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故事与活动 >> 详细
知青故事与活动

黑土地恋

2018年03月03日
来源:本 站作者:林一平编辑:周培兴点击数:26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临窗的小桌

  下乡到延边五站屯一年后集体户住房才盖成,我和张淡新同住一室,5平方米小屋里的全部家具是一令炕席和上海带来的两只箱子。恋家思母,孩儿常情。为了给黄浦江畔日夜牵挂儿女的母亲写回信,只得盘起腿伏在箱子上,时间稍长,怎么摆腿都别扭,怎么放脚也不自在。要是有个书桌多好啊,我决定露一手祖传的木工手艺。红着脸开口向队里的赵英格里木匠讨来几截短木条,先制作两个三角架,再将其分别固定于窗框下两侧,支上一块薄薄的木板,嗨,一个简易的,却充满灵气的书桌搭成了。

  小桌依窗而置,得天独厚的采光,让人心境明亮,小桌靠窗而伴,自然风光无限,让人视野宽广,小桌与炕相邻,一公尺长,一市尺宽,恰到好处地利用了窗户与炕沿之间的狭窄空间。朝鲜族式的火炕沿,离地一尺高,离窗不足一尺远,成了与小桌固定配套的凳子,靠炕沿一坐,双肘支于桌面,高低适宜,双腿在桌下伸展挪动自如,尽显实用与实惠。从功能上来说它是桌,从形式来说它充其量只能算块阁板。没有华丽的油漆外表,却清晰显露天然木纹,松木芳香熏人。空荡的小屋多了件新家具,平添了几分书生气。

  无腿之桌,因地制宜的设计,新颖的构思,精巧的布局,对自己的得意之作我陶醉不已,也引来了集体户同学羡幕的眼光。桌前,细细阅读家书抵万金,默默低头思故乡,伏案疾书回信亲朋好友,因而养成了手工写信习惯,却也害得我直到现在还不习惯利用“伊妹儿”写信发信。那年的青黄不接之际,每天从田里疲惫不堪归来,捧起粗磁大碗,靠着小桌一边狼吞虎咽喝下小米土豆稀粥,一边在桌上浏览从大队小学校借来的报刊或书籍成了必修课,肚子和脑子同桌充饥,思索起终年劳作为何贫困难移。小桌成了我的书桌,放飞了一位知青追求文化知识的自学梦。

  端坐桌前看窗外的世界是一种舒适的享受。敞开窗户,春风醉人,吹得小桌上的那束金达莱绽放,在北山的翠绿衬托下显得越发妩媚动人,如花的朝鲜族姑娘奥淑娜、格木伽在收工途中摘得此花,插入酒瓶,置于小桌上,点缀得春意满屋,心中充满对生活的爱;轻轻地刮去窗户上挡住视线的冰凌花,感受北疆风寒,生活艰辛;清晨,推开一扇窗户,跃入眼帘的是袅袅升起的炊烟,一派宁静和平,有线广播里传来了人类登上月球的那一步;夜晚,从窗外传来远山脚下轰轰驶过的火车所留下的悠悠回音,把思绪带向了对未来的无限幻想。

  一生中,我制作过多少张书桌已经记不清了,惟有那张靠窗的书桌让我难忘。小书桌陪伴我读完了母亲在职工业余夜校读过的全套初中课本,后来当我这个初中生面对大学的课程没丝毫胆怯。小书桌似文化大漠中一叶绿洲,承载着斗室中两位上海知青对知识的渴求,启动了我永无终点的自学之旅,呵护了我的自学信心。小小书桌因靠窗而富有灵性,成了一位教师和一位律师的启蒙者,也培育了上海知青对养育过自己青春年华的延边五站屯那片黑土地的永远牵挂和祝福。
 

  注:文中的一位教师是新中中学68届初一3班张淡新同学。

  2、延边岁月赐我财富

  下乡到延边小山村的第一天我入住了朝鲜族人家,那年我17岁。10年的延边生活,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小山村里对老人对父母孝敬的好传统。

