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人物专访 >> 详细
人物专访

留延知青访谈录之七:王丽君,留在农村养老

2017年10月07日
来源:本 站作者:何永根编辑:周培兴点击数:181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中秋节刚过,我就坐上珲春国际客运站的大巴,前往凉水镇河东大队,采访留守在那里的上海女知青王丽君。
 
  沿途,一派丰收的景象。一望无际的稻田像铺了一地的金子,一个个稻穗鼓着大肚皮,涨得要破裂似的,一阵风吹来,便掀起一阵阵金色的波浪;大片的玉米地里,金黄色的玉米像金棒槌一样,齐刷刷一片连着一片,高粱那红色的穗子,像害羞的小姑娘一样,红着脸低下了羞涩的头,在微风中摇曳;已经成熟的大豆荚子,摇摇摆摆,在风中沙沙作响,田野里,像演奏着一首大自然的交响曲。
 
  上海女知青王丽君的家在图们市凉水镇河东村(原来属于珲春县凉水公社)。
 
  来到王丽君的家,立刻受到了吴立坤、王丽君夫妇的热烈欢迎。好家伙,94平方米的大房子,全部是塑钢门窗,白墙红瓦,外墙贴了保温材料,冬暖夏凉。
 
  住房共有六个房间,一大盆“斑马竹芋”端放在长长的沙发旁边,一盆”蝴蝶兰“含苞待放,客厅里铺着地毯,时新的家具应有尽有,网络、闭路电视、平板、电脑一样不少,新式的冰箱、全自动的洗衣机、厨房的油烟机该有的都有。我打趣地对他俩说,只有两口子,住那么大的房子,是不是一点”奢侈和浪费“啊?


  吴立坤王丽君夫妇接受采访
 
  采访还是从王丽君下乡时开始。
 
  王丽君原来是上海市新力中学67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3月7号,与许多上海知青一起,来到珲春县凉水公社河东六队插队落户的,同一个集体户共有7男6女13个人。
 
  下乡时的苦真是一言难尽哪!一群大城市来的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本来就娇生惯养弱不禁风,从小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一下子就得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春天气温零度左右,水稻田里面都是冰茬子,买不起水鞋,挽起裤腿光脚下到水里,冷得沁人心骨!夏天给水稻田除草,水里有的是蚂蝗,为了少让蚂蝗盯咬吸血,不得不把裤脚紧紧地绑在了脚踝处。初夏薅谷子,一望无际的垄,刚开始弯腰,后来蹲下,到最后连滚带爬地也比不上老乡干活的速度,个中的苦,不是在农村亲身经历,是体会不到的!
 
  老乡们起码祖祖辈辈在农村生活,懂得怎么来调剂生活,会把玉米高粱米做熟能咽下肚子,而上海知青就难上加难了。知青们生活不会安排,每个月分配几斤大米,几两豆油,过不了几天就吃完了,没有办法,生产队派了贫下中农户长来帮助他们做饭。一些知青肚子没有油水,打起了老乡们家里鸡鸭的主意,有的时候偷个鸡,有的时候偷个鸭,老乡虽然有怨言,但也能够理解知青,反映到队长那里,队长也默默无语,只是对社员说,人家从大城市来远离父母,十分不容易,以后大家把家里的鸡鸭看好就是了。
 
  劳动累了,生活苦了,就特别想家,想家了,大家就一起到图们江边,沿着江坝眺望南方,一边唱着”抬头望见北斗星“歌曲,一边酣畅淋漓地大声哭泣。心里想念着远方的父母双亲。
 
  王丽君对我说,当时生活苦是苦,但当地领导和乡亲们对我们还是非常好的,在知青最困难的时候,送大米、辣白菜、新鲜蔬菜,帮助他们种园子地,虽然乡亲们生活也很困难,也没有因为知青有困难而不管。有一次公社党委书记了解到个别知青偷老乡的鸡鸭,很生气,对反映情况的基层领导说:”知青们有这样那样的情况,就是你们没有照顾好他们,责任在你们身上!“
 
