也适应了这清纯可口的"十月生"了。要是不会上海过年,那就相当的喝酒了。从早到晚,一天喝四户人家的酒还是少的。喝醉了,吐;吐完了再喝。连那些不知高低的狗吃了我们吐的酒菜,也都醉得跟泥土一般。

  人们把"十月生"从酒缸中取出,装入一种用锡打制的酒壶。因是冬季,酒壶常常会放在桌上的一个小炉上加温,酒热了,小炉上又换成狗肉之类的菜肴;酒冷了,又把菜肴取下,换上酒壶,就这样轮流加热。原来《三国演义》里的"煮酒论英雄""温酒斩华雄"所说的煮酒、温酒就是这样的。"喝了我的酒,上下通气不咳嗽。喝了我的酒啊,一人能走青杀口……。"因为我在临近的村子教书,吃完学生家的"轮饭"回家总已天黑,晚上回村子的四五里山路边,有不少新的和老的坟头,因为喝了几口"十月生"真的胆子很大,就像点着小火把似的。回到自己的村子,酒局还在继续,人们围着小火炉,喝着酒,划着拳,憧憬着来年。

   喝到酒,不得不划拳。划拳,说是中国酒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实也是中国酒文化智慧的体现。"一心敬呀!哥俩好啊!三星照呀!四季财啊!五魁首呀!六六顺啊!七个巧呀!八匹马啊!久久劳呀!全家福啊!"。划拳,就是把两人各出的手指相加,谁叫得对谁是赢家,输家喝酒。你看那两人的十个手指在变化中带出了那么多的和谐、吉利的行酒令。划拳需要手、眼、嘴十分协调的结合,输赢皆在瞬息的变化之中。有的人可以在出拳的过程中变换手指,当然赢面颇大。难怪《非诚勿扰》中葛优发明了"猜拳器"。就在农村这长年累月的酒文化的熏陶下,我学会了做酒,学会了喝酒,学会了划拳。

   现在我们插队的乡下,因为紧挨着县城,所以已经很少有人再做酒了。

  不久前因出差路过插队的地方,特意让过去的老乡找"十月生"酒,想再过一下当年喝酒、划拳的隐。不想老乡告诉我,如今都没人做酒喝了,都喝白酒了。席间,好心的老乡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些像似"十月生"的米酒来,一吃就知不是当年的味道。连下酒的菜"霉腐烧田螺""黄鳅馔辣椒"都没有。一问才知道,乡下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没人再劳神做酒了;田里用化肥,田螺泥鳅都死光了。不知这是农村进步呢还是田园的悲哀。

  虽然没有了原来的味道,可划拳还是照旧。"四季财啊!六六顺啊!……."。

  酒杯中有着说不完的当年的故事;有着划不完的当年的拳。

                                                2012年立冬与上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3/10/19 11:40:08 评论:酒不管变不变,心已经不一样了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