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黎川知青 >> 详细
黎川知青

"满霞"的故事

2014年03月30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夏娜迪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26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照片上的满霞正在自己的家门口

  2009年的秋天,江西省黎川县招商局的朋友,到青山我姐姐的安息地拍摄了一些像片。从山坡上下来时,他们又在农家门口对着正在专心致志地干活的妇女照了一下。满霞她自己浑然不知。而我却是在游览"中国古镇网黎川"的网页上无意间看到这张照片的。

  满霞在我们下乡的那一年(1969年),还只是个刚刚才二岁的小女孩。那时的满霞,见着陌生人就会紧张得低下头。妈妈给她梳着两个朝天的"羊角辫",穿着干净整洁衣服的她,腼腆而又礼貌。在那时的农村这样的孩子还是比较少见。因为满霞的妈妈是个对生活充满情趣的妇女。满霞妈妈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叶子兰"。满霞的爸爸常年在乡村的农民子弟学校教书,写的一手好字,熟读四书五经。刚下乡的时候,知青轮流在农家吃"派饭"。轮到她家里时,我们总要在她爸爸房里坐一坐,在那里能看到许多"旧时"的书籍,仿佛有一种"穿越时空"回到前世的感觉。

  知青返城时,满霞已经在他爸爸教书的学校差不多上完了学。与其他农村孩子一样,帮着家里干活:给生产队放牛挣工分,给家里打猪草,砍柴,帮助妈妈干家务活。

  农村的女孩一般上学四五年,农村称"高小"程度就回家不再念书了。

  时光飞逝,二十年后我居然在上海见着了满霞。

  我们潭溪公社的回沪知青从1990年起,每年都有一次聚会。

  1994年的聚会照例在上海番禺中学举行。

  那天我比预定时间提早些走进会场。自己与旁坐的知青朋友聊得真欢。后来者拍拍我的肩膀,说是大门口有人找我,好像是老俵。

  "老俵"?我起身走了出去。

  大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他俩看到我出来快步迎上来亲热地叫唤着"夏姨"!可找到"夏姨"了!我冷不丁看到他俩,以前的小毛孩都变成小伙子大姑娘这么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我也激动得抱着他俩,大家都相拥在一起热泪不由自主地滚落。

  一个当年生产队妇女队长的儿子,一个当年乡村小学老师的女儿,他们结婚成为夫妻。他们的生活遇上了"难题",他们要找"夏姨"已经好多年,费了周折。

  今天老天安排遇上啦,高兴。

  大约在八十年代中期,满霞与同一生产队的兆明喜结良缘成为夫妻。婚后没有多久,满霞怀了身孕,真是好事成双,大家都喜滋滋地期待小生命的降临。

  八十年代是我国农业、农村和农民生活蒸蒸日上的年代。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一系列的措施使农民获得了生产和经营的自主权。农民现在在自己家的农田为自己劳作。农民群众的那种渴望致富,向往美好生活愿望变成生产积极性。

  满霞夫妇刚刚组建的"幸福小窝"以及即将到来的"小生命"使得夫妻两人更加勤奋努力。是呀,谁都希望通过自己双手来改变生活。勤劳致富就是这个民风淳朴小山村最基本的共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挺着大肚子的满霞到了胎儿呱呱垂地时候了,怎么没有动静?去县城医院看了,又转去省城医院。一检查不好,满霞肚子里的胎儿已经没有生命迹象,胎死腹中。接着夫妇俩在省人民医院做了手术,把死去的胎儿从身体里清除出去。手术回家后,心情沮丧,身体虚弱,伤心透了。十月怀胎多么不易啊。生活还得继续,两人都还年轻,调理好身体从头再来。

  可是在以后的七-八年的时间,夫妻俩总怀不上孩子。为此求医问药去过好些地方,到大城市大医院求医看病,去过南昌,福州等地。亲属旁人介绍有好医生,好方子就去投奔。自己辛苦劳作挣来的钱都化作"黄黄的汤水"苦药喝到肚子里。一年到头的喝苦药自己咬紧牙关,还能坚持忍受。农村的封建残余思想,习惯势力压得满霞就像套在头上的"紧箍咒",使得自己抬不起头。家族里老人长辈的话语,村子里的闲言碎语,满霞只能自己躲在房里暗暗流泪。农村风俗认为一个妇女不能生娃还不如......。满霞是多么渴望能同大家一样,过正常人的生活!

  1992年在"青山小学"当老师的满霞父亲通过在黎川工作的上海知青X阿姨夫妇,来到上海求医。他们希望在上海这个有医疗条件相对名望高的城市,检查找出病因,并且能够得到治疗。X阿姨家的叔叔曾经同满霞父亲一起在"青山小学"教书,也是熟悉的。叔叔带他们看了中医,老中医开出方子配了二大包中药。最后这位社区医院的老中医关照满霞,这些中药是两个月的"疗程",回家每天熬制喝,坚持喝完。喝完没有效果再来上海。老中医的最后话语,小两口凉到后背脊。农村人的经济条件经不起啊!

