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文集 >> 详细
知青文集

蒙以养正(四)

2018年06月06日
来源:本 站作者:顾 凡编辑:周培兴点击数:77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第二章追求与怅惘

  一、心仪物知中学
 
  回顾了六年难忘而有趣的小学生活后,范中奇开始认真地考虑起报考中学的事儿了。
 
  半年前,范中奇的家从南市区搬到了黄浦区。原来薛老师曾经建议他报考大同中学或敬业中学,也可以考虑报考上海中学。但范中奇对住校不习惯,所以只想在大同中学和敬业中学之间作出选择。而现在,他转而要思量报考黄浦区的中学了。
 
  在黄浦区房管局工作的父亲告诉范中奇说,黄浦区的中学总体上教学水平都不错,与南市区不相上下。但如果一定要好中选优的话,那当首推物知中学。因为它不仅教学质量高,而且是试验性的五年制中学,这在全市还为数不多。
 
  范中奇听父亲这么一说,当即表示准备报考物知中学。“物知”二字,源于《礼记·大学》中的“格物致知”,意思是:穷究事物原理,从而获得知识。
 
  父亲却不无担心地说道:“这段时间里你自己去好好地掂量掂量吧,听说物知中学是十里挑一还不止呢。”
 
  “怕什么,就是百里挑一,我也要去报考!”范中奇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夸口中透出豪气。
 
  父亲听了,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十分高兴,知子莫若父啊。他告诉母亲和奶奶时,特意加上了一句:“你们放心,中奇考物知中学没什么问题!”
 
  其实范中奇看中、报考物知中学的原委,不仅仅是因为它在教学质量上数一数二,更因为它是五年制。小学生范中奇的想法,简单而又朴实:首先,他觉得自己学习知识又快又好,空余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与其这样浪费光阴,还不如提早一年毕业为好;其二,更为重要的是,读五年制,就意味着可以早一年完成学业,也就能早一年报效国家。这,可是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早早就立下的誓愿啊。
 
  范中奇到南京路后面贵州路的一所中学报名点报名时,顿时被震撼了:这里是“五卅”运动的一个纪念处!他突然想到,“五卅”运动的先驱们用鲜血和生命来报效祖国,而自己立志用知识和本领来报效祖国,这不是对先辈们最好的纪念、缅怀、继承和追随吗?
 
  前来排队报名的小学毕业生为数不少,都是跨区来报考黄浦区中学的。范中奇与队伍里前后的报名者稍作交谈,便发现报考者中有不少都是冲着物知中学来的。这时范中奇倒有些忐忑不安了。他想,自己在南市区养正小学里算是佼佼者,但山外青山楼外楼,在这里能突出重围吗?但立刻,他又在心里暗暗地骂着自己:你不是说不怕吗,怎么这会儿又胆怯啦?胆小鬼!你担心,人家也担心啊。
 
  他正在东想西想,不知不觉中已排到了报名桌前。范中奇便响亮地对登记的老师说道:“第一志愿,物知中学!”
 
  “拿去填表吧。填完了交给门口的老师。”
 
  范中奇填完报名表交掉后,在向外走去的时候听见了其他考生的议论。他不禁竖起了耳朵,细心地留意起来。
 
  “我报了物知中学,可心里实在是没有底啊。”
 
  “我也是。而且我还听说,物知中学以录取本区考生为主,对外区的考生,是有录取比例的,好像比例很低的。”
 
  “反正就是一次赌博,听天由命吧。”
 
  …………
 
  听着听着,范中奇觉得不免有些好笑,既然大家都在担心,自己还有什么可以怕的呢?于是,他的脚步轻快起来了。
 
  一个多月后,范中奇跨进了浙江中路上铃奋大楼的大门,去参加中学的升学考试。第二天考完出来,他一身轻松,神情自若,因为自以为考得还算顺利。
 
  他信步走着走着,忽然想起拐弯过去就是物知中学,于是心情突然激动不已,便径直朝物知中学走去。到了大门口附近,范中奇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最后在大门口前停了下来。他从门外仔细地打量着里面的一切,不由心生尊崇。与此同时,他在心中暗暗祈盼:新学期开始时,自己能名正言顺地跨进这神圣的大门!
 
