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征文》特辑 >> 详细
《征文》特辑

梦碎易 梦圆难(下 )

2016年05月13日
来源:本 站作者:范文发编辑:周培兴点击数:69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下)
         考试的当天,我煮了两个鸡蛋,喝了一杯牛奶,然后揣着两支灌满墨水的钢笔,精神抖擞地走进了考场。我记得同桌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考试的整个过程都是战战兢兢的。我清楚,文革十年,对每年以300万速度递增的中学生来说,除了毛选、革命家史,基本没学到过什么知识。对于用小学四则运算来考高等数学的她,我怀着莫大的怜悯,每次考试前,我都是先要安慰她几句。我的前排老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一边做题目一边唉声叹气,后来才知道,在考试前一天,他大小子学骑自行车摔断了腿。若说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来日方长,那三个孩子的父亲却是于日无多了。


  当时的考题在今天看来也是简单得可以。二十年前,我的同班同学诗人王小妮有一次无意中将夹在书里的一张当年考大学的试卷抖落在地上,让读初中的儿子捡到,儿子捧着这张七七级的考卷,笑得前仰后合,连声嚷道:就这题目考大学、就这题目考大学?你们是不是弱智白痴啊?

  骂得准确骂得有理。然而,骂的对象却不应该单单是这些可怜的考生,十年的文化荒废啊,谁之过?不应该让这些考生担负历史的罪名。我不怕遭骂的还要告诉小妮的儿子:就是在这样简单的考题之下,竟还难倒了绝大多数考生,我每每考完出来,想要寻一位对一对答案的都很难找准对象。

  对于这场考试,大姚、采芹的自我感觉都比我好,尤其大姚,连数学卷中最后一道高等数学题目都答出来了。此后,就是天天都在琢磨考大学成与败的两种结果。某日,一直支持我考学的朴大哥找上门来,一脸的严肃。他劈头盖脸地朝我一通吼:"你是咋考的嘛?我给你这么多政治复习题你是咋背的嘛?"

  我一脸迷茫:"我花时间最多的就是政治啊!"

  "时间最多管什么用?我在州教育局看到你的政治试卷了,你连关键的抓纲治国、纲举目张、拨乱反正都没有答!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59分,不及格!"

  在那个政治决定一切的年月,政治不及格意味着就是判了自己高考的死刑!"还有你填的志愿:第一是北京大学,你知道吗?北大中文系在全省只招一个,能轮到你?乱弹琴!"

  我木然地坐在床沿边,喉头发干说不出话来。朴大哥知道我心里不好受,反转来安慰我:"事情过去了就算了。好在你已经是国家干部了,还是局领导的后备人选,大学毕业有的还轮不上你现在的位置呢。再说,局里正在分配房子,安下心来好好工作吧。"看来,这一辈子,上苍已经安排好了你与大学无缘,那就认命吧。于是,乖乖地整理行装回上海过年去了。

  老天爷真会捉弄人,没有希望的事儿却偏偏来了希望。当我在上海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那颗冰冷失望的心还没有暖活过来,一时悟不出幸运与欢快的滋味。难怪母亲要怀疑我的木然。直到知青们赶来问长问短、羡慕惊喜;同事领导们送往迎来、举杯换盏,这才让我慢慢找到了兴奋点与荣誉感。

  我回东北迅即打听大姚采芹的考大学结果。大姚很快有了消息:落选;采芹辗转书信后知晓:也是落选。我刚刚升腾起的兴奋被好友的落选打下去了半截:大姚采芹是因为超过25岁的年龄限制?但同样是年龄超过25岁的我却能考上吉林大学?吉大还是我的第二志愿呢。谁都说不清楚。只是在入学后,一次与系陈书记的闲聊中,听到他说看了我报名表照片好像是个印尼华侨。我心里嘀咕:是不是这个偶然的印象,才使我有幸进入了大学校门?

  七七级考大学的入学率极低,其中的老三届更是凤毛麟角。机会,对于特殊年代的老三届们,并非都能掌控得住!

