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故事与活动 >> 详细
知青故事与活动

暗 恋

2020年01月09日
来源:本 站作者:王宝发编辑:周培兴点击数:44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编者按:这是一部暗恋的短篇小说,用虚构的人物,艺术加工的手法,讲述了一个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男女知青之间暗恋的故事。也许知情的上海知青读了此文不禁想起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即集体户里的你我他。那时知青风华正茂、情窦初开,相思之情暗暗萌发、"偷偷“相恋,不时激起了生活中的涟漪,令人触景生情,难以忘怀。尽管在那蹉跎岁月,却仍未泯灭初恋的火花,暗恋的种子虽悄无声息,却仍在广阔天地和自己心田里萌芽。从这篇短文中清晰可见一代知青在广阔天地里的感情轨迹。

      楔子

 
  暗恋一一男女之间暗生的情愫,初恋的火花,随着日思夜想,在心灵深处悄悄萌发,渐渐滋长,互生好感,爱慕之心、想思之情与日俱增。它是属于个人的隐私,埋藏在心里的秘密,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或她的情感经历奥妙无穷,深不可测。感兴趣的上海知青不妨对此窥探一番,或许产生共鸣,浮想联翩吧!

  "你不知道,他俩在插队落户时就好上了,只不过没有公开而已。”

  “当年,他的暗恋还很罗曼蒂克呢!”

  在上海知青团聚时,唠起他俩当初的暗恋不少人谈笑风生,兴奋不已。

  这本来是个秘密,埋藏在他心底里几十年的秘密,要不是这次时隔半个世纪,重返第二故乡,知青们回忆当年往事,谈起自已的暗恋、初恋,恐怕这个秘密至今尚未曝光,无人知晓。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知此事得从上海知青重返第二故乡一一当年插队落户的山村讲起。那年春节,当年一起到北国边陲农村的知青喜气洋洋,欢聚一堂。在座的知青大多年逾花甲,或年近古稀,但谈起在农村度过的蹉跎年华,依然热血沸腾,慷慨激昂,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不由萌发起重回第二故乡,看望父老乡亲的念头,得到了大家一致赞同。阿强通过微信把这消息转告万里之外的阿芳。谁知,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是却阻隔不了她一颗火热的心,她立即微信回复,乘飞机赶来相会,并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从大西洋彼岸赶到太平洋东岸,当她苗条的身影出现在阿强面前时,他傻眼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在做梦吧?仔细一看,果真是她,她连时差也来不及倒,及时赶到了东北边陲农村。尽管车马劳顿,匆匆赶来,但她还是那么容光焕发,妩媚动人,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阿强看来,自已暗恋的心上人依然象当年那样光彩照人,年轻漂亮。如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握着阿芳的双手,望着她靓丽的面容,暗恋的往事如电影般在眼前展现……

  暗送秋波

  那是在1969年春天,文革中上山下乡的年代,阿强和阿芳都是上海知青中老三届的学生,一位是68届高中生,一位是68届初中生,都在一个区重点学校念书,茫茫人海,芸芸众生,是上山下乡的命运把他俩紧紧联系在一起,一块坐上火车,告别上海,来到偏僻的祖国东北边陲农村插队落户,使原来素不相识的他俩萍水相逢,成了朝夕相处的户友。

  当年他俩和其他上海知青一起乘坐军车来到山村,受到村民热烈欢迎的情景至今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这是一个群山环抱、山青水秀的乡村。听说上海知青要来插队落户的消息,全村男女老少倾巢而出,阿妈妮、阿兹妈妮、阿爸依、阿兹爸依们穿着节日的盛装,敲着朝鲜族长鼓,跳起了欢快的民族舞蹈,并在盘山公路边搭起了彩色牌楼,大伙载歌载舞,欢迎上海知青的到来。这欢乐的场面惊动了山上的狍子,连它也下山凑热闹,加入了欢迎行列,未曾想被热心的老乡逮个正着。当晚村里改善伙食,知青们难得品尝到了香喷喷的狍子肉。然而,知青插队落户的曰子漫长而又艰苦,既没有山珍海味,也无诗情画意,连南方常见的青菜萝卜也成了稀罕物,确实要经受苦难的磨炼,生活的煎熬。就拿上海知青居住的这个小山村来讲,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封闭的山村。这里崇山峻岭,山峰连绵,山中只有一条盘山公路,沿着陡峭的山道弯弯曲曲盘旋而上,通往大盘岭顶之后,从上到下,曲折绕到山脚,遇到刮风下雪,土路泥泞不堪,无法通行。到了冬天,一旦下起鹅毛大雪,便大雪封山,与世隔绝,成了“世外桃源"。