  一九六二年九月的第一个星期一,范中奇终于梦想成真!他欣喜若狂,刚进校门时就情不自禁地高高跃了起来,并突然感觉到,今天的太阳特别明亮,蓝天特别高远,白云特别多姿,空气特别清新。
 
  当走进自己的中一(4)班,听完班主任吴老师的简要介绍后,范中奇差一点要崩溃了:全班50余名同学,全部都是“两条杠”以上的,其中“三条杠”的几乎占了四分之一!本来他在小学六年级时也曾有望成为“三条杠”的,只是后来搬家从南市区到黄浦区时,曾经考虑要转学,才失之交臂。
 
  范中奇原来一直觉得自己还蛮不错的,到了这里才知道,真是藏龙卧虎啊。在养正小学的几年中,他一直是少先队的干部。可是到了物知中学,他什么也不是!
 
  中一(4)班组成了临时中队委员会,七位临时中队委员,都是清一色的前“三条杠”。吴老师宣布后作了说明:“我们这个中队委员会是临时的。两个月后,等同学们互相有所了解后,再正式投票选举产生新的中队委员会。”
 
  范中奇的同桌姓荣名达虚,也是个前“两条杠”的,据说中考时算术得了满分。后来范中奇问他,考试得满分难吗?荣达虚想了想,摇摇头说:“不难,因为我已经自学过一些中学的数学知识,所以做小学算术题很容易。”
 
  “啊,中学的东西你也懂?”范中奇大吃一惊,不禁对荣达虚刮目相看,“那你以后一定要多多帮帮我。”
 
  “互帮互学吧。”
 
  范中奇看着荣达虚坦率而真诚的样子,忍不住微微一笑。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与荣达虚之间,以后居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交集。
 
  荣达虚中等个子,皮肤黝黑,头发卷曲,长相憨厚,待人真诚。粗一看,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精明机灵之处。但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是中学生里少有的数学尖子。作为同桌,范中奇深感得益匪浅。
 
  第一堂俄语课,范中奇就尝到了中学学习的苦头。
 
  俄语女老师姓厉,年轻秀丽、穿着考究、步态轻盈、洋气十足,一望便知高雅气质与小资情调兼具。虽然不少同学对厉老师的形象、仪表私下议论纷纷,但范中奇却一下子就大为欣赏。因为他出乎本能地认为:教语文的,应该是老夫子;教数学的,应该有精明相;而教外语的,就应该像厉老师这样!
 
  厉老师一上来便用俄语作了一个简单的开场白:“同学们,你们好!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大家听了,什么也不懂,只是紧张地看着厉老师。
 
  厉老师笑了。接着她要大家一起跟着说俄语“同学们”。全班同学七嘴八舌地学着,发音南腔北调、不伦不类。大家跟着她学了好几遍,还是不得要领,只是笑得前仰后合,乱作一团。不知说了多少遍后,总算有点勉强像样了。厉老师说:“下面请个别同学来念。荣达虚,你先来试试。”
 
  荣达虚马上站了起来,念了好几遍。厉老师说:“念得还可以,不过发音还不太准。同桌,你也来试试。”
 
  范中奇只念了一遍,厉老师便问同学们:“大家再仔细听听,他念得怎么样啊?”
 
  范中奇又念了一遍,同学们便齐声叫好道:“真不错,就是比老师还差一点。”
 
  厉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范中奇同学念得还不错。如果大家都能念成这个样子,我们就算是通过了。”
 
  范中奇红着脸坐下了,心里却高兴得乐开了花。他觉得自己汉语拼音学得不错,想必俄语也是一定能学好的。此时他看到荣达虚在练习本上认真地写着中文,便凑过去问他:“你这是在写什么啊?”
 
