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故事与活动 >> 详细
知青故事与活动

石库门童年

2016年01月22日
来源:本 站作者:林一平编辑:周培兴点击数:94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的童年在上海闸北区虬江路宝山路口的瑞和坊石库门弄堂度过,我的故乡是上海瑞和坊。

  瑞和坊的前门,原来设有一对大铁门,大跃进年代,大炼钢铁需要,拆下大铁门投入小高炉,炼成铁疙瘩,从此弄堂口敞开了多少年,后来总算重新补上,夜晚有了关闭大铁门的时候。

  瑞和坊前门朝南开,门前是虬江路,与宝山路相交,虬江路向东向西延伸。向东延伸过铁路后,分出一条支路,称虬江支路,是经营电子产品和旧机械设备的经营交易场所,比较热闹,我是那里的常客,经常与小学同学前去选购电子元件,用于安装矿石收音机。在来回途中,我们这帮小孩子经常哼起一句上海话:断钢丝路,爆胎路,翻车路口去吗?当然,边说边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三轮车工人在身边,才敢讲这些小人(上海话小孩的读音:xiaonin,)闲话。否则要“吃生活”(上海话:挨打)的。

  因为翻译成普通话是:“虬江支路,宝山路,三叉路口去吗?”孩儿时代调皮掏蛋,无意之间,却将幽默的种子播撒于心田。

  说这些调皮话,得悄悄地说,偷偷地乐,要不被定性为看不起工人阶级,污辱劳动人民,大帽子压下来,不敢再想什么,赶紧打住。

  瑞和坊,共有三条进出口通道,即虬江路老北站,宝山路和公兴路。

  与虬江路相通的弄堂口过街楼大门楣上镌有弄堂的名称《瑞和坊》,马路对面是老北站货运仓库与堆物场地。看叉车叉货搬运,是件开心的事,有机会在弄堂口隔着虬江路,朝对面傻呆半天,看着铲车将货从车箱里搬下来,仓库里堆满了,会堆到露天交通路的马路边,码整齐了,堆得老高。一圈圈纸,谁也搬不动,可是叉车开来,才用“两个手指”轻轻地一抓就起来,叉车灵巧又有力量,等我长大了能开铲车多带劲。

  后来,客运发展很快,货运让位,搬迁到北郊站,腾出的地盘成了上海火车站北区,从此,上海火车站客运有了南区与北区之分。

  自从有了北区客运车站旅客上下进出之后,北区的热闹繁荣与瑞和坊的脏乱差同步。

  人们可以从虬江路穿过过街楼进入瑞和坊弄堂,弄堂口摆只修鞋的摊头,姓马的修鞋匠忙于打照乎,我经常请马师傅修鞋,自行车轮胎底耐磨是钉鞋后掌的好料。马师傅手忙嘴也忙,还会逗小孩我开心,让我乐。两只擦皮鞋的摊头生意蛮好,擦皮鞋的师傅动作麻利,手势老好。我没有皮鞋穿,吸引我的是擦一双皮鞋收入2毛钱,欣赏了挣钱全过程。过街楼底楼有老虎灶,冬天泡开水汤脚省不得,投一根竹子筹子,只好泡一热水瓶开水,跑一趟起码泡两瓶。

  这条笔直的总弄堂与前门相通,延伸到第六弄。与总弄堂相对称并行的那条弄堂位于瑞和坊与街面房子后门之间。街面房子与宝山路南北方向并行。烟纸店凭票买肥皂,春园点心店小馄饨特别鲜,南货过节排队买炒货,布店是妈妈给孩子们用布票的地方,宝山路虬江路拐弯口有家米店和医疗诊所。总之,生活很方便。

  这条总弄堂靠近弄堂口之处有小便池,男人站上去,背对着过往行人,大大方方,毫不在乎,视而不见。紧挨小便池是垃圾筒,尽管小便池和垃圾筒天天有专人打扫,但是,还是经常脏水溢出,垃圾满地,行人没有插足之地,臭气冲开,熏得人着不住,掩鼻而过,急于逃逸,脏乱不堪。

  瑞和坊最后一条弄堂第六弄与高福坊相邻,两者的连接处是条宽敞的大弄堂,成为双方居民共用的进出通道,出口处朝东,直通宝山路鸿兴路口。

  刚解放时,在宝山路鸿兴路口树有纪念碑,纪念八一三抗战,或纪念四一二大杀中牺牲的勇士们。两者中的一个?

  瑞和坊的西面居民区是公兴路17弄,瑞和坊的居民可以穿越公兴路17弄进入公兴路,当然穿越时,必须低头哈腰,脚下是台阶路,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小通道,对面有人过来,必须侧身让行,否则,谁也过不去。公兴路17弄居民同样可以借道瑞和坊通向虬江路或宝山路。说瑞和坊四通八达,交通方便,毫不过分。

  瑞和坊的门牌号码标识相当先进,具有规律性,寻找方便,弄堂里第几弄,门牌号几号,一清两楚,比较后来的小区门牌号码标识要先进得多。凭这些,让笔者留恋石库门至今。

  有一天,我在宝山路文具店买铅笔,走出文具店,一抬头,发现瑞和坊的街面房子春园点心店门头上,标有《瑞和坊建于1929年》的字样,从来也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件事,我从来也没注意过这件事,那天突然看到,我深深地记得了它。

  为什么靠近公兴路17弄一侧,房屋破旧成那个样子?多少回我路过那儿就会问自己。

  后来我听说:公兴路17弄那片棚户区,与瑞和坊紧邻,一墙之隔日两重天,当年属于中国地界,日本人攻打上海时,炸平了老北站及相邻区域,包括公兴路17弄。瑞和坊在战火中幸存下来了。

  2002年石库门老房子动迁,我们全家搬迁离开那里,离开了故乡,让人茫然中不知故乡在何处?

  石库门瑞和坊老房子全面推倒拆除后,盖起高层住宅,新房客入住,我们搬离那里的人没能享受原拆原回。于是,故乡在地图上真的消失了,石库门瑞和坊老弄堂在人们的视野范围内再也没有了。那片故乡的土地上新盖起的高楼,现在叫什么小区?我不愿意去打听,有一种伤心的感觉,那里与我童年,少年的石库门的概念完全是不一回事了,那里的老邻居全走散了。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