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五十周年特辑 >> 详细
五十周年特辑

稻米飘香深山坞

一一小盘岭大队上海知青试种水稻成功纪实
2020年02月06日
来源:本 站作者:王宝发编辑:周培兴点击数:345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这是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它是半个世纪前,即1971年秋,天空晴朗,阳光灿烂,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县敬信公社小盘岭大队新开的稻田里,金灿灿的,沉甸甸的稻穗弯下了腰,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站在稻田丛中的有位戴着草帽叫老高的农民,左手握着一束稻穗,右手比量着稻穗长度,讲叙着水稻的长势,在旁聚精会神听他讲解的是集体户贫下中农户长朴万吉和上海知青黄德勤、祝亚男、王绮媛,他们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扬花結穗的水稻,分享着丰收的喜悦。



  这张珍藏的历史照片,是祝亚男为了纪念上海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参加有关部门开展搜集老照片活动,在一次翻阅自已影集时,不经意间发现的。这张照片揭开了尘封半个世纪的往事,引发了她和其他上海知青的回忆,仿佛时光倒流,重新回到了那青春焕发,激情燃烧的岁月。

  那是1969年3月初春,吉林农村广袤大地,银装素裹,白雪皑皑。17名上海知青乘火车、坐汽车,四天三夜,日夜兼程,风尘仆仆来到小盘岭大队插队落户。

  这里地处祖国东北边陲,高山峻岭,森林密布,野兽出没,人迹稀少,且是高寒山区,零下二十多度,一年之中大半冰天雪地。小盘岭大队种的都是山坡地和石头地,四周高山林立是老鹰飞不过去的地方,也是"兔子不拉屎"的不毛之地。当地农民祖祖辈辈在这种植玉米、大豆,从来没有种过水稻,吃惯了粗粮、杂粮,大米白面成了稀罕的粮食。何况东北天气寒冷,日照少,无霜期短,不象南方一年栽种两季水稻,即使是旱田也只种一季,多年来养成了"猫冬"的习俗和"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习惯。如今上海知青下乡到这儿吃不惯杂粮,再说看到附近的朝阳大队插队的同是控江中学校友的上海知青能吃到大米饭也很羡慕,不由萌发了要种水稻吃大米饭的念头,不少庄稼汉得知,感到不可思议,他们说:"撸锄杆的难道不如拿笔杆的?”"绣地球的还得靠泥腿子啊!”但是,上海知青提出试种水稻的建议得到了大队党支部的支持。他们认为,虽说我们小盘岭大队从来没有种过水稻,却不能靠天吃饭,墨守成规,要打破常规,大胆试,勇敢闯,这是改天换地的创举,破天荒的头一回,说啥也要蹚出一条新路来。于是,第二年开春,村头小溪刚刚融化河面薄冰的时候,大队选择了一块靠近小盘岭公路旁山脚下的水泡地,作为种植水稻的试验田。这是一块面积不大、积水不少、比较潮湿的山坡地。它本来是块适应种植稗子的庄稼地。这块地石头多,土层薄,改种水稻后,亟需拣石头,填补腐殖土。当时,春寒料峭,乍暖还寒,这块水泡地面上还积有一层薄冰,人踩上去,即化成了不少冰碴子。上海知青下乡不久,还没带雨鞋,大多光着脚下去拣石头,一阵寒颤袭来,顿感脚底透凉,寒彻心扉。时间长了,抗不住啊!可是,上海知青们咬牙坚持着。不少女知青还像朝鲜族阿兹妈妮那样,将拣出的石头放到箩筐里,手扶头顶运了出去,干得还象模象样呢!男知青们则赶着牛车不停地从山脚边拉来黑色的腐殖土,不断地铺在水泡地里,改良土壤,为种水稻作铺垫。然而,由于大队老农初次种植水稻,缺乏经验,加上没有育苗,也无插秧,而且将成筐的稻谷浸泡水后,没几天发了芽,他们立即把它放到平整过的水泡子稻田里,特别是铺在石头地的腐殖土太少,水顺着石头缝隙流掉了,结果只长苗,不结穗,几乎是颗粒无收,可谓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虽然第一次小面积试种水稻失败,但是失败是成功之母。大队党支部没有失去信心,而是认真吸取了没有培育秧苗和水泡地渗水的教训,并登门邀请县水利局、县科技局的技术员到现场指导,通过调研,商定开挖引水渠,创办秧苗试验田,解决水源不足、水温较低、培育秧苗等问题,在此基础上,再次试种水稻。

  1970年秋收后,县水利局专门派来了技术员到东沟现场测绘,制定了挖引水渠的工程规划。大队根据规划动工,兴起了开挖引水渠、引水下山的农田基本建设的热潮。集体户的知青们唱着"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的歌曲一起出工的。不甘人后的瘦高个子蔡安石争着抢先,黄德勤、黄德健兄弟俩来了,王富根、王绮媛兄妹俩也来了,年仅16岁的小妹妹俞维珠跟着姐姐俞维珍一块来了。正如我微信采访远在美国的集体户知青陈菊兰所回复的那样:"当时女知青们都不愿留在后方一一在集体户里做饭,抢着要上前线一一到水利工地上挖渠,甚至有的女知青来了例假也不请假,照样到水利工地上干活。"字里行间闪耀着女知青们忘我劳动的精神。尤其是集体户副户长陈伟国当时已生病,体质虚弱的他仍带病上阵,身先士卒,开挖水渠。常言道:"巾帼不让须眉。”女知青张振东在开挖引水渠中也带头挥起了铁镐。当时天寒地冻,寒气逼人,山上的石头又尖又硬,十分难啃。举起的镐头刨下去,一个一个点,一个一个眼,非常难挖。可不,张振东一不小心,举起的镐头碰到了石头,溅起了小石粒竟打在了自已的额头上,瞬时头破血流,女知青们见了忙用手帕擦血,并劝她回去休息,张振东说啥也不肯,并说:“这点伤不算啥,轻伤不下火线嘛!"好在,她是大队卫生员,随身携带了医药箱,顺手从箱里拿出了红药水,擦在额头上,又在工地上干开了。在她带动下,女知青们干得更欢了。不少女知青初次拿镐头,稚嫩的手一会起泡或开裂,仍坚持到收工,回到集体户,互相用针挑泡或包扎,第二天又出现在工地上。