  “写发音啊。”荣达虚轻轻地说道。
 
  范中奇随手拿过来一看,不由得哑然失笑。因为他看到,荣达虚在练习本上写的四个汉字是:“烂皮鞋带。”
 
  “这怎么念呢?”范中奇不明白。
 
  荣达虚说:“用上海话来念,有点接近。”
 
  范中奇不禁肃然起敬。
 
  第一节俄语课很快就要结束了,厉老师特别关照大家说:“同学们,你们回去后,要多练习发卷舌音‘P’,这是俄语中特有的一个发音。按照一般经验,能流利地发好这个音大概需要一到两周的时间。我希望大家两周内都能顺利通过。”
 
  离下课还有几分钟,全班同学都迫不及待、不约而同地练习起发卷舌音“P”。范中奇练了几次都发不好“P”,显得十分沮丧,心想:这俄语也太难学了。
 
  厉老师走到他身旁,细细地听着,轻轻地说:“你别着急,一下子学不会的。我们汉语里不发这个音,方法不一样。其实,英语里也不发这个音的。”
 
  范中奇虽然心里非常窝囊,但还是勉强地点了点头。不过他暗暗下了决心:练习两周?我一周就攻克它!
 
  回家以后,范中奇像着了魔似地,一有空就练习“P”的发音。有时父母、奶奶问他:“中奇,你干吗呢?”
 
  “练习俄语发音啊。”
 
  “太难听了。”
 
  “你们不懂的。我也是没办法啊。”
 
  第一天,范中奇还是读不好“P”的发音。第二天,他突然开窍了,高兴得一刻不停地发着“P”的读音。
 
  厉老师原来估计,多数同学用一周左右,是可以发好“P”的读音的。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两天后范中奇居然就能极为流畅地念出“P”了,而且可以持续较长的时间。
 
  这天上课,厉老师又特意让范中奇站起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了好几遍“P”。然后,她兴奋地当众大声宣布道:“范中奇同学担任我们班的俄语课代表!”
 
  二、又戴上了“两条杠”
 
  开学虽然还不过一个月,但范中奇在语文、数学、外语等方面,已逐渐显示出了较强的学习能力。
 
  语文老师是一位姓高的中年“老夫子”,长相普通、胡子拉碴、穿着随意、不修边幅。据说以前没啥学历,只是本校图书馆一位普通的管理员而已,但却酷爱读书、写作。后来自学成才,被校长慧眼相中,破格提为语文老师。因为在图书馆工作过,又是自学成才,所以高老师在语文教学方面,虽然不如科班出身的老师那样规范严谨,但知识面、涉猎范围等,却明显略胜一筹,而且在报刊上还时有文章发表。对这样的老师,范中奇除了佩服,还有尊崇,甚至有些畏惧。
 
  高老师对范中奇也很看重。他看过范中奇写的几篇作文,总的感觉是主题鲜明、脉络清晰、行文流畅、词汇丰富。不足之处是有时好高骛远、夸夸其谈,还时有形容修饰过度、词藻堆砌之嫌。不过高老师也知道,这是年轻人,尤其是中学生的一个通病,更是有点小聪明的学生的矫情卖弄。对于这样的学生,高老师知道,必须要经常地好好地敲打敲打,他们才会不断长进成才。上周,高老师在课堂上布置了一个作文题:“进中学后的打算”。全班同学各抒己见,精彩纷呈。
 
  有的同学心地朴实,坦诚地写道:“我要好好学习,争取成为一个‘三好学生’。”
 
  有的同学抒发了豪情壮志:“我要好好学习,几年后一定要考上理想的大学!”
 
  还有的同学则显得颇为成熟、完美:“我要好好学习,毕业以后做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我要好好学习,今后要以天下为己任,报效国家,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范中奇别出心裁、口气宏大,还着重说了几个自以为是的充足理由。
 
  一周后的语文课上,高老师在做作文分析讲评时,基本肯定了上述几位同学的习作,并对范中奇的作文作了重点剖析:“相对大部分同学来说,范中奇同学的作文显得与众不同,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也是我们应该追求的一种境界。”
 
