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情系延边》专栏 >> 详细
《情系延边》专栏

留珲知青系列报道九:一个知青遗孀的困惑

2017年01月05日
来源:作者:何永根编辑:周培兴点击数:20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照片:阿萍把阿康的上海暂住证与阿康骨灰一起葬了,第二年阿萍自己一个人回到了珲春市新房子生活。

       这是一个美丽而凄凉的故事。

  男女主人公与坎坷命运顽强抗争的勇气以及对爱情忠贞不渝,相濡以沫的诠释,让知青朋友让世人唏嘘不已。

  阿康是一个上海知青,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3月,随着5800名上海知青一起来到珲春县插队落户。1977年招工,当上了工人。由于阿康肯钻研,解决了生产中的几个革新改造,深受领导的重视,好几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阿萍是一个珲春知青,从小在珲春长大,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珲春人。阿萍快人快语,健康活泼,性格特别阳光。

  70年代末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他们俩在别人的介绍下,认识并相处了。阿康是一个性格比较内敛,话语很少但心里有数,表达感情不是靠说,而是靠行动来打动人的那一种男人。而阿萍却是有什么说什么,心里有话不会存到第二天说的姑娘。一个内敛,一个外向,正是因为两个人性格的互补性,居然让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走到了一起了。

  阿康有上海男人的细心,特别体贴人,时时事事想着阿萍,大家知道,70年代的东北男人,一般是不干家务活的,俗话说是“甩手掌柜”。而阿康什么家务活都帮着阿萍干,买菜做饭,样样在行,还能够烧出一手好吃的上海菜。虽然平时话语少了一点,但说出来的都是让阿萍高兴的话。

  寒冬腊月,阿萍上下班路不好走,不管有多么晚,阿康都会去接送。回到家,两个人虽然冻得呲牙裂嘴的,但阿萍心里高兴啊;春暖花开的时候,阿康会用自行车驮着阿萍,带着好吃的食品,到近郊去远足;夏日炎炎,阿康会问寒问暖;秋天了,阿康会把甜甜的水果送到阿萍的嘴边。。。。

  那个时候,阿萍感到特别幸福,她逢人就说:“我丈夫虽然一没有权。二没有钱,但是他爱我,对我好,时时处处的想着我,我满足了!”

  1980年,他们俩爱情的结晶诞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男孩子,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儿子从小就乖巧听话,从来没有让大人操心过。

  小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一家三口,虽然过得不算富裕,但其乐融融,家庭充满了幸福和温暖,让阿康觉得离不开阿萍,也让阿萍离不开阿康。

  80年代,上海市政府出台了好政策,同意知青子女把户口迁到上海。阿康想,现在我先把儿子的户口迁到上海去,把儿子安顿好了,以后夫妻俩退休了回到上海,这样既可以孝顺一下父母,也就可以到儿子家去安度晚年。阿康在憧憬着美好的晚年生活呢。

  阿康的大哥大嫂是下岗工人,后来又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当时的日子也过得不太好,阿康的妈妈与大哥一起生活,房子是父母的财产,家里两室一厅,60多平方,住的条件还过得去。阿康的唯一选择,只能把儿子的户口落到奶奶家里,也就是大哥家里,否则没有第二种办法。但是,阿康的想法,马上得到大哥的反对,坚决不同意阿康把儿子户口迁到他们家,理由是怕阿康来抢房子。阿康说:“现在上海市政府有政策,知青子女户口可以回到上海的”,大哥说:“既然有政策,你们去找上海市政府啊!为什么找我啊?”为了以后怕有后遗症,大哥让妈妈把户口迁到妹妹家里,同时,把房产证改成自己的名字,这样户口和房产证就名正言顺归到大哥的名下了。

  1994年,阿康夫妻俩到上海与妈妈和大哥商量迁户口的事情。大哥很生气,说:“你们到上海来,事先也不告诉我们”。阿康说:“我们不是来抢房子的,虽然老房子是爸爸妈妈的财产,从法律上来讲应该有我的份,但我们不会和你们抢的,只希望能够把孩子的户口迁进来就行,让孩子到上海来发展,这样我孩子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前途了。”大哥就是不同意,理由就是怕会有后遗症,阿萍说:”如果你们不放心,那么大家去公证处做一个公证吧!”,大哥还是犹豫不决。阿康说:“既然这样,我们不回珲春了,什么时候解决问题,什么时候再回珲春去!”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到公证处做了一个公证,公证书里写着:“阿康的儿子户口迁到大哥家,保证以后不会牵涉到房产问题,阿康夫妇和儿子以后也不会在大哥家住,大哥也不用负责阿康儿子的一切生活问题。”

  事情好像有了这么一个结果。但是阿康回到暂借的出租房,实在是想不通,把公证书撕了,抱着阿萍痛哭一场,说“我也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想当年为了这个家的安定,我才去插队落户的,我在外面吃苦受累,现在不但没有得到父母,兄长的同情,反而把我拒之门外,难道就这样不顾手足之情?母子之情就这样没有了?是的,这两年我对父母的关心是少了一点,但这是我的错吗?父母遗留的财产子女都有一份,为什么对我这样不公平啊?再说了,我也不是要争夺房产呀,只是想让儿子能够得到一个好发展呀!”阿萍对阿康说:“咱们回珲春去吧,珲春市这两年也发展得很快,旧房子改造,咱们也快搬进两室一厅的新楼房了,比上海生活容易多了!”这样全家又回到了珲春市生活。

