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人物专访 >> 详细
人物专访

“另类”知青——著名书画篆刻家梦嘉

2018年08月19日
来源:本 站作者:范文发 编辑:周培兴点击数:97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在成百上千的记录延边上海知青生活轨迹的文章里,大多以豪言壮语或艰难困苦为基调,或回望农村的艰辛奋进,或展示回城后的歌舞升平;不管是蹉跎岁月里的绝望,还是招工上学时的喜悦,甚至得到了一官半职后的自命不凡,甚至发了财衣锦还乡一路高歌的“青春无悔”……在我们各种各样的的书籍刊物中都曾连篇累牍地叙述过。而反映一位从上海知青中涌现出来的书画篆刻艺术家,真还没有见识过。

  难怪我每每说起此事,总有知青疑惑:插队落户的人群里还隐藏着这等样的人物?

  于是,我会自豪地告诉他:篆刻家徐梦嘉先生,就曾经插队落户在延边安图,既是我们的“插兄”,又是知青堆里的“另类”。他自幼师从钱瘦铁、徐璞生等书画篆刻大师,学习书画篆刻;丹青翰墨,书画鉴藏,恭听教诲,刻苦习作,方将大师们“取其意不重其形、撷其精不袭其貌”的艺术主张熟烂在心,日积月累,打下了扎实深厚的“童子”功底。

  “文革”十年,一场摧残与毁灭青春、理想和生命的灾难,扼杀了多少有志青年的梦想、埋没掉多少的科技精英、文化大家,造成了一代甚至几代的人才断层。我们这一批苦难的种子,还来不及安排好发芽的温床,绝大多数成了横遭霜雪难以萌生的不幸种子,若要扬花时吹来和风、抽穗时飘来细雨的幸运儿,确是凤毛麟角。梦嘉,就是凤毛的枝叶、麟角的花蕾。

  他也曾经历过蹉跎,也曾经历过磨难,然而,他却是从未忘却自小得来的爱好与专长,那是他生命的全部。那怕手脚肢体在从事着最原始的劳作,而他的脑海中却是天马行空的自由天地!

  他曾在长白山林区生活多年,身置广袤莽苍的林海,面对劲健遒逸的群松,一股郁勃之气油然而生,他以蓝天作材,以树干奏刀,激发起心中无限的创意。逶迤的群峰、朴茂的古松,舒卷的白云、翱翔的苍鹰每每让自己品悟出个中三昧,那浑穆之美、猛利之美,古拙之美、自然之美,融入在他作品的灵魂中。

  生僻而又孤傲的篆刻,能磨炼一个人忍受寂寞的能力。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数年后.沉寂十年的中国画坛,首次举办现代中国书法展,梦嘉的作品一鸣惊人,他成为中国大陆文革后最早展露头角的书画篆刻家,篆刻作品代表吉林省入选文化部、对外友协与日方合办的《现代中国书法展》赴日本展出,获得好评。1980年获上海青年篆刻比赛第一名。1983年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后与全日本书道联盟首次举办的《中日书法艺术交流展》,是全国十五名入选印家中最年轻的一员,作品被海内外博物馆、美术馆、画廊及知名人士收藏。曾经翻译评析《日本篆刻》一书及翻译《韩国印章史》等多篇有学术与研究价值的论文,也得到过专家很高的评价。

  梦醒时分,终究修成正果。如今梦嘉已是海峡两岸知名文化学者、古文字学家、书画篆刻家、美学家和翻译家等称谓集于一身。作品古朴沉雄、典雅生动,工写俱精,自成一家。如“山之上”一印,字字挺立,气势不凡,全印雄奇洒脱,闳中肆外,笔划里参以传统丹青之韵致,分朱布白别啟天机,出人意想。他担任了中华两岸铁笔会会会长、西泠印社社员、书协美协(台)译协(沪)、甲骨学会、美学会成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院研究员。

  他是上海《新民晚报》古文字专栏作家,隔三差五总有文章付诸报端。也是台湾早期的两位西泠印社社员之一,并担任台湾书画篆刻研究会会长,主要精力都花在悉心从事海峡两岸书画文化的讲学与交流上,并取得很好的成果。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未曾忘记自己插队落户的塞北乡亲,对于乡亲们的庆祝会、纪念日的邀请,只要能抽身,他总是赴约,每次总难免附带着讲学、书写、赠画,他永远是乐此不疲。

  功成名就、桃李满天下的梦嘉,现如今处事依然专心、顶真,为人依然低调、直爽,性格开朗,乐于助人。真正为延边知青群里飞出一个梦嘉而感到自豪。乘着今天参加梦嘉收徒仪式的机会,写上几笔,让尚未认识梦嘉的知青朋友能够了解和认识他。

























徐梦嘉在创作


                一九七三年徐梦嘉在吉林省长白山脚下的白河林业局团委工作时,负责筹办白河林业局阶级教育展览,创作了林业局老工人旧社会苦难家史的水墨连环画。图为他在绘制展览宣传画。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