  王丽君在农村特别能干,1971年就当上了妇女队长,叱咤风云地带领全队妇女参加各种农活。1972年就招工到和龙的卧龙钢厂当工人了。丈夫吴立坤是河东当地人,与王丽君在同一个生产队。吴立坤父亲是一个老革命,48年就入党了,长期担任林场场长,吴立坤1970年招工到凉水供销社,分管生产资料的采购供应。
 
  吴立坤和王丽君1972年建立起恋爱关系。说起这一段恋爱故事,吴立坤对我说,说实在的,自己有一分好工作,本身长得也不难看,家里条件也不错,怎么会看好王丽君的呢,就是因为她为人诚实,踏实肯干,觉得与她结为夫妻,有安全感靠得住。王丽君对吴立坤也有好感,但是也有一些顾虑,慎重地对吴立坤说:”如果我招工到外地,离开延边,那就算咱们没有缘分,如果招工还留在延边,那就是咱们的福分!“
 
  想不到心想事成,吴立坤在珲春县凉水供销社工作,王丽君在卧龙钢厂工作。1973年,王丽君带领吴立坤到上海去认未来的岳父母,王丽君的父母对他还十分满意。
 
  1974年一月,瓜熟蒂落,男方26岁女方25岁,王丽君和吴立坤喜结连理。
 
  王丽君怀孕后身体一直不好,1974年到上海孕检时,检查出得了胸膜炎,1975年2月孩子七个月早产。王丽君在上海连续住了10个月的院,而丈夫在供销社工作特别的忙,实在是没有时间到上海去照顾她。好在王丽君的父母和弟弟妹妹悉心帮助,让王丽君度过了难关。
 
  结婚后,两口子互敬互爱,从来不会吵架,如果发生一点小争执,吴立坤的母亲会对他说:居家过日子,哪有舌头不碰牙的?王丽君从大城市来的,在这里举目无亲,自己有委屈,能去和谁倾诉啊?夫妻间都有缺点,彼此包容一点,夫妻间都有优点,彼此欣赏一点,夫妻间都有个性,彼此谦让点。?
 
  丈夫吴立坤是一个性情中人,特别同情在农村的知青们。70年代的珲春,物资供应十分奇缺,大到自行车、手表,小到豆油、白糖、白酒,甚至连一块肥皂、手纸都得凭票供应。而吴立坤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都会尽量满足知青们的需要,所以知青们特别感激他。七十到八十年代大家生活虽然苦了一点,但王丽君和吴立坤的生活却是过得不错的。
 
  80年王丽君五十岁的母亲来珲春探亲,原计划住一个月,想不到一住就是三个月,老人家有点乐不思蜀了。姑爷吴立坤天天领着岳母上山采蘑菇,到凉水果园采摘水果,下河抓鱼,天天给老人家做原汁原味的东北菜吃。乡亲们对上海来的客人也特别热情,经常送许多好吃的给老人家尝鲜。老人家回到上海后,逢人就说东北人热情,东北的菜好吃,总之,东北什么都好。
 
  王丽君园子地里,种了许多果树:沙果、李子、葡萄、草莓、枣树,从春天到秋天各种水果不断。地里还种了许多药材,山药、桔梗、枸杞藤、沙参等等。园子地里种了许多时鲜蔬菜,茄子、辣椒、西红柿、丝瓜、南瓜、北瓜、冬瓜、花菜、西兰花,许多种子都是从上海带来的,乡亲们也羡慕不已。家里养了四十几只鸡,公鸡除了留着自己吃肉以外,每年得留许多只,等上海的亲人来探亲时招待尝鲜,也经常送给邻居们吃,让大家与他们一起分享美味佳肴,母鸡每天能下十几个蛋,吃不完的也给自己的亲戚和邻居们尝尝。
 