  为人忠厚老实的夫妻俩无可奈何就要启程回家了。情急之下的满霞老公把我的名字大大的写在纸上,在他俩居住的长宁电影院招待所,到处拿给人看,告诉别人"你认识她吗,是个上海知青去黎川的,她住在哪里?我们想要找她!"

  这一段情景后来在我工作单位已经退休好些年的老师傅口里得到印证。那个老师傅退休后发挥余热在长宁电影院招待所做服务员,她与我不熟悉,也不知道我的情况,当时她没有接这个茬。后来她说起时讲"两个乡下人佬财过咯"。

  满霞夫妇俩的遭遇引起当地干部重视。1994年5月11日原潭溪公社回沪知青聚会照例在番吾中学进行。这一年的聚会有黎川县,乡干部从黎川赶来参加。我们插队的文青村干部把满霞夫妻一起带到了现场。

  以上故事都是满霞夫妻到我家里的当晚一口气诉说告诉我们的,此时的满霞泪流满面,哭得很伤心。旁人也为之动容。

  我是在番吾中学的大门口直接把他俩带着回家的。那时我家还居住在海宁路的石库门老房子里,这种房子年代久远,条件不好,没有卫生设施。九十年代一般家庭居住不宽舒,生活上有诸多不便。我贸然从外边带两个人回家,老公会不会不高兴?当时考虑还是欠周到。只是想农村人在上海住旅店得化好多钱。

  当满霞哭得伤心泪流满面时,我老公已经在儿子房里整理腾地儿了。老公一边整理床铺,一边安慰满霞:现在可以放心啦,找到夏姨,住在夏姨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以后的事我们都会帮助你们的。安心住下吧。

  我的爱人也是一位知青。1969年到黑龙江军垦农场的,在那边将近待了十年。他同我一样,回上海工作几十年里,仍旧对当年农村的老乡朋友怀有感恩之心。

  其实"看病求医"的事儿自己确实是个外行。平时家人基本跟医院,医生无缘,很少去"拜访"他们。今天事到临头就得摸索着上。

  通常人们都知道"不孕不育"有许多原因造成。满霞夫妇婚后就怀了孩子,说明他们夫妻俩在这方面应该是没有问题!但是已经"足月"的胎儿怎么会失去生命迹象?孕妇因为劳作过度还是身体有什么原因?夫妻俩七八年的求医历程,该做的检查已经来来回回重复过许多次。中医,西医都看了无数遍,怎么还不见效?

  在友人的指点下,我带着他俩来到上海一家专门治疗"不孕不育症",并且有许多成功案例的医院。医院里人头济济,求医者非常多,基本都是慕名而来的。我专门挑了一个"锦旗"最多的医生,静静地排在医生看诊的门口等候。诊疗室墙上挂满的"锦旗",告诉候诊者该医生曾经妙手回春,上演"送子观音"一桩桩幸福美好的喜事!

  轮到我们时,已经大半天过去了。看诊的女医生和蔼可亲,很有亲和力。她仔细询问了病史:曾经做过什么检查,用过哪些药品。接着给满霞做了细致的检查,又要男方做了一系列检查。在等待检查结果后再去看诊已经是下午了。这位女医生很有耐心地在教满霞应该怎么做,要做些什么。然后开了一张药方,都是英文字母。临了医生交代跟我说,今天看下来男女双方没有什么大问题,回去照医嘱该做的做(测量体温),该吃的药按时按量服用,药品用完再来叩诊。额的妈呀,不是又回到江苏路地段医院那个"老中医"那边去了吗!几百元钱眼看又要打水漂了。我拿着那张写满英文字母的药品方子,在征得夫妻俩同意的情况下,暂时不去配药。因为我之前先在付款窗口核价后谎称身边钱不够,回家去取了再来。英文字母的药方要300多元呢。

  一九九四年的时候,我在集团公司从事管理工作。公司旗下有一千多例陶瓷卫浴五金建材产品。每天进出的货物频繁,规格名目繁多,人手又少,所以请假比较麻烦。

  接下来怎么办呢?

  星期天上父母家时,父母亲关切地询问满霞夫妇在沪求医的结果。我也真为此事烦心。父母亲劝我不要着急,父亲出主意还是到"红房子"医院去看看,那里看好过不少"不会养小囡"人的毛病,去试试看!

