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五十周年特辑 >> 详细
五十周年特辑

长白山的落叶

---方大海的二三事
2020年02月07日
来源:本 站作者:施以钧编辑:周培兴点击数:200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近些年来,随着写作回忆自己当年在吉林延边工作的情景,方大海先生这位辗转职场曾经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也越来越被我映入视觉……

                     一

  激发遥荡的是我的情感,那因为五十年前的一场上山下乡运动,我随着这个大潮被涌进了长白山,走进了长森局林业系统,茫茫的长白山林海,远远超出大多数亲历者的想象而给以极大的震撼。

  在下乡岁月隆隆炮声中,引起启示的是我的思想,那时候我年少时沉浸其中,已经完全融入了长白山的环境之中而无法自拔,仔细分析自己亲身经历了这场人生最苦难岁月时光时,看到和目睹职场中潜伏着的种种情感、励志、或所有成功者,在任何时候,都有各类人物的说话。其实催我们懂得生活真正滋味的不就是我们的周边环境啊!

               二

  其实,我和方大海最初时的相识是在1971年的夏天,我被抽调进长森局贮木场当工人,而方大海比我要早到一年,他是在1970年的春天从吉林省林业学校毕业被分配安排到长森局担任团委书记。由于他是一个朝鲜族干部,平时大家都叫他方大海——虽然那时候他才二十九岁。而我那时才十七岁。因为在一起工作,曾经和他在一起奋斗在长白山林业的缘因,所以彼此之间就产生了共同的思想,同时也了解各自的脾性,屈指数来也算是老同事了。他给我的感觉印象,这人黑黑的皮肤,长一脸青春痘,爱读书,做事干净利落,平时待人,不虚伪,不做作,不故作高深,不妄自菲薄,他非常健谈,尤其是他的言谈举止,敏捷的才思,令人佩服。

  回忆过去和他一起在长白山林业工作经历过的许多往事,尽管年代已经久远,有许多“沟壑”任由时光流逝,看起来显得表面并不平静却毫无作为,甚至在当时还确实为职场经受到挫折甚至打击,不过再仔细的细想他在长森局的行为举止和无所畏惧的工作风格,有时觉得他来也蛮有意思的。就方大海这个风云人物数十年来在职场、商战和情场的许多秘密,仍然会让我记忆犹新。

  当年他紧跟着长森局的领导辗转在长白山的林区里走过千山万水,跋山涉水,工作时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所牵挂的,为之奔走的,心之所向,仍是是在长白山的林区里工作。

  要说那年月的方大海辗转在长白山林业职场上,如果要问他能有点愿望的话,其实他所想的无非就是想“跟上时代潮流”。努力创造长白山林业的辉煌业绩。

  方大海,进入“长森局领导层管理梯队”已经宣布。

  至此,方大海作为长森局领导层里培养的管理梯队干部,在实践工作中,他开始慢慢理解了职场上人际关系复杂性,以至于后来由于他深知自己的工作岗位是和人打交道发生的关系,他也知道人际是很复杂的系统工程的一个非常精细的、可谓艺术化的生活网。所以他要做的只有弄懂明白了自己在长森局领导层里的这个千变万化的关系网道理后才能弄懂自己该怎么去生存和去做人的工作。

  为了钻研、提高自己业务技能,所以他自从被进入到长森局领导层里后就开始潜伏隐忍,那个时期他经常梦想能学会职场上的管理经验和解决问题的绝招,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工作中他在解决和处理问题并不是想象中的这般简单就事论事,也并不只有按照事先的制度和方法,他要把整个在长森局领导层的因素都结合起来考虑。然而事与愿违,事情往往并非他想象的按照他个人意志为转移这样的……。

  由此可看出在那个年代,人的行为表现,言行举止是有着一种时代特征性,即“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底色”。70年代职场里的人必须在表面和深层俱全,两者缺一不可。原因其实很简单,表面的是忽悠人的,而内在的利益才是控制着人的。