  范中奇听到高老师这么评说自己的作文,心里虽然乐不可支,但脸上却不动声色。谁知高老师接下来话锋一转,说道:“但是请同学们务必记住,与众不同,绝对不是哗众取宠。不管是‘三好学生’、考上大学,还是做一个劳动者,都有具体的指向;而‘以天下为己任’,看似胸怀大志、慷慨激昂,实则过于空洞、不着边际。中学生写作文,首先要言之有物,切不可虚无缥缈。‘报效国家’,此话原本没错,但也要有个落脚之处。”
 
  这时范中奇再也坐不住了,脸色通红,汗流浃背,恨不得在教室里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范中奇同学的这篇作文,从立意布局、遣词造句等方面来看,总的来说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高老师的语气平缓了许多,“我想,如果在‘国家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后,能够再补充一些具体内容,那就有血有肉了。”
 
  听到这里,范中奇脸色好看了些,也不想满地找缝了。
 
  高老师非常高兴,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心思没有白费。通过这次作文讲评,全班同学的作文显然比以前要耐看得多了,角度各异、内容丰富。范中奇的进步也很明显,叙述具体、笔力饱满、用词准确、简洁明了。高老师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数学课是范中奇最为喜欢、最感兴趣的课,原因有三:一是他从小学时起就认为,一个男孩子聪明与否,首先而且集中体现在数学学习能力上;二是他感到,在现实生活中,数学是非常有用的,如去商店买东西就离不开它;三是他发现,教数学的常老师极有个性和魅力,他一走上讲台,你就会不由自主地被牵着鼻子转。其实最根本的,还是因为大家公认:数学是物知中学教学中的传家之宝和独门绝技;凡是进物知中学学习的学生,没有一个不喜欢数学、不热爱数学的!
 
  常老师人到中年,矮个子,小平头,带着一副近视眼镜,透过镜片,可以看到里面不停转动着的眼珠。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每当上数学课,范中奇听着常老师高亢的讲解,总会情不自禁地联想起西洋管弦乐队里的小号吹奏。
 
  对于能任课中一(4)班的数学课,常老师颇为自得,也颇为高兴,因为他仅仅上了一个多月的课,就已经感觉到这个班的同学数学学习能力相当不错。一般是他讲了一遍课本上的有关内容,同学们就基本上全都理解了。尤其是荣达虚,简直可以说是无师自通。他的课堂作业做得又快又好,小测验满分更是唾手可得。同桌的范中奇虽然比不上他,但也可以算是个佼佼者。
 
  这一天代数课的内容是进位制。常老师说:“我们现在一般用的是十进位制,即逢十进一。但是还有其他的进位方法。大家想想,有没有不是逢十进一的?”
 
  荣达虚举起了手,说道:“一小时等于六十分钟,一分钟等于六十秒,这是六十进位制,就是逢六十进一。”
 
  “说的对!”常老师作了肯定,“同学们,不过这不是常用的进位制。下面我们来看看一种最常用的新的进位制:二进位制,一加一等于十,具体内容后天再讲。”
 
  范中奇听了感到非常兴奋和好奇,数学中的进位制真是太有趣、太神秒了:“一加一,竟然会等于十!”
 
  下课后常老师要荣达虚和范中奇去办公室找他。一见面常老师便开门见山地说:“过两天我们班要上公开课讲进位制,黄浦区的中学数学骨干教师要来十几个。上课时我会提问叫同学们回答一些问题,你们俩要重点做些准备,预习一下。”
 
  荣达虚稍稍思考后,便认真地说道:“常老师,我对学习进位制很有兴趣,一定提前做好预习,您放心吧。”
 
  范中奇没说什么,只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常老师真情地注视着他俩,微微地笑了。范中奇从常老师的脸上看到了信任和欣喜,感到自己重任在肩。
 
  两天后,数学公开课如期在阶梯教室内进行。来自区里十几个中学的数学骨干教师坐在阶梯教室的两侧,学校有关领导及本校的几位数学教师,则坐在学生们的后面。由于外人众多,同学们比平时更为规矩、正襟危坐。
 
  常老师精神抖擞、嗓音洪亮:“同学们,前天我们已经初步接触了进位制的基本知识,今天我们继续学习进位制的有关内容。请大家先来看一道题。”
 
  他旋即转过身去,用及其漂亮的板书在大黑板上写道:
 
  设:7×7=31
 
  求:9×9=?
 