  有一天,似乎是全村的阿茨妈妮(妇女)都在情绪激动地议论着一件事,从她们的神情语态中我揣摩着她们是在痛斥某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时我不懂朝鲜族语。向同龄的朝鲜族小伙伴打听了解到,原来村里一位年轻媳妇在家对年迈的婆婆有不尊的言行,招来了这场自发的“大批判”,那个年轻媳妇几乎要被那些感情冲动的阿茨妈妮的口水所淹没。那种群情激奋,千夫所指的场景不是亲眼所见是很难置信的。在我的眼里,那个本来生性泼辣的小媳妇变得神色憔悴,那张脸象被霜打过的叶子——搭拉着没有一点生气,生产队开会她坐在一旮旯,出工干活没有人和她搭挡,进村出村也是孤家寡人,谁也不与她搭讪,可怜兮兮的。

  我下乡的朝鲜族小山村不足百户人家,谁家的媳妇或小辈稍有对长辈、老人的不尊,一旦传出家门,全村的人们,特别是阿茨妈妮,即已婚妇女们就会群起而攻之。这种民间传统观念化为一种道德的力量有效地规范着调整着人们的行为。

  生活在小山村,处处可以感受到尊重老人是一种社会风尚。逢年过节,做打糕,炖狗肉汤,第一碗总是先端到长辈手中。平日里,一日三餐更是如此,饭菜飘香了,要双手端给老人,打开酒瓶盖,斟满的第一杯酒是敬老人。老人住的房间,进餐用餐桌,坐席位都有讲究和规矩,在照顾老人的衣食住行的每个细节上,事事都体现着对老人关爱和敬重。

  在延边生活的时间长了,学得了几句朝鲜族语日常会话,让人惊喜的是对老人的尊敬渗透到了朝鲜族语语法中,对老人对父母讲话必须使用敬体,敬体主要表现形式在于动词的词尾变化。汉语中可以将老人敬称为“老人家”,或者敬称为“您”,是通过称呼的名词或代词形式表达敬意,但这种敬称没有提升或者说形成为日常会话中的语法。我鹦鹉学舌般地跟着村里同龄的小伙伴学习朝鲜族语,自我感觉甚好,尤其是对那些敬体,更是肯下功夫,认真模仿,后来运用自如,阿茨爸唉(老大爷)听了开心得竖起拇指直夸我。

  喜庆的婚礼上,天生活泼开朗能歌善舞的阿茨妈妮拉起我们上海知青同歌共舞,尽情欢乐,敬老爱幼其乐融融。婚礼进入高潮,常常见到老公公与儿媳妇可以搭挡成舞伴,随着乐曲,踏着鼓点,一曲又一曲,凸显出长辈与老人倍受年轻人敬重的舒畅与蕴藏于内心的生命活力。

  深植于国人心目中孝敬老人孝敬父母的传统,在延边汪清县五站村演绎着她独有的特色。当自己爬过五十(岁)那道坎,常常会在孝敬老人,教育子女时怀念起熏陶过我青年时代道德观念的那个小山村,特别是小山村里孝敬长辈的习俗与传统,那是延边生活赐予我人生的珍贵财富。
 
  3、老牛识途

  从小生活在城市,没有多少对牛的感性认识。刚上初中那年就遇上了十年浩劫的开始,凡被打倒的对象皆被称之谓“牛鬼蛇神”,牛在我幼稚的心灵中是个贬义词,是可恶之物象征。直到下乡吉林延边五站大队遇到的一件小事,才彻底改变了我对牛的印象。

  上世纪60年代末,替大队供销社拉货是件挣钱的副业,生产队长动用了最好的装备--------仅有的一辆胶轮牛车,并派出了我刚结识不久的朝鲜族朋友小金出任车把式,那头身强力壮的大牤牛(延边地区称公牛为牤牛)当仁不让地担当起驾辕的主角儿。

  太阳靠近西山时,大牤牛拉着满满一车的商品停在了大队供销社门前,供销社李主任赶紧走出门来,只见车把式小金横卧在牛车上正呼呼酣睡,喷出鼻孔的气味让人恶心难闻。那年代,农村供销社还没有销售瓶装的白酒,只出售大木桶散装白酒。一桶白酒近百斤重,酒桶的木塞好好的,这是怎么回事?拍拍隆起的粗壮牛脖子问大牤牛,大牤牛用一双大眼睛瞅着李主任,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似乎在说:“客货混装,没吃罚单,银(人)货两讫(齐),完成任务!”

