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故事与活动 >> 详细
知青故事与活动

小卿伯伯与咖啡

2016年01月24日
来源:作者:林一平编辑:周培兴点击数:31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小卿伯伯是祖父带出的同乡,到上海后专门跑上海往返香港航线,有时还要跑临时航线天津与上海之间来往的客轮。大陆解放那年,小卿伯伯正遇上出海跑码头。轮船靠岸香港时,大陆解放了,那家轮船公司没法回大陆,轮船不通航了,小卿伯伯回不来了,独自飘泊在香港。小卿伯伯留在香港,不知他是否叶落归根回到大陆。

  大陆3年自然灾害时,小卿伯伯从香港给我家寄来猪油罐头,雪中送炭,难能可贵,一听一公斤重,寄来两三次。父母转寄给在西安上大学的哥哥,兄弟姐妹都没有意见。

  我还能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天气有点冷,妈妈带上我去火车站前的天目路邮政局办理邮寄包裹,给哥哥邮寄罐头猪油。从邮政局出来时,已经过了关门时间,是最后的顾客。那时妈妈白天上班工作忙,下班又晚。我陪着妈妈去邮局,一是凑热闹看新鲜,二是想为妈妈帮忙做点什么。

  我未见过小卿伯伯,只听说他是祖父的同乡,不晓得他的辈份,甚至不晓得他的长像如何,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是该怎么写的两个字。只是从称呼中推测,小卿伯伯比较我父亲年长。

  小卿伯伯每每寄来猪油罐头总会捎带着寄上咖啡,那是我喝咖啡的启蒙时期,如果说我的咖龄从那里算起,应当归入老咖级。当时喝咖啡没成隐,毕竟机会少,一年半年才可能喝上一回。父亲操作示范如何煮咖啡,姐姐和我围着煤球炉,个个面带笑容,关注走进我家的新客人——香港咖啡。

  咖啡壶盖的玻璃球形罩内开始冒汽泡了,随着气泡由小到大,由少到多,我开始兴奋起来,感觉好新鲜,好开心,好玩,盯着看半天。采用煤球炉烧咖啡,煤球炉就位于后屋,烧咖啡必然带来一股香气,闻来让人陶醉,振奋精神,舒服透了。

  煮好的咖啡缓缓注入茶杯,家里还没配置咖啡杯,我用小手小心端起茶杯,低下头,嘴唇凑近茶杯,轻轻地呷一口,哟,这么苦,茶杯里的颜色与中药汤没啥两样,真没想到这么难喝!阿爸已经给我添了不少糖,怎么还会这么苦?爸爸笑着说:“咖啡就是这么苦,等喝习惯了咖啡的苦味,才会不怕苦,不觉得苦。”

  “那我什么时候能喝习惯?什么时候才能喝到不苦的咖啡?”当时我感觉咖啡比较茶叶难喝多了,这么苦的咖啡没法喝!要说不喝放弃的话,又感觉舍不得,咖啡从香港来之不易,难舍又难弃。

  惊雷一声响,文革开始。怎么也没想到喝咖啡成了被批判的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好好的咖啡壶成了破四旧的对象,折了腰,被砸了稀巴烂,我看着直发呆。从此,我家与小卿伯伯中断了联系,我再也喝不到咖啡,煮咖啡的醉人香味多少次笼罩在我童年幼小的心灵中。

  小卿伯伯从香港寄来的猪油罐头让我家永远感激,小卿伯伯赠送的咖啡一直飘香在我回忆中。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6/1/25 14:15:19 评论:我也是一个咖啡发烧友,一平律师的好文章让我心动。记得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能够喝到一杯醇香的咖啡不容易,现在生活好了,什么样的好咖啡随时都能喝到。一平的文章虽然是说喝咖啡的事情,但更多的是在叙述那个非常年代的浓浓的亲情。记得2015年11月份,我和张谈兴夫妇一起去探望仍在上班的林一平,他中午在日本料理请我们吃饭,饭后,也是一杯香浓的咖啡,几个老咖啡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心里话!何永根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