  这个小山村是个穷山沟。这里是老鹰飞不过去的地方,也是"兔子不拉屎”之地。这儿全是山坡地、石头地,铲起地来只听石头叮当响,到秋不见结果实。这个村子的百姓在山沟里种植了不少玉米、大豆,但由于土地贫瘠,大多十年九歉,过着吃粮靠返销,花钱靠副业的穷日子。山寨二三十户人家和集体户的知青都住在破旧的茅草屋里。尽管上海知青吃粮靠国家救济,吃的又全是高梁米,但在那穷山沟里根本无菜下饭,锅里也不见油腥。在那艰难困苦、穷苦潦倒的日子,阿强不但和集体户知青一样坚持着,而且每天照样爬山锻炼。当年的他,年仅二十,血气方刚,朝气蓬勃,每天清晨,他沿着集体户后面山坡上的小路徒步攀登,登上山顶,在密密的树林里朗诵伟大领袖毛主席诗词,洪亮的声音划破黎明前的寂静,在狭长的山谷中传播……每当早起的阿芳听到山上隐约传来的朗读声,便站在山脚边静静倾听,不由心潮涌动,撩拨着少女的芳心,年轻的阿强有志气有抱负,又有毅力,情不自禁地对他产生了好感,可谓"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记得那时,男知青出去干活,女知青轮流在集体户做饭。有一回,阿强和集体户其他知青一起到离村较远的大豆地里铲地。尽管播种时撒下了不少大豆种子,但在地里长出的幼苗稀稀拉拉的,他们在这块大豆地里铲了一会,未曾料,山沟里的天就像猴子的脸说变就变,眨眼间下起了倾盆大雨,霎时男女知青被雨淋湿,成了"落汤鸡”。无处躲雨的他(她)们,一听队长说收工了,撒腿就跑,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前来送伞和送雨披的阿芳,原来那天她在集体户里做饭,见天变脸,突然下雨,马上想到了在地里干活的男女知青,即从集体户里带着雨具赶来,阿强等知青从她手里接到雨具,望着她气喘吁吁的模样,不禁油然而生敬意,暗暗赞叹,她真是位助人为乐的好姑娘。

  带着感激心情的阿强返回集体户,此时雨停,云开日出。他换了被雨淋浇透的衣服后,看见刚刚和他们一起回来的阿芳又忙开了,一会忙着做饭,一会忙着劈柴,确实忙得不可开交。看到这情景,他马上主动到集体户门前堆了不少杉木的地方帮助她劈柴。他举着斧子,对着山上拉来的树木"嘭嘭嘭"劈了起来,直到空旷地块推满了柴禾才歇手。他的举动,阿芳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原来他也是一个热心相助的小伙子。从此,阿芳在集体户做饭,就有阿强劈柴的身影。"心有灵犀一点通”。一次偶然的机会,细心的阿芳发现留在集体户炊事房里的知青饭碗中,阿强的饭碗最大,原来健壮的阿强每天爬山锻炼,下地干活,只要有空就帮自己劈柴,消耗够大的了。于是,她悄悄给阿强"开小灶”,每当给阿强盛饭时,特意用勺子往他饭碗里压一压,这个小动作无意中被阿强发觉,顿时她脸上泛起红晕,还挺不好意思呢!阿强望着阿芳害羞的样子,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阿芳看着阿强顾盼的眼神,流露出赞赏的目光。霎那间,他俩的目光交集在一起,闪烁出感情火花、心灵之光。这是朦胧的感觉,也是暗恋的情愫,它在阿强心底里悄悄萌发、滋长。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此事很快在集体户知青中传开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集体户的女知青纷纷仿效,男知青暗暗叫劲,以致男知青帮忙女知青劈柴做饭竟一时盛行,蔚然成风。

  情窦初开

  暗恋,是感情的流露,是心灵的感应,似乎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发生在两人之间的情感,十分微妙敏感。但是在那插队落户的日子里,暗恋没有花前月下的缠绵,也无恋人般的卿卿我我,而是渗透在艰苦劳动中,平凡生活里。