  丈夫吴立坤特别能干,每年秋收时,会到收割后地里捡苞米大豆,捡来的苞米全部用来喂鸡,一年都用不完。每天吃粮食溜达的土鸡,肉会不好吃吗?鸡粪又用来做农家肥种蔬菜,家里从来不用化肥农药,地里捡来的大豆用来磨豆浆,每天早上两口子一个土鸡蛋,一杯豆浆,绿色健康。吴立坤喜欢钓鱼,当他谈起钓鱼的感受时说;”一个人全神贯注地在河边坐着,心里特别纯净,也特别高兴,自己非常享受鱼咬钩,拉鱼线时的沉重感,这个时候会忘记一切烦恼,钓鱼并不是为了吃鱼,而是享受着钓鱼的过程。钓来的鱼,吃不完有的晒干邮寄到上海,给在上海定居的女儿一家尝鲜,有的送给了亲戚和邻居了。
 
  近几年,上海的亲戚不断地来凉水旅游探亲,刚来时,怕这里生活艰苦,还带来了香皂卫生纸等等生活用品,又怕吃不到新鲜水果,带来了水蜜桃,想不到尝到了她家的李子后,惊呼东北的李子比南方的水蜜桃好吃多了!家里每天吃绿色环保的现吃现摘各种各样的蔬菜,鸡蛋黄又是那么黄亮美味,土鸡肉又是那么的紧实好吃,延边黄牛肉、牛尾、本地猪肉轮番让他们吃个够,回去时,带上蜂蜜、人参、灵芝、松茸等等大包小包地上飞机。
 
  弟弟妹妹来了,两口子陪他们去长白山、镜泊湖、俄罗斯,朝鲜、延吉、防川等等旅游胜地转一圈,弟妹们羡慕地对王丽君说:“姐姐,你真幸福啊!”这个时候轮到王丽君对弟弟妹妹们说:“你们使劲吃啊,别对不起几千元的飞机票啊!”
 
  丈夫吴立坤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家里家外从来不用妻子操心,家里的柴禾几年都烧不完。春天丈夫开车去10几里路外,上山採山菜,秋天採各种各样的蘑菇,在自己吃的同时忘不了晒干给上海女儿一家尝尝。与自己的亲戚邻居相处得那么融洽,吃的大米豆油都是大家送的,淳朴的民风使得大家相互照顾,相互帮助,两口子每天被温馨的环境包围着?
 
  现在他们的退休工资每个月一共有4500多元,每个月的日常开销500元左右够了。我问他们,现在生活那么好,吃穿不愁,是不是经常补贴给上海生活的女儿?王丽君说,没有,女儿家有他们的生活方式,年轻人消费观念与我们不一样,也看不惯他们的大手大脚,所以平时是不会接济他们,如果女儿家里需要办大事了,会全力以赴地帮助他们的。我特别欣赏他们的做法,觉得他们做得比我妥当。


  闲暇时间王丽君会关注上海知青网吉林频道
 
  谈起未来养老的问题,他们也有自己的打算。
 
  我对他们说,两口子完全可以投靠子女,按政策把户口迁到女儿家去。王丽君说,现在女儿和公婆一起住,居住条件不太好,小两口工作也特别忙。她的弟弟妹妹也让他们去上海定居,但是考虑到弟妹们毕竟自己有家庭,不可能长期在他们家生活,那不是给别人添麻烦吗?再说了上海是一个大城市,虽然繁华,但空气不好,整天闹闹哄哄的,去了就像得大病一样,气都喘不过来,在农村住惯了,实在是不适应那里的生活,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自己高兴就行。
 
  我说,即使户口不迁回去,办个暂住证,上海市政府对回沪知青有许多帮困政策,两口子按照他们的退休工资水平,每年能够得到几千元的补助,还有医疗帮困等等政策,人老了一旦得了大病,可以到上海去医治,王丽君说,这个问题倒真的需要考虑考虑了!
 
