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江西频道 >> 知青文集 >> 详细
知青文集

恩格贝沙漠植树记

2014年11月15日
来源:深圳特区报2014年10月23日作者:杨剑龙编辑:楼曙光点击数:42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漫画:李楚翘


  间濑弘树先生告诉我们,远山正瑛先生84岁高龄之时来恩格贝植树治沙,一种14年,直到2004年2月去世,他每年要在恩格贝工作八九个月,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远山正瑛先生在日本四处宣讲沙漠的开发治理,成立了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积极为治沙募集资金。近万名日本人先后自费来恩格贝沙漠义务植树,种下300多万棵树,染绿黄沙4万亩!远山正瑛先生常常说:"解决环境问题必须世界一盘棋,绿化中国沙漠也是在帮助自己!"

  娜仁花开的季节,与会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主办者在安排参观成吉思汗陵后,特意安排去恩格贝植树。大巴抵达恩格贝时已星斗满天了,仰望繁星漫天的星空,便想起了小时候的儿歌:"青石板,石板青,青石板上钉银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澈的夜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星星,连银河也看得清清楚楚,恩格贝的夜空多么神奇迷离,当晚我们下榻恩格贝景区宾馆。

  蒙古学研究中心主任齐木德道尔吉副校长告诉我们,恩格贝蒙古语的意思是平安、吉祥,它地处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腹地,历史上曾是一块水草丰美风景秀丽的宝地,近几十年来,由于连年干旱,加上过度放牧与垦荒等掠夺性生产,使恩格贝日益沙化,沙漠以每年一万亩的速度进逼,到了20世纪80年代,总面积30万亩的恩格贝终于被遗弃。1989年后,一批批志愿者先后进驻恩格贝,开始了整治沙漠的行动。尤其是1991年始,日本治沙专家远山正瑛先生亲临恩格贝植树治沙,并动员组织一批批日本志愿者自费前来治理沙漠,植树300余万株,现在恩格贝已成为国家级生态建设示范区。

  早餐后我们一行二十余人坐大巴往植树地而去,带领我们前往的是一位朴实的中年蒙古族妇女,道尔吉副校长介绍说她叫娜仁花,从日本留学归来,现在她管理着沙漠林区。娜仁花蒙古语的意思是太阳花,就是汉语说的向日葵花。娜仁花向我们点点头,露出朴实的微笑,就像阳光下绽开的娜仁花一样灿烂。

  车行十多分钟,来到沙丘连绵之处,一条道路蜿蜒入内,娜仁花将一杆红白相间的路杆抬起,让我们的车缓缓驶入,她十分痛恨地说,有些车蛮横地驶入沙地,将栽下存活的树苗都压死,植树的日本志愿者们见此场景纷纷落泪。停车后,我们步行往植树地而去,四周的沙丘上已经有了大大小小的树苗,在蓝天白云黄色沙丘的掩映下,绿色的树苗显得郁郁葱葱,沙丘的草坡上开着不知名的紫色的小花。我们穿过杂草丛,来到一沙丘顶上,我们即将在这里植树。娜仁花介绍一位戴灰色遮阳帽的瘦高个男子,他是长年驻守在这里、来自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的间濑弘树先生,他有一个蒙古族名字照日格图,居然与蒙古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的名字一样,两位照日格图的手便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间濑弘树先生拿起铲子,跪在沙丘上开始示范植树,娜仁花在一旁当翻译。

  沙丘上已经插上了一些小树枝,植树必须植在这些树枝处。间濑弘树拔起一根小树枝,在中心开始挖掘沙坑,将表层的干沙刮去,在湿沙处开始挖掘,将挖出的沙堆在洞口,洞深必须在整个铲子再加两个拳头,然后将树苗轻轻放入,植树的人们便有拿起铲子跃跃欲试的。间濑弘树先生请大家耐心看他示范,他将树苗根部的沙铲下,用铲将根部的沙夯实,再将周边的湿沙铲下,用脚将树苗周边的沙踩实,将树苗周边的沙铲成一个小圆坑,让浇灌的水可以渗入树苗的根部。

  看完间濑弘树先生的示范,我们便在这沙丘上摆开了战场,红红绿绿的衣衫在黄黄的沙丘上像绽开的鲜花。我们各自选定了地盘,拔去小树枝,刮去干沙,开始掘坑,不一会儿就开始冒汗了,当我将一枝树苗轻轻放入沙坑,用铲把树苗周边的沙夯实,再将周围的沙铲下,心中便油然而生一种愉悦感,这是劳动的愉悦,是创造的愉悦,是参与改造大自然的愉悦!一个坑一个坑地挖,一株苗一株苗地栽,植树的人们,有的驾轻就熟,有的笨手笨脚。娜仁花四处巡视,并分发树苗。间濑弘树先生将水管从沙丘下的水井处拉上,准备给植下的树苗浇水。