  提及阿强和阿芳的暗恋经历,不能不唠起“虎口脱险”和“深夜急救"两个感人故事。它惊险刺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也是阿强暗恋,情窦初开,从喜欢阿芳差点到公开的程度,几乎心知肚明,一目了然,给我们留下了清纯、暧昧,令人尽情想象的空间。

  阿强和阿芳插队落户的山村,地处深山老林,山高林密,人迹罕至,野兽出沒,是藏龙卧虎之地。那年初夏,由于阿强和阿芳所在的大队没有加工粮食的机器设备,农民和集体户知青吃粮,都要翻山越岭到二十多里外的公社加工粮食。没想到,阿芳与另一位上海女知青赶着牛车从公社回来的路上竟遇到了一只尾随的东北虎。

  原来,那天前往公社加工粮食的农民和知青不少,等阿芳她俩赶着牛车到公社时已经晚了,只好排在后面等候,到她俩加工好粮食,赶着牛车上路时夜幕已经降临,何况在深山老林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她俩虽初来乍到,耳听老虎的传闻,却"初生牛犊不怕虎",照样一边赶着牛车,一边有说有笑地摸黑赶路。谁知,在半道上,一座山岭上,一只凶猛的东北虎竟悄悄"跟踪”而来,由于山高林密,月光暗淡,四周漆黑一片,她俩竟毫无查觉。说来也巧,此刻,正好有一辆从公社开往县城的货车飞驰而过,透过明亮的车灯灯光发现了一只“庞然大物”,忙急刹车减速,仔细一瞧,是只东北虎,而在老虎前面不远处竟有两位姑娘赶着牛车前行,她俩还不知情,蒙在鼓里呢!他急忙开车赶到小山村,向集体户知青转告了这个险情。

  听到这紧急情况,集体户男知青都闻风而动,阿强比谁都着急,恨不得拿着枪插翅飞到阿芳她俩身边,驱赶那只要吃人的老虎。幸亏及早发现,好在山路又不远,手上又有边疆基干民兵发的步枪,壮胆的小伙子们一阵急行军,很快赶到了岭上的半山腰,发现了那只尾随牛车的东北虎。阿强没有举枪就打,而是急中生智,想起了临行前贫下中农户长关照的晚上发现老虎要用蒙着红布的手电筒照射老虎,果然这一招灵验,老虎见了不常见的红光竟吓跑了。阿芳见了阿强他们带枪前来,才知道自已虎口脱险,平安无事,竟一时激动,与阿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也许是劳累,抑或是惊吓,那天晚上脱险归来的阿芳,第二天晚上竟发烧了,且高烧39度,吃了药烧也不退。这时集体户男女知青又都行动起来,有的与公社卫生院联系,有的打电话给县医院,但是地处偏僻,"山高皇帝远",加上大队医疗、通讯设施简陋,一直没有与县、社卫生院联系上,她却昏昏欲睡,病情越来越重。阿强看了既焦急又心疼。偏偏此刻,联系的医生和救护车又没来,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怎么办?照这样等下去是没有指望的。于是,他当机立断,灵机一动,自已想办法,用木头、树枝做了个担架,就是用肩扛手提,也要把阿芳抬到10公里外的公社卫生院。显然,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况且要徒步,翻山越岭。大家说干就干,马上做了个简易担架,阿强等四个知青抬上阿芳就出发了。天黑路远,岭高坡陡,行走不便,阿强他们扛着担架艰难跋涉。正当阿强他们赶到半路时,与公社卫生院派来的救护车在途中相遇了,由于抢救及时,阿芳转危为安,她拉着阿强的手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或许是应验了“一波三折”这句老话,刚强的阿强经过两次长途跋涉,回到山村自己却病倒了,而且病的不轻啊!原来身强力壮的阿强在村里铲地总是一马当先,铲在前头,可这回他在地里铲着铲着,却感到浑身乏力,使不上劲,渐渐被村里强劳力远远甩在后面,竟然在地里躺下睡着了。更令人担心的是,回到集体户,他还是吃不下饭,只想睡觉,原来他的肾炎发作了。这个病在当时农村可不是小病,而是“富贵病",需要大休大补的。然而,眼下的农村,不要说补充营养,就连饭也吃不饱,哪里还谈得上吃好吃精呢!看着阿强苍白而又日渐消瘦的面容、弱不禁风的样子,阿芳比自已生病还着急还心疼,怎么办?她想到了自己插队落户时从申城带来的卷子面和饼干,这是解燃眉之急的食品。当时正值开春之时,青黄不接之际,没有菜下饭,又吃不惯杂粮,对于体弱生病的阿强来讲,多么需要补充营养,而千里迢迢带来的食品正好是"雪中送炭”。何况这些食品自已平时也舍不得吃,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想到这,阿芳在集体户灶头上特意烧上了自已善长的卷子面,还在碗里放了上海带来的香肠,亲手端着给阿强送去。晚上阿强回房休息了,她还不放心,趁黑悄悄把从上海带来的可口巧克力和饼干塞进他住的房间炕上。第二天阿强醒来,发现这些还不知谁送的,直到如今还是个谜!事后阿强多次问起此事,阿芳吱吱唔唔装着不知,但是患难见真情,疾风知劲草,他俩通过这一系列的曲折和磨难,感情升温,与日俱增,情深意切,如胶似漆,阿强和阿芳谁也离不开谁了,他俩表面上平静如初,内心里却波涛汹涌,这恐怕就是暗送秋波、心潮涌动的缘故吧!