               三

  实话说,就方大海当年进长森局工作,他要弄懂职场上规矩,要学习权术,明白利益格局的倾向,遵循道德法则,同时还要学会好人接受外行人的管理,学会懂道德的人被不用道德的人管理,其实这些所谓大道理也是在中国养成了堕性并且绵延了数千年的秘密。

                 四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记得1971年的秋天,那时他到贮木场来参加劳动,我俩当时正在一个工地上跟着一辆解放牌汽车装卸山石头,看到他干起活来挺卖力的,我打心里佩服。由于他是搞团委青年工作,所以他对我还是比较关心的,除了接近我,还要我入团,希望我积极争取早日加入团组织,而我告诉他,因为我不是红五类,显然他也在为我惋惜。

  后来我从贮木场调到长森局办公室上班,说实在的,在一起工作的很多时候甚至是在一个办公室里,但是我不喜欢他的这种说他是从长白山来的“机关派来的干部”。说他是朋友吗?始终不敢将他列入朋友圈子类。

                五

  那个年代物质条件匮乏,生活在长白山下的明月镇小街的人们一般对衣着穿戴并不是十分讲究,那时候的方大海衣着不整,却烟瘾很大,一支接着一支抽着,火星不断,而且抽的香烟是烟袋里的卷烟,抽完了不是立即停止和人聊天,而是起身去找烟袋里的卷丝烟,并一边大声喊道:“我没有烟抽啦!”那段日子,他突然得了一场病,后来就在家休养了有一段日子,看得出那时他的情绪不是很好,经常要发些莫名其妙的脾气,我甚至担心他会被烦躁的心情弄坏身体。可是方大海却显得大度,开始见到人总是笑着微笑,还时不时的要和你握握手,他工作起来的热情十分投入,埋头苦干,而且也曾一度励精图治,想干出一番事业来。

  方大海曾经不止一次地在默默地赞美种类繁茂的长白山森林里的红松、落叶松、水曲柳、桦树等树,为了林区的建设,方大海殚精竭虑,有时甚至不惜得罪一些人。但是,也给人留下了一种蛮凶的感觉。看上去他的棱角个性分明,那时在办公室里远离他与他敬而远之的人就不少,就连我自己,跟他也是闹过嘴皮,耍过气,但我却惊奇感觉他是个有远见的人,因此我却真的一直在尊敬他,喜欢他。不过当年在长白山林区里的员工对方大海的评价很高,他被认为是“长白山林区树标兵,唱红歌的第一人……其实当时我们这么称他为学习榜样不能说过分”。

                  六

  然而,正当方大海为林区建设焦心苦思,每天办公,不到昏黑,不散置,大半是筹划林区森林资源杜绝浪费,弥补亏空,开源节流的方法。但不久,长森局领导与方大海进行了一次谈话,从中,方大海嗅到了一些令他恐惧的味道。

  那么,既然被作为长森局的管理梯队的方大海,长森局领导说出了什么话,使得方大海感到如此这样诡计?

  依照惯例,方大海成为长森局管理梯队,“执行职务”之后,必须按照长森局规定,定时定点向长森局领导汇报工作。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汇报工作,而是要表明方大海必须自觉接受长森局领导的监管。可见,方大海要履行好这个“管理梯队”必须换个角度看问题,必须把自己放在当时长森局领导的统揽全局去思考,找准岗位,如果找不准岗位,常常会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有一次,方大海见到我,就跟我聊起了他现在的工作情况,他说,长森局在内部管理上作了些调整,也设置的一些生活机构,也由我方大海去管理,像职工用的“劳防用品”、“职工食堂膳房”,还有发放一些采购来的大米、鱼、肉、自种的土豆‘哪怕小到勤务班的杂事等,凡属于职工的生活范围,长森局的领导统统给予他管理权。

