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故事与活动 >> 详细
知青故事与活动

吃派饭

2018年05月12日
来源:本 站作者:王 助编辑:周培兴点击数:17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那年我在吉林插队落户的时候,住在朝鲜族生产队里,那个村只有我一个上海知青,队里没有食堂。就安排我吃派饭,现在人不知道什么叫做“派饭”。派饭就是由生产队长安排,轮流到各家各户吃饭,体现了和贫下中农吃在一起,睡在一起,劳动在一起的品格。一顿饭4分钱,社员吃什么我吃什么,一天轮一家。“百家饭”是我那时候的消费品,也是我的人生读本。因为自己不用做饭,粮票和钞票都省去不少。

   在朝鲜族家里吃饭首先要学会盘腿席地而坐。我因为不会盘腿,经常双腿左右移动,显得有些别扭。阿玛尼做的饭很好吃。那时候虽然细粮紧缺,社员宁可自己平时吃苞米粗粮,轮到做派饭的日子,阿玛尼就舀出仅有的大米,这一天成了全家改善伙食的日子。有时候村民上山打猎,捕获了野兔,狍子或野猪,做成汤吃得很有味道。朝鲜族人吃饭,男女不同桌,重男轻女观念比较严重。先是主人和客人围坐在矮脚圆桌上,中间放一大盆米饭,大家共吃一盆饭,每人一碗酱木里汤是分食,菜肴一般是大葱和辣白菜。然后才是女人用餐时间,阿玛尼单独坐在锅边吃饭。当快要吃完时,阿玛尼总要从饭锅中舀出一碗“锅巴水”给你。都说锅巴水是养胃养颜助消化的。朝鲜族人待人接物处处讲究礼仪。阿玛尼始终是用双手递碗送水的,以示尊重。有一次甚至递一根缝衣针都是用双手送的。我感到这一个小小的动作闪耀着民族礼仪和文明的光芒,它也是我以后人生的一个路标。晚饭后,屋子外面传来高音喇叭的广播声,我拿出上海带来的小提琴,拉一曲好听的朝族歌曲,男人女人和孩子们直接在炕头上跳舞。朝鲜族人能歌善舞,不究时间场合,信手拈来,寻常快乐。我被这轻巧勾画出来的画面深深感染,我也很快融入其中。

   我在朝鲜族家庭生活了2年左右,其中有过多次类似于派饭式的搬家。换过很多生产队,后来被调去汪清县城工作,也经常下乡去蹲点,在农村期间也是吃的派饭。吃百家饭总有另一种难忘体验。生产队长每天向社员派饭,说简单也很麻烦,有一次因口头转告,漏派了一次,结果中午饭没了着落。此后生产队长动了个脑筋,用木头做了块小牌子,牌子上用小刀刻了个“令”字。上一户结束派饭,把令牌交给下一户人家,一户一户向下传。从此就再也没有漏派过。还有一次,在一个汉族与朝族混合居住的山村,是个贫困村。土地贫瘠,粮食严重不足,队里好几年连续吃“返销粮”。所谓返销粮就是生产队秋天收获的粮食按照国家的收购政策,把粮食上缴给国家后,社员自己余下的口粮年内不够吃了,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常常用土豆当饭充饥。粮食需要返销,那个返销的粮食全是粗粮,粳米就更加紧缺了。那天派饭轮到了一户汉族人家,主妇不经意间在饭锅盖子上放了半块香肥皂,她一个不小心肥皂落进了饭锅里,米饭里有了异味。在那个缺粮年代,整锅米饭丢之可惜,食之难咽,主妇很不忍心,为了安慰家人我还是和他们一起硬着头皮把“肥皂饭”吃了。

  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插队落户的10年间,我学习了朝鲜语和朝鲜舞蹈,还向南朝鲜人(旧时代的韩国移民)学习了日语,这为我以后工作打下了基础。难忘的汪清山,嘎呀河,这里隐伏和流动着朝鲜族和汉族老百姓对上海知青的善良和真诚,也留下了很多动人的故事。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