  常老师作了具体说明:“同学们乍一看,一定觉得这个题目很奇怪。但这里是假设,就是假如7乘以7等于31的话,那么,9乘以9应该等于多少呢?想好的同学请举手。”
 
  同学们刚看到黑板上的题目,都感到不可思议。听了常老师的说明,不少人还是不明就里,只是死死地盯着黑板发呆。
 
  阶梯教室里一片寂静,似乎空无一人。此刻就是一枚缝衣针掉在地上,也会听到动静。
 
  旁听的二十余位也默不作声。
 
  过了好几分钟,荣达虚和范中奇先后举起了手。接着又有几个同学也举起了手。
 
  “好,荣达虚你来说!”
 
  荣达虚站起来定了定神:“我们在小学里就知道,7乘以7应该等于49,但这是在一般情况下的计算结果。什么是一般情况呢?就是我们常用的十进位制。现在题目假设7乘以7等于31,那就说明它不能在一般情况下进行计算,也就是不能用十进位制。今天我们学的内容是进位制,所以我想它应该用一种新的进位制来计算。具体地说,就是十六进位制,计算的结果应该是51。”
 
  “荣达虚说的很对!”常老师喜形于色,十分满意,“范中奇,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觉得,老师题目的设,实际上已经暗含着十六进位制的概念和条件;而求,就是要按十六进位制的方法来进行计算。”范中奇站起来说,像是在作归纳。
 
  常老师显然非常满意,接着又说道:“说的很对!那你能举例来说明十六进位制吗?”
 
  范中奇一下子愣住了,心跳骤然加快,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他一面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一面脑子飞速地运转着。常老师站在讲台边,用热切期待的目光直直地看着他。范中奇突然灵光乍现:“有的,老秤就是十六两为一斤。学校附近的中药店抓药都这样,是十六进位制。有句成语叫‘半斤八两’,说的就是一斤等于十六两。”
 
  阶梯教室里顿时骚动起来。同学们在交头接耳,旁听者则露出了赞许的目光。有位冒失的同学甚至还鼓了几下掌,看到没人响应,只得尴尬地放下了手。
 
  常老师大声说道:“同学们,他们俩说得很好,这就是我今天要引出的内容。下面,我们重点地、具体地来介绍二进位制,这是当今除了十进位制以外,运用得最为广泛的另一种进位制……”
 
  一个多月后,中一(4)班郑重地进行无记名投票,正式选举产生了新的中队委员会。范中奇众望所归地以高票当选,并在分工时被定为中队体育委员。
 
  他终于又戴上了“两条杠”,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三、想要入团
 
  时光如白驹过隙,中一很快就要结束了。学期末,根据市里的统一精神和要求,除了少数几所中学继续进行五年制试点外,其他的一律恢复为六年制,物知中学也不例外。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范中奇真是懊恼极了。他满脸沮丧,一连几天都是没精打采的样子:想早一年报效国家的美好愿望,这下可算是彻底泡汤了!
 
  新学期开学了。由于恢复了中学六年制,范中奇所在的班,由原先的中一(4)班改成了现在的初二(4)班,他还是担任中队的体育委员。在校的学习生活虽然看上去一切如常,但范中奇却从内心深处,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某些不同于以往的变化。不过,究竟是些什么变化呢?他一下子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在“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感召之下,同学们经常会满腔热忱、意气风发地投入到了各项与学习无关的活动中去;相比之下,刻苦学习、力争上游的传统热情,似乎有些逊色。
 
  范中奇虽然也会积极去参加各项活动,如清晨到乍浦路桥去帮上桥的手推重车助一臂之力、星期天去北火车站给火车司机送饮用水,等等,但内心却对经常如此颇不以为然,且腹有微词。他坚持认为,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本分,其他的只能兼顾。不过,这种感觉就像有句话说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还有一件事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最近范中奇似乎感到,班里有几位女同学好像特别关注自己。尤其是一位副课的课代表,坐在他的左前排,上课时经常会扭过头来瞟他一眼。每当范中奇回答老师提问受到好评时,她也会显得特别地开心。
 