  方大海说,长森局领导把生活上的琐事全丢给了我方大海,其实这是领导在用人上的“狡猾聪明”之处。举个简单的例子,像劳防用品的厕所用纸,也都必须征得我方大海签字才能领取,由此这项工作耗费我方大海的大量精力,而在人权事任免上,我却无法插手。我显然听出方大海在言语中流露出对目前领导安排的工作有想法,有抵触情绪。因为方大海自认为自己毕竟是一个从林业学校毕业的,他想在长森局施展才华,因此最初时我方大海想争取一下,便向长森局领导提出在一项人事任命上作了尝试的建议报告,此前提到过的有一个部门负责人,启用他的用意,其人是一位资历颇老的车间主任,在林业系统的各个林场都任过职,因当时长森局对一个重要的职务正虚位以待,我方大海便竭力推荐他,但是服从安排是组织原则,没想到,我方大海的推荐却遭到了领导亳不客气的坚决否定。

  长森局领导毫不掩饰地声称,只有长森局领导才能充任这个职位。按方大海的原来的本意是想让这个车间主任上位,谁知道此事打了水漂,方大海彻底没了底气。

  此时方大海领悟到,心里明白了自己的职责权限,于是他想站在长森局领导考虑看问题,他想仿效长森局领导,用掌握到的各部门的事物权利。但一切人事任免权皆在长森局领导手里,方大海根本没有话语权。其实从另外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方大海是一个长森局领导的棋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说了不算的执行者。

                     七

  然而,方大海是个想干事,更想做成事的人,在管理上是有自己的独立见解、想法和主见的,日常工作中他曾经发生过一件颇为轰动林区事,当时有一个在部门搞文案的秘书曾经代方大海撰写过一篇文章,对长森局领导层存在的“衙门作风”内部弊端提出批评。他评价在工作中“衙门作风重,内部协调消耗较多”,应该以同心同德讲团结,切实凝聚干事创业合力,忠诚干净讲纪律,认真履职尽责。

  那么方大海又是如何看待这些在长森局领导层这些烂事的?

  自方大海当上长森局“执行职务”之后,也有不稍熟人不远千里前来投奔方大海。不过对其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方大海并不看好,而是将他们轰走了事。

  方大海有一条原则,那就是不管什么人,只要对有用之人才启用。比如长森局领导层里的铁杆后人前来投奔,方大海一概驱之,一个不用。相反,如果谁能成为他工作的中坚力量,无一不是礼而宾之,热情相待。这里可以举两个例子,算是比较典型的。张天民是长森局原工会主席,他起初坚决不答应跟长森局领导层里的一个负责抓生产的合作。结果,方大海想到了一招,大胆采用,力图感化他。后来由于这个工会主席紧跟方大海,居然被方大海委以重任。再说另外一个人,此人是个小人物,但是也足以说明方大海的用人之道,此人姓黄,喜欢吹牛,也善于伪装,人称黄达皮,曾在方大海手下当过的帮手,眼见方大海当上了长森局领导“执行职务”之后,便前来投奔方大海。起先方大海并不同意,于是他遂辗转找到了长森局领导层里的领导,用请客、送礼加忽悠,最终,他居然当上了一个部门级的小管家,其实这项任命并非方大海能确定的,而是黄达皮与长森局领导层联络沟通的结果。据说黄达皮多次向方大海等一方透露出长森局领导层内部信息,发誓为方大海上位做出贡献。实际上,黄达皮这类人是不入方大海的眼里的。但既然连黄达皮这样一个人都敢于收下,可见方大海的用人手段。

                    八

  上世纪70年代是一个锤炼忠诚,表忠心,求得生存、获得发展、赢得胜利的政治时代。方大海就是在这样的轰轰烈烈的革命口号和唱着红歌走进长森局工作的。

  然而方大海到了长森局领导层后,他在办公室又是如何去“执行职务”呢?