  从公社供销社拉货回村有30里路。坐在牛车上背靠大酒桶小金慢慢感觉浑身有点发冷,原来刚才装货时,出了一身热汗。随车颠箥摇晃,一条路,一头牛,一辆车,一个人,一片冰天雪地,一阵寂寞难耐,一闪念,唯有酒能御寒解闷解忧,于是小金便转身小心翼翼地打开酒桶木塞,在路边折了根枯草杆子,插入酒桶当作吸管,--------。漫漫回村路,细细品美酒。一时不知了自己有多少酒量,吸了一阵又一阵,贪酒灌醉了自己,小金躺倒在牛车上昏昏入梦。大牤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大步流星赶在夕阳西斜之前回到了五站屯,将所拉的全部货物,包括大木桶里装着的白酒与醉汉胃里的白酒一两不少,如数送交供销社主任验收。

  大牤牛不仅识途而且还拉车走得稳,要不醉卧的小金被颠下了平板胶轮牛车,被车轮辗了,或者将醉汉抛弃在雪地里,其后果真是不敢设想。小金醒来惊出冷汗一身,又是检讨又是赔钱,自此不敢贪杯,后来还加入了共青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打那时起大牤牛雄壮的体态就牢牢地烙在了我的印象中,并开始探索起印度人敬牛为神的渊源。大牤牛在牛槽前津津有味地嚼着稻草饲料,只见小金深情地抚摸着饲养多年的大牤牛,虔诚地往牛槽中多添了几把豆饼精料,均匀地拌在草料中。

  注:作者下乡的五站屯(村)位于吉林省延边州汪清县双河公社。
 

  4、上海来的猪倌

  农历丁亥年除夕之夜,暴风骤雨般的震耳欲聋鞭炮声揭开了封存于记忆深处的知青岁月。本人这辈子仅当过一回官,那就是40年前下乡延边当了三个月的猪倌。

  从小受老祖母的教育影响多,胆小做事顶真。下乡延边后不久生产队指派我当猪倌。人就怕被信任,当我独自担当起生产队养猪重任时就感觉到了“猪命关天”。

  生产队猪圈安在场院内一隅,猪圈一排坐北朝南,每个五六个平方米,由一米来高,五六公分粗的柞木树杆围起。盖有遮阳挡雨的半坡屋顶,铺地板的一半是窝,地板上铺有厚厚的金黄色稻草,松松软软的,猪卧其上享受快活,猪睡稻草铺就的“席梦思”上是那么香甜,打起呼噜一阵又一阵。猪圈的另一大半是庭院兼“洗手间”,猪儿可以随时散步随地方便于此。之所以雅称为“洗手间”,那是我离开猪圈30年后的一天,餐桌上沈小姐点了一盆“红烧猪手”,我百思不得其解,何为猪手?待端上桌来一看是猪爪,原来猪也爱听吹捧。靠南边一排栅栏边放置一食槽,用一段30来公分粗,一米长的原木掏挖而成,食槽的沉重牢固足以抵御猪鼻子的捣乱。品完槽里美食,猪儿挺起鼓鼓的圆肚,甩甩短短的细尾巴,在庭院内闲庭信步,鼻孔朝天,仰望苍穹,沐浴清风,哼哼小调,无忧无虑,憨态可掬。

  场院的小屋里支着一口大铁锅,用来煮猪食。大铁锅边置着一口洋井供十多口猪饮用水,每天压井水一项活儿就把人累得满头大汗,直喘粗气,腰肌劳损,还不说要举起大斧子劈开小山般一堆的硬柴。现在回想起来,那间小茅草土墙小屋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OFFICE。