  阿康2004年因为得了脑血栓,又有高血压,就提前办了退休手续,阿萍也退休了。由于身体不好,阿康更萌生了回到上海去安度晚年的想法。

  2007年10月份,全家到上海,在浦东租了一间不大的房子,每个月房租400元,凭着自己良好的素质,儿子也开始在南京发展起来。阿萍在浦东一家东北饭店找了一个包饺子的活,早出晚归,辛辛苦苦的奋斗起来。阿康身体不好,但是,时时刻刻想着阿萍,每天到时候就会去接阿萍下班。同时夫妻俩都办了上海市的暂住证。阿康拿到暂住证,爱不释手,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觉得自己又是上海人了。憧憬着什么时候能够正式成为上海人。阿康到上海就不想回珲春了,毕竟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啊,到老了能够回来也是万幸啊。这也是叶落归根的情节吧,人之常情嘛!因为刚安家,生活上缺这少那的,去求大哥帮助,大哥说:“快回东北吧,别在这里住了,整天来麻烦我们!”兄弟俩怎么变成冤家了呢?阿康心里会平衡吗?

  2007年年末,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每天阿康应该去接阿萍下班回家,这一天阿萍没有在路上碰见接她的阿康,阿萍也没有想什么,以为阿康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再说了,包饺子的活整天都不能休息,特别的累,她回家就躺下了。睡了一会,阿康还没有回家,阿萍有一点着急了,出去找,想不到阿康躺在路边昏过去了。马上送到医院抢救,确诊是严重的脑出血,来不及留下什么话,第三天就去世了!

  阿萍的天马上就塌了!原来想到上海来相夫教子,安度晚年,现在最亲爱的人没有了,这样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了?夫妻一场,共同走过了28年,这种感情,是和兄弟姐妹的感情完全不一样的啊,现在一切都没有了!自己的处境还得不到上海亲人的理解。

  阿康的坟墓埋在了上海近郊,为了给阿康一个安慰,阿萍把阿康的上海暂住证与阿康骨灰一起葬了,但愿阿康生前没有如愿的期望,到天国去实现吧。阿萍想买一个双穴墓,到那一天可以和阿康埋在一起,但是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这个愿望没有如愿,阿萍感到特别的难过。好在阿萍的儿子特别出色,在南京一个大型肉食企业干得风声水起。

  可是现在亲人没有了,阿萍也不能一个人在上海住啊!

  第二年,阿萍自己一个人回到了珲春市新房子生活。她时时刻刻在想着阿康对她的好,阿康的音容笑貌怎么也不能从脑海里消失,想起来就哭一场,有的时候看见别人两口子快快乐乐的散步,阿萍就睹人思情,禁不住泪流满面。吃饭了,以前都是摆两双筷子,现在只能孤灯独影了,平时有一个头痛脑热的,也再没有人心疼了。

  阿萍感到自己对不起阿康,虽然阿康没有了,但是自己不能守在阿康的身边,让他自己一个人孤孤零零的躺在异乡,每当清明节或者过年,自己只能在珲春的路边给阿康祭奠烧纸。离阿康几千里路啊,如果自己能够离阿康近一点,心里也有一个安慰啊,起码让阿康心里感到不落寞啊,心里实在是不忍啊!

  阿萍给儿子打电话,一说话就是哭,对儿子说:“妈妈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真想从楼上跳下去算了,这样就可以去陪你的爸爸了!”儿子也哭着说:“妈妈,您不能这样,妈妈您不要活在别人的眼睛里,自己活得高兴就行!儿子会争气的,上海亲戚不是瞧不起咱们吗?我一定好好地工作,想办法在上海买一个新房子,接您去上海安度晚年,让咱们离爸爸近一点!”

  阿萍由于长期悲伤过度,得了末梢神经炎,手脚发麻。儿子为了离妈妈近一点,想办法把工作调到长春,在一个大型肉食公司工作,担任行政管理工作,每个月工资也有一万多元了,公司领导特别看重他的能力,以后还会有更好的发展。儿子每天会给妈妈打电话,安慰妈妈说:“妈妈,您为了儿子,好好地活着,我会争气的,如果您没有了,以后我们在上海买新房子,让谁去住啊?我赚那么多钱,去孝敬别人啊?我知道妈妈不容易,在怀我的时候,身体反应特别大,吐了6个月,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爸爸妈妈为我付出得太多了,父母的养育之恩我一定会竭力报答的!”阿萍心里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故事说完了,我的心情是特别的沉重,让我说什么好呢?但愿阿萍的儿子能够事业发展得再好一点,但愿阿萍如愿以偿,买到新房子,早一点回到上海去,但愿阿萍能够离阿康近一点,想他的时候,就去探望一下,能够多陪陪寂寞的阿康,但愿阿萍身体早一点康复,快快乐乐的安度晚年!

  但愿人世间多一份亲情,少一点冷漠。

  哎,世界上所有的但愿,都能够实现吗?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