  应该说:“凡是能进入长森局领导层的管理梯队的人一般都是勤奋的”。对方大海来说:他在办公室,“进入长森局领导层工作除了遵循职场的潜规则,他在待人处事,履行“执行职务”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即使在那年代方大海身处在长森局领导层这样环境群体之中,尽管也遇到无法回避的许多问题,但他在履行“执行职务”也以勤奋著称,方大海告诉我,在70年代前期的这几年里,他成为长森局领导层的培养对象,那些年,自己在长白山林区犹如一条奔腾的大河,因为是学的“中国林业专业”,所以必须把中国传统林业文化融合现代林业文化的内容,因为要对当代中国林业问题作出明晰的回应。因此,它需要各个领域,包括森林资源深加工领域的研发,从实践出发,深入反思、转换创新,才能逐步形成。那些年辗转在长白山林区胶鞋湿透是常事,经常是十天穿坏一双胶鞋。

                      九

  确实如此,方大海当时的思想意识就已经显露出喜欢勇于突破陈旧观念,他遇到和思考问题会经常查阅资料,他甚至向长森局领导提出:“要改变原始落后的森林采伐现状”。其实中国传统林业长期处于西方林业体系影响之下,方大海从学习林业专业的第一天开始,接受的就是来自西方的林业教育。那时候,方大海为了实践自己所学到的林业专业知识转换到工作中,因此,在长白山林区,为保证林场的森林伐木产量的提高,他深入到林场的各个部门开展劳动竞赛,搞技改,引进森林伐木机、砍树机,高空吊装木材,抓产量等,为鼓励,做好促进员工的生产积极性,他经常卧底在林场,宿营在深山老林的工地上。那时,他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7点,满负荷工作,几乎每天如此,唯有周日上午比往常少工作一小时,算给自己休了一个假。

  但是,作为已进入管理梯队的方大海,在经历了不同时期的身份转变,进入长森局领导层需要具备怎样的素质?而实际上方大海又是怎样来履行这个职务呢?

                       十

  有一次方大海来到我们宿舍,看到我们几个在宿舍聊天,我说:“我在长森局子弟学校图书室读到一本书,书名叫《述怀》,”书中讲到的那个魏征,虽他为唐太宗所用。参与朝政,直言极谏,著名的“贞观之治”在中国历史上起了积极作用。有不小功绩,可其在隋唐末期大动乱中,在参加瓦岗寨起义军后就并不受到重用,给人印象有点像“早春的嫩草”,我刚开口说着要表达这意思时,不料宿舍这几个人几乎都跳起来笑了,其实用这词来形容方大海太好了,因为方大海平时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一个性格开朗外向,愿意做事,乐于帮助人,看准了就做的人,而且还不时的说起话来会瞪起眼看姿态可爱的人。

                      十一

  我和方大海在长森局里前后交往有近六年,所有交谈都很坦率。我们都知道方大海在长森局系统里是喜欢读书的一位,方大海也跟我说起他上小学和中学以至后来到吉林省林业学校读书时成绩就一直比较好。虽说是个朝鲜族,但是能写一手汉字,会书法。时而也能朗诵诗,并将这个爱好一直保持下来。从20世纪70年代初始长森局每年要举办诗歌朗诵文学作品会演,而方大海在诗歌朗诵文学作品比赛中,他的文学作品水平就比较突出,好几次都获得过一等奖项,为此他曾经在长白山林区举办过自己的书法展览。

  不过他有个坏毛病,写文章有时却会随看随写随掷,而且,他的表述很简短,几句话就把话说完了,我后来可以感到他对此其实早有推敲。他说,我从少年时代起就养成了读书的习惯,就喜欢阅读中国古典文史名著。对毛主席的诗词无比崇拜,也无比忠诚毛主席。至此,方大海自进入到长森局后在多种场合向不同对象表述过对书的爱好,尽管那时在长森局林业出任一些职务,显得忙些,但他读书的习惯已与吃饭、睡觉一样,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须品,不仅平日利用“三余”读书,唯有读书,坚持读一部分量适当的书,有空闲和能力再写点感受。回顾下自己的经历,与朋友们共享。他原来住到这个宿舍里,用笔触写下了长白山当时的美丽景色,反映了时年三十五岁的他明丽至极的读书、治理林业存在的弊端与工作心得,同时也反映了他厌恶这个“执行职务”,渴望获得悠然自得的读书环境的心态。