  移情别恋

  本来阿强与阿芳两颗暗恋的心发生碰撞,闪烁火花,沿着人生的轨道前行或双轨并入运行,孰料,现实生活中发生了难以预料的变化,似乎在移情别恋,就象人生的轨迹在单行道上运行且始终没有交汇在一起。

  当时集体户在村里也有自留地。为了种好自留地,解决集体户缺口的口粮问题,分管此事的阿芳发现有户农民在自留地种植的玉米苗长得茂盛,没有与这户农民打招呼,擅自伙同另一位女知青到那家农户自留地剪苗,并把他家多余的玉米苗移栽到集体户自留地里。其实,事先只要与这户农民打个招呼,征得他同意,再把他家自留地里多余的玉米苗剪下来,移花接木到集体户自留地里也无可厚非。但是,由于没有与那个农民通气,自作主张,反而损人利己,把好事办坏。这户农民还告状,将此事反映到大队党支部,这还了得,在极左思潮泛滥的年代,既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又不能损害农民正当利益。于是,大队党支部将此事转告集体户骨干阿强,阿强只能奉命行事,严肃批评了阿芳她俩这种合理不合情的做法,而她却口服心不服。当然,阿强也不理解阿芳的用心,简单的照章办事,結果两人闷闷不乐,不欢而散。尤其是阿芳耿耿于怀,事隔近50年还想不通,至今还没有解开这个心结,从而使他俩原来升温的感情一下降温,几乎跌倒了冰点,恰似水火两重天。原先集体户知青看好的这对暗恋的情人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危机。

  无独有偶,偏偏这时,又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由于长期劳累致使阿强体质虚弱,他原先一直在集体户男生宿舍里养病,没想到,近来不知何故,还是友邻热心相助,他竟到了一位朝鲜族妇女家疗养,她家把他当作儿子或女婿来看待,自家省吃俭用,也要用小米做成打糕,蘸上蜂蜜给他吃,还想方设法,用省下的钱到县城买来荞麦磨成粉,亲手喂给他吃。顿时传言四起:“阿强看上这位漂亮贤惠的朝鲜族姑娘了!”"阿强要到她家当女婿了!""阿强要在山村扎根了!"消息象长了翅膀迅速在山村传开了。阿芳听到这些传言也很纳闷,这是昨回事?朝鲜族历来重男轻女,况且这位朝鲜族姑娘聪明能干,能歌善舞,莫非阿强真的看上她了,加上阿强到她家养病,事先也没有向自已透露和暗示,现在弄得满城风雨,势必将我俩暗恋的关系又蒙上一层阴影。此时此刻,吃醋的阿芳想到了阿强是不是移情别恋,另有新欢?她感到自已象被阿强愚弄或甩掉了。然而,转而一想,自已是否自作多情,我俩还没有正式确立初恋关系,根本谈不上分手这回事,还是暗暗再观察一会吧!

