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金色年代 >> 详细
金色年代

黎川游记

2014年09月12日
来源:新浪博客:风雅黎川作者:胡安权编辑:楼曙光点击数:39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离开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回到中国,养生和旅行成了我人生的又一个坐标。对于旅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体验,或带你欣赏一段奇异的风光,或带你脱离一成不变的环境,或只是让你摆脱暂时的烦恼,我则兼而有之.

  以上海为起点,我选择的第一站是江西黎川。赣东地区多有好山好水,空气清新,远离世俗喧嚣,有益养生静心,而且那也是我曾经生活了八年的黄土地,是当年上海知青们的苦难与风流、光荣与梦想的起始点。

  暮色苍茫,群岭逶迤。沿着崎岖的山路,我来到闽赣交界处的一个小村庄李家门(全村姓李,故名)。老房东早已去世,他的孙子李火根热情地安顿我入住昔日的小木屋。那是开门即见山的屋子,山泉沿石坡流淌而下,给人以山不转水也转的感觉。从十八岁风华正茂的少年下乡来此,到四十多年后的中年长者重归故里,真是恍如隔世,流年似水,令人感叹不已。

  晨曦初露,鸡鸣声声入耳.。我沿着村边的枣树林散步,山脚下溪水缓缓而流,农舍里炊烟袅袅升起。乡村景色依旧,男耕女织仍然。我不由地想起了"枕流漱石"这成语,意指隐居山野,以石为枕,以泉为饮的悠闲生活。

  白天我探访了同龄的本地知青李子贵,他谈起这数十年乡村变迁。说到改革开放后,有个姓邓的国民党少校兼右派在平反后竟不知所终。另外有个姓许的地主分子在摘帽后旋即病亡。听后不禁唏嘘不已。当年我和他们一起赤脚下田干活,两人对我颇为关顾,也多有交流,如今却阴阳两隔。至今我仍然记得邓少校平时爱哼唱的那几句<</SPAN>夜半歌声>:"空庭飞着流萤---人儿伴着孤灯---风凄凄,雨淋淋,花乱落,叶飘零。在这茫茫的黑夜里,谁同我等待着天明?"。仍然记得许地主出外打长工,总是携带的那个大搪瓷碗(既当刷牙洗脸喝水的容具,又用做装饭盛菜的餐具)。往事并不如烟,往事依稀如梦。蹉跎岁月里的几个镜头一直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农业学大寨的夏收季节,烈日下的挥汗如雨;夜间手擎火把,翻山越岭去福建看露天电影;饥肠辘辘,雨水泡饭,几个月盼来一次猪肉;一年的辛苦劳动,所得工分只是90元人民币-----

  我们谈到有知青经历的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等现任国家领导人。李源潮原是我复旦的同届生(我是历史系,他在数学系),几年前他参加校友聚会(时已任政治局委员兼中组部长),在同学合影时执意不居中站位,坚持仍按当年拍毕业照时每人原来的位置。其平民风格可见一斑。我相信,这些知青出身的领导人,对千年沉重的中国农村会有治理的良策。

  数日后,我去几里路外的邻村探望喜儿。她原是李家门的女孩,小巧的瓜子脸,明眸皓齿红唇,乌黑油亮的小辫扎着红头绳,颇像电影《白毛女》里的喜儿.所以知青们都管她叫喜儿。她常常带我上山砍柴禾挖冬笋,下田捉泥鳅捡螺蛳,有时还会送些南瓜红薯之类的,悄悄地放在我屋里-----

  来到喜儿家,如果没有老俵指认,我无法相信站在面前的农妇就是当年唱着山歌,盈步如蝶的喜儿。五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岁月的侵蚀,对一个女人真是难以想象啊。喜儿依稀还记得起我,吃罢她自酿的米酒和农家菜后,她和我聊起了家常,从丈夫生病去世的种种细节,到儿子出外打工不归,以及自己养猪种菜的诸多琐事。面对她风霜斑驳的脸宠,倾听她絮絮叨叨的重复话语。我还能说些什么呢?喜儿乎?祥林嫂乎?物是人非,无言以对。相见不如怀念------我终究信了这句话。

  夕阳西下,一抹余霞尚留在远边的天穹。我默默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不禁顾影自怜。岁月的印痕也早已爬上额头,人到中老年不再长青春痘,长的只是皱纹。明天会更老,这是肯定的。青春只有一回,生命只有一次,男人女人都是如此。记的英语单词Retire是"退休"的意思,但它还有另一层意思是指"重新装备".也记的《圣经》里这句话:"强壮是年轻人的荣耀,白发是老年人的尊荣"。人的一生不过是从前门走到后门而已,寂寞如常,此生如斯。

  归途中飘起了点点细雨,一阵山风拂面而来。我蓦然记起宋代女才子李清照写的几句词语------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真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四周氤氲,几丝凉意。踏着飘零的落叶,我想,落叶是树洒下的泪滴,既已落下,何须再弯腰拾起。与其肩负苦涩的回忆,不如走向明天去沐浴春雨-----。

  是的,我将开始下一站的台湾之行。

  2013年春

  (作者:胡安权,下放江西黎川熊村上海知青,2013年春,返回黎川故里探望。作者应是1977年参加高考,录取上海复旦历史系。本文转自新浪海外孤客的博客,标题有改动,未经本人同意)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