                        十二

  不过像他这样一个有所作为的人,我始终有一种神秘乃至神圣的感觉就是对方大海的要求,在他正处在长白山林业建设从粗放向精细转型的关键时期,对一个长白山的林业建设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是作为一个长森局领导层管理梯队的他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怎么去保护森林资源的问题,不能打着“中国林业”的旗号,从外象到内涵却是西方的,怎么让人来认同你。而我更认为,应该具有更加宏观的视野,也就是规划出长森局领导提出的整体性思维和大格局的蓝图。

                          十三

  1974年的夏天,方大海在长白山林区主持《林业建设的现状与发展报告》的调研,他一直在呼吁改变当前乱砍盗伐的现象。在他看来,当前林业建设的许多问题的症结,最终都指向了文化。他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植树造林的林业区域设计招投标项目中,提出植树,不能“直接把他乡作故乡”。其中他的一篇《建设长白山林业的若干思考》论文获得吉林省林业厅颁发的一等奖。

  1976年初他从长白山林区回到长森局,在长森局团委办公落实青年思想工作时候,他曾写道,我在开展青年工作那些日子里,我是按照循序渐进地去做青年思想工作的,并在一定的步骤范围里去逐渐深入或提高。他和我交流时我却听出来他的想法,原来方大海跟长森局领导层里的许多青年先进分子一样,那是因为方大海的生活环境变了,他要与时俱进跟上时代潮流。在他一次一次地被获得“优秀团委书记”称号的年代里,他其实见到这些青年先进分子都是笑容可鞠、乐于交谈的。由此我感到很惭愧,因为我就是在这和他交谈中感到他是一个直白、善良、而坦率的人。

                        十四

  平时和方大海接触,你会很快感觉到,他充满自信,为自己在长白山林业建设曾经获得的“先进工作者”荣誉而骄傲。如果你向他询问,获得许多荣誉是否有特定年代里领导决定、“同事相助捧场”的因素?那么他肯定会对你说,他还是在长白山林业系统获得荣誉次数最多的一个人,这应该是货真价实的吧?”,这样说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光华和自信。1975年夏天我本人曾在长森局森林勘测队工作过,说到长森局的文化建设,机缘巧合与他也在1975年的夏天,方大海为了要扭转长森局图书馆阅栏架,针对存在眼前并不尽人意的现状,他无比珍爱带有自己独创的林区园地建设。方大海大胆地打报告向上级领导提出长森局要有文化自信和战略眼光,建设林业职工有书阅读的目标管理。他认为,现在长森局职工没有看书的习惯是普遍缺乏自信有关,这是个蛮大的问题。长森局领导应该给职工阅读更多支持,无论在舆论环境、媒体宣传上和实际政策方面,都应该更加鼓励和支持职工的读书,这是最关键的。

                         十五

  其实,方大海一直在努力实践着自己的诺言。那时候我的宿舍是在长森局的一条往山上走的职工医院旁边的胡同里,这条胡同四周长满着茂密的松树、白桦树。其中不远的山边处能看到还有一大块空地,不久之后我们就在这块空地方置架起了一个可以投放篮球运动的活动场所。后来我才知道是方大海向长森局领导反映后才有了这个结果。

  不久,方大海也搬进了这个宿舍,附近就是图书馆。对于爱书如命的方大海来说,马上爱上了图书馆并发现了图书馆有乱局现象,图书馆里的文物也难免遭受各种破坏。而对于喜欢读书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精神折磨,一种极大的考验。于是他进门就发火,大叫大嚷,讲了一大堆话,很多人不理解。但是细听之下才发觉凝炼有力,之后扭转了图书馆乱局现象。

                        十六

  方大海从林业学校毕业后,马上就崭露头角辗战在林业建设岗位上,随着岁月,三十而立刚过的方大海如今也到了谈婚论嫁时候,没有想到方大海的人间奇遇就在方大海身上发生了,方大海结识了一位姑娘,倾心相爱地谈起了恋爱,最终方大海并与这个姑娘结成连理。为了这段姻缘,这个姑娘竟然放弃了韩国国籍,成为中国公民,并一直与方大海相伴到人生的最后时刻。结婚这天我和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去随礼参加了他的婚礼。后来有人问起我方大海的这段姻缘事情,我告诉他们,那是一个真挚动人的爱情故事,使方大海的人生重新焕发神采。

