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人物专访 >> 详细
人物专访

留延知青访谈录之八:寿林娣,在延边的日子里

2017年10月25日
来源:本 站作者:何永根编辑:周培兴点击数:125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刘正允寿林娣夫妇

  想要采访留延知青寿林娣,在半年前已经纳入我的计划了

  一个嫁入朝鲜族家门的上海姑娘,孝顺赡养公公婆婆直至送终;无怨无悔地抚养帮助一个小叔子四个小姑子成家立业;含辛茹苦地把三个子女送进大学校门;自己在延边的商海里打拼一辈子,并且取得不凡业绩的“女强人”;目前在韩国,北京,上海,延吉四方养老的快乐女性,她的故事我总觉得有很大的亮点。

  可是,这半年来,不是我的采访任务很紧,就是寿林娣不在延吉,总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能与她坐下来好好聊聊。前两天寿林娣打电话告诉我,这两天她从北京回到延吉了,于是我们商定:10月22号我坐高铁去延吉。

  寿林娣把见面地点安排在延边白山大厦咖啡厅。


  作者采访寿林娣女士

  寿林娣女士是上海市朝晖中学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春天,来到延吉县细鳞河公社细鳞河大队第五生产队插队落户的。这里是一个地图上难以找到的小山沟。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什么人都不认识;叽里咕噜的朝鲜族话,一句都听不懂;对朝鲜族的火炕,厨房,菜窖从来就没有看到过,感到既神秘又委屈;用惯了大城市水冲厕所的她,看到当地人用泥巴和草抹起来的臭气熏天的旱厕,特别不习惯,每一次上厕所就是一次遭罪,不去又不行,去了又是提心吊胆,生怕掉进去,别提有多难受;像沙子一样的小米饭,高粱米饭,玉米碴子饭,卡在嗓子眼就是难以下咽;到晚上屋里没有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即使大家聚在一起,也难以排解内心的寂寞和苦闷。但这一切并没有成为寿林娣前进的障碍,天性豁达开朗的她,很快适应了艰苦的环境。从谷子和狗尾巴草分不清楚的她,经过两年时间的磨练,地铲得很好了,和社员也能用朝鲜语熟练地交流了。她的心眼特别好,经常把从上海邮寄来的贵重药品和各种漂亮的上海式样的衣服分给那些朝鲜族社员们穿。那些朝鲜族社员也特别喜欢她,朝鲜族人用汉语叫寿林娣的名字特别费劲,因为她长得漂亮心眼又好,和本队朝鲜族姑娘美玉长得很像,所以给她起了一个“上海美玉”的名字。

  寿林娣在农田水利建设和民兵活动中总是冲锋在前,在建水库时表现突出,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她带领的民兵连连年被评为先进集体。她能歌善舞,带领年轻人组织文艺宣传队,组织演讲队,使得在农村的文化生活越来越充实了。

  心灵手巧的她,还经常为社员们缝补衣服。也正因为她有裁缝手艺,后来被分配到公社服装厂上班,之后被推荐到龙井供销社,由农村户口转成了城市户口。

  远离上海父母亲人的寿林娣,爱情悄悄地地来到了她的身边。1972年,她和朝鲜族青年刘正允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刘正允是当地青年,当时是民兵连长兼团支部书记,刘正允家里有一个弟弟四个妹妹,刘正允排行老大,家里人口多,劳动力少,所以生活很困难。

  他俩的恋爱消息不胫而走,引起了村里父老乡亲的议论,大家说,一个上海娇生惯养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能够在一个朝鲜族大家庭里当大儿媳妇吗?要知道,在朝鲜族家庭里,大儿媳妇就是大掌柜啊,得掌控全家一家老少的吃喝拉撒睡,得掌控全家的经济收支的。消息传到了刘正允父母的耳朵里,他的父母暴跳如雷,因为当时朝鲜族的习俗,一般朝鲜族年轻人是不允许与别的民族通婚的。父母死也不同意这们婚事,绝不同意娶一个上海姑娘当儿媳妇。经过寿林娣和刘正允不懈的努力,好事多磨,父母终于被他们俩忠贞不渝的爱情打动了,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刘正允和寿林娣真的感到谢天谢地。

