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黎川知青 >> 详细
黎川知青

阿芬助我搞新闻

2012年11月20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周道纯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40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阿芬"叫鲍月芬,一九七0年四月到江西黎川县社苹公社插队。不久便被安排到公社广播站当播音员。我是黎川"土著",早她两年从学校毕业分配到社苹当教书匠。我追她,她就成了我妻子。

  上海知青大回沪后,她舍不得两个孩子和我,不愿意"离婚"返城。一九八0年被正式安排到县广播站当播音员。一九八二年八月,一纸调令,把我"挖"出教育界,到县委宣传部当"新闻干事"。接到调令那会还真高兴了一会。报到那天,部长找我谈话:"上面一直严令不能调用老师,这次县里下决心调你出来,是看到你经常帮公社写写弄弄还可以。你来后就是要把黎川的新闻宣传搞上去,一要让上面的新闻报刊上经常有黎川的消息,二要抓好县里的新闻报导队伍建设。当下,最主要的是你自己要多向地区、省里以至中央报刊投稿"。下午,刚下乡回来的"老土改"县委书记摇着扇子到我办公室:"小周,多年来黎川的干群贯彻中央改革开放政策做了大量工作,有很多值得报导的,这下要看你的啦。如果县里的报导上不去,我可要打你屁股哦!"

  顿时,我坐不住了:而当时的情况一是新闻媒体太少。省里只有《江西日报》、《江西人民电台播》、《信息日报》等六、七家报纸电台。地区只有《赣东报》;新闻媒体的容量又小:除《人民日报》有八个版面外,其它的报纸每天才四个版面。且《日报》又少,多为周二报、周三报。二是各县市争抡见报的"斗争"非常激烈,上上下下都在PK"见报率"。刚来就面临这么大压力,回来跟阿芬说起,她当即鼓励说:"我看不要怕。你在学校读书时曾被《江西人民广播电台》聘为《特约记者》(此事我在"拍拖"时向她炫耀过),多多少少得到老记者师傅的"真传",有基础;另外,这几年帮公社写各种材料,又得到锻炼。只要你肯学习、多下去摸线索,多写多投稿,肯定能行!"又打趣地说:"反正你懒,家里的事不愿做,这下正好借故不用做了。你就全力写你的稿子吧!"

  有了阿芬的这番话,我这只新闻"菜鸟",就卖力地干起来了。白天骑自行车或是乘公共汽车,有时还搭手扶拖拉机,下公社、进村寨,走单位,摸情况,找线索。晚上查资料、写稿件。阿芬除了早中晚要播音值班外,照顾儿子,全包了家务。此外,把我的"上稿!上稿!"也当成了她心中的大事、全家的大事。当时,为了多上稿,有时一个晚上写2--3篇。那时又没有电脑打字发稿,全凭手写手抄。我采取一稿多投、"广种薄收"的办法,每篇稿子至少抄六份,多的抄十多份。然后一早拿到邮局以信函的方式发往各个报纸,每天写稿抄稿常到深夜。阿芬心疼我,又把抄稿的事揽了下来。每天也要搞到晚上十一、二点钟。看到她早上5点多就要广播值班,晚上还得陪我熬夜"受过",我也心疼她,不让她抄稿。她反而骂起我来:"你求早死呀,要害我和小人呀!"每当我回忆起来,热泪总会夺眶而出。

  阿芬只是天山中学六九届初中毕业生,她自己常讲是小学生。开始时,在写稿方面,我也是不把这个"小学生"放在眼里。但她是个极要强的人。当广播员起,她就是中央台虹云等著名播音大师的"粉丝"。调到县里,要求高了,她学习也就更上紧了,进步也较快。我开始写稿总喜欢卖弄"文采",写出稿子文诌诌,又空泛。阿芬常常边抄稿边挑我的"刺"。从心里说,她"挑"得大多数有道理,但碍于自己"墨水"比她吃得多的"面子",我不但不愿改,反而会讥讽她。也就在这时,她立马上演川剧《变脸》,迎头便对我猛一阵"狂轰滥炸"。她的几次"猛抽",我"长记性"了,写稿时注意多了。效果也出来了,写出来的稿子越来越短小,文风朴实多了。后来,阿芬还从她播音员的角度,帮我写视觉与听觉不同的稿子。有一次,我采写了一篇反映全县农民应用科学方法闹春耕的稿子:《田野新歌》,在抄稿时阿芬从播音员角度用词和语调方面提出意见,我老老实实进行了修改。稿子在江西广播电台播出时,我拿着按阿芬意见修改的底稿对照听,发现只字未改。自那以后,我在八十年代就玩转时下当红的网络版"元芳,你怎么看"--经常自动地拿稿子到阿芬那"送审",写出的稿子质量提高了不少。像投向《赣东报》的稿子基本上篇篇都被刊出。这也许是地区报纸编辑老师对我的厚爱,但说来还是阿芬的功劳大。因为那篇篇稿子上绢秀的字体里都浸润着她的汗水和心血。