  方大海夫妻结婚后生育了一个女儿,这时候的方大海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和人见面时神采奕奕,衣装整齐簇新,头发一丝不乱,和我初见他时那个趿拉着鞋子的模样判若两人。更重要的是,他戒烟了。而且和人喝酒也很少,即使有席间喝酒也就点缀而已。一次我和方大海在席间聊天时,他的妻子总是静静地坐在方大海身边。这是方大海的福气,也使我对方大海的妻子充满敬意。

                              十七

  结婚后的方大海,后来有人帮他们联系到房子。这屋子极小,大约有朝鲜族房屋的四个半榻榻米。方大海并不对这房子感到满意,一次他见到我,就跟我说如能找到合适的房子就再搬走。可是我并不这么认为,于是我就跟方大海解释,你是临时租用的房屋,没有必要过多的去讲究或者计较,过得去就可以了。方大海听我这么说得有道理。于是安心地住下了这间房屋,并在这房屋种了许多盆盆罐罐的花,虽说是不起眼的杂花,却不时还经常邀我请赏,我一直以为他对花有研究而深感兴趣,可后来才弄清楚,原来他只是想用那些花来围满房子走廊,好让一些闲杂人等不能在他窗外聊天,原来他要为自己创造一个读书环境。

                        十八

  在长森局的林业区域里,谈起他的人生选择,感到他有一种善于察言观色,为人处事上具有爱憎分明,秉持自己可以被打击,不能被打败的风格。

  难以原谅的地方在于,方大海过于自信,认为自己做事就是最出色的,对看到有用之才会有意留下来,并再次提供给他一个发展的平台,而对看到不顺眼的人或事,他非爆出来不可。他更喜欢挑刺,凡是看不顺眼和讨厌的人都会被调到别处去。在他跟着长森局领导下林业区域内的林场检查工作,就显露出听不得不同意见,见到林业职工有时会眼睛朝上,加上他的一言堂、霸道,有许多职工、同事在如此“凶悍”的门庭下,对他敬而远之。

  对于他的这种喜欢以老大自居的行为举止,工作作风的做法,长森局领导找过他,也叫他必须改正自己的错误缺点。

                         十九

  方大海曾说过,他明白自己曾经一身数任过许多职务并各有目的,在长森局工作只有暂时意义,打造开发长白山森林资源是他的终身事业,调研长白山林业规划建设有永久价值,写作则是他的业余爱好,是消遣。果然,令方大海为之欣慰和高兴的不是他的长森局领导层管理梯队里的“执行职务”。也不只是他的诗歌朗诵文学作品圈内的题目,而是他的业余写作,“讴歌长白山林业员工时代精神风貌”的文学作品成就了他事业,成了长森局林业系统家喻户晓的文学故事。

  方大海的人生之初的理想,本来是欲望成为一名老师,他的父亲原指望他长大后从事教书育人这样职业,但方大海说:“当老师只能教学,我要去建设长白山林海。”不仅如此,方大海还将自己的原名“旭强”改为“大海”,寓意“中华民族必定如旭日东升一样屹立在长白山林海,一起崛起。

                        二十

  可是让我震憾的是方大海在1975年的冬天开始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不久就生过一场病,有一天方大海专门打电话给我说:“经常恶心呕吐,饭后胃酸反流,并常常吐酸水,去医院检查,医生说,饭后胃酸反流症,要作进一步检查”。

                   二十一

  在长白山脉下的明月镇的小街,有一个在山坡上的长森局职工医院,在这个长森局职工医院的病房里,窗外病房走廊,太阳照射在洒过窗户的阳光,使得病房走廊忽明忽暗,原来那是一朵朵云彩飘过。而病房屋里的桌面上一束花影在渐渐拉长,原来那是太阳在缓缓移动。

  得了病后的方大海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出来走动了,每天他只能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世界,呼吸着新鲜空气。