  大概是由于插队农村的经历,我渐渐得心应手,栽下了五棵树苗,栽树最多的是蒙古学研究中心的照日格图,他栽了六棵,最少的只栽了三棵,我们植树队一共栽了一百二十余棵。望着刚栽下的树被清水浇灌,我们站立在沙丘顶上,内心充满着喜悦与敬意,是参与改造沙漠的喜悦,是对于治沙志愿者们的敬意。间濑弘树先生告诉我们,远山正瑛先生84岁高龄之时来恩格贝植树治沙,一种14年,直到2004年2月去世,他每年要在恩格贝工作八九个月,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远山正瑛先生在日本四处宣讲沙漠的开发治理,成立了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积极为治沙募集资金。近万名日本人先后自费来恩格贝沙漠义务植树,种下300多万棵树,染绿黄沙4万亩!远山正瑛先生常常说:"解决环境问题必须世界一盘棋,绿化中国沙漠也是在帮助自己!"远山先生99岁去世,弥留之际,朋友问他有什么嘱托,他说:"我还想再一次站在沙丘上。"按照远山先生生前的誓言,他的后辈将他的部分骨灰埋在了恩格贝。

  我们站在沙丘顶上,放眼恩格贝沙漠,浩瀚的沙漠一望无际,人类征服沙漠的征程任重道远,人类必须和大自然和睦相处,必须改变向自然过度索取的恶习,人类必须为子孙千秋万代着想,对于大自然的破坏将成为千古罪人,对于大自然的奉献将留下千秋英名!

  离开沙丘,间濑弘树先生引领我们参观了远山正瑛纪念馆。纪念馆为平顶白色方形建筑,外墙长宽均9米,象征着远山先生享年99岁。纪念馆前是一尊远山先生的铜像,身着工作装,头戴遮阳帽,身背工具袋,颈挂照相机,脚蹬胶靴,手扶铁锨,深情地眺望着远方。间濑弘树先生告诉我们,这是恩格贝沙漠开发示范区为远山先生生前竖的铜像。远山先生常说,我种树就是想表示中日友好,让中国人了解我们是用树来道歉、反省。远山先生被授予"内蒙古自治区荣誉市民"称号,获得骏马奖、友谊奖、联合国"人类贡献奖"等。瞻仰远山先生的铜像,见基座上有文字:"远山先生视治沙为通向世界和平之路,虽九十高龄,仍孜孜以求,矢志不渝,其情可佩,其志可鉴,其功可彰。"纪念馆左首的亭子里,矗立着一块黑色大理石的墓碑,墓碑上镌刻着远山先生的半身像,白发苍苍,精神矍铄,墓碑下有内蒙古文联副主席杨啸的《忆远山正瑛》诗一首。

  走进远山正瑛纪念馆,正中央伫立着一块黑色大理石墓碑,镌刻着"长大院释正瑛之墓"的字样,碑前摆放着各种姹紫嫣红的鲜花,我们对着墓碑深深鞠躬。四周墙上有远山先生的生平介绍和不同时期的照片,1935年留学中国的远山与新婚妻子在北京的合影,1936年远山坐马车在内蒙古黄河沿岸考察的照片,远山先生仰卧在内蒙古草原上悠闲自得的照片,远山先生叼香烟植树的照片,远山先生抱着树干笑容可掬的照片……另有远山先生用过的饭盒、碗筷、手套、帽子等。走出远山正瑛纪念馆,右侧半月湖畔有一堵用大大小小鹅卵石砌起来百多米长的"绿墙功勋碑",是2003年8月砌成的,每块鹅卵石上都留下了志愿者的名字。绿墙的功勋碑上镌刻着:"绿墙,记载着从一九八九年开始,恩格贝绿化事业奉献者的英名……是他们用真诚在沙漠中凝结成这片绿洲,当人类面对自然,面对我们这个星球的时候,才更容易找到良知和责任,才能触摸到生命的本质,才能使生命变得更加精彩。绿墙写证了,沙漠,这个被人们称为灾祸的怪物,依然可以成为人类生存的乐土。"

  我在这长长的绿墙前面久久伫立,咀嚼回味着这段碑文:人类面对自然时的良知和责任,触摸生命本质的精彩人生,恍然间似乎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瘦弱的身影,他穿着工作服,戴着遮阳帽,肩扛树苗,手握铁锨,脚蹬胶靴,正往沙漠深处走去……

  作者简介

  博士、二级教授、博导。出版学术著作20余部,主编《中国现当代文学简史》等著作多部。创作出版长篇小说《金牛河》、散文集《岁月与真情》等,发表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多篇。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吴昌健 葛天琳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