  按照规定,初二下这个学期,同学们因为年龄关系,要陆续离队了。离开自己心爱的少先队,范中奇在觉得依依不舍的同时,又对争取加入共青团满怀着憧憬。他记得队歌就是这样唱的:“我们要拥护共青团,准备着参加共青团……”
 
  一天课间,范中奇与荣达虚在闲聊时谈起了入团事宜。荣达虚说道:“我和你一样,也想早日争取加入共青团。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我入团应该在你后面。只有等你们几位中队委员都加入了,团组织才会考虑我这样的。”
 
  “瞎说什么呢?你看我们班最近入团的,就是什么队干部都没有当过的普通少先队员。”范中奇说的这位“普通少先队员”,就是那位担任副课课代表的女生。
 
  “但她参加各项活动可是最积极的啊。”荣达虚有他自己的见解,但是并不想与范中奇多加争辩,“好了,不管怎么说,等你入团了,我会马上写申请。”
 
  过了几天,范中奇把自己起草了好几遍的入团申请书,郑重其事地交给了另一位中队委员,请他代为转交团组织。这位早已入团的中队委员与他很谈得来,信誓旦旦地答应他立即向团组织转交。但是,此事以后却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一个多月后,范中奇望眼欲穿,实在按捺不住,便去问团组织。谁知组织上说没有收到过,并关照范中奇再写一份直接交上来。范中奇照办了。一周后团组织便通知他说,放学后有位团员会找他谈话,以后这位团员就是他的联系人。于是这天放学后,范中奇便留着教室里待命,满怀虔诚地等待他的联系人。一会儿待联系人走到他面前款款坐下时,范中奇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就是那位副课课代表!
 
  这位联系人,身材中等,面容姣好,眉目灵动,穿着得体,说话干脆利落,语汇丰富多变,表达绘声绘色。
 
  “你好!”双方异口同声地打了声招呼。在这以前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彼此之间还未曾说过一句话呢,因而现场的气氛有些别扭,双方的表情也颇不自然。寒暄了几句后,联系人当即转入了正题:“组织上看到了你的入团申请后,非常高兴。你在学习、工作等各方面的表现都不错,团组织的大门是向你敞开的。”
 
  范中奇听了,既有些紧张不安,又有些受宠若惊,表达也就不够自如流畅了:“我做得还、还很不够,请组织上多、多加关心指导,我会努力做、做得更好……”
 
  接着联系人让范中奇谈谈对团组织的认识,谈谈各门功课的学习情况和体育委员的工作情况,谈谈自己的优缺点,等等。末了,联系人说道:“今天我们是第一次,就到这儿吧。以后我会经常找你交流情况、交流思想的,你不会不欢迎吧?”
 
  “哪里哪里,团组织的关心指导,我是求之不得呢!”范中奇赶紧谨慎、客气地说道,这是他的心里话。
 
  范中奇以为谈话到此结束了,正想起身道别,想不到联系人又开口了:“说点别的吧。你觉得我怎么样?”
 
  “很好啊,要求进步,积极向上。”范中奇毫无思想准备,只得随口勉强敷衍道。
 
  “你好像平时不太和女同学来往?”联系人轻松地笑了笑说道,“这可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缺点呐。”
 
  “我,我没有什么事啊。”范中奇有点招架不住了。
 
  联系人正视着他:“不管是作为中队委员,还是作为争取入团的积极分子,都应该广泛联系同学。你说对吗?”
 
  “是的是的。”范中奇头上冒汗了,“今后我、我一定注意。”
 
  “那好,就从我们开始吧。再见!”
 