  我去看方大海,看到他对花的兴趣所在,顺便带了一束鲜花。原来,花不仅仅是调剂方大海单调的养病生活,更是打开他内心世界的一把钥匙。

                      二十二

  时间的指针指向1976年,长白山的春天已乍暖还寒,方大海躺在长森局职工医院的病房里,迷茫的眨了眨了眼:竭力想……:他的妻子附在方大海的耳边,声音轻柔的仿佛一片羽毛拂过他的心脏。“大海,长森局的赵局长来看望你……

  有一天我在长森局的局长办公室里见到方大海,出乎我的预料之外的事情是,这次在长森局的办公室是赵风祥局长特地找到我。局长亲自安排我一个新的任务是叫我护送一个中年干部方大海去上海治疗。当时的我,在接到局长这个突如其来的新任务时,内心的我深感局长交办的任务耽在自己身上的责任的同时也欣喜这份美滋滋出差机会,因为我可以回上海见母亲了。

  局长说:“方大海得的病很怪意的,平时看不出有病,就是经常要头晕呕吐,叫我在上海找家医院想些办法治疗。”

  其实方大海是何等聪明的人,他立刻都明白了,可尽管这样,我还是奉局长之命把方大海安排去了上海治疗,临走前我告诉了方大海所熟悉的同事,我之所以要告诉方大海所熟悉的同事,是因为我知道他们已经得到消息,知道方大海的病况不是很好,或者是最后一次去看方大海了。

  送别方大海去上海治疗的人在明月镇火车站的广场上,方大海一时手足无措感到惊讶,甚至觉得他跟前送他的人都有些紧张,我也有点紧张。

  我陪着方大海在上海看了有好几家大医院,可是,他的病已经到了晚期。

                             二十三

  在此后的岁月,方大海开始习作,他要把他过去在长森局任职团委书记时记录,见证了无数激动,经历过的,展现弘扬讴歌长白山林业工人的精神风貌的作品照片,包括他的诗歌朗诵文学作品,以大事件书写出来,字里行间洋溢着珍爱的青春、热爱生活、积极进取的感情。

  有一天,方大海朝着窗外有一条通向坟地的不起眼的小山坡走去,而这小山坡却没有多少人在来回走动着,可是方大海却没有,而是来到这个小山坡坟地看得很专注,渐渐地一丝笑容浮现在他已满是皱纹的脸上。

  之后的方大海回到职工医院突然又欣赏起自己在职工医院的这片花环束,看着这一盆盆招人喜爱的花草,他仿佛觉得这些花似如这些漂亮的小姑娘、小伙子在团团围坐在他身边一样,他突然觉得就是现在死了,死在这些花草丛中都不会有遗憾了。

                        二十四

  方大海到上海看病后返回明月镇继续在家治疗有四月之余。

  我惊愫一个可怕的,大的崩裂声音突然响起。方大海不幸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去世了,享年三十九岁,

  方大海自拟的挽联是这样的:人间甘苦冷暖自知,事功半倍早摒奢望,已庸碌一生。

  但方大海代女儿挽父的白话联则是:“爸爸不能陪同你成长了,只希望你好好成长,经常来爸爸的梦里逛逛。”。

  参加方大海追悼会的人,看见方大海的女儿,扑倒在父亲身上,哭成累人……。

                       二十五

  也许因为没有去参加他的葬礼,他的英年早逝我总是感到在愧疚,甚至认为他并没有死,他还活着。尤其是每有自己写作的一篇自认为比较满意的作品,我总会想起他来,因为方大海对读文章是一丝不苟,严苛万分的,他决不会轻易地下一个字褒语,能被他赞美一句的文章,是件令让人感到十分快乐得要晕倒的事。

  对我来说,方大海是我人生起步参加长白山林业工作的第一个驿站,又因为在一起共事多年而逐渐熟悉起来。故人的脚印渐行渐远,倒影依然清晰。当此之时,梳理一下我所知道的方大海的人生,很想深思一番,看看这赤橙黄绿多色彩的人生波折留下了什么?