  刚到农村那阵子,见到邻队的猪倌可神气了。晨曦中,一杆长鞭三米长,空中一甩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爆出脆脆的叭叭响,伴随猪倌的声声吆喝,浩浩荡荡的猪队鱼贯出村了。蓝天白云阳光下,三三两两的黑猪白猪花猪飘浮在青青的摩天岭半山坡上,嬉戏玩耍,拱土觅食。汉族生产队的传统是散养,那场景在城里人的眼中充满诗情画意饱含浪漫色彩,配上乐曲或歌声就是景色优美的电影画面。朝鲜族生产队习惯于圈养,上任猪倌的“第一把火”是清理猪圈多积肥。夏天的猪圈要有多臭就有多臭,熏得人晕头转向,恶心想吐。开始那阵子,我年轻气盛有力气没经验,长柄钢叉子挑起猪圈里被猪蹄践踏了的稻草,乱草相缠,一发力钢叉子朝天,渗入乱草中的猪屎猪尿溅向四处,溅上衣服甚至嘴唇。那年代还没有餐巾纸,用衣袖顺手一抹,个中的滋味,今天才明白是人生的滋味。

  上海知青和当地青年有说有笑地扛着锄头收工了,小伙伴们会熟门熟路地拐入猪舍边的小屋,狼吞虎咽地吃光我奉献的烤土豆。烤土豆其貌不扬,个个拳头般大的疙瘩,黑糊糊的皮壳挡不住喷香的诱惑力。那时我们年轻,肚子饿得快,与猪同食解饿,猪吃灶堂上锅里煮的,人吃锅下灶堂里烤的。小伙伴们吃得津津有味,十指两鬓皆墨黑,笑声歌声满屋荡漾,打闹欢乐寻开心。

  为了让猪能健康地成长,生产队派我参加公社举办的赤腿兽医学习班。我学会了使用兽用注射器给猪打针防疫,还学了不少简单却管用的中医疗法。比如说,猪上了火不吃食,可采用三棱针挑起猪耳朵上的静脉,放几滴血能起到祛火的效果。学习班从村里老乡家借得一头不足百斤重的黑猪,它趴在桌上,在老师的指导下学员抓起大扇般的猪耳朵,放在左手掌上,右掌重重地一拍,随着黑猪的一声尖叫,猪耳朵尖角缘上的静脉凸起了,非常显眼,于是用三棱针轻轻一挑放出几滴血来。十来个学员轮番上阵实习,一次次地拍击那两张猪耳朵,黑猪大声抗议。顶不住学员们好学的热情,不知是吓坏了,还是祛火过了头反倒上了火,这家伙绝食了,没法还给老乡了。公社掏钱,可敬的黑猪成全了我们学员结业那天的美餐。

  在农历猪年到来之际,当年的上海知青猪倌真诚地祝福延边父老乡亲猪年抱金猪,幸福又美满。

  
  5、善良植入心田

  1969春,上海知青下乡到吉林省汪清县五站屯,集体户的住房还没有盖起,10位知青借宿生产队朝鲜族社员家。之后的一年半中,我和张谈新同学为伴,先后住过社员李官俊、朴范学、兽医赵英杰、崔队长、朴京男家,在京男家住的时间最久。

  入住京男家时,京男小我两岁,才15岁,但他挑起了赡养母亲,抚养10岁、4岁的两个妹妹、7岁的弟弟的重担。在朴家,我明白了何谓长子如父,目睹了房东阿妈妮含辛茹苦,拉扯四个孩子长大的艰难时段,还要负担起对上海知青的“再教育”,免费提供住宿兼做饭,阿妈妮视上海知青如同自己的孩子,尽力照顾,尽情关爱,呵护有加。