  联系人说罢站起身来,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但范中奇却望着她的背影怔住了,久久地没能回过神来。
 
  那天以后,联系人上课时扭过头来瞟他一眼的次数越来越多,频率越来越高,有时还会微微一笑。范中奇开始还以礼相待、投桃报李,后来感到有些影响到了听课效果,便不再理会。有一次联系人又扭过头来看他,范中奇故意偏过头去,避免四目相视。
 
  一天下午放学后,联系人通知范中奇别走,让他马上去大礼堂听团课,内容是校团委书记讲“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一周以后,联系人又来通知范中奇交流情况、交流思想。一见面刚坐定,联系人便说:“团组织对你基本上是满意的,今天主要想听听你对‘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看法。”
 
  “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是党和国家对广大学生,尤其是对中学生的一个号召与要求,即要有接受党和国家挑选的一颗红心,做好升学继续深造和参加经济建设的两种准备。范中奇认为,这既充满着革命激情,又完全实事求是,因而对之是毫无保留地赞成、支持,并真心实意地愿意接受、践行。
 
  听了范中奇的认识和观点,联系人沉吟半响,突然发问道:“如果放弃升学考试,直接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到农村去,到边疆去,你会考虑这个问题吗?”
 
  面对这个天大的难题,范中奇一下子惊呆了,因为他还从来没有作过这样的思考。但联系人的提问,看似突兀,其实已经明确地表明了某种倾向,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应答是好,只能够选择沉默。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联系人殷殷期待,范中奇苦苦挣扎。场面显得极为难堪。
 
  但是,联系人既然已经把问题这样直率、尖锐地摆到了桌面上,想避而不答,或王顾左右而言他,是万万不行的,范中奇显然已经退无可退。于是,他艰难地决定实话实说:“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没有好好考虑过。不过,如果升学不成,那么我肯定会义无反顾地参加国家建设,去农村、去边疆。”
 
  说出这番话后,范中奇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粗气,紧绷着的心也松弛下来。不料更大的难题又接踵而至,而且不容躲闪。联系人注视着他直接问道:“如果放弃升学去农村、去边疆,是组织上的要求呢?”
 
  “那天上团课时,校团委书记并没这样讲啊?”范中奇实在无法正面回答,又不能贸然否定,便灵机一动转守为攻:“斗胆请问,那您会如何考虑呢?”
 
  “你问我?我会毫不犹豫地按组织上的要求去做!”联系人斩钉截铁、语气慷慨,“那么你呢?是否也会这样做?”
 
  范中奇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见他不愿意直接回答,联系人宽厚地笑了笑:“你没想好,过两天再说吧。我相信,作为一个争取入团的积极分子,面对国家的需要和期望,面对组织上的殷切要求,你一定会作出正确的抉择,因为我们都是共和国的同龄人。”
 
  共和国的同龄人!这是范中奇一直引以为傲的称呼,但此刻他却觉得,这个称呼,沉重得令人难以承受。
 
  第二天上课前,面对无话不谈的荣达虚,心事重重的范中奇直截了当地问他:“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回答呢?”
 
  “如果这样问我,我的回答很干脆,那我就不申请入团了,因为我就是想上学!”荣达虚脱口而出,不过旋即又有些犹豫,“那我还要不要写入团申请呢?”
 
  范中奇与荣达虚面面相觑,相对无言。过了一会儿,荣达虚叹了口气说:“先不想这些吧。对了,告诉你,昨天校长要吴老师通知我,让我认真作好准备,周日上午去参加全市的中学生数学竞赛。”
 
  说起数学,荣达虚便一扫颓气,神采飞扬。范中奇听了也非常高兴:“太好了,以你的水平,一定会名列前茅!”
 
  范中奇本来想说“独占鳌头”,但却鬼使神差地说成了“名列前茅”。因为他想,荣达虚在物知中学“打遍天下无敌手”,但全市中学生中藏龙卧虎、高手如云啊。不过他还是坚持认为,以荣达虚出众的实力,跻身前三甲大有希望。
 
  几天后,使范中奇惊讶不已的是,荣达虚在全市中学生数学竞赛中荣获第一名,并得了满分100分!而第二名的得分,只有可怜的73分,差距不可以毫厘计。
 
  又过了几天,使范中奇更为惊讶不已的事情发生了。学校的公示栏里显示:荣达虚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
 
  当范中奇满怀真诚地祝贺他双喜临门时,荣达虚的神态有些不太自然:高兴里蕴含着忐忑,喜悦中缺乏些自信。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