  我忘不了临走那天,大姚坐长途车赶来送我。大姚一个劲地祝贺我,我却替他惋惜。他乐呵呵的说:"我自己无所谓,就是有点对不住她娘俩。你可能不知道吧?高考复习那个月,我喝的牛奶吃的鸡蛋,嗨,惭愧啊,都是老婆从孩子嘴里省下来的!"他说得轻松,我听得沉重。我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只是盯着他送给我的那只白底蓝字的小脸盆。也是有缘啊,脸盆上那句"扬帆启航"的话语,一直陪伴了我的四年大学生活。

  采芹却是在我入学半年后,一次在胜利公园门口的斯大林大街上,迎面碰到了她,当时觉得她衣着虽然光鲜,但脸上的笑容很是勉强;似乎不愿意与我多聊,我说三句她只答一句,极简单地告诉我已经调到长春来工作了。后来从别人口中得知,她嫁给了一位高干的儿子,美中不足的是丈夫智力并不健全。采芹啊,我知道你是个有志向有情怀的才女,你说的"有了机会不去争取将后悔终生"那句格言式的话,我至今都没有忘记;而你自己为何不继续寻找机会、反而如此草率就作出婚姻的选择?我一直没能明白。

  生不逢时的老三届啊!

  我本应该是1968年考大学的。文革把我拖后了十年。记得上大学的欢送会上,大家嘻嘻哈哈喝酒唱歌,只有局长的一句话让我潸然落泪:小范把人生最美好的岁月留给了边疆的深山老林--17岁到27岁这十年青春,本来是几个大学都可以学出来了,却经历了十分无奈的蹉跎岁月;欣喜的是十年后能圆大学梦,我成了老三届中的幸运儿;然而又十分遗憾,无法让绝大多数同龄人的碎梦,重圆……2016年5月12日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4)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6-05-15 10:02:21 评论:上述现象,在77年高考录取中时有所闻。顾凡
  • 2016-05-15 10:00:17 评论:真实、具体、生动、朴实。 大姚、采芹与作者的不同结局,实际上并不鲜见。虽说当时已开始强调“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但某些潜规则仍或多或少在起作用。一位朋友也是68届高中,参加了77年高考,报考华东师大中文系,4门学科总分340分(平均85分),结果名落孙山。去有关部门咨询,答曰:须综合考虑。78年再考,5门总分430分(平均86分),高中第一志愿华东师大中文系。令人深思。
  • 2016-05-13 15:53:42 评论:能够读大学的知青占的比例很小;参加高考的知青也是少数;但当时高考在社会上形成的波澜,多多少少在每一位知青心里都泛起过涟漪。谁的心中没有大学梦呢?文革造成国家的灾难、个人的损失,作为历史已经过去,但为了子孙后代的美好,我们理应有所戒备和警惕。好在我们绝大部分的知青朋友能够正视历史面对现实,或上过大学或没上过大学,或富有或贫困,或有成或平凡,退休后我们依旧是笑对生活、爱好宽泛:唱歌跳舞,舞文弄墨,游山玩水,含饴弄孙,不亦乐乎?爱好是人生最好的导师。有人说:衰老不是从老年开始的,是从厌倦生活开始的。让所有的知青朋友都如何永根老师所说: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高高兴兴地好过每一天吧!最后对永根兄的留言表示感谢! 范文发
  • 2016-05-13 14:17:23 评论:我手里有范文发老师写的三本书,一本是《白山黑水--一个上海知青的尘封日记》,一本是《重做上海人》,另一本是他和全立芳合著的《边城盛放金达莱》。范老师是一个多产知青作家,20多年来,出版了200多万字的文章。他为人低调,但对知青和知青事业充满了火一样的热情,浑身散发出文化人的儒雅淡泊和平静。细细拜读他的文章,感到专业性很强,每读完他的文章,总感觉意犹未尽,爱不释手。可惜近期范老师的文章在知青网上比较少。范老师在文章里讲述的考大学的经历,是我们每一个知青都曾经遇见过的事情,也就好像在讲我,讲你,讲身边的点点滴滴。往事不堪回首,但愿这样的历史不要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发生,这样的人妖颠倒的岁月,得让我们的子孙知道,得让他们了解我们这一辈曾经经历过的苦难。同时也祝愿广大知青朋友,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高高兴兴地多好每一天!何永根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