  未来的养老问题,归宿就是养老院,子女再好再孝顺,也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工作来陪伴你,这个我们都理解,也不想给子女添麻烦。丈夫吴立坤很坦然地对我说:”人老了,活一天算一天,认认真真地过好每一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吃自己想吃的美食,与自己相濡以沫的爱人厮守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如果老是去考虑归宿,活得就没有意思了,现在社会发展得那么快,不知道几年后社会又是什么样子了,好日子在后头呢!
 
  “生活乐观的人能够造飞机,生活悲观的人只能造降落伞,”这句话,多么有哲理啊!?


  美味的原生态的农村菜
 
  采访结束,女主人给我做了四个农家菜:蛤蟆萝卜汤,(每个母蛤蟆有一两重,肚子里都是林蛙油,市场价15元一个,我连吃了三个就吃不下去了),红烧鲤鱼,西蓝花炒土鸡蛋,清炒鸡毛菜,喝着自家酿的葡萄酒。真真正正地享受了一顿美味的农家菜。
 
  吴立坤和王丽君夫妇,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了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在农村过着悠闲自得自由自在的生活。
 
  他们在幸福,快乐地享受着!
 
  1969年,有18000名上海知青在延边各地插队落户,目前仍然有一百多名上海知青留守在延边各地居家养老,占18000名知青的1%,但愿他们生活幸福安康,因为他们都是与我们一起来到延边的,现在我们回去了,而他们却留下了。他们与我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啊,但愿他们都能够像王丽君一样,过着幸福的生活,安享晚年!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8)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7-10-30 16:19:58 评论:何老师是上海延边知青的楷模,他呕心沥血采写的留在延边的上海知青的访谈录将永远镌刻在上海延边知青的心上。
  • 2017-10-10 10:20:48 评论:何人妙笔著文章?吉林珲春留守君,青葱少年添白发,弹指己近半世纪,永不变的真情谊,根植他乡成故乡。踏山访水寻故人,编书著文写新史,记载故事告后人,当年万千城里娃,离家奔向广天地,手拿肩挑出尽力,修理地球做使命,三年五载长成人,不甘泥土混一辈,招工上学去当兵,有门有路走仕途,体弱多病先回家。累死累活出大力,也有出头运气佳,可怜群群呆娃娃,二十六七退回家,接替父母就业去,低薪收入难成家,五十不到又下岗,艰难生活苦中乐,转眼白发人奔七。回首人生件件事,酸甜苦辣自知晓,老年寻得世外园,亲劳亦苦亦也乐,山美水甜空气新,无灾无病才逍遥。张丽华
  • 2017-10-09 16:37:08 评论:曾是教育战线上辛勤的园丁,优秀的人民教师,现在是知青园地的耕耘者,知青温暖的贴心人。 阿张
  • 2017-10-09 12:24:29 评论:为何老师大大的点赞,何老师为了采访和报道留在延边生活的上海知青的生活不辞辛苦,奉献给我们一笔值得回味的精神财富,谢谢何老师!
  • 2017-10-08 20:35:17 评论:补充一下:我们是上海新力中学67届初二(6)班的丁毓华、孙季玲、陆家荣……
  • 2017-10-08 20:32:15 评论:王丽君,我们应该是同班同学吧,怎么才能联系上你呢?请作者帮个忙可否?我的手机:13913514730
  • 2017-10-08 11:58:55 评论:这次回珲春,有幸认识你了他们夫妇,但没有做深入的了解。没有想到何老师放弃休息,这么快就采访了他们夫妇,看到他们家宽敞的屋子,绿油油的蔬菜瓜果,幸福满满的笑容,很是羡慕。我在想:无论你生活在哪里,只有夫妻俩相亲相爱,男人有担当,女人贤惠,这个家就是幸福的!(雨晓)
  • 2017-10-08 07:19:24 评论:上海知青何永根,下乡吉林珲春市,当年屯垦在边陲,五年以耒如一日,讴歌知青把根扎,留延知青经历多,唯有永根来书写,希望永根在边寨,安享晚年多保重,多为知青写文章,留延知青需要您,延边人民不会忘。(施以钧在杭卅写于2017.10.8)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