  那时,公社还特地派来干部参加小盘岭大队的挖引水渠劳动,工地上分了几个组,大家你追我赶,开展了比学赶帮超的劳动竞赛。短短一个多月,大家一起开挖了一条二三里长的引水渠,还命名为:“小盘岭翻身渠。”

  冬去春来,春暖花开。第二年春天,即1971年,小盘岭大队专程请来了县里的科技人员,上门指导,精心育苗。他们在山坡地里选了一块试验田,在垄沟里竖立了牌子,分别写上试验一号、二号、三号标记,搭起了塑料棚,物色了五个农民,配合科技人员进行育苗试验。集体户女知青王绮媛是其中一位。从此,她每天起早贪黑,钻进塑料棚里,观察秧苗长势,记录日照时间、塑料棚里外温度、地里水温,仔细观察,日积月累,寻找适应秧苗生长的温度、水温。别以为这是一项简单、枯燥的农活,却是一项比女人绣花还要认真、细致的工作,况且不能两天打鱼三天晒网,而要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特别是天天钻进塑料棚里,里面比较闷热,里外温差又大,使人觉得不适,但小王依然挺住,并在科技人员言传身教下,学到了技术,培育了秧苗。令人钦佩而又始料未及的是,至今,她还保存了当年育苗观察记录,她的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精神由此可见一斑。

  后来,水稻秧苗从试验田成功移栽到大田,上海知青、尤其是女知青们,几乎每天都要到地里查看秧苗生长的情况,看着秧苗一天天长大,在大家期盼中扬花、结穗、灌浆,望着绿油油的秧苗,十分惹人喜爱,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人心齐,泰山移。在大家共同努力下,采取了多采光、用黄粘土堵塞石头地缝隙漏水,以及在引水渠上铺设塑料薄膜,保持水温等措施,较好解决了小盘岭地区面临的无霜期短、日照少(年日照仅120天)、地里石头多、易渗水,以及水温低等难题,从而在第二年确保了水稻顺利生长。


 集体户女知青左起:祝亚男、俞维珠、陈菊兰、王绮媛在丰收的谷子地里合影 (王绮媛提供)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眼看水稻丰收在望,谁知灾情突如其来。1971年10月18日,风云突变,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老天爷仿佛要考验小盘岭大队农民和上海知青,狂风暴雪一下把挺立的稻穗刮得东倒西歪,一片片倒伏着,把将要到手的粮食化为乌有。灾情就是命令,抢收就是责任。说时迟那时快,大伙穿着雨披,冒着风雪,冲了出去,开始了雪中抢粮。大家迎风冒雪,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很快割下了一亩半的水稻,从雪地里将丰硕的成果抢收到手。




 女知青王绮媛当年参加水田筑堤和挖引水渠劳动日记

 
  当大队将收获的大米,分到家家户户时,每户农民、包括集体户的上海知青立即烧火做饭,二三十户人家竖立的烟囱上空顿时炊烟袅袅,稻米飘香深山坞中,人们兴高采烈,奔走相告:“试种水稻终于成功了,我们吃到大米饭了。”知青们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之中。此时此刻,俞维珠激动的说:"越是天冷的地方,种出的大米越好,这是从来没有吃到过的好吃的大米饭啊!”她的话语道出了大家的心声。这不是做梦,也不是神话,而是小盘岭大队农民和上海知青一起创造的奇迹,竟然在石头地里长出了水稻,结出了硕果。尽管那年在水稻成熟时遭遇了雪灾,产量不高,但总算填补了高寒山区种植水稻成功的空白。为此,县里有关部门还特地奖励小盘岭大队一台手扶拖拉机,王绮媛的哥哥王富根还成了小盘岭大队史上首位手扶拖拉机手。上海知青张振东还到县里登台介绍了小盘岭大队集体户试种水稻成功的事迹。1972年,《延边日报》、《吉林日报》先后报道了他们的事迹。


 陈菊兰、祝亚男、王绮媛、俞维珠坐在县里奖励的手扶拖拉机上前行( 王绮媛提供)

 
  光阴似箭,曰月如梭,一晃五十年过去了,但是当年上海知青试种水稻的情景就象在眼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确实这一切来之不易,真是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其中的酸甜苦辣,唯有经历过的上海知青知晓。一张照片引发了半个世纪前的一桩往事,触动了小盘岭大队集体户众多上海知青心灵深处的记忆。在这张弥足珍贵的照片背后有着人们难以想象、跌宕起伏、生动感人的故事。这张照片,随着时光的流逝,尽管有些模糊,但是上海知青勇于实践、大有作为的尝试,在深山沟里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留下了时代印记、历史回响。这张照片值得我们珍藏、纪念,这段往事,我们永生难忘。(本文作者 采访了当年小盘岭大队妇女主任郑京来和集体户上海知青陈伟国、黄德勤、俞维珍、张振东、陈菊兰、祝亚男、王绮媛、俞维珠,借此机会一并表示感谢。)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