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知青文集 >> 详细
知青文集

神马东东的如戏人生

2013年05月03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浦江情论坛作者:顽石编辑:楼曙光点击数:60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俗话说:“人生如戏,全凭演技”。一个人的人生之戏是否出彩?命运之神编写的剧本固然重要,个人演技也不可或缺。遗憾的是,本人是位十分蹩足的本色演员,除了能演些犟头倔脑不讨人喜欢的角色外,其他角色难以胜任。不过,我认识一位很会演戏的朋友,演技确实了得,真可以说得上是随心所欲演啥像啥。即便他心里恨你恨得咬牙切齿,脸上也能装出一副低眉顺眼的绵羊像来,让人佩服之至。更让人羡慕的是,命运之神对他的出色演技与隐忍功夫也颇为欣赏,给了他不少的好运气作为嘉奖。

  马东东也是知青,精明而白净。比我早一年进的林业局,是我在某基层林站工作时的同事。不同的是,他进林站被照顾下地搞育苗,我进林站却被分配上山做森工。要说林站比他身子骨还要单薄的人也都是做森工,他却能享受到这份照顾,我猜想应该是他凭着手段争取来的。当然不是瞎猜,后来他就是凭着给领导送礼的手段当上了吃香喝辣的业务员。虽说那时送礼也简单,也就两条烟一瓶酒而已,无非是向领导表示一下愿意听从调遣的意思吧。我却觉得这样做很难为情,有损自尊。东东认为无所谓。自尊能当饭吃?只要能吃到奶,喊谁娘不都一样喊吗?当时对他的这一做法很是不屑,直到老了,才发现竟然他是对的。想来世道确实变了,所以崇尚也变了,什么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呵呵!迂腐观念害人不浅啦!不过,真有来世,还愿信奉这些,这就叫痴心不改本性难移。

  育苗工地离森工工地有十五里路,坐落在一个山清水秀风景如画被唤作铜锣洲的山谷里。一条清亮的小溪穿谷而下,两三间茅屋翠竹环绕,四五亩田地苗壮叶绿,六七位男女嬉笑打闹,八九个小时劳作打理。天高皇帝远,地幽人来稀,真像个小小的世外桃源,比旁着条公路清一色和尚的森工工地可幽静有趣多了。工地负责人是位勤恳能干的湖南籍老职工老牛。他老婆比他小七八岁,也跟在工地做家属工。老牛四十啷当了却还没个孩子,这也许就是他虽人高马大却非常惧内的根本原因。与老实巴交的他相反,他老婆十分活跃,且特别喜爱花鼓戏。马东东来到工地后,她常邀他合作演唱戏文。于是,工地就经常飘荡着这样的歌声:“我这里将海哥好有一比呀,胡大姐——呃!~我的妻——啊!你把我比作什么人罗嗬嗬?我把你比牛郎不差毫分啦,那我就比不上罗嗬嗬。你比他还有多咯呃。胡大姐你是我的妻咯荷荷。刘海哥你是我的夫哇。胡大姐你随着我来走罗嗬嗬。海哥哥你带路往前行罗。走啰~行啦!走啰~行啦!得儿来得儿来得儿来!”就这样,俩人愈走愈近,愈唱愈亲,从地头唱到山头,从山头唱到床头,后来胡大姐就有孕了,再后来马东东急流勇退想办法当上业务员调离了铜锣洲,落了个一身干净,外面的人都以为他是个处男呢。几年后,两位林业局营林股的朋友到铜锣洲检查育苗工作。在那荒僻的山谷里看到一个小男孩,白净机灵甚是可爱,一点也不像农村孩子,两人啧啧称奇。其中一位端详思索良久把手一拍说:这孩子还真像那谁谁谁哎!一语道破了天机。偷观老牛,竟是满脸幸福。马东东真是艳福不浅,别人偷情,担惊受怕。他倒好,安逸坦然地睡了人家老婆,好吃好喝招待不说,两口子还对他感恩不尽呢,这样的好事上哪儿找哇?

