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知青文集 >> 详细
知青文集

我的文学梦

2013年06月19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浦江情论坛作者:顽石编辑:楼曙光点击数:58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小时爱看书,且特爱看探险与科幻类书,常被书中波诡云谲的情节与令人惊叹的妙想搞得神魂颠倒寝食难安。对书的作者更是钦佩有加。随着年龄的增长,又成了革命文学家高尔基与鲁迅的粉丝,终于有一天,决心要以他俩为人生楷模。于是,一个连信都没写过几封的小家伙,做起了荒唐可笑的文学梦,甚至还从偶像名中各取一字作为自己的笔名预备。

  小时作文不错,但也明白,会写作文与当作家距离还很遥远。决心向这个方向迈进。我想起了高尔基,也想起了高玉宝,他们都没上过大学,而是以整个社会为课堂,凭丰富的人生阅历最终成为了作家。基于这样的认识,文革前就主动报名下乡以期早日融入社会。毋庸讳言,我下乡确有其它思想动机,但践行心中梦想,也是一个不便透露却又举足轻重的原因。

  怀揣着天真梦想,兴冲冲地来到了青山绿水之间。劳作之余,迫不及待地编织起了心中花环。不到半年,就用歪歪扭扭的字书写起了自己平生的第一篇长文。内容是描写一群学生响应号召上山下乡战天斗地的故事。半年下来陆续完成了几个章节,写得生动活泼感觉还不错。秘密的写作当然瞒不过后来朝夕相处养蜂师傅的眼睛,他热情地鼓励我指导我,当然,有时也会冷冷地嘲笑我。具体如何就完全取决于他当时的心境。

  文化大革命一声炮响,中国大地风起云涌刀光剑影,可推出祭刀的全是些文人作家。吴晗打倒了;老舍跳湖了;傅雷上吊了;影响一代人的革命小说《红岩》的作者罗广斌自杀了。更可怕的是身边的文学青年也都跟着倒了血霉。有位长我几岁的文友,在校期间就完成了自己的长篇处女作,文革中也被揪出来批斗拷打,差点被弄得送了小命。我慌了神,烧毁了日记,藏好了文稿。然后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大革命的风暴中。

  “文化大革命”起初就是大革文化的命。中国传统美德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也受到严重毁损。有位知青同事,下去不久就高烧病危。我与几位朋友摸黑将他抬到县城医院抢救,通宵达旦守候在旁,熬得两眼通红,总算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事后他没向任何人道谢也就罢了,后来的一件事,更是让我生出了农人与蛇的感慨。多年后我才完全释怀并原谅了他。也许在他看来,他只是在不徇私情地与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坏人坏事作坚决斗争而已。有多少人就是怀着与他相似的纯真革命动机而犯下令人发指的罪行。

  这老兄不知从哪打探到我主动下乡的夹带动机,觉得罪不容赦,多次发难,意欲将我揪出批倒斗臭而后快。所幸本人平时低调亲和,附他议的人太少企图尚未得逞。这时我才对下到故乡之举后悔莫及。我明白,自己一旦揪出,就会沦为家族替罪羊摆上祭坛成为牺牲。面对他的咄咄进逼,思考再三决定主动与其沟通。我找他谈心,向他坦承了下乡动机不纯的事实,并痛批了曾有的成名成家思想,表示要痛改前非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另外,我故意谈起他住院抢救不省人事时的点点滴滴,借以触动他的良知,终于抢在炸药包爆炸前将那嗤嗤燃烧的导火索剪断了。

  我的检讨是真诚的,并不是蒙混过关的欺骗。我已然意识到中国最臭的人就是舞文弄墨的人,最危险的职业就是作家。乘着小命犹在,急流勇退尽弃前念。正所谓:“文学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即使做一辈子修理地球的农民也别去干那“高空走钢丝”的玩命营生。从此,我彻底放弃了文学梦想,踏踏实实地在充满险恶的人生之路上摸索前行。

  历史终于翻过了沉重的一页,春风又复苏了冰封的神州大地,心有余悸的我仍稳守底线直到退休。想不到退休不几日就做了个奇梦,梦见缪斯女神嘲笑我食言并伸手要我践诺。醒来想起儿时的梦想,十分惊奇而羞愧。在这种心情驱使下,我用已经僵硬的手握住荒疏的笔,涂写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寄给报社,一年竟也刊出了十来篇。随后又学会了上网,借着网络的翅膀,文学不再是少数文人的禁脔,而成了普罗大众的方便美餐。我的文字也飞入了千家万户,有的刊上杂志,有的入选文集,有的挂在了小说网。不经意间,在人生晚秋,竟圆了儿时的美好梦想。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