  无巧不成书。正当阿强和阿芳萌发感情,情窦初开之时,涉及一二件小事,相互误会,感情出现了裂痕,亦恰恰在这个时候,工作的需要,阿强到县政府机关参政。临走前,阿强鼓足勇气,找了阿芳谈心。那时秋天,秋高气爽,明月高挂,月光下辉映着两位年轻人在盘岭公路上并肩前行的身影,寂静的山谷里不时传出他俩亲切交谈的声音,两个年轻人的心在逐渐靠拢。然而,满怀希望的阿芳本想等阿强坦率明确他俩的恋人关系,或交换意见,消除误会,弥补裂痕,但是阿强拐弯抹角地讲了一些客套话或官冕堂皇地激励的话,没有涉及到实质性的内容或敏感的话题,更没有坦露心迹,欲言又止,几次要说的心里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把他对她的爱深深埋藏在心底里,此刻,连知趣的月亮也悄悄地躲进了云层里……

  事隔不久,阿芳被大队推荐到上海念大学,她临走前本想转告阿强一声,可转念一想,这种事女孩难于启齿,还是应由男方主动,于是,她又耐心等了阿强几天,仍音讯全无,她只能不辞而别,一走了之。真是夜长梦多,好事多磨,两人有缘无份,擦肩而过。

  光阴荏苒,春暖花开。1977年我国恢复高考,迎来了学子们盼望已久的春天。一心想回沪上大学读书的阿强,这时向组织上提出了自己的愿望,他不仅想深造提高,而且想回城,与朝思暮想的暗恋对象在上海相会,他衷心希望组织上同意,成人之美。可是遗憾的是,重续前缘,重圆旧梦的阿强向组织提出自已上大学的申请后,也没有向阿芳去信,明确他俩的朋友关系,即由暗转明,公开他俩的恋人关系。尽管他俩暗恋的关系,一直是公开的秘密,也被集体户知青们一致看好,然而,暗恋不是初恋,更非热恋,何况当时他俩分居两地,一个在祖国东北边陲工作,一个则在国际大都市上海大学读书,之后阿芳又飘洋过海,“洋插队”到国外,两人真是远隔重洋,牛郎织女。直到时隔半个世纪的相会,知青们在第二故乡团聚,他俩才久别重逢,此刻暗藏的秘密像一层窗户纸被捅开了。

  常言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年轻时谁不曾暗恋过?邂逅了心上人,暗暗喜欢,自我陶醉,即使在那艰苦卓绝、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的上山下乡年代也不例外,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有的一见钟情,更多的则是日久生情。那时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女正处于芳心萌发、情窦初开的时期,异想天开,想入非非,这是一种朦胧的感觉,也是一种相思的体验,是不能与人沟通交流,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默默承受的一种情感。确实,暗恋是幸福的,也是苦涩的。从暗恋到初恋、热恋,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他(她)不象五六十年代的年轻人,也不象现在的"70"、"80"、"90”后,头脑一热,热血沸腾,闪恋闪婚,而是潜移默化、日积月累,这样才能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否则,不到火候,生米做不成熟饭,不成气候,强拧的瓜不甜,暗恋的对象也会远走高飞,另攀新枝。,倘若能正确处理对待,那么柳暗花明,路在前方。暗恋公开,迎来曙光。

  也许阿强阿芳他俩相处的时间太短,刚刚熟悉就要分别,或者暗恋还不很成熟,刚刚萌发尚未绽放,就象爱情的种子在沃土里刚刚播撒还没有破土而出,只能感叹:"无可奈何花落去。”如果他俩朝夕相处的时间更长些,交流的更充分些,感情更融洽些,那么必将并蒂花开,缔结姻缘。可是现实生活中没有如果,只有结果,而且结果是难以预料的。

  尾声

  短篇小说中暗恋的男女主角,如今阿强年逾古稀,阿芳年近七旬,早已各自成家立业,错过了谈情说爱的最佳时机,这段历史已经翻篇,但是往事并不如烟,广阔天地里这段感情的经历是极其珍贵的,值得同龄人珍惜、留恋和难以忘怀。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2)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20/1/10 16:26:21 评论:世界是从悄悄的爱情开始的,没有爱情就沒有世界。
  • 2020/1/10 13:43:07 评论:   也许阿强阿芳他俩相处的时间太短,刚刚熟悉就要分别,或者暗恋还不很成熟,刚刚萌发尚未绽放,就象爱情的种子在沃土里刚刚播撒还没有破土而出,只能感叹:"无可奈何花落去。”如果他俩朝夕相处的时间更长些,交流的更充分些,感情更融洽些,那么必将并蒂花开,缔结姻缘。可是现实生活中没有如果,只有结果,而且结果是难以预料的。何永根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