  马东东善钻营,育苗已经够轻松了,他却又瞄上了更惬意的业务员工作。林站职工三分之一是像我们这样的正式工,三分之二是临时工。正式工里除少数幸运者外,其他与临时工一样,都是苦力的干活,比如伐树、扛木、开山、挖条垦、搞抚育等。吃苦受累日晒雨淋。而业务员那一个舒服。挑个好日子,拿把尺子揣本簿子,测测面积,点点数目,量量尺寸就结了。轻松舒适还权力大。手势紧点,别人就要多流汗。手势松点,漏下的就是白花银。特别是到临时工那里收方,好酒好菜招待不说,还绞新的热毛巾给你擦脸擦手,派专人给你搧扇捶背,伺候周到。这样的美差,谁不想做?不少人千方百计地巴结领导,希望能钦点为业务员。然僧多粥少,竞争激烈。最后是愿意送礼并送得起礼的那种人能遂所愿。虽说那时送礼也就十几二十元钱的事吧,可即便你愿意送,舍得和送得起这份礼的人毕竟还是少。父母条件不错又无家小负担的马东东理所当然的成了最后赢家。

  都说人比人气死人,命比命气生病。一点不假,东东的命咱就没法比。咱在林站多数时间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他在林站却一直顺风顺水。一点苦没吃不说,第一次百分之四十加工资还一样有他的分。这当然是得力于他做人的技巧。他心里很明白,作为工资相当的正式职工,业务员与森工的工作苦乐反差那真是太大了。钦点不上业务员的职工,普遍对钦点上了业务员的职工怀着羡慕妒忌恨的情绪。他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去刺激这些人的神经。严格实行媚上而不欺下的方略,对所有同事都保持一种既不亲近也不得罪的态度。而且对工作也比较认真负责。相比其他业务员时不时露出的那股难以掩饰的得意劲来说,大家当然就会觉得东东还算是比较顺眼的了。刻意与他作对的人还真没有,这也是他做人的一种智慧吧。

  知青大返城时,他又走出了一步好棋。不失时机地办理了退职手续,然后再以农村知青的身份返回了上海,顶替他母亲在单位搞财务工作,轻轻松松有头有脸有职有权。他返回上海不久,我还去他位于马当路的家中拜访过一次,尽管平时与他交往不多,他对我的来访倒是十分客气,甚至依峡江人待客的习俗煮了几个甜甜的水潽蛋端给我吃。也许,这是他对我这个曾经的调资组员,在他与我室友小宋竞争一个调资名额时,还能保持公允立场所表示的感谢吧。后来,他的住地拆迁了,我也就与他失去了联系。

  上海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穷人翻身靠拆迁。”东东在房屋拆迁时得了多少利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在上海发售第一次股票认购证时却发了笔大大的横财。事情是这样的:大概是他们单位自己的土政策吧,规定每个职工都必须购买股票认购证。但那时大家工资都低,三十元一张的认购证,如果没中签的话,那就等于打了水漂,所以不肯买的人很多。虽经反复劝说,到了规定日期,他手里竟然还有两三百张认购证无人肯要。东东既不想得罪领导而去找制订土政策的人交涉。又不想开罪职工去进行强行摊扣。他咬了咬牙,自己掏钱买下了余下的所有认购证。想不到的是,后来平均下来每张认购证竟然给他带来了近两万元的暴利。就这样,在许多人还在为进入万元户而努力时,东东一不小心就幻化成了百万富翁。真是财运来了想挡都挡不住哇。而先前坚决拒绝购买认购证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悔青了肠。

  常听到“天下知青是一家”的说法,但同样的知青,却有着不一样的经历与感受。东东在农村的时间顶多也就两三个年头,在林业局基层林站工作又是春风得意。回到上海就更不用说了,贼好的工作,贼宽的房屋,贼巨的存款,加上又有贼负责的父母与贼精的处世方略做后盾,后来的生活将会如何发展?大家用足后跟也想得明白。就不再多饶舌了。最后想说的是,在前年的一次知青聚会中,闲聊中得知有一位朋友竟然是东东当年婚姻的女方介绍人,而且最近还与他联系过。这让我感到很高兴。与东东失去联系三十多年了,真的很想知道他的情况。向朋友要了他的电话。可是,当拿起电话问道:你是马东东吗?对方却告之说打错了随之把电话挂了。这让我感到很迷惑。与朋友再次核对电话时,朋友说没有错,就是这个电话。我问:那他为什么不愿承认呢?朋友说也许是他出于某种顾忌吧。呵呵!难道他是在防备什么人来分家产不成?看来,他是在为自己曾经的荒唐而设防呢。既然如此,我也不愿再去扰乱他平静的生活了。借此机会,顺祝东东兄弟晚年生活更幸福!日后如你有幸看到此文时,请千万记得打个电话给我哦。知名不具。

  (注:人物姓名为虚构)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