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情系延边》专栏 >> 详细
《情系延边》专栏

留珲知青系列报道七:与命运抗争的林国平

2017年01月05日
来源:作者:何永根编辑:何永根点击数:24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与林国平交流,绝对是一种听觉上的享受,软软糯糯的宁波上海话,会勾起我丝丝缕缕的乡愁。我在想,40多年过去了,他怎么还没有忘记乡音呢?

      

    林国平原来是上海市昆明中学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3月1日,他与同学来到珲春县马滴达公社四道沟三队插队落户,集体户一共有14名知青。这是一个朝鲜族生产队,四道沟真是一个大山沟啊,虽然是青山绿水,但交通极为不便。

         

   下乡不久,集体户就发生了一件斗殴致伤事件,因为吃饭问题,两个户友发生了争吵,继而事件升级,一个户友把另一个户友砍成重伤,这个户友也被判刑入狱。由于发生了这个严重事件,集体户给上级领导留下了极其不好的印象。以后别的集体户经常有招工名额,而林国平集体户招工走的人很少。

       

    好不容易,在生产队干了八年后,林国平才有机会招工到珲春县综合厂(钟表,刻字,自行车修理,电器修理),当了一名自行车修理工。在上海的时候林国平家庭条件不好,兄弟四个人,连一台自行车都没有,所以林国平根本没有机会摸到自行车。现在去当修理工,林自嘲是一个“白帽子”。俗话说“同行是怨家”,虽然林国平拜了师傅,但是师傅并不愿意教他技术,每当他问师傅修理技术问题的时候,师傅特别保守,只说,看看就会了。连续两年让林国平补胎,一些比较有技术的活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

    

    实践中林发觉,平圈是一个很有技术的活,怎么才能学到手呢?林就请师傅喝酒,在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师傅才会告诉他一些关键的修理技术。就是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林才慢慢地学会了不少技术。

       

    1984年自行车修理部搞承包,这下苦了林国平了。当地人都有人脉,接活比他多多了。当地职工一个月能够赚500--600元钱,而他只能赚100多元钱。这样下去老婆孩子怎么养活啊?一气之下,林国平以自动离职的代价,出去单干了,开始在马路上摆摊,一干就是20多年!

      

   林国平说,在珲春市的所有马路上,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农机厂门口,家具厂门口,酒厂门口,购物中心门口,影剧院门口,都摆过摊。一个从大上海来的知青,为了生活,什么苦没有吃过?

      

    1994年珲春的市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城市变美丽了,干净了,现代化城市发展的需要,当然不可能再让各种小摊来影响市容。从94年开始,城管大队就到处赶摆地摊的人了。林国平一家四口人,总得吃饭啊,为了生活,林开始蹬三轮车维持生计。年过半百的人,蹬一天的三轮,风里来,雨里去,出大力,流大汗累断筋骨筋疲力尽,回家连炕都上不去。有的时候,真的不想再干下去了。可是,第二天早上眼睛一睁,想想老婆孩子还得吃饭啊,欲罢不能,他又带着前一天没有恢复的疲劳,上路了。1999年,实在是干不动了,又回到酒厂门口摆摊,修理自行车。每天在躲躲闪闪的环境下,挣几个血汗钱。

     

   林国平说,那个时候,真的不容易啊!有的时候为了能够摆摊,就和城管大队的人吵架,他们不让摆摊,就和他们讲道理。有的时候,还去找分管市长,市政府信访局,城管大队,建设局,就讲一个道理:“你们总得让我吃饭吧!我一个上海知青来到珲春,没有功劳,也应该有苦劳吧?我一不偷,二不抢,连正当的劳动都不让,管理费我可以交,政府起码得给我家庭生存的权利吧?”有关部门领导劝他,不要干了,你申请低保吧,林想想,低保每个月每人60元,还是养不活家庭的呀。

      

    林国平对笔者说,你看看,这20多年来,在马路边,风吹日晒,风餐露宿,脸晒得那么黑,起码比实际年龄大10岁,干活时候就像做贼一样,饥一顿饱一顿,中午就吃一根麻花,或者一个烧饼,经常连一口水也喝不上。由于常年着急上火,牙都掉了。现在腰腿特别疼,关节炎很严重。寒冬酷暑,有的时候下大雪,想想家里老婆孩子四口人,都等着自己挣钱回来吃饭生活啊,所以又坚持出去摆摊了。

     

   林国平是1979年结婚的,爱人原来是中华菜社的,1984年也被招工到综合厂,在表铺当会计。1986年也下岗了,开始在家做家务。现在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很出息,现在在大连安家落户结婚了,安揭贷款买了新房。二儿子在吉林工程建筑学院毕业后,现在在长春一个工地打工,还没有结婚。

       

    林国平舒了一口气说,现在我家的生活好多了。两口子退休工资也有2500多元,老伴现在还在实木门厂打工,每个月1500元,自己在家门口摆一个自行车摊赚钱,每个月几百元是不成问题的。两口子生活很节俭,生活费就是用打工赚来的钱,退休工资就存起来,因为小儿子还没有结婚呢。

      

    林国平现在在英安镇(原来的镇郊公社),新明二队住。环境还真的不错,远离尘嚣,房子有60多平方米,虽然谈不上漂亮,小三室一厅,但也是很温馨舒适的。院子里堆满了树皮,他说,这是自己在木材加工厂扒来的,只要自己肯干,每年去扒一个月,就够一年烧的了。现在的煤很贵的,每顿500--600元,这样每年可以节约2000多元。房子是自己的,不要花房费,家里是洋井,水费又节约了。烧柴又不花钱,每个月只要交电费,闭路电视费和电话费就行了。生活开支是很少的。

      

    谈到户口回到上海去的情况时,林国平一脸的茫然。林家兄弟四个人,现在只有林国平在外地,1995年林国平就想把全家的户口迁到上海去,可是由于上海的种种原因,始终不能如愿。所以上海市政府对知青的许多帮困政策,林国平全家都得不到,党对知青的阳光,就是因为种种家庭原因而照耀不到林国平的头上。林国平自从1998年到上海去过一次,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5年了。笔者问他,什么时候准备回上海去看看?他一脸无奈的说:“不知道了!”

     

    由于去他家采访,路上走得急了一点,笔者的一件上衣落他家了,今天给他打电话,想去拿衣服,他说,今天家里没有人,因为木材加工厂来新的木材了,他要去扒树皮,去晚了,就扒不到的!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7-01-05 14:34:17 评论:林国平是一个真正的老实人,很久认识了他。当时综合社有很多我所熟悉的上海知青,也有他的同行--王旗(已故)。我亲眼见他在大街摆摊修自行车、蹬三轮车,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冰冻三尺,在林国平的身上,总是可以见到他那种不畏苦难、坚韧不拔和命运抗争以及勇担家庭责任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敬佩和学习的。相信林国平通过不懈的努力,未来的生活一定会更加幸福美好!同时,感谢何老师深入细致的采访了一位平凡而又令人尊敬的留珲上海知青,向您道一声,您辛苦了!顺祝留珲的上海知青朋友们新年快乐、健康平安、吉祥如意! 阿张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