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故事与活动 >> 详细
知青故事与活动

长春归来的同伴

2019年11月09日
来源:本 站作者:蔡军荣编辑:周培兴点击数:33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在四十年前的延边农机厂上海籍员工中,有四位很要好的女同胞,她们是倪龙珍、陈雪敏、杨来娣和徐梅琴。她们工余时间一直生活在一起,她们宿舍里住着同一个房间,每逢周末周日小聚一次,外出上街一起去,天天几乎形影不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形同姐妹,成为延边农机厂宿舍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照片左起:杨来娣、陈雪敏、徐梅琴、倪龙珍
 
  然而女大当嫁,男大当婚。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是摆在我们每一位青年的一个重要的现实问题。对于我们上海人来讲,都想离开这个我们非常不愿意呆下去的地方。不愿意呆下去的原因很简单:我们不是自愿来的,它离上海太远了,回家一次足足要三天,慢长的旅途使人苦不堪言,生活水平又远远低于上海,人们都是向往美好的地方,人往高处走,这是人之常情。于是每个人都使出浑身的数解,想尽一切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向大上海靠拢。当然找对像时就多了一条很重要要求:要以离开延边到靠近上海的地方为目的的要求。

  1975年的春天,四位姐妹中的徐梅琴调到长春汽车厂,并且在那里成家了,离家近了一千里了。到了1979年年中,倪龙珍调回上海了。到79年年底,杨来娣也调回上海了。有一位长春知青的老同事(姜群)曾经对我讲过,你们上海人要想调回上海,其难度与美国人登上月球一样难,但是我们中间还是有好多人做到了。1980年陈雪敏也调到江苏宜兴,到此为止四位姐妹全部离开了延边,生活的脚步从偏僻的异乡泥潭中拔出来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别以后四姐妹再次重逢要在三十多年以后了……。

  2011年10月20日,我通过上海市公安局寻亲访友办公室找到了倪龙珍,于是组织了能够联系上的延边农机厂上海籍老同事的聚会。12月4日上午10点老同事们陆续来到四平路上的新南华大酒店,我们已经有27年没有见面了,一见面老同事都兴奋不已,大家打开记忆的闸门,就像穿过遥远时光的隧道,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眼前。我们这些老同事不光是一起工作,而且我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我们把青春永远留在祖国的边陲小城,在那里渡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如今大部分都已经回到上海并且退休了……。

   

  照片前排左起:倪龙珍、杨来娣、朱亮玉、黄兰芳、郑华、王崇芳、赵铮、陈雪敏
        后排左起:张达琦、 陈必荣、蔡军荣、康杰、费善良、王元成、周振荣

  首次聚会以后,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们一共聚会了五次,这一年来先后有23位老同事见过面。我们在不断地寻找老同事,我们一共找到了九位老同事的下落,其中有四位老同事见面了,四姐妹之一的徐梅琴在八月间也找到了,她在长春,当电话核对无误时,徐梅琴从电话里也传来了很激动的声音,三十多年了,她说没有想到老同事们还惦记着她……,我们希望她能够到上海来与老同事相聚,她也非常想与老同事老同伴见面,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不能马上回沪。有的同事说,我们每聚会一次就少一次,但是我的老同学并不这样认为:我们每一次聚会就增加了一次我们人生道路上相聚的美好回忆……。现在这个观点已经被大伙都接受了。

  到了元旦,徐梅琴发来短信说她已经到了上海准备过年,在上海过元旦和春节。既然来了,那么尽快地相聚吧,一月六日,在浦东的泰和茶馆举行了一次小范围的聚会。

  同伴们多年没有见面了,一见面大家都非常兴奋,个个都红光满面,神采飞扬,滔滔不绝地讲叙着三十多年的人生道路。大家都非常想了解同伴们这几十年的人生道路是怎么走过来的?真是一言难尽……。

  由于多年来大家没有联系,彼此之间也不清楚,现在好了,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徐梅琴把刘山坡从得病到过世的过程向大家作了详细的介绍,以前种种流言不攻自破了,误解也消失了。在农机厂里刘山坡曾经与我住同一宿舍,刘山坡很聪明,电工业务十分精湛,他比我小一岁,他的过世使我很难过,我的雅号蔡博士也是刘山坡取的……。延边农机厂里有不少长春籍员工(知青),同伴们也很想知道他们的近况,遗憾的有些老同事也过世了。回想起来,大家总有无限的失落感,如果我们早十年恢复联系,那又会如何呢……?