  其实,在方大海心里,纠结的地方很多。现在说起方大海,他已经成为年轮停止的历史人物了。我祈祷,愿他在遥远天国里尽情写作。然而关于方大海的人生故事或被长白山林业区域谈论,估计会谈论很久,很久。因为方大海的经历太奇特。“吉林省林业学校毕业的朝鲜族中青年干部”。在长森局领导层管理梯队,担任执行职务,政治生涯直上巅峰,接下来垂直披折、跌宕起伏,一路走来免不了有痛苦有烦恼,有非议也有安慰,好在有倾心相爱的人陪伴。

  每当想起这事,就精神不集中,甚至会感到突然的惊讶,方大海在世的时候,没有事情也不见几面,现在他死了我却反倒会如此冷落象失去什么东西似的。

                         二十六

  人已去,爱至穷时尽沧桑。我突然想起有一位诗人写得一幅对联,似乎大意是这样写的:“日相见亦无事,不来却会常思君。情到深处人孤独。

  一晃有几十年过去的事情了,但是,回忆那年代所走过的历程,我总觉得在我心里五味杂陈,写这篇记述文之前,我的确是想通过阅读佳作找一找感觉,但我在写方大海的人生时,虽知其有,但却印象很是模糊了。可曾经的那年代岁月,有时会蓦然间在脑海里浮现出发生过的往事记忆来。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7)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20/2/11 12:19:34 评论:点赞施老师的这篇文章,把人物方大海写得亲切自然,开篇就写到“感叹生活、工作在长白山林区的艰辛努力,本文语言思路清晰,文字规整。特别出色(陶华,原下乡在延吉市)
  • 2020/2/10 13:04:27 评论:感谢施以钧作者奉献给我们这一篇好文章。方大海是个朝鲜族人,虽他英年早逝,也遭遇挫折、打击,可他为长白山林业兢兢业业努力工作,奉献自己的一切才华。读这篇感人至深的每一章节,整篇文章感染着我,愿他长眠在长白山各族人民心中。王杰山
  • 2020/2/9 18:53:49 评论:谢谢施总写了这篇文章,文章讲到的长白山林业,我们下乡时都经历过,春天到山里去植树造林,修公路,修桥梁,冬天在深山老林去伐木,秋天到山里采摘野山货,长白山是个好地方。我还去过长白山天池。朝鲜族的大米好吃,喷喷香。我很想有机会再去延边走走看看。再回到农村集体户看看自巳当年生活劳动过的房屋,以及一起工作过的勤劳辛苦的老乡。
  • 2020/2/9 8:38:38 评论:好文!点赞隹作。文笔,有功底。拜读了。
  • 2020/2/8 19:34:12 评论:点赞施老师这篇《长白山的落叶》隹作,文笔流畅,语言丰富,回忆当年,我曾在长白山朝鲜族地区下乡,对长白山的林业非常熟悉,上森林里去伐木,打防护林,冬天去深山林里植时造林。赶着牛车运输森林里伐木下耒的树木到火车站。
  • 2020/2/8 14:22:19 评论:施老师的这篇文章写得特别出色,把一个朝鲜族干部有一定的理想,抱负,有追求,想干一番事业的所作所为,写得很详细,同时能走进人物的内心深处,70-80年代,延边当地的干部,就是你文章里所描述的情况。如果这些干部思想出现问题,也应该算在路线问题上,而不应该算在这些被错误路线误导的干部身上,大家都想努力工作。 何永根
  • 2020/2/8 13:34:26 评论:读《长白山的落叶》此文,甚让我感到读这篇文章读后很过瘾。这是一篇描述发生在文革时期,上山乡,火红年代里的一个有志青年在激情燃烧的长白山林业的一段动人故事。文中的讲到的方大海以自己的雄心壮志,一生绿绿奋斗在长白山的林海里战天斗地,用心良苦。面对挫折能和疾病,能正确直面人生,无所畏惧,做到理智看待挫折,重新崛起,让人足可以反映出作者在描述方大海人生所构思的独特。表现手法的巧妙。 文章的故事性强,所阐述的内容一波三折,而且穿插了前有悬念,后有照应,语言丰富流畅精练,叙事简洁,人物形象主旨深刻,给人启迪。(原在老头沟下乡,系上海作协会员)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