  但是,真正做了朝鲜族的大儿媳妇,却是两眼一抹黑,身下有五个弟妹,家里穷得连一张完整的炕席都没有。加上语言交流的障碍,繁琐的朝鲜族风俗和礼节,要一个一个地记住,千万不能出差错,真的一时很难适应。每顿饭,先得伺候好公公,把最好的饭菜端到公公桌前,也不能随便坐,得双腿跪在炕上。新婚夫妇,虽然有一间单独的房间,但屋子天棚是用报纸糊的,门是用白色的窗户纸糊的,炕上只够两个人躺着,连翻身都很费劲。夜里天棚上的老鼠跑来跑去“咚咚咚”的直响,寿林娣总是心惊肉跳的。

  谈起往事,她掉了眼泪,这些年,自己付出得实在是太多了。她说:“我出嫁后,什么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用石臼堾米,用筛子面做打糕。一家人口多,经常粮食不够吃,总是吃玉米馇子,玉米面,现在一看到玉米就反胃。有的时候稗子晒干了去皮做饭吃,就算是世上难得的美食了。在那个粮食短缺的时代,经常吃粗粮,盛饭时,我总是把最上面的一层细粮盛给公公吃,然后是丈夫,弟弟,小姑子,婆婆,最后轮到我的时候,只剩下饭嘎巴了。想起来,当时经常没有油,放点菜叶子,土豆做成酱沫里汤的日子,心里就酸酸的!另外,我做的朝鲜族饺子,样子难看,总是被别人嘲笑:“哎呀,这是什么饺子啊?做得那么丑,将来有了孩子,也一定丑”。

  对于寿林娣来说,语言才是要过的最大的难关。刚开始敬语和下称语分不清楚,村里有爱捣蛋的年轻人,故意往错了教她,为此出了许多笑话,比如,看到公公说:“哎,快吃饭!”也有时把骂人的话当好话教她。

  寿林娣来婆家前,婆婆家畜养得不好。来到婆家后,寿林娣坐牛车去铜佛寺买回来猪仔和鸡。不知道什么原因,之后猪仔一窝接一窝,母鸡也不断地下蛋,婆家的日子翻身了。勤快的寿林娣从田间回来,从来就没有空手的时候,总是采一大包猪菜顶在头上回来。为了多赚钱,编草袋,搓草绳,甚至到砖厂干苦力。就这样,婆家的日子越过越好,小叔子,小姑子也相继成家立业了。


  参加劳动的寿林娣(后面的是寿林娣)

  寿林娣也有委屈事情,婚后接连生了两个女儿,婆婆挖苦她:“中了什么兔子魂了,只生姑娘不生儿子。”寿林娣也觉得对不起公公婆婆,因为没有给婆家生个传宗接代的儿子而感到内疚,所以在公公婆婆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别人在背后议论:“老刘家娶了汉族儿媳妇,非得断子绝孙不可!”那个时候寿林娣特别委屈。采访时,她流泪地对我说:“我就不信,生不出儿子,一定得生一个儿子给婆家看看!”我调侃地对她说:“生儿子又不是买东西,可以随便挑选?”寿林娣对我说:“老天就是眷顾我,几年后我的儿子真的出世了!”

  作为大儿媳妇,寿林娣掌控着全家的经济大权,家里的大事小情都离不开她,为了减少纠纷和矛盾,不能让别人在背后议论汉族儿媳妇如何如何,她的神经时刻蹦得紧紧的,周围邻居家里所有的红白大事都积极参加,自己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瓣花,但对公公婆婆却很大方。

  寿林娣的好心终于感动了家里和村里人,公公逢人就夸自己的儿媳妇是女人中少有的好人,报社,电台来采访时,婆婆第一个上前夸耀自己的儿媳妇好。



  寿林娣在细鳞河供销社工作

  寿林娣于1973年到细鳞河服装厂当临时工,1975年正式招工到细鳞河供销合作社工作,当营业员卖货。她天生有经济头脑,在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后,琢磨怎么赚钱养活一大家子。当时她每个月工资只有31元。她会裁缝,每天晚上自己裁剪缝补,设计出新颖裤衩和军便帽,然后拿到供销社去让人家代销,每件能赚2角3角钱的。想不到这样下来,每个月副业收入超过了自己的工资。原来生产队很穷,全家辛辛苦苦干一年,还倒欠生产队700元钱。1975年丈夫也招工到公社财政所工作,两口子为了一大家子11口人能过得好一点,想了许多办法。寿林娣每天熬夜到深夜缝制裤衩和帽子,累得她眼睛都红红的肿肿的。好在婆婆把每天做早饭的任务担当起来,寿林娣有的时候能够睡个懒觉了。