  在茶馆聚会的优点是可以聊得很长时间,但是不知不觉快要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老同事们意犹未尽,每人家里都有事情要做,我还要回昆山,因此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泰和茶馆。



  照片左起:蔡军荣、 金明明、罗幼康、徐梅琴、倪龙珍、陈治华、杨来娣

  由于徐梅琴回到上海,我们农机厂老同事的聚会就安排在春节前的二月三日。一月二十七日,陈雪敏从宜兴回到上海,如果没有意外,四姐妹的重逢将在全厂老同事聚会上实现。但是偏偏在聚会前一天,杨来娣不慎把脚扭伤了,寸步难行,无法如约……。

  二月三日的唐岛海鲜大酒店的聚会是我们延边农机厂上海籍员工重逢后的第二次盛会。与第一次聚会相比,人数多了,有十八位老同事参加,其中有十位老同事没有参加过第一次聚会,他们大多是一年来先后被找到的,而劳燕秀和周道生则是第一次与老同事见面。

  上午十一点,同伴们从大上海的四面八方汇集到唐岛大酒店,每到一位老同事都引起一场小小的轰动。第一个节目是认人,几十年没有见面,要一下子把老同事认出来也不是很容易的。一见面大家都异常兴奋,个个都兴高采烈,不断地回味着一年来寻找老同事时候的趣闻轶事。为了组织好这一次全厂老同事的聚会,金明明花了大量时间和心血,从预订酒店到预订KTV包房,忙里忙外,老同事对他的工作十分感谢。宴会开始了,老同事们频频举杯互致问候。看到老同事们其乐融融,老绵羊深有感触说:“真要好好谢谢我们这些无私的志愿者,是他们为我们这些老同事创造了重新团聚的机会。”大家一边在品尝美味佳肴,另一边在聊起过去的趣闻轶事,从学习到生活,从工作到家庭,从民兵训练到各项社会活动,几乎无所不谈,谈了很久很久。事后杨来娣无比懊恼地说:我只要稍微好一点就会来了,这不仅失去了一次四姐妹重逢的机会,也失去了一次与那么多老同事相聚的好机会。

  下午老同事们到歌舞厅唱卡拉OK。老同事们没有一位早退的,大家都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全厂聚会。朝鲜族能歌善舞的特点几乎感染了我们老同事的每一位,同伴们一展歌喉,时而翩翩起舞,好像我们个个都像朝鲜族一样,都是能歌善舞的高手。

  周道生和严福昌他们都在延边农机厂的全厂大会舞台上表演过,唱卡拉OK对他们简直是小菜一碟,嘹亮的歌声,优美的旋律,回响在小小的KTV包厢里。张达琦与徐梅琴的双人舞跳的天衣无缝。身材娇小的赵铮跳起舞来活像一只小燕子在飞舞,造型美极了。我在唱罢粤语歌曲“上海滩”的时候用粤语作自我介绍:香港的艺人歌星都是以上海人为荣,如汪明荃、肥肥、周星驰等等,他们都是香港的上海人!而我与他们正好反过来了,我是上海的广东人!引的大家都大笑起来……。唐岛聚会大家吃的高兴,玩的开心,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为了弥补四姐妹没有团聚的遗憾,陈雪敏在正月初九(二月十九日)举行一次四姐妹团聚的小聚会。分别了三十多年终于团聚了……。


  照片左起:杨来娣、  陈雪敏、  徐梅琴、  倪龙珍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我们在遥远的时光隧道里也快要走出隧道了,老同事之情,既然曾经拥有,必然天长地久!让我们共同祝愿:同事之情天长地久!愿我们的快乐天长地久!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2)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9/11/15 18:56:21 评论:文章写的太经典了 知情的岁月是不能忘记的~
  • 2019/11/10 10:44:52 评论:今年是上海知青下乡五十周年。作为曾是知青的一员有幸在知青网上看到一篇蔡军荣先生撰写的《长春归来的同伴》一文。细地拜读这篇文章,为四十多年前曾招工到吉林省延边农机厂的四名当过知青的年青女职工结下的深厚友谊而感动。七十年代初,四名同宿舍的女青年,正值二十岁上下亭亭玉立和风华正茂的美好年代,她们远离故土远离父母亲在祖国的边境小城就业工作,相同的经历,相似的命运使她们情同手足,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随着时光的流失,姑娘们纷纷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各奔东西,为人妻为人母。光阴如梭几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经过各方的追寻和努力,亲如姐妹的四人终于在上海相聚。虽然都已是当上了祖母或外婆,但相聚后的喜悦和当年的情份依然历历在目。笔者以细腻的笔墨和情景相溶的描写,再配上新老照片的展示,向读者充分展示了知青一代人的经历,友谊和手足之情。让人读来深受感染。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