  那是粮食短缺的年代,知青属于照顾对象,政策规定一年定粮650斤稻谷,按出米率60%计算,折合400余斤大米,摊到每个月,30斤才出头。正是长身体时期的青年,每天繁重的体力劳动,这么些口粮哪能够。短缺的还有副食品,不要说肉、鱼、蛋短缺,就连食用油、蔬菜瓜果也少。都说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房东阿妈妮以慈母之心,春天多采摘野菜,夏天勤拾掇自留田,以菜代粮,土豆是主角,帮助上海知青挺过粮食短缺时光。小米两米饭外观酷似蛋炒饭,高粱、苞谷等各种杂粮掺入大米,做成各样的两米饭,都可以由冻白菜叶子包裹起来,就着打酱木里(朝鲜族语豆酱汤的意思)美美地嚼起来。离开朴家,搬进了新盖的集体户,京男的母亲还老惦记我们,逢年过节做打糕了,蒸米糕了,灌米肠了,包蒸饺了,杀牛宰狗就更不用说了,总想到我们这些快乐的单身汉,不是派儿子上门邀请,就是让她女儿头顶着碗送来集体户。我对饥饿怀有深深的记忆,40年过去了,阿妈妮做的原汁原味朝鲜族农家饭菜依旧难以忘怀。

  阿妈妮对我们这些大城市来的孩子,倍加照顾。五站村前小河边,三五个阿茨妈妮沿岸一字排开,一人面前一块板凳大小的石头,从河水中捞起湿透的被里子好重好沉,铺于石块上,抹上肥皂,抡起棒子一番捶打,一起一落,上下飞舞的洗衣棒在阳光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伴随着一声声轻脆的响声,水花四溅,颗颗晶盈,粒粒剔透,一拨拨地撒向波光粼粼的河面,映出阳光七彩,映衬舞棒人的满额汗水。京男的母亲多少次顶起洗衣盆,挺直了腰杆子,迈步加入河边洗衣队伍,洗衣盆盛有上海知青换洗的衣裳床单。

  阿妈妮们边洗边唠嗑,张家长李家短之后,少不了“上海阿德利(朝鲜族语上海小伙子的意思)张谈新、林一平扎伦达(朝鲜族语劳动表现好的意思)……,”这句话常挂在阿妈妮嘴边,房东为房客而自豪。随后是“阿哟咕(朝鲜族语慨叹的意思),阿哟咕……”叹息声声,那感慨的语调,同情的语气,对上海知青怜悯与怜惜之情溢于言表。

  对部分知青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甚至长期不出工,晚上忙碌偷鸡摸狗的行为,阿妈妮批评、愤慨之余,更多的是对来自大城市孩子的大度、宽容,甚至于放任,多亏阿妈妮们的慈爱和溺爱,使犯错误的小伙免遭惩罚,顶多起个绰号“笃笃KI”。或许阿妈妮和我同样萌生了朦胧的困惑与迷茫: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四海无闲田,农夫犹贫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终年辛勤耕耘肥沃的黑土地,为什么秋天难以收获温饱。

  阿妈妮洗衣的特殊工艺是挂浆,洗被子洗床单挂浆是必备程序。缝被子前,将晒干浆过的被单床单置于一块两尺长,一尺宽,半尺高的长方形木枕上,用木棍敲击一阵。晚上钻进被窝,新洗过的被子盖在身上,新洗过的床单铺在褥子上,火炕暖暖的,别提有多舒服惬意,几多劳累逃逸了身子骨,多少思乡的愁绪消融了。酣然入睡,梦中我开着手扶拖拉机耕耘在田间,那是因为白天听州里来的干部黄阿茨妈妮说,澳大利亚一对夫妇种八百亩水稻。此刻隔壁的灯还亮着,昏暗灯光下,阿妈妮给儿女缝缝补补,捋草打兔子,顺便为我们打理新洗过的衣服,掉了钮扣钉上了,被柴禾划开的口子缝上了补丁。一针一线,针针线线,阿妈妮宽慰了远在黄浦江畔的知青母亲对儿女的牵肠挂肚。

  阳光照耀,雨露滋润,微风轻拂,金达莱花吐艳报春。阿妈妮身背小女儿,在灶坑添柴禾,在灶头淘米做饭,一日三餐忙上忙下的身影浮现在我眼前。我不懂朝鲜。善良的阿妈妮搀扶我走过了艰难的两年半知青生活路程,并将善良植入我心田。

  作者:林一平公司律师

  单位:农工商超市(集团)有限公司法务部

  地址:上海市金沙江路1685号六楼

  邮编:200333

  电话:021-52102523

  手机:13381987177

  邮箱:[email protected]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