  1981年寿林娣遇到了原来与她一起参加《广阔天地,知青讲用会》五七下放干部南先生,这个时候的南先生已经是县委书记了。他欣赏寿林娣的实干精神和有作为的能力,把她调到龙井综合商店工作,专门做采购员工作,并且问她,家里还有什么困难?寿林娣对县委书记说:“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还像我一样在农村生活,我想让自己的孩子在城市里接受比较好的教育,作为父母,有责任为孩子们创造好的学习环境!”通过努力,1981年丈夫的工作也调到了龙井市财政局工作,全家户口都迁到了城市。

  说起了自己当采购员时的艰辛,她真是一言难尽哪!当时的社会物资匮缺,什么都要凭票供应,为了能够采购到许多紧缺物资,有的时候坐火车连个座都没有,她事前带上报纸或者塑料布,晚上躺在火车车厢的过道和座位下面,饥一顿饱一顿。有一次采购到一个朋友家,饿得连吃八个鸡蛋,连喝两碗菠菜猪油汤,把朋友吓坏了。到大城市采购,两眼抹黑谁都不认识,就凭着自己胆子大,敢说敢干,特别到上海去采购时,为了节约经费,住在父母家,为单位节约了许多旅差费。采购时打着上海知青的牌子,硬着头皮死磨硬泡,好事多磨总能够采购到许多紧俏商品。当成车皮的物资运到龙井后,领导感动得紧紧握着寿林娣的手,感激的话说个不停。

  为了改善家庭的生活,寿林娣在完成本职工作后,仍然坚持裁缝套袖、围裙、红领巾。她风趣地对我说,那个时候钱真好赚啊,赚钱就像用耙子耙来的一样。家庭经济改善了,三个孩子也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寿林娣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在单位不管是份内或者份外的事情,她都会主动去干,有一次商店卸陶瓷管,几百斤重两个人一组,为了抢时间,寿林娣忘了自己是孕妇,结果累得流产了。

  由于她工作太出色了,后来被提拔为龙井供销综合商店的经理,每年都超额完成任务。有一次,一个曾经是她上级的领导,由于种种原因,被贬到她商店当打更的更夫。这个人以前一直压制寿林娣工作,想不到寿林娣不计前嫌,仍然重新安排他当物价监督员。让这个人感动不已,逢人就讲寿林是一个好人。寿林娣对我说,大家能够在一起工作很不容易,这是一种缘分,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手下的员工高高兴兴地工作呢?

  每当休息日,寿林娣就把大家请到自己的家里,吃饭喝酒唱歌跳舞,排练文艺节目,所以在县里的文艺汇演中,她们商店的节目多次获奖呢。寿林娣身上有一股劲,干什么事情必须干好,让大家认可你。这样龙井的商业界都知道,有一个上海女知青很厉害。消息传到延边州,寿林娣被延边州外贸公司李经理看中,迫不及待地要把她调走,这一下把龙井供销公司领导急坏了,承诺再给寿林娣一套住房。寿林娣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毅然决然地调到了延吉市,1989年寿林娣被任命为延吉市《三宝大酒店》商场经理。丈夫刘正允也调到这个单位当主管会计。

  当时的市场,物资还是很紧张的,寿林娣亲自抓采购,为了丰富市场的供应,她全国各地的跑,采购时不管对方认不认识,都敢于打交道,心里想要办成的事情,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每当成车皮的电视机,录音机,名牌的自行车,上海的方便面装上车,一路顺风地运到延边,很快就被抢光了,乐得领导心里开了花。后来,她又是第一个把牛仔服和韩国的服装引进延边,通过寿林娣的努力,为延边的物资供应带来了活力。老总特别器重寿林娣的能力,知道她每年有半年时间在外地搞采购,家里事情顾不上,照顾给了她80多平米的大房子,并且安排她孩子到单位免费就餐,还把第二天家里的饭菜提前送到她家里,让她安心跑采购,寿林娣也特别感动。