  而使我更难忘的是,阿芬利用她广播值班的机会,时刻关注中央和省里的当前新闻导向,然后帮助把握采写方向。一九八三年初,中央关于农村工作一号文件下达后,她告诉我:"眼下中央和省里电台集中播发宣传一号文件精神的消息。你多采投这方面的稿子,肯定有戏。"我立马采写了陪同县委书记下乡宣传一号文件,农民积极植树造林的稿件《春风催我绿荒山》,不仅《江西日报》《江西人民广播电台》以头版(条)刊(播)出。连我们基层宣传干部心目中新闻媒体的"珠穆郎玛峰"--《人民日报》也刊出了。还有一次,阿芬说这几天在集中宣传搞活省际边界贸易。我立即抓住我县千多青年农民利用轻便摩托车快捷特点,将我县的水产等鲜活农产品运到周边福建省的光泽、泰宁、邵武等地,又将那边的山货运回黎川交易,采写了《脚踏"风火轮",边贸走四方--黎川千逾"哪吒"大闹省境贸易市场》一文。很快登上《江西青年报》头版头条。记得由阿芬陆续提供的关心大龄青年婚事等好几条新闻导向的稿子,相继都被省内一些报纸作为重要新闻刊出。以致引起了省里好几家新闻单位对"周道纯"这个名字的关注。八四年时《江西青年报》的一个记者,到黎川采访,进了县委院门就问:"谁是周道纯?"见我的第一句就说:"谢谢你经常为我们及时提供了最急需要的稿件"。

  阿芬这个"后援团长"的强力推动,我很快就进入"角色"。小小"菜鸟"初展翅。就在进入宣传部的第二年,我个人全年上稿达一百多篇。在地区报纸上不但是"期期有而是版版有"(《赣东报》编辑老师对我的勉励),不但实现了县委领导要经常在省、地新闻媒体看(听)到"黎川"人和事的要求。"黎川"两个字还时不时的出现在中央的《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等重要新闻媒体上。我的不少稿件还得了奖。因此我还被省内多家新闻单位聘为《特约记者》《特约通讯员》。老县委书记最终没有打我屁股,而是着实地拍了几下我的肩膀。

  就在那几年,阿芬为帮我"上稿"竭尽了全力。她后来在当广播员的同时又兼职单位的会计。为了摘掉"小学生"的帽子,她又报考了电大,拿大专文凭。还参加了《会计师专业职称》考试。所以那几年她是单位忙、家里忙;白天忙、晚上忙。实在太累了,结果生了一场大病,人瘦得不到90斤,两边腰子下垂了5公分。见她这种状况,我是欲哭无泪。她却无怨无悔,只要我的稿子上去了她总比我还高兴。当然,那时稿酬虽低,上的篇数多了,收入还一点的。对于当时微薄工资收入家庭还是有益的。这也是阿芬高兴的一小方面。人说:上海老婆钱抠得紧。阿芬在这点上那是当然的:要我稿费连同工资如数"上交"。幸好本来我的"男子汉"形象就差:一不抽烟二不喝酒,很少用什么钱。所以每次稿费到后便双手捧上。可她并舍不得花,平日,我下乡或到外地开会时,她和儿子两人总是在食堂随便买点饭菜对付对付。稿费连同嘴里"抠出"的分分毫毫都被她积存了起来,留以后用。

  以前,她常开玩笑说:要"走"两人一起走。我说很难,男人寿短,肯定是我先走。她说,那我就伺候你走后,就跟着去。没想到,二00五年四月可怕的癌症让她离我而先走。临走前,她多次忍着巨疼,叮嘱女儿、儿子:"要好好照顾爸爸!"

  时光如水逝,思念存久远。一恍,阿芬已离开我七年多了,但我始终觉得她依然与我如影随行。我这个"山乡土人"虽然被她拽来后又无奈地丢下在大上海中,离开故土乡亲。但有对她的不尽思念、有孝顺的女儿、儿子,我并不感到孤单。今年十二月十五号,是阿芬的六十周岁生日。冥冥之中,我似乎感觉到远在天国的她,也在回味我们那段搞新闻的苦、辣、酸、甜……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