  听了父亲的话,回家后就做准备去"红房子"医院。

  美国人Margaret Williamson于1884年捐资创办。因创建时屋顶呈红色,被广大上海市民以及患者亲切地称为"红房子医院"。她是一家有一百多年历史的上海红房子妇产科医院。坐落在上海南边的方斜路上。医院的医术和口碑在上海市民中留下不不错的影响。

  这一天天蒙蒙亮,我与满霞夫妇就出门了。我们乘坐的公交车由北向南贯穿整个上海市区。从公交车下来问了几个路人,很快找到了"红房子"医院。

  早晨马路上的空气清晰,使人感觉很不错。可是进了医院不行了,排队挂号,等候就诊的病人与家属把大厅挤得满满当当。人体的气味与医院消毒药水味掺和在一起,感觉不好受。更不好受的是挂号处因为提前打开窗口工作,"专家门诊"挂号已经吿罄。几十元一次的挂号费这么早就挂完,是病人有钱?还是求医心切?还是?

  我傻眼了,又不死心。我把身体伸进挂号窗口,用上海知青帮助江西老乡的故事真情告白来打动她。老天不负有心人,在我苦苦恳求下,白衣天使给了我一个"主任专家"看诊的号码,费用比普通专家高出一倍。后来我知道这位"白衣天使"在我之后,又给了自贵州来的妈妈一个"主任专家"号,那位妈妈千里迢迢是带女儿来医治"石女"的毛病。

  "红房子"医院的这个做法,还是值得赞赏的,这个做法真正是帮助到了外地来沪求医的患者。

  真是由于这个高出一倍"主任专家"的看症,满霞他们这么多年来的困惑,在这里"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带来解决问题的转机。

  由于我们的"号"是最后加上去的,轮到我们时,已经过了中午,快要到下午一点钟了。患者与家属辛苦等待,已经满头白发的主任医生更加辛苦劳累,他忙了整整一上午了。七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太操劳啦!

  轮到满霞看诊时,我是一起进去的,诊室门口挂着的牌子提示家属在外等待。那时我也着急,想把病情诉说的清楚一些,满霞不会讲"普通话"。

  主任医生听完满霞与我两人的诉说后,医生问满霞:你在乡下做过计划生育吗?比如"结扎"?比如"放节育环"?我在旁边申辩"怎么可能!她求子心切怎么会计划生育!"。老医生忙了一上午,火气也大了。他用上海话问我:侬是依啥拧!侬晓得伐,外地农村财黑来来,计划生育财硬做的,侬晓得滴啥!阿拉碰到的多来。已经火气很大的主任老专家把我"赶"了出来。

  过了一段时间,满霞也出来了,医生又把我叫进去,主任医生说刚刚给满霞检查,她的体内有东西,去做个"B超",然后根据情况再说。

  "B超"检查显示满霞的子宫内有"异物"。

  不愧为主任专家医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一名不孕患者辗转各地求医多年中药西药也吃了多年,今天在这位古稀老人这里找到"罪魁祸首"。

  主任医生开好预约单,付清费用三天后直接在门诊部做了"小手术"。

  手术时间很短。完事以后,老医生特地关照助手把满霞体内取出的"异物"放在不锈钢托盘拿出来给我过目。这是一块大约像手掌上最小的人指甲那么大小的"骨头"。这块小"骨头"就是当年满霞在南昌省医院做手术,取出死去胎儿时,手术没有做干净,遗留在身体里的。

  看来非常不起眼的小小的胎儿遗骨。留在满霞的身体里,无意间起到放置"节育环"的作用。

  走出医院大门我感觉轻松了很多,蓝天白云,天空是多么的美丽!此时的满霞夫妻俩人叽叽呱呱,眼笑眉飞 极度高兴。 这趟上海真是没白来。

  主任医生医术高医德高,体谅患者的心情和经济情况,很会为病人考虑并控制治疗费用。这次是化了最少的钱,办成最大的事。红房子老医院非常好,藏龙卧虎。

  满霞回到家乡,没有多久就传来她怀孕的喜讯。一年以后也喜得千金。

  当地农村规定:头胎生女儿,四年后准许生育第二胎。满霞在四年以后又生育了第二胎,也是"女儿"。

  又过了一年多,满霞再次生育,这次称心如意喜得宝贝"儿子"。但是缴了"罚款"。

  农村人历来老传统老观念,有个儿子,将来自己老了才能有依靠。

  "夏姨"破坏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犯错啦!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3)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4/4/24 12:32:06 评论:多谢夏姨,满霞是我的二姐。在你们的帮助下给他们夫妻俩带来了无限的希望,他们的第一个女儿今年就要高考了。不出意外的话能考上一个不错的一本,到时定向您报喜。
  • 2014/4/16 16:30:02 评论:幸福的满霞,慈祥的夏姨,温暖的亲情。
  • 2014/3/30 17:53:39 评论:好人好心有好报.文章很感人.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