  寿林娣告诉我,自己干工作,不会看别人的眼色的,用自己的能力,让大家认可你的业绩,才是硬道理。

  1990年,由于她工作出色,被评为州商业系统“女强人”称号。延吉电视台作了专题采访。寿林娣给公公婆婆过花甲大寿时,延边电视台等新闻媒体都来采访,在花甲仪式上,她特意给公公婆婆买了绸缎被作为礼物,以弥补公公婆婆结婚时连一床好被都没有的缺憾。到延吉工作后,她每次去农村看望公公婆婆时,都会把全村的乡亲们找来,杀狗招待大家。延边电视台《邀请舞台》节目组拍实况录像时,寿林娣又租了大巴,把全村的乡亲们和公公、婆婆一起拉到节目现场,录像完了,邀请乡亲们到大饭店吃了一顿。

  屯里的乡亲们有什么事情,只要求寿林娣,她哪怕自己掏钱,也尽力帮助他们。看到妈妈的举止,孩子们都调侃妈妈:妈妈是人事局长,民政局长,财政局长。在公公婆婆去世时,寿林娣按照朝鲜族的风俗,给老人做了三年祭。

  丈夫最小的妹妹,他们结婚时只有九岁,是寿林娣夫妇培养她上大学,提供生活费和学费,每次放假回来,都给她零花钱,妹妹的同学羡慕地说:”这个大嫂比亲母亲还好啊!“现在这个妹妹是吉林农业大学的教授,但是对大嫂的恩德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谈起自己的婚姻,寿林娣对我说:”嫁到朝鲜族家庭,我一点都不后悔,朝鲜族是一个文明礼貌的民族,特别是认可那怕是卖掉耕牛也要供子女上学的精神,令人钦佩。为了子女成长,我们夫妇吃了那么都苦,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因为我们夫妇知道,一个人成功与否,应该看你的子女为社会作了多大的贡献,自己的成功不算什么,只有子女成功了,才是家庭最大的成功!“

  谈起三个子女,寿林娣一脸的幸福。大女儿从小在上海长大的,是由外婆和大姐抚养的,交通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一个大型的物流公司当会计,女婿是上海人,是一个工程师。

  二女儿吉林大学俄语系毕业后,精通俄,朝,中三国语言,后来嫁给了韩国人,由于亲家是韩国的贵族,风俗不允许儿媳妇工作,认为丢脸。但是通过她和丈夫的努力,两口子在韩国开办了《环球中文院》在韩国传播中国的文化:

  儿子延边科技大学毕业后,留校当英语教师两年后,招聘到澳大利亚驻北京某个新闻媒体做记者,这次还光荣地参与了中国共产党19大的新闻报道。儿媳妇也是朝鲜族,在北京神学院当翻译。



  两个孙女给爷爷奶奶跳舞行大礼,祝爷爷奶奶新年得福

  我真的很羡慕寿林娣的家庭,是一个多民族国际化的家庭。我问她,你现在说话的口音,怎么带那么重朝鲜语呢?就像一个朝鲜族的”妈达迈“?寿林娣对我说:“自己的家庭,基本上不说汉语和上海话,交流全部都讲朝鲜语,所以免不了会改变口音的”。

  我问寿林娣养老的问题,她说,丈夫现在还在南方一个大公司谋职,等到他70岁后退休,两口子就可以安心养老了。目前她上海--北京--韩国--延吉四边跑,延吉有一个100多平米的楼房,自己还是觉得延边好,气候好,空气好,人缘好,今后会在延吉养老的!

  寿林娣自豪地对我说:“一个人的命运是无法选择的,但一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变命运。上帝给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就看你能否把握住机会,能否敢于挑战机会”。

  在采访时,寿林娣几度落泪,这眼泪,包含着艰辛,委屈,成功与幸福。

  这就是一个留延边上海女知青平凡而又精彩的故事,让我们为她喝采!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7-10-25 20:09:57 评论:真可谓是精彩人生啊!比看喜剧小品都投入引人入胜。真是看不够啊!名言道,好人有好报!